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三章

    一夜之间,整个撸圈似乎都地震了下。

    刚开始“傻逼都去死”这个爆料微博,只是发了两张他们在一起的照片,看起来是在一间特别高档的餐厅里吃饭而已。

    结果之后,在杜之泽的粉丝还垂死挣扎,不愿相信这个事实的时候,爆料微博适时地又扔出一个照片。这次是陈嘉琪和杜之泽脸贴脸一起的自拍,显然这个自拍的亲密度,可是让人再也反驳不出来。

    之前两张吃饭时候的照片,还可以说只是普通朋友见面。、

    但是这张贴脸照片,就是最好的证据。

    原本吃瓜群众还在讨论,林珑到底谈没谈恋爱,Fox到底是不是超级富二代,结果两位正主都还没回应,杜之泽就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今晚这瓜真是吃不完,我划下重点:1、晚上十一点左右piano被曝光和一个男人吃饭牵手的照片2、根据群众爆料,大家发现这个跟piano吃饭的帅哥,居然是万源的太子爷,而且根据他的名字推测,他和万源中单Fox很可能是兄弟。也就是说Fox很可能是个超级富二代3、晚上十二点,杜之泽和陈嘉琪被爆约炮(嗯,我觉得我这个用词很精准了)”

    这条微博被顶在爆料微博下面的热评第一。

    “一个晚上,我真是贴吧和微博各种切换,瓜太多,快跑断腿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艹粉,杜之泽艹女主播,一帮男屌丝拿钱砸出来的女神,还是被职业选手艹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一直说陈嘉琪怎么样,一直觉得这个女的装,果然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撸圈的这帮女主播,带坏了圈子的风气。”

    原本很多女粉丝都在骂他们两个渣男贱女,结果看到有人一直往女解说身上带,也是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人没一个好东西,但是光骂女方算什么?杜之泽他劈腿,比女的还可恶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帮直男出事,就知道往女人身上怪罪,算什么?”

    于是不管是杜之泽还是陈嘉琪,又或者是杜之泽女朋友茜茜的微博,都被吃瓜群众观光了一遍。

    特别是茜茜的最后一条微博是一天前发的,虽然微博里她没点名字,但谁都知道她说的那个某先生就是杜之泽。

    这条秀恩爱的微博,现在看来还真是讽刺。

    林珑第二天起床的时候,才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因为昨晚她睡地早,又加上手机因为没电关机了。所以第二天她给手机充了电,在餐厅里吃饭的时候,这才看见苏晓潭给她发的信息。

    苏晓潭一个劲发了十几条,一开始是发她和林亦淮一起吃饭的照片。

    她还发了十几个大笑的表情,说道:居然说你和大哥是情侣,真是太好笑了。他们要是知道你们是亲兄妹,肯定会很吃惊的吧。

    林珑接着往下看,又发现居然有人爆料了大哥,以至于大哥和小哥哥太过相似的名字,被人怀疑了。毕竟林亦让从欧洲回国,一加入这个保级队,这个队伍就被万源收购,还买了强劲的韩国外援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只要联系在一起想,还真的没什么不可能。

    随后她一边喝粥一边上了微博,果然艾特她的人和评论,在一夜之间都暴涨。

    很多粉丝还发私信问她,是不是真的谈恋爱。

    有些粉丝是劝她不要谈恋爱,觉得她才刚成为职业选手,谈恋爱很容易分心,说不定还会影响比赛状态。

    至于另外一些,居然还发了林亦淮的截图,说什么一看他们两个人就很般配。

    林珑看着这些私信,真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自己和哥哥吃了一顿饭,居然也会被人认出来,还会被拍下照片。

    不过等她看见杜之泽和陈嘉琪被拍下的照片,这才发现世界就是如此神奇。她是在餐厅门口被偷拍的,他们两个是吃饭的时候被人拍了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不管是杜之泽还是陈嘉琪都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就连杜之泽的女朋友,都一反常态,不同以往的高调作风,居然到现在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蓝景程下楼来吃早饭的时候,看见林珑一边喝粥一边盯着手机看。他走了两步,直接在她对面坐下,“行啊,谈恋爱也不跟我们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林珑抬头,勺子还咬在嘴巴里,随后她把粥喝下去,差点儿把自己呛着。

    “谁谈恋爱了,我没有,”小姑娘显然有点儿着急了,立即辩解道。

    蓝景程抬了抬下巴,指着她的手机:“昨晚你睡得早,所以贴吧爆料的时候,我们都看见了。其实大家都挺意外的,有点儿措手不及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看到了?”林珑对于他说的这个我们,格外地在意。

    她想问的是,徐应寒有没有看见,可是却又不敢直白地问出来。可是一想到,训练室就那么大,如果其他人都在讨论这件事,徐应寒不可能没听到吧。

    他会是什么反应,毫不在意地一听而过,还是很在意?

    林珑握着手中的勺子,满脸地想问又不敢问。

    “不过之后就发生杜之泽的事情,大家就又在讨论他和陈嘉琪,”蓝景程像是故意的一样,跟她说了很多,可是重要的事情,又一句没说。

    直到林珑实在憋不住地问:“队长呢,他是什么反应啊?”

    “你很在乎队长的反应?”蓝景程压着满脸笑意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林珑瞪大眼睛,眼珠子就那么在眼眶里转啊转,然后她说:“他是队长啊,我传出这种事情,他应该会不高兴吧。”

    应该吧,他真的不高兴吧,对的吧。

    明明嘴上说的是他是自己的队长,可是心里却想着的是,他会因为在意自己而生气吗?

    “队长啊,他没生气哎,”蓝景程语调寻常地说道,他刚说完,对面的小姑娘显然已经是一脸失望,那种期待满满之后的失落,还真是太明显了啊。

    于是,蓝景程知道不能再逗她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压根就不相信这个绯闻。”

    林珑霍地抬头,一脸震惊地看向他,半晌才说:“他不相信这个绯闻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相信你啊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从另外一个人口中听到,林珑只觉得心头只剩下甜,刚才那一瞬间的失落和难过,顷刻间,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,这么开心,”就在林珑低头傻乎乎甜笑的时候,就听到旁边的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她抬头,就看见徐应寒穿着一身黑,站在餐桌旁边。

    他头发湿漉漉地搭在脑袋上,因为穿着一身黑色,整个人修长又笔挺,浑身透着一股清爽俊朗的味道。

    只不过在徐应寒看来,小姑娘在看见他的一瞬间,从刚才的甜笑,变成板着脸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她跟蓝景程关系这么好了?

    两人在一起居然能有说有笑,反而是看见他之后,神色变得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抱着这种想法,他直接在林珑的身边坐下,再次问道:“聊什么呢?”

    林珑的手臂本来是压在桌子边缘的,结果徐应寒因为在她身边坐下,手肘不经意地撞了她一下。她不知道别人的暗恋是什么样子,可是她的喜欢,似乎就是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他坐在她的身边,就能她自动上扬起来。

    蓝景程微微耸肩,看着他说:“还能聊什么,昨晚的大节奏呗。咱们中单姑娘就早睡了一个晚上,结果一起床,发现世界都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居然说我谈恋爱了,我自己都不知道,”林珑用勺子搅动此时已经不烫的米粥,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不是回家,而是出去跟别人吃饭了?”

    徐应寒不咸不淡地一句话,让原本觉得自己委屈至极的小姑娘,再次垂下脑袋。她好像也不是那么无辜,她确实是跟周尧撒谎了。

    说起这个,蓝景程还挺好奇地:“你跟万源太子爷什么关系?你们都姓林,是亲戚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是亲戚,所以他是来看我比赛的,”林珑干脆承认,不过她还是没直接认,那就是她的亲哥哥。

    “难怪呢,”蓝景程点头,这种答案还挺靠谱的。

    此刻徐应寒转头看向她,突然说:“如果以后家里人再来看比赛,可以跟周尧说一声,他会安排门票的。”

    林珑没想到他会说这个,当即露出笑容,点头。

    因为今天没比赛,昨天大家又一边排位一边看八卦,除了林珑之外,其他人都是两三点才回去睡觉。所以今天除了徐应寒和蓝景程两人早早下楼,其他人都是到了下午两点多才下来。

    简易点了外卖之后,直接就问道:“今天剧情更新到哪里了?有人出来回应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应该打职业,你应该改行去娱乐圈当狗仔,那个职业是和你是真搭,”徐应寒回头,直接一包纸巾扔在他脑袋。

    简易赶紧接住,嬉笑道:“这不是大新闻,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关注。套套战队的中单今天还和我讨论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谢意吗?”林珑知道套套战队就在隔壁小区,两个战队住地近,偶尔串门子也是有的。之前谢意就来过他们基地。

    简易点头,林珑有点儿吃惊,没想到连谢意都这么八卦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NBG战队的所有选手,都被下了封口令,这个时候谁都不许在微博上发东西,免得被人带了节奏,看来NBG还真的挺重视杜之泽啊,为了他,其他人都不敢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都是一个圈子里,大家之间都认识。

    NBG战队的队员,虽然不能在微博上发东西,但是私底下也会讨论。

    有些和别的队选手关系好的,难免说漏嘴一句半句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陈嘉琪还真是看不出来,之前还对寒哥要死要活的,”王玉檀一边咬着冰棍一边说道,结果刚咬完,其他人在默默地看了他一眼之后,他傻楞住了。

    林珑上次就见过陈嘉琪,后来她问了苏晓潭,也只知道她是徐应寒的粉丝,在很多场合,都公开表示过职业选手里,最喜欢的就是寒神。

    “我的外卖到了,”简易在这冰窖一般地气氛下,突然激动地看见桌子上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王玉檀也赶紧跟着跳了起来,“我也出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因为战队有规定,不可以在训练室吃饭。

    所以大家就算点了外卖,也都是拿到餐厅去吃的。

    林珑正好一局游戏结束,她起身,还问旁边的徐应寒说:“队长,你要喝水吗?我顺便帮你拿一瓶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男人戴着耳机,但还是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此刻,电脑上屏幕上,他操作的英雄正在峡谷中大杀特杀。

    林珑出去之后,在厨房直接拿了三矿泉水,然后直接去了餐厅。好在餐厅里只有简易在,刚才跟着他一起出来的王玉檀,反而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“珑妹妹,你也饿了?”简易看见她过来,招呼她坐下。

    林珑把手上的矿泉水,递了一瓶给他。

    简易高兴地接过,还挺开心地感慨说:“队里有女选手就是不一样,细心,还会关心人。”

    林珑轻挑了下眉梢,简易一下子把她的行为上升到这个高度,倒是让她有点儿不好意思问了。

    不过最后,她还是开口问道:“队长和那个陈嘉琪很熟?”

    “不熟啊,”简易拧开瓶盖,直接喝了一口气,斩钉截铁地说。

    林珑微微愣,“那为什么你们提起她,都很奇怪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不知道她干过什么事情,不是总说脑残粉嘛,她真的就是我们队长的脑残粉。也幸亏咱们队里没什么长舌的,要不然她干的那些事情,她那些粉丝都不敢相信。”

    林珑看着他,没说话,简易登时嘿了下,因为他以为林珑那个眼神是对准他的。

    他说:“虽然我爱八卦,但是嘴巴还是很紧的。之前陈嘉琪大半夜跑到我们基地,在外面闹着要见寒哥,下那么大雨,她也不进来,就在外面淋着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又笑着摇头:“不过寒哥更绝,就一直在排位,我记得那天晚上他还是一波五连胜。”

    见林珑不说话,简易还以为她是对徐应寒的行为不赞同呢。

    所以他赶紧又替徐应寒解释:“寒哥老早就说过,暂时不会考虑找女朋友的事情。其实他这个条件,那么多女孩往他身上扑,可是他从来不利用自己的人气搞事情。咱们圈子里的这些女孩,私底下表白的也有,寒哥从来不吊着人家,直接就回绝。这个陈嘉琪算是个例吧,她以为自己豁出去,寒哥就能接受她。可是寒哥不喜欢就是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,作为男人,我反而佩服寒哥这样的。咱们这个圈子里,不说别的,就说艹粉的,就曝光过多少个。昨晚还有一个劈腿的,寒哥从不玩弄别人的感情,不喜欢就直接拒绝。虽然对于女孩来说,确实是太直接了些,可是这总比暧昧不明地吊着人家强吧。”

    林珑:“所以只是陈嘉琪单方面地喜欢队长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我和寒哥当队友到现在,还没见过他对哪个女生另眼相看呢,”不过说完,他突然就说:“不对,还真的有个。”

    林珑抬头,眼神微动。

    然后她轻声问:“谁啊?”

    简易嘿嘿笑道:“你啊,你可是我们战队的小公举,寒哥对你好,是应该的啊。”

    林珑听完,竟是说不出是骄傲还是心酸。

    等她往训练室走的时候,就看见王玉檀抱着一个盒子往楼上走,林珑好奇地看了一眼,这才发现好像是一个进口耳机。

    “这个耳机不错啊,”她随口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谁知这就好像戳中了王玉檀的,他赶紧把林珑拉到一旁,低声说:“千万别和别人说我买了这个耳机啊。”

    林珑又低头看了一眼,一个特别好而且贵的耳机而已,这有什么不能说的?

    “这是我买给寒哥的生日礼物,所以你别说啊。”王玉檀双手合十,一副拜托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句话让林珑陷入沉默,等过了好久,她才问:“你说寒哥要过生日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吗?”王玉檀更奇怪了。

    林珑立即捂着自己的脸,她居然还说喜欢人家来着。

    居然连他快过生日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于是,在王玉檀的注目下,她比他还快地上了楼。到了自己的房间,她拨通苏晓潭的电话,劈头就问:“你知道队长生日是几号吗?”

    苏晓潭几乎是在一秒钟内,报出一个日期。

    林珑再次捂住自己的脸颊,所以就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吗?

    苏晓潭见她不说话,鬼使神差地问道:“你不会告诉我,你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林珑隔着电话点头,她真的好蠢啊。

    “林珑,就剩下几天啦,你赶紧准备礼物啊,这可是你第一次给他过生日啊,你一定要先声夺人,要推陈出新,要让他立即就爱上你。”

    林珑:“……”那这个礼物的难度也太大了吧。

    于是她想了想,她给林亦淮和林亦让送的礼物,可是不管想哪一样,都觉得不适合他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给他弹一首钢琴曲吧,你穿着曳地长礼服,坐在钢琴边,真的,红豆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弹钢琴的时候有多好看。这样的话,保管你一击必中。”

    苏晓潭给她出主意。

    林珑皱眉,可是她上哪儿去弄一架钢琴?

    “你想象一下,优雅的钢琴曲之中,他看着你,你看着他,画面美不美,是不是很容易让人沉醉其中。”

    苏晓潭的这句话,让她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因为周末有比赛,怕来不及替徐应寒庆祝生日,所以周尧提前定了酒店,想趁着空闲的时候,大家一起出去聚餐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林珑却请假出门。

    外面下了一整天雨,不大,是那种绵绵小雨。

    一直到榜单的时候,大家收拾好,准备出门吃饭。周尧试着打了个电话,结果小姑娘的电话一直不通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她请假出去干嘛?”徐应寒不耐烦地说。

    周尧摇头,他真的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他无奈说:“她只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,我见她着急,就准她假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们先去餐厅吧,我已经把地址发到她微信上了,让她直接去餐厅跟我们汇合吧,”周尧摆手,让其他人赶紧上车。

    此时大巴车已经停在基地门口。

    其他人依次上次,徐应寒在最后面。

    因为外面下着是绵绵小雨,所以他没打伞,只穿了一件防水外套。他双手插在黑色外套的口袋里,往前面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看见,烟雾般地细雨中,有个身影不断地在靠近。

    她穿着红色衣服,一路小跑,奔着他而来。

    那个红色的身影,在烟雨蒙蒙中,那样鲜活啊。

    直到她满身水汽地在他面前站定,仰头,微笑:“总算赶上了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正要问她去哪儿,突然就见她踮起脚尖,然后他的耳朵里被塞上一只耳机。

    他没说话,因为这只耳机里正流淌着动人的音乐。

    林珑的眼睛,像是被这烟雨沁润过,亮地闪着光芒般。

    她说:“徐应寒,这是我给你写的歌。”

    是专属于你的,我给你写的歌。

    这是属于林珑的浪漫,现在她把它给了你。

    男人就站在蒙蒙细雨下,一动不动,可是眼睛确实发烫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