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章

    一直到吃完晚饭,林珑都没问出来,徐应寒的生日愿望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人也是很奇怪,明明是他自己先提起来的,结果等林珑兴趣上来,他反而什么也不说了,就像是非要逗她一样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回到基地,已经九点多了,不过大家都还是立即回到训练室训练。

    在训练这块,倒是徐应寒一直给整个I.W战队的所有选手,树立了榜样。即便是前一天晚上他打排位到三四点钟,但是第二天十二点他一定会起床。

    从吃饭到他进训练室,不会超过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训练,即便到了现在,他每天的训练量都能保持在十个小时以上。

    在电竞圈里,一直流传着一句,一代版本一代神。

    因为游戏版本是在不断更替地,在前一个版本里你还是呼风唤雨地神话,可是到了下一个版本你所使用的英雄说不定就会被削弱,以至于连赛场都上不去。

    所以选手需要拥有一个极深的英雄池。

    而熟练一个英雄,是需要很长时间,这也就是需要你的训练量能够上去。

    徐应寒从S3赛季开始就进入英雄联盟,就以拥有深厚的英雄池而闻名,同时他的卡莉丝塔在S5赛季,一共使用了12次,保持了不败战绩。

    只可惜,后来这个英雄的冠军皮肤,属于韩国选手。

    或许正是不断地失败,让他始终如一的训练。

    林珑端着水杯,站在门口的时候,看着安静地坐在椅子上打游戏地男人,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就像是拳头公司在S6制作的纪录片里说的那样,他一直都是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adc选手,可是他却始终登上那个最高的舞台,没办法捧起那座召唤师奖杯。

    “林珑,你站门口干嘛?”教练过来,就看见她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林珑赶紧走了进去,教练鱼哥也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周开始就是跨组循环赛了,”鱼哥看着大家,拍了拍手掌,因为其他人都没在打游戏,所以都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徐应寒扯下头上的耳机,手指还在键盘上敲击。

    鱼哥倒也没在意,他说道:“这次跨组比赛我们遇到的第一支队伍,就是升班马。”

    “可别,”简易赶紧打断,夸张地说道:“万源现在可是A组头名,连套套战队和他们交手,都被他们2:0轻松带走。这么猛地就别叫人家升班马了。”

    升班马的概念,应该所有人都知道,一般在足球领域用的挺多。

    就是从次级联赛打到最高联赛来的队伍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这种队伍在次级联赛很可能是呼风唤雨的存在,但是一旦闯入更高级别的联赛,往往就成了别人的提款机。

    但是今年,可没人敢把万源战队看成提款机。

    作为拥有着世界顶级双C组合的战队,这支队伍从一开始组建成功,就被称为银河战舰。中路的Fox和下路的小皇帝,两个人都拥有能carry比赛的绝对能力。

    所以在前几周的比赛结束之后,万源战队作为A组内的积分榜第一,没人会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至于春季赛亚军套套战队,则是紧随其后,成为A组内的第二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在跨组赛程中,第一场就遇到万源战队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一块硬骨头。

    “再猛他也是个升班马,打个升班马你们还有什么犹豫的,”鱼哥把手里的本子直接拍在他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简易赶紧捂着脑袋,就要往后躲。

    鱼哥见徐应寒还在打排位,所以也没说什么,只让他们先训练,有什么事情明天开会的时候再说。

    于是大家都回到自己的电脑前,开始排位打比赛。

    谁知林珑一句比赛刚玩到了一半,放在旁边桌子上的手机,就嘟嘟嘟地闪个不停,看起来是有信息进来。

    不过她在打比赛,所以也没去管。

    “牛逼了啊,”王玉檀坐在不远处,突然喊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”简易双手交叉垫在脑后,显然他也刚结束一句游戏,显得特别轻松自在。

    王玉檀指了指他桌子上的手机,“热闹了啊,杜之泽女朋友出来回应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下叫简易的八卦之魂熊熊燃起,赶紧从桌子上摸起手机,都不用特意搜索。因为他关注的那些英雄联盟游戏营销号里,有人转发了。

    茜茜最ACE:假的,我们很好、很好。

    配图是一张昏黄路灯下的两个影子,从影子上来看,女孩一只手被旁边的人牵着,一只手高高举起,即便只是影子,都看得出来心情很不错。

    点开评论,下面也真是精彩。

    “这绿帽子带的挺称头吧。”

    “忍者神龟啊你,平时不是挺跳的,现在怎么不跳起来抓花杜之泽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没让我们失望,相信泽神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情侣都说没事了,你们这些喷子到底还想证明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今天上海的水怎么有点儿绿,应该是你在黄浦江洗头吧。”

    “脸贴那么近都能洗白,看来下回得曝床照,才不会嘴硬吧。”

    对于她这种轻描淡写的澄清,围观群众自然不相信地多。不过也有继续给洗白的粉丝,毕竟在偶像面前,这种盲目一时半会确实是好不了了。

    林珑正好也打完一局了,就听到他们在讨论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她皱着眉头听了半天,才说:“这种事情,俱乐部难道不会惩罚他吗?”

    “惩罚?”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,简易在一旁嗤笑道:“NBG战队好不容易弄了这么个爹回去,你觉得他们会舍得惩罚杜之泽?”

    “这还是没被爆出什么更爆炸的照片呢,不过就算有,俱乐部最后估计也都是装死。”

    林珑也想到这种结果,本来她还觉得杜之泽这个人十分人渣。

    可是在看见他女朋友发的微博,她心底也不知该说什么了。就连你想要打抱不平的对象,人家自己都不在乎,这个打抱不平也就变得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她不相信杜之泽的女朋友到现在还会觉得,杜之泽和陈嘉琪之间是清白的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,她都选择站在自己的男朋友这边,那自然也就不值得别人同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很闲吗?”徐应寒突然转头看向他们。

    于是没人说话了。

    林珑这才拿起手机,原来是苏晓潭给她发的信息,也是在说这个杜之泽女朋友发的微博。

    “这女的真给女人丢脸,这种出轨渣男有什么好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吧,有第一次肯定就有第二次,劈腿这种恶习是不会变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电竞圈都是被这种人败坏名声的,真是可怜我寒神那么冰清玉洁地人,要被他们连累名声。”

    冰、清、玉、洁?

    林珑转头看了眼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,突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结果她刚一笑,徐应寒居然适时地转头望着她。

    于是小姑娘的笑意,就那么僵在脸上。

    就在她等着徐应寒又要说出什么刻薄的话时,面前的男人,却脸上带着微微笑意,连声音都像是水中浸润过一般,有种温柔如水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呢?”

    林珑眨了眨眼睛,队长温柔起来,她的心都要停止了。

    突然,徐应寒倾身过来,问她:“林珑,下周你有空吗?”

    林珑愣了下,什么下周?

    见她露出这样的表情,徐应寒低着声音说:“下周一,战队休假。”

    因为每周都有比赛,所以他们休假一般都会放在周一或者周二,而且能休假的天数很少,这个月到现在也就是第一次放假。这还是因为他们在第一轮的组内对抗赛中的战绩全胜,周尧才给他们放的假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情,”林珑其实在昨晚就已经答应了妈妈,休假要回家的。

    可是当徐应寒问她的时候,小姑娘迅速地改变了自己想要回家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嗯,”徐应寒问完,居然就又直起身子,准备继续玩游戏。

    林珑看着他,愣了半天,这个个人在干嘛,不是要约她吗?

    本来心底在狂跳的小姑娘,此时一下子跌于平静,一切好像都是她的幻觉那样。

    就在她转头的时候,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本来不想看的,可最后还是鬼使神差地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她就看见一条来自备注为“队长”的微信。

    “把你的周一留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林珑打开手机,看见这条信息,愣了许久。随后她转头望向身边的男人,就见他一直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,一副全神贯注的模样。

    于是林珑低头在手机上属于了几个字:我考虑一下。

    对于徐应寒这样的闷骚,林珑自然也想逗他一下。可是刚发过去,她虽然没转过头去看,却能感觉到旁边的人在低头看手机。

    他似乎很久都没动作。

    林珑垂着头,突然旁边伸过来一根手指,在她的桌边敲了下。

    她就听到一个低沉又沉着地声音说:“一下到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,小姑娘真的被他的幼稚打败,她抬起头的一瞬,就愣住了。他的皮肤一直都很白皙,大概是天生的白,又因为长时间都在室内打游戏。

    所以林珑一下就能看见他的耳朵根在泛红。

    是真的泛红。

    这样的徐应寒居然会有一天,因为约女孩子而害羞吗?

    像是有个大发现一样,林珑盯着他的耳朵看了半天。

    直到她再次低头,在手机上敲下两个字:好啊。

    打完这两个字,林珑赶紧把手机丢开,继续排队准备进入游戏。

    然后她就听到旁边的王玉檀喊道:“寒哥,你看什么呢,这么开心?我也要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寒哥:我不是脸红

    珑妹妹:我知道,是耳朵红

    其实寒哥虽然平时日天日地,但他真的第一次约妹子,不过他们的第一次约会,你们觉得会顺利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