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

    训练室内像是被投入一枚炸弹,而且是久久不能平复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他们居然是兄妹,这真的是……”简易亲自拿了手机出来,翻出林亦让的微博,亲眼看到这条微博,才觉得是真的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也都是很震惊。

    王玉檀感慨说:“真人不露相啊,你说他们两个怎么能憋得住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谁都跟你似得?一点儿秘密都藏不住。”简易哼了一声,结果再看了一眼,还是直摇头。

    王玉檀立即反驳:“说地跟你藏得住秘一样。”

    简易还真的认真想了一下,摇摇头:“我还真的藏不住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吴迪也附和:“我也藏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一看珑妹嘴巴还挺严的,”蓝景程手掌噙着下巴,若有所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帮人讨论了半天,结果愣是有个人从头到尾都在认真地打游戏,就好像这件事一点儿都和他没关系,他也一点儿都不关心一样。

    等他们回过神的时候,简易小心翼翼地看向徐应寒,还问道:“不会寒哥早就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?”王玉檀若有所思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毕竟寒哥是队长啊,作为队长,他总该比他们多知道点儿吧。

    于是,王玉檀狗胆包天地扯了扯徐应寒的衣服,此时正在游戏中的男人,微微转头看向他,然后不紧不慢地将耳机从脑袋上扯下来,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问道:“有事儿?”

    “寒哥,林珑的事情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徐应寒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地模样。

    王玉檀只觉得从脚底板开始冒寒气,寒哥的眼神果然好可怕好吓人,他真的是作死,居然来问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他摇头,赶紧说:“没事,没事,我随便问问的。”

    等徐应寒再次戴上耳机,重新转头面对着电脑屏幕的时候,简易冲着的王玉檀做了个鄙视的手势,还顺带着用口型说了一遍,没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王玉檀直接冷笑着说:“你行你上啊,废话什么。”

    结果,简易也不敢问了。

    只是谁都不知道,徐应寒虽然戴着耳机,可是却把他们的每一句都听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其实只比他们快一点点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其实他并不生气,反而很开心。可那种开心,却很快被今天林珑被带走的喜悦冲淡。

    她还会回来吧,即便他那么肯定地回答周尧,她会回来。

    可是一向笃定的徐应寒,这一次却真的迟疑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这个晚上,简直就是在高潮迭起的连续剧,谁都没想到会从一个变态袭击事件,引起这么的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林珑本人,她因为周尧的提醒,暂时没有看微博和贴吧。

    结果一向是她的消息小灵通的苏晓潭,居然今天没有给她消息。林珑洗完澡睡觉的时候,看了一眼手机,发现居然一条信息都没有。

    就连队长都没有给她发信。

    直到第二天上午起床,林珑看着手机上的时间,十点整。

    等她再定睛看了一眼时,今天好像就是星期一了。

    她赶紧把微信里徐应寒的对话框拉了出来,他就是约自己在星期一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小姑娘猛地掀起自己的被子,赤脚下床,直接拉开衣柜,因为在基地里穿地都是舒服为主,都是些短裤短袖,就连裙子都很少穿。

    所以林珑拉开衣柜,最开始找的就是连衣裙,还有各种各样的短裙。

    她直接把衣服都拿了出来,摆在床上。以前偶尔看电视剧的时候,会看见女主角在面对跟心仪对象约会的时候,都会特别纠结穿什么的问题。

    本来林珑还在想,这有什么可纠结的。

    等她真的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,才发现原来选择真的那么难。

    想要在他面前表现的可爱一点儿,那就选这条浅粉色的,可是看了一会儿又觉得似乎有点儿幼稚。

    要不展示一下自己的好身材?可是这样会不会显得太肤浅?

    等林珑一件又一件地把衣服从柜子里面拿出来的时候,才终于明白,什么叫做女人的衣柜里,永远都缺一件。

    此时她的房门被敲响,外面乔伊温柔地声音响起:“红豆,睡醒了吗?”

    “醒了,妈妈,”她对着门口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乔伊又问:“那妈妈能进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的,”林珑手指扣着下巴,看着满床铺着的衣服,简直是烦恼不已。

    等乔伊推门进来的时候,也被她房间里的状况吓了一跳,她的床本来就宽大,结果此时那张大床,铺着满满的衣服,真的是一整床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在选衣服?”乔伊看着她,又瞧着这满床的衣服,作为一个母亲同时也是曾经年少过的女人,她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明白过来了,所以她轻声问:“是有约会?”

    林珑嗯了一声,只是等她抬头看见乔伊的表情后,下意识地说:“是和女孩。”

    明明乔伊根本没问对方是男是女,结果林珑还是多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这一刻,乔伊终于明白,她家的小姑娘真的长大了。

    她轻笑着说:“你相信妈妈的眼光吗?”

    林珑原本就在纠结不已,结果乔伊居然主动帮忙,她自然是求之不得,当场点头,“谢谢妈妈。”

    乔伊走了过来,在她床上看了几眼,就从里面选了一件衣服,问道:“这件可以吗?”

    林龙看着她手里的白色刺绣连衣裙,连衣裙剪裁很合身,就是太过简单了,就连刺绣都是白色,只在裙摆上呈现立体效果。刚才林珑也把这条裙子放在身前比划了好久,结果最后还是觉得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待会再配个fendi怪兽包,妈妈记得你不是有个设计师亲自送给你的限量款,”乔伊看着她说。

    林珑被她这么提醒,这才觉得很合适。

    白色连衣裙显得清新又淡雅,但是搭配一个颜色可爱的怪兽包,又增加了几分活泼感。

    “先下来吃早餐,吃完早餐再换衣服也来得及,”乔伊本来就是来上楼叫她吃早餐的,见小姑娘不说话,她笑着说:“爸爸早就去上班了,他可跟你这个小懒鬼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林珑赶紧吐了下舌头,表示无辜道:“我又不是问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父女哪有隔夜仇,况且我们红豆还这么喜欢爸爸,更不会和爸爸生气了,”乔伊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林珑被她一逗,登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母女两人下楼,林珑又问了一句:“小哥还没起床吗?”

    “他比你还懒,”乔伊摇头说。

    等林珑吃完早餐,重新上楼,给自己换了一身衣服之后,小姑娘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拉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一支口红,对着镜子给自己涂好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手机,才过去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一般徐应寒都是在这个点左右起床,再等一下,他就会自己打电话的吧。

    可是十分钟过去了,电话没响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过去了,电话还是没响。

    一直到过了十二点,I.W战队规定所有队员必须在十二点时出现在训练室,他还是没给自己打电话。

    林珑终于委屈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盯着手机看了半天,想了许久许久。

    然后,她毅然决然地拨通,电话没被立即接通,她把手机贴着耳朵,明明是忙音,可是她紧张地手指都快抽筋,抓不住手里的电话。

    直到,对面终于被接听。

    一个有些睡意地声音喂了一声时,小姑娘所有的委屈倾泻而出。

    她特别委屈巴巴地说:“徐应寒,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的约会?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你们觉得寒哥是真的忘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