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

    等他弄完,得意地直接把手机扔在床上,下楼拿水喝了。

    结果,他就看见完全没有开灯的厨房里,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将冰箱门打开一半。他走过去,似乎把人惊动了。

    于是,嘴里叼着酸奶盒子的小姑娘,猛地回头。

    “红豆,你偷偷摸摸地干嘛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林珑可怜地看着他:“小哥哥,我好饿啊。”

    之前乔伊上楼喊她吃饭的时候,林珑其实已经饿到不行了。一般职业选手在打比赛之前,都不会吃东西。因为要保持注意力的集中,所以他们都会喝点儿咖啡提神。

    林珑在比赛结束之前也就只喝了半杯咖啡而已。

    谁知后面出现这么多事情,又加上爸爸突然说出那样的话,她有点儿不能接受,于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生闷气。

    但是最终,肚子饿打败了她。

    林亦让一撇嘴,就笑了起来:“我还在想你能撑到什么时候呢。”

    显然他可比别人了解,毕竟打完比赛之后还不能吃饭,那真的是要饿昏过去的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林珑手上拿着的酸奶盒子,“你喝这个就可以了?”

    林珑摇头,她是太饿了,只能先拿酸奶填补一下肚子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她好饿,想吃饭。

    “家里面为什么连面包都没有了啊,”林珑哀叹了一声,她本来就是想悄无声息地下楼,然后拿点儿面包就回楼上的。

    林亦让没觉得奇怪,指了指冰箱说:“之前阿姨收拾东西的时候,妈妈就让她把冰箱里的蛋糕和面包都带回去了,说是放了一天也没人吃。”

    乔伊一向都是这样,东西放了一天她就会让家里的保姆阿姨拿回去,第二天再让别人送现做的回来。

    林珑这会儿饿地都快昏过去了,自然忘记了乔伊的习惯。

    于是林亦让特别得意地拍了下她的肩膀,说道:“你说想吃什么,哥哥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虽然厨房没有开着灯,不过外面的餐厅却开着一张稍微昏黄的小灯,林亦让的脸颊隐没在一片黑暗之中,唯独那双眼睛明亮地像是天上的星辰。

    只可惜,林珑可不相信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这个家里,大概除了曾经在外留学很多年的大哥哥,拥有独立的生活能力之外,林亦让和她都是连开个火都要问半天的人。

    就他还给自己做饭?

    “意面还是牛肉面?”刚说完,林亦让突然摇了下脑袋,“算了,你还是别吃牛肉面了,免得变捞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兄妹两人对视了一下,突然两个人都跟傻子一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大概是只有了解电竞圈的人才会了解的梗吧,千万别在比赛前吃牛肉面,因为吃了的人都输完回家了。

    林珑哼了一声,还挺不屑地说:“我才不会,我是免疫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你免疫,你免疫,”林亦让一副我服了你的模样,但是他已经走到一旁,直接把厨房的灯打开。

    头顶的灯光在一瞬间倾泻而下,明亮的光线照在她的脸上,林珑伸手挡了下。

    此刻林亦让已经走到冰箱里,他找了半天,等把所有的东西都拿了出来,突然冲着林珑伸手,“你手机带下来了吗?”

    林珑点头,从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。

    林亦让拿过去,在上面点了两下,然后林珑听到嘟嘟嘟的声音,她有点儿奇怪,于是走过去看了一眼,就见林亦让正在请求与大哥哥进行视频通话。

    “干嘛打给大哥啊,”林珑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此时,对面嘟地一声,视频被接通了。林亦让的声音也在这时候响起:“因为我不知道意面怎么做啊。”

    林珑瞪大眼睛看着他,林亦让已经冲着视频里的男人打招呼:“哥。”

    “红豆呢?”林亦淮伸手扯了下自己脖子上的领带,这几天他都在美国出差,刚才电话响起来的时候,他正好在开会。

    不过看见是林珑打来的,他给了大家十分钟休息时间。

    此时他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,所以不用再保持着在外人面前,那样一丝不苟的模样。

    林亦让看着他哥这样,就知道他肯定还不知道林珑的事情。不过他也没打算这时候说,直接开口问道:“红豆晚饭还没来得及吃,我准备给她做个意面,你上次给我做的那个就很好吃,要怎么做啊。”

    说的是上次,其实还是林亦让在欧洲打比赛的时候,林亦淮在英国出差,他们兄弟两个在林亦淮位于伦敦的公寓吃了一顿饭。

    那是林亦让第一次吃到他大哥亲手做的饭。

    也正是那次,林亦让决定回国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他还记得,当初他吃完那盘意面后,突然心里就很想念家,很想念妈妈,很想念红豆,当然最后还是想念了下那个总是要教训他的亲爹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在工作,不要麻烦他啦,我喝酸奶就好了,”林珑是知道林亦淮这几天在美国出差的,因为林亦淮每次出门之前,总会给她发信息,问她要不要买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即便每次林珑说不要,他自己回来的时候,也会准备一份礼物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在家里?”林亦淮看了一眼他所在的地方,大概认出是自家的厨房。

    林亦让点头,还笑嘻嘻地说:“你不知道我们红豆今天有多可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林亦让,”林珑喊了他一声,在他抬头之后,伸手在嘴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显然她也不想让林亦淮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红豆怎么了?”林亦淮已经开始问道。

    林亦让眨了眨眼睛,无辜地说:“就因为爸爸说了两句,她就耍小脾气,晚饭都没吃,饿到现在,溜到厨房偷东西吃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偷东西吃,”林珑对于他这个措辞十分地不满意。

    她认真地说:“我是拿东西吃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连厨房的灯都不敢开,”林亦让毫不留情地戳穿她。

    林珑:“……”这个人真的很欠揍。

    好在林亦淮听到他们斗嘴的声音,只是轻笑了一声。好在在林珑真的动手揍林亦让之前,林亦淮把怎么做意面告诉了他们。

    于是摆在厨房流理台上的手机里,不断传来一个清朗温润的声音。

    旁边林珑也开始给林亦让帮忙,兄妹三人虽然不在一个地方,可是依旧那么亲密。

    乔伊将房门重新关上的时候,坐在床边正在看手机的林立钦抬起头,看着她问道:“你不是说要下去给红豆做点儿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让在做啊,”乔伊理所当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钦微怔,伸手推了下眼睛上戴着的眼镜,低声说:“这臭小子还会做饭?”

    对于自家的孩子,林立钦自然也算了解,一直以为这小子打小养尊处优惯了,也是个油瓶倒了不会扶的家伙。结果现在居然告诉他,这小子会做饭。

    “其实论起做饭,还是我们家的大少爷做的最好,”乔伊有点儿得意地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林立钦彻底愣住,半晌才不敢相信地问:“亦淮还会做饭?”

    乔伊得意地看着他,一副你没吃过我儿子做的饭,就是大损失的表情。

    至于厨房那边,林亦淮因为要去开会,所以在告诉林亦让意面的做法之后,就关了视频。而林亦让也是折腾了半个小时,总算把意面做好了。

    林珑坐在桌子旁边,吃了第一口的时候,顿了下。

    林亦让挺担心地问:“不好吃?”

    直到小姑娘突然笑了起来,“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意面。”

    “小哥哥好吧,”林亦让哼笑了一声,带着满脸的得意。

    突然他想起另外一件事,笑地更得意地说:“明天之后你会更喜欢哥哥我的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此时在家安静吃意面的林珑确实不知道,整个电竞圈大概都要疯了。

    因为林亦让发的微博。

    他一次性发了九张照片,第一张是一个两三岁左右的小男孩,正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,小婴儿的眼睛闭着,但是小男孩却笑得格外认真。

    第二张照片,是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骑着一辆红色小自行车,然后他旁边站着的穿着红色圆点小裙子的小姑娘,粉嘟嘟的小脸看起来有点儿生气。

    至于第三张照片,就是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背着书包,牵着带着白色小帽子的女孩,只不过小女孩的一只脚是没穿鞋子的,一只红色小皮鞋就落在不远处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九张照片,都是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的照片。

    而最后一张则是,一个穿着飘逸唯美长裙的姑娘,头靠在一个穿着白色礼服少年的肩膀上的照片,两个人对着镜头笑的格外开心。小姑娘的手紧紧地挽着他的手臂,而他们身后不远处是一个八层高的蛋糕。

    “果然艺术源于生活,不过我估计贴吧大手都不敢这么写同人文吧,情侣你妹啊,人家正宗兄妹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我家狐狸,果然从小就是暖男。”

    不过对于这条微博,显然很多粉丝都不太赞同,一帮人纷纷回复这条评论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暖男,一看就是调皮鬼啊,好几张都是他欺负piano的照片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piano果然是从小美到大,小时候真的很像真人芭比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在想我公公婆婆该有多好看,才能生出这么一对颜值这么高的兄妹。”

    不过对于围观群众来说,也是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对兄妹,我好想站骨科啊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不是说林亦让是万源的小少爷,那他们是亲兄妹的话,piano岂不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牛逼,这剧情转折的,真是一辈子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以为今天看的是一出偶像剧,结果居然是家庭情感大剧。”

    就连一向毒舌的贴吧围观群众,都对于这种转折,表示吃瓜吃地太爽了。

    而作为拥有当事人之一的战队,原本今天训练室内,大家气压都挺低的。毕竟出了这种事事情,谁都没什么说笑的心情。

    直到王玉檀无聊地刷了一下微博,当即就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卧槽,Fox和珑妹妹居然是亲兄妹?”

    于是,玩游戏的人都转头看向他,还是简易很没精打采地说:“胡说八道什么啊?”

    王玉檀举起手机,此刻他浏览的页面就停留在林亦让的微博上。

    “Fox亲自自爆。”

    于是,就算在玩游戏的人,也在一瞬间选择挂机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被这个疯狂的世界,震惊了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珑妹妹:喜欢你妹

    狐狸小哥哥:喜欢我妹妹也可以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