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

    “好听吗?”

    周围天色微暗,一片烟雨蒙蒙中,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姑娘,仰头看着他,明明是阴雨天,可是她的眼睛像是闪着光。

    徐应寒低头看着她,轻声问:“你写的?”

    你写给我的?

    林珑笑着望向他,又问了一句:“好听吗?”

    可是她刚问完,突然面前的男人,倾身抱住她,他的身上也沾着水汽,可还是那么地温暖。

    林珑的脸颊贴着他的胸口,这是第一次,她离徐应寒这么近。

    近到他能听到他咚咚咚地心跳声。

    不是那种平缓的心跳,有点厉害地跳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情况啊?”原本简易正戴着耳机在听歌,结果一转头,就看见徐应寒站在外面,而且怀中还抱着一个姑娘。

    可是其他人都在说话,根本没人搭理他。

    简易赶紧摘下耳机,拉了前面的王玉檀:“别他妈说话了,你看外面。”

    王玉檀原本正在和吴迪说话,被他一扯,有点儿无奈地说:“看什么啊?”

    等他转过头,就看见徐应寒和林珑站在外面,他还好奇地哎了一下:“林珑赶回来了啊,那正好可以和我们一起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简易再转头,就看见他们两个人是面对面站着,仿佛刚才他看见的徐应寒抱着林珑的那一幕,就是个错觉一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我明明看见寒哥……”简易自言自语地嘀咕一声。

    然后就看见徐应寒和林珑一起上车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因为在外面站了好久,头发都是半湿的。周尧赶紧去后面,拿了两条毛毯过来,“你们披一下,别着凉了。都多大的人了,还玩淋雨?”

    徐应寒伸手直接接过毛毯,随后直接丢了一条盖在林珑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他自己抱着剩下的一条毛毯,走到车子的后排坐下。

    简易转头看着他,然后又转头看向林珑,脑袋一直转来转去,眼睛在两人之间就是来回地转动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刚刚在车外……”

    简易想了下,还是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谁知坐在后排的徐应寒,轻瞥了他一眼,“废话什么?”

    一句话叫简易闭嘴了,不敢再多说,然后他小心翼翼地转身,嘀咕道:“队霸就了不起啊?”

    “嗯,很了不起,”王玉檀勾着脑袋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简易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大巴车启动的时候,林珑坐在位置上看着旁边的徐应寒,他正闭着眼睛,耳朵上插着耳机,而他抢走的那个手机,正是林珑的。

    因为太急了,林珑只能把歌放在自己的手机里。

    “队长,”她小声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结果躺在座位上闭着眼睛,像是在闭目养神的男人,仿佛没听到她的声音一样。于是林珑又轻声喊了一句:“队长。”

    男人还是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林珑终于忍不住了,她伸手扯了下他肩上披着的毛毯。

    好在这次总算让人家睁开了眼睛,徐应寒安静地看着她,脸上带着的表情仿佛就在说,你没事拽我干嘛?

    “我的手机能还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,”几乎一秒钟都没犹豫,他就开口拒绝了。

    林珑愣住,可是,这是她的手机啊。他怎么能这么理所当然地霸着别人的手机,而且还不还给别人呢?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手机啊,”林珑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徐应寒微微转头看着她,问道:“你要用手机?”

    林珑没说话,然后他就直接把一支手机扔了过来。

    等她低头一看,疑惑了半天,才低声问:“这是你的手机?”

    “嗯,你要用就先用我的手机,”徐应寒声音平淡,仿佛在说什么寻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林珑低头看了眼手里的手机,一时有点儿说不出话。手机这种东西,如果不是亲密关系的人,怎么会轻易交给别人。

    可是徐应寒毫不犹豫地把手机扔给她。

    “没有密码,”徐应寒见她没动,提醒说道。

    林珑握着手机,有点儿目瞪口呆地看着他,半晌才问:“你不会不想把手机还给我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首歌是你送给我的,”他说。

    林珑愣住,可是手机她又说送给他。

    她还想说,可是徐应寒却已经竖起手指,挡在嘴边,轻声嘘了下,“我要听歌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,人家就真的不搭理她了。

    于是,徐应寒一言未发,都很安静地在听歌。

    等到了地方之后,大家下车,徐应寒耳朵上还是戴着耳机,就连到了包厢里,都没拿下来。

    “寒哥,听什么呢,这么入神,”王玉檀挺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徐应寒淡瞥了他一眼,低声说:“生日礼物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让王玉檀一愣,生日礼物还能听的?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么快又是一年了啊,”坐下来之后,周尧有点儿感慨地说道,他看着众人,笑着说:“咱们现在是以不败战绩在B组里面是头名,这是咱们这几年来最好的开头了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周尧高兴地嘴巴都咧开了。

    还是蓝景程手抵着额头,无奈笑道:“今天是寒哥的生日,又不是什么成绩总结大会,你是不是还要一一点评一下队里的每个队员?”

    周尧大笑了两声,倒是点头了。

    不过一年对于一个职业选手,特别是职业生涯短暂的电竞选手来说,是一个绝对不可忽视的时间。有些人在一年之内,可以从巅峰跌落谷底。也有些人可以在一年之内,完成蜕变。

    等上菜之后,虽然简易上次喝醉了。不过因为徐应寒难得的生日,周尧还是破例,让服务员拿了两瓶啤酒上来。

    “两瓶?尧尧,你没弄错吧?”简易吃惊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次教练鱼哥倒是先瞪了他一眼,“上次谁喝完酒之后,发誓再也不喝的?”

    于是简易垂着脑袋,不敢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服务员把啤酒拿上来之后,大家一人倒了一杯,两瓶啤酒就没了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今年是咱们战队开局最好的一年,我希望也是结局最好的一年,”周尧看着众人。

    吴迪笑道:“你怎么把咱们队长的生日愿望给提前说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到底是你过生日,还是寒哥过生日啊,”简易附和道。

    蓝景程伸手揽着徐应寒的肩膀,哈哈笑道:“来来来,队长,咱们重新说一遍愿望。”

    结果,刚说完,他就坏笑地说:“不过我觉得小尧这个愿望不错啊,要不你就许这个。”

    吴迪点头:“我觉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简易点头:“我也觉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就连一向站在他这边的辅助,这会儿都跟着点头:“我觉得也还行。”

    直到徐应寒看向林珑,小姑娘眼神晶亮地看着他,一张精致的小脸带着满满地笑意,甜地几乎要浸到人的心里一样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睛,“我觉得,你许自己最想要完成的事情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还是珑妹妹心疼寒哥,”简易竖起大拇指,又响起了刚才他看见的窗外那一幕。

    王玉檀哀怨地说:“我怎么感觉自己头上绿油油了。”

    林珑看着他,安慰道:“没事,你是正宫。”

    “珑妹妹,你变坏了,”王玉檀没想到,她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不过,此时徐应寒却低头看着手机,林珑见他皱着眉头,正要问怎么了,这才意识到他拿着的手机,是她的啊。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,”她着急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等她低头看着,徐应寒已经抬起头,看着他问:“这种私信,你一直都会收到?”

    “林珑,你是个欺世盗名的臭婊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配弹钢琴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着吧,总有一天我要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放弃钢琴,那种烂游戏有什么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林珑见他神色冷冽,立即伸手去拿手机,她没想到他会看见自己的微博私信。

    见他不给自己,林珑低声说:“你别看了,这种人不需要搭理他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,从她宣布放弃钢琴,成为一个职业选手开始,这种私信就没断过。有些作为她的琴粉,确实对她失望,认为她是自毁前途。

    但是随着时间变迁,该离开的自然离开了。

    只是她没想到,还是有执着的人。特别是这个发私信的粉丝,他似乎觉得林珑背叛了自己的梦想,觉得她是为了出名才去打游戏的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出来,”徐应寒起身。

    林珑跟着出去,好在其他人都在说话,他们前后脚出去,也只是以为上个洗手间而已。

    等走到外面,徐应寒握着手机看向她,问道:“为什么不说?”

    林珑看着他,突然笑了下:“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说的?你们输掉了比赛,不也有很多粉丝私信骂,我听简易他们说,他们被骂到,被强制删掉了微博和贴吧。我这种的,也不算严重吧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,他只是把他自己想象中的自己强加给了我而已,他觉得我弹钢琴就应该是坐在云端的人,不食人间烟火。可是我真的不是,我很普通,会哭会累,也会因为钢琴太枯燥,而想要放弃。我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个我,幻想破灭,他便把所有的愤怒都施加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林珑趴在窗子上,看着远方,突然低声一笑:“很可笑是吧。”

    可是,现实中就是有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所以不用在意他,我不会在意的,”林珑看着徐应寒,突然伸出手掌,握着拳头,元气十足地说道:“我会赢,一直赢下去,然后让他们知道,这才是真正的林珑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看着她的模样,冷冽地表情,像是裂开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最后,终于变成了笑容,满脸地笑意。

    他低声说:“你知道我方才许的生日愿望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林珑抬头望着他。

    徐应寒一向对于许生日愿望这种事情嗤之以鼻,觉得是糊弄小孩的。可是今年,他却没来由地相信了一次。

    他希望,有个女朋友,她的名字叫林珑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寒哥这波操作还是很骚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