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

    “哇,原来寒哥你喜欢红豆啊,我超级会做红豆粥,找我当老婆,我做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“寒哥,我会做红豆包子。”

    “寒哥,我会做红豆西米露。”

    “寒哥,我会做红豆糕。”

    “寒哥,我就是红豆,你快来吃我吧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开了直播,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,登时直播间被红豆这两个刷屏了。男人看着弹幕上的这些话,开口说:“房管把这些人给禁了,别污染我的直播间。”

    于是,一帮原本开着婴儿车到处溜达地粉丝,赶紧求饶。

    徐应寒没在搭理他们,只是打开游戏,准备排队。

    而旁边盘腿坐着的小姑娘,嘴里叼着吸管,鼓着脸颊望着电脑屏幕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直到徐应寒伸脚踢了下她的椅子,林珑坐在椅子上,一时不慎往旁边的简易撞了过去。原本简易正在团战中,结果一个大招反向放空,公屏上不约而同地出现两个字母,sb。

    “林珑你……”简易回头,可是看着一脸懵逼地看着他的小姑娘,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挠了挠头发,继续打架去。

    倒是林珑回过神,转头一脸不解地看向徐应寒:“你干嘛踢我?”

    “你发什么愣?”徐应寒问她。

    林珑低头咬着吸管,眨巴眨巴眼睛,还是没说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电竞圈的这些事情,她接触的不多,最多的就是听苏晓潭八卦了几次。所以这次是她第一次直面了电竞圈黑暗的一面。

    这些在舞台上发光的少年,从普通平凡变成受人瞩目的电竞选手,粉丝的欢呼和崇拜太让人迷失在其中。

    很多人或许一开始并不算坏人,但是经历了这些五光十色之后,就会守不住自己的底线。从而让人会觉得这个圈子并不干净。

    “突然看到一些让人很不舒服的事情,”林珑声音低落地说。

    徐应寒看着她,突然关掉了直播间的麦,登时所有粉丝都听不到他们说话的声音。虽然刚才大家没看见林珑,但是她就坐在徐应寒的旁边,所以说地话,一个字都不漏地被直播间的粉丝听到。

    “小姐姐看见什么了?我是不是听到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“卧槽,肯定是有内幕大八卦啊,寒哥,你为什么要在关键时候关掉自己的麦。”

    “有选手艹粉被她撞见了?”

    “艹粉?”

    徐应寒起身,拉着她的手,直接把人拉出去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面面相觑地望着他们,随后简易小心翼翼地问:“林珑看见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不会真撞见谁艹粉了吧?”王玉檀摸了摸下巴。

    蓝景程耸肩,提醒道:“谁开直播的话,赶紧关掉。免得又被带节奏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开,”简易赶紧说。

    杨霆现在跟大家也混开了,什么话都敢说,他撇嘴说道:“我打次级联赛的时候,我们队里都有女粉丝专门加微信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就是你吧,”简易狐疑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小少年脸颊一红,赶紧摆手给自己辩白:“我可一个都没加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别人加了?”简易对于这个问题挺好奇的,他还挺疑惑地说:“我觉得我的粉丝都挺好,除了给我寄吃的,从来没人加我微信。”

    “粉丝又不是傻子,谁想要跟就知道吃的智障谈恋爱,”王玉檀笑话他。

    简易怒瞪他,“说地好像你有粉丝似得,老子最起码有零食大礼包。”

    结果王玉檀突然把脚翘了起来,指了指脚上的拖鞋,骄傲地说:“看见没,老子粉丝送的礼物,贴心又温暖。”

    于是本来还在讨论,林珑到底遇到什么事情,最后居然演变成了两个人相互地炫耀自己粉丝送来的礼物。

    吴迪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两人,半晌吐出两个字:“奇葩。”

    蓝景程附和地点头:“智障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徐应寒直接把人拉了出来,两人在基地前面的小花园里,花园里还有个秋千,平时也没什么人玩,林珑走过去直接在上面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看见什么了?”徐应寒低头问她。

    小姑娘一言不发地靠在秋千绳上,整个人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的模样。直到徐应寒直接伸手抬起她的下巴,让她正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不想说?”徐应寒声音很沉,却有种莫名地安抚人心的效果。

    她似乎总是能被他轻而易举地安慰。

    直到徐应寒微微弯腰,轻声说:“林珑,有什么话,你可以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像是一下击溃她的心防,从刚才到现在的那种憋闷和无处排解的情绪,终于在这一刻得以解脱。

    于是她一股脑地将今天去吃饭,怎么先碰上杜之泽和那个女生,然后又怎么从朋友那里发现,原来杜之泽的女朋友并不是他今天带来吃饭的那个女生。

    她见徐应寒一言不发,还以为他是不相信,于是就说道:“那个女生从进到餐厅时,就一直挽着他的手臂,如果是正常朋友,根本不会有那么亲密的举动。而且那个女生就是那天想要勾引你的那个,我认识她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林珑就更生气。

    她愤愤地说:“这个人还真是奇怪,前几天还一副对你喜欢的不得了的样子,结果这几天就和杜之泽在一起了。她的眼光下降的未免也太快了,居然在喜欢你之后,还会喜欢杜之泽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很好?”徐应寒没想到她居然生气的还是这个。

    林珑:“那不是当然的,你和杜之泽两人就是天上地下,你比他长得好看,比他打游戏好,比他洁身自好,比他有责任感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我在你眼里,真的这么好,”男人的声音里,已经带着明显的笑意。

    不是戏谑的笑,是真的那种有点儿意外又开心的笑。

    林珑一下像被人堵住了嘴巴,连他自己都没想到,她能这么轻而易举地说出徐应寒这么多的优点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男人也不是那么完美无瑕,比如他嘴巴会恶毒,说话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性格也不算好,不爱说话。

    可是他就是那么一个让人安心的存在感,只要有他,仿佛一切都不会难,再困难的比赛都会轻易地赢下来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是因为杜之泽的事情不舒服?”徐应寒问道。

    林珑点头,她说:“我知道其实这件事不关我的事情,可是我就是看见了心里觉得很不舒服。毕竟很多人对电竞选手都有很大的误会,觉得都是一群网瘾少年,然后被粉丝捧到了现在的高度,结果一个个还敢这么不洁身自好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看向徐应寒,神色中充满了委屈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认识的电竞选手里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和梦想,每个人都为着自己的目标认真地在努力。简易和王玉檀他们两人去年还在被粉丝骂,可是今年他们的表现就让大家都吃惊。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,他们每天都要训练十几个小时。可是凭什么这样努力的人,要因为杜之泽这种人背上这种名声。”

    所以她很不喜欢,也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林珑,”徐应寒直接在地上坐了下来,这次轮到他微微仰头看向林珑。

    夜色昏暗,只有旁边基地别墅里里的灯光,隔着窗子,隐约透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别在意,”这样的夜晚微风吹拂而过,周围树叶发出轻轻的沙声,周围虫鸣声此起彼伏,但是他的声音沉着又冷静,“谁就规定,一颗老鼠屎坏不了一锅粥。”

    林珑没想到,他居然会说这样的话,一时间,原本还闷闷不乐的小姑娘,突然扑哧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开心了?”

    林珑伸手捧着自己的脸,嘴巴翘了起来,有点儿嘟囔道:“我是不是太好哄了,这样就被你逗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谁都能听到我讲笑话?”

    徐应寒用一种你别不知好歹的口吻,完美演绎地了他骄傲又自大的性格。

    林珑哼了一声,“这个笑话一点儿都不好笑好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笑?”

    “我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你可是我的队长,我敢不给面子吗?”林珑双手抓在秋千上,身子微微晃动。

    徐应寒就住在她身前的草地上,基地里的光亮照在她的脸上,水润地像是汲满了清水的大眼睛,粉嫩又微翘的嘴唇,看起来又软又好吃的模样。

    等回过神时,徐应寒突然发现一件让他无法置信地事情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,他居然真的想亲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