第四十六章

    徐应寒抱着林珑的时候,才发现她平时吃那么多,怎么就能瘦地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明明也是个高挑的女孩子,可就是轻,特别轻。

    他抱着小姑娘从楼上下去的时候,周尧已经把车子开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蓝景程开了车门,徐应寒抱着小姑娘直接坐进后排。

    此时林龙早就醒了过来,只是她疼地太厉害了,连意识都是模糊的。只有她靠着的这个温暖怀抱,能让她觉得有一丝丝安慰。

    周尧出了别墅的大门,直接就奔着医院去了。

    徐应寒低头拨开小姑娘脸颊旁边的长发,只是伸手一摸,都是汗水。

    “林珑,”他轻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林珑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,她一只手无力地搭在他的手臂上,半天才缠着唇轻声说:“好疼。”

    我好疼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,”徐应寒将人抱紧,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发烧,但就是浑身都发虚汗,而且她手掌一直捂着肚子。

    坐在前面的蓝景程调头往后看,昏暗的车厢内并不能看见他的表情,可刚才他那一句我知道,连声音都是颤抖的。

    一向冷漠又骄傲的徐应寒,居然会出现这么大的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好在他没怎么多说话,只是安静地抱着林珑。

    安静的车厢内,小姑娘极度克制又无法压抑住的痛苦呻吟,不时响起。

    徐应寒没有多说话,只是握着她无力搭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掌。她的手掌真的很软,明明那么修长的手指,可是却又软又细腻。

    “队长,”突然林珑睁开眼睛,如果此时车里开灯的话,徐应寒肯定能看见她通红的眼睛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到达最软弱的时候,她能想到的除了自己的亲人之外,就会是自己喜欢的人吧。

    此时林珑的家人都不在,陪在她身边的,是她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其实他踹门进来的时候,林珑是醒着的。

    她也是被疼醒的,原本以为并不是什么大问题,忍忍就好了。毕竟已经这么晚了,可是谁知道越来越疼,疼到最后她已经是半昏迷的状态。

    她喜欢的那个人,然后就一脚踹开门,来救她了。

    “嗯,怎么了?”徐应寒低头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声音太温柔了,温柔地像是水波轻轻地荡过,连林珑的神色都有些恍惚,这还是她的队长吗?

    是不是她的意识真的模糊了,居然会觉得他很温柔很温柔。

    林珑像是□□又像做梦一样地说:“我好疼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就要医院了,”徐应寒低头看着她,他想了许久许久,才小心翼翼地伸手,将手掌抚在她的脸颊上,她的脸颊上也都是汗水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因为常年地敲击键盘,指头上有些粗糙,可是林珑却像是无意识一般,蹭了蹭他的手掌。

    她虽然没有发烧,可是浑身还是有种难受的燥热。

    所以她的脸颊蹭着他凉凉的手掌,好像连痛都减少了。

    很快,周尧把车子开到了离基地最近的医院。

    因为晚上只有急诊,所以徐应寒抱着林珑,直接下车进了急诊。

    最后确定林珑是急性肠胃炎,所以她打上点滴的时候,其他三个大男人才算是彻底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打电话通知林珑的家人啊,”周尧看着小姑娘这模样,问道。

    徐应寒低头看了一眼,她正靠在自己的肩膀上。手背上是刚扎上去的点滴,身上还穿着一件白色宽松睡衣裙。

    原本闭着眼睛的小姑娘,似乎听到这句话,突然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不要,”她低声说。

    蓝景程看着她,皱眉道:“我记得你家里就是上海本地的吧,如果不告诉你父母,会不会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急性肠胃炎而已,你们这么晚给他们打电话,肯定会吓着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林珑摇头。

    最后,因为林珑坚持,周尧和蓝景程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倒是徐应寒一直都没说话,只是安静地任由她倚靠着自己。

    等她再次闭上眼睛,有点儿睡着的时候,徐应寒看着周尧,低声说:“你们先回去吧,我在这里陪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在这怎么行,”周尧立即说。

    徐应寒又看了林珑一眼,这才低声说:“她就穿了一件睡衣出来,你们回去帮她拿一套衣服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又要换衣服了,周尧想起之前,他因为要去换衣服被狂骂了一顿。

    真尼玛是同人不同命。

    于是周尧和蓝景程都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回来之后才知道,林珑这情况还要住院观察一天。所以他们只能帮林珑办理住院手续。

    这次周尧又要给林珑的父母打电话。

    谁知已经清醒不少的小姑娘,突然凉凉地说了一句:“万一我父母知道了,说不定他们会觉得我在战队里太不安全了,坚持要带我回家。那你们可就没首发中单了。”

    已经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的周尧,目光定定地看向林珑。

    好像,还真的,有这种可能??

    周尧忍不住抖了一下,再次确认道:“真的不能给你父母打电话?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可以,”林珑也很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她是怕林亦让也会忍不住过来,到时候她都不知道该怎么编下去了。

    好在虽然要住院一天,但是她觉得自己的身体状况已经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次徐应寒也被周尧强行拉了回去,他从昨晚开始就没休息过。林珑倒是睡了,他就一直守在旁边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周尧依旧开车,蓝景程坐在副驾驶。

    坐在后排的徐应寒,安静地闭着眼睛,似乎在假寐。

    “对了,寒哥,你是怎么知道林珑生病了,”周尧一直对这个挺纳闷的,因为他是知道徐应寒踹门进去救人的。

    徐应寒连眼睛都没睁开,嗤笑一声:“麻烦你以后再装修的时候,隔音效果弄得好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听到的??”周尧有点儿不敢相信地问。

    林珑和徐应寒住的两个房间,其实是由本来的休息厅改造的,所以隔音没有基地里其他房间的好。

    再加上也不知道什么原因,昨晚徐应寒就是被她呻吟声吵醒了。

    徐应寒没再搭理他。

    周尧呵呵笑了两声,又感慨了一句:“其实你对林珑真的挺好的啊,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这么温柔呢。”

    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蓝景程,转头看着周尧,脸上有种意味深长地味道。

    而后排的徐应寒也突然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一双漆黑的眸子,虽然布上了红血丝,可是眼神依旧犀利深邃。

    正好前面遇到了红灯,车子慢慢停了下来。周尧嘿嘿一笑,满意地说:“还挺有队长风范的啊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蓝景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倒是徐应寒听完,转头看着窗外。此时正是清晨,上海的清晨也依旧热闹非凡,不管哪里都是来来往往的行人,匆匆而过。

    他低声说:“是啊,我是队长。”

    是因为是队长,所以才会关心她,才会对她那么温柔,才会因为她生病,那么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是啊,他徐应寒,居然也会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等徐应寒再次起床之后,下楼就撞上周尧,问道:“医院那边有人在吗?”

    “我让行政小姑娘过去照顾一下了,也让人给她们送了午饭,你别担心,”周尧说道。

    徐应寒这才点头,就往门口走。

    周尧见状,奇怪地问道:“你又要出去?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问,原本已经快走到门口的徐应寒反而顿住了脚步了。

    那句他要去医院看看的话,也在嘴边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他是队长,可现在已经有人在医院照顾她,他过去也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最后,他又转身走了回去。只是周尧像是看出什么,怀疑地问道:“你不会是想去医院吧?”

    徐应寒没回答。

    周尧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可是要说徐应寒真对林珑有什么心思,可是林珑年纪也太小了吧。

    他开口笑道:“怎么可能,珑妹妹那就是刚成年的小孩啊,你不可能喜欢她那种类型的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一小孩,你怎么可能喜欢。”

    说完,周尧又觉得自己想地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喜欢什么类型?”徐应寒回头看他,突然讥讽地说道。

    只是说了之后,他自己先走,周尧留在原地愣了半天。

    徐应寒一直没谈过恋爱,所以他没参考目标,而且不管是私下聊天还是采访,他也确实没透露过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。

    周尧:“……”卧槽,别吓唬他。

    不过等他去训练室的时候,发现徐应寒已经坐在电脑桌前,开始排队打游戏了。

    他站在不远处,看着徐应寒排进游戏里,然后二十分钟之后,对面被打地投降了。他疯狂地拿到了二十一个人头,简直把王者局玩成了人机。

    周尧这才松了一口气,挺冷静的,看来是他多想了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众人一起去医院看林珑。

    简易是昨晚唯一一个没被踹门声吵醒的人,所以早上起床之后才知道林珑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“这个逼外面雷打地天崩地裂,他都听不到的,所以他没听到寒哥踹门,我真是一点儿都不奇怪,”和他同住一个房间的王玉檀骂道。

    病房里所有人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待了不久,他们就要回去了,因为也都十点多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回去之后,没人上楼睡觉,反而是大家都在下面又打了几局游戏。等最后一个留在训练室的徐应寒,结束了自己的游戏时,突然窗外一阵打雷声,轰隆轰隆,滚滚而过,像是要整个天际都要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随后,一声又接着一声的闷雷,从天边滚过。

    徐应寒起身关掉训练室的灯,然后走到客厅的时候,原本他应该左转上楼。

    可最后他却走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一直到他开着自己的车出了小区时,外面已经下起了滂沱大雨。

    天上的闪电一下接着一下,把原本漆黑的暮色照地透亮。

    此时,林珑也没睡着。一是被窗外的雷声吵醒,二是被苏晓潭的电话吵醒。

    “红豆,外面打雷了,好可怕,好可怕啊,”苏晓潭抱着自己的被子,躺在宿舍的床上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整个宿舍只有她被雷声吵醒,舍友睡的都特别香甜,还有人磨牙呢。

    林珑:“打雷有什么好怕的,胆小鬼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怕打雷,谁跟你一样啊,看着乖结果是天不怕地不怕的,”苏晓潭哭丧着脸说,她小声哀求道:“你和我说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就像苏晓潭打小就怕打雷,林珑一直对她这个毛病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林珑正要答应,然后就听到门外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在寂静的医院里,那个熟悉的脚步声,然后那个声音在她的房门口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嘟嘟嘟,苏晓潭听着对面电话挂断的声音,有点儿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而等她再打过去的时候,居然关机了。

    林珑下床开门的时候,就看见门口走廊上,看着的男人,挺拔又高挑的背影,她一眼都不会认错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出来了,”徐应寒是听到开门声才转头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林珑还没睡,然后他看着小姑娘的脸色,轻声问道:“是被打雷吓醒的吗?”

    其实,他就是因为外面打雷,才想着来看看。

    只是怕她会害怕而已。

    林珑看着他,半晌,认真地点头:“嗯,我好怕,从小就怕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苏晓潭:你撒谎都不带脸红的?

    珑妹:我不脸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