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二章

    黑色跑车在路上飞驰而过,耳边是汽车引擎轰鸣的声音,可是徐应寒说的话,仿佛就在耳边。

    林珑转头看着他,满脸地惊诧。

    此时正开着车的徐应寒,眼睛盯着前面的路,只是腾出一只手伸手搭在她的脑袋上,轻笑着问:“有想去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林珑睁大眼睛,啊了一声,显然她还真的没想过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没事,正好我朋友前两天送了两张票给我,我们可以去玩玩,”徐应寒的声音淡然,却不是平日里的那种冷漠,反而有种温软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票啊,”林珑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片刻后,旁边的男人微笑着说:“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林珑:“……”队长,你变了。

    因为徐应寒在开车,林珑也不知道干嘛,于是旁边的男人突然把车里的音响打开,一段轻柔的钢琴音缓缓流淌而出。

    林珑一下愣住,这不就是她送给徐应寒的生日礼物。

    旁边的男人突然转过头,看着她,轻声问:“我有没有跟你说过……”他顿了下,已经重新转头继续看向前面的道路。

    林珑眨了眨眼睛,巴巴地看着他,说什么?

    就在她在心底吐槽这个人,怎么连话都只说一半的时候,他低沉轻柔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我很喜欢这首歌。”

    钢琴弹奏的音乐,节奏轻快舒缓,林珑听着这音乐声,想起了那天录音时候的情况。

    因为是临时要找录音室,林珑打了很多电话,才找到朋友帮她定下录音室。

    虽然过程很艰辛,可是在最后关头,还是让她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嗯,你喜欢就好,”林珑双手一直在安全带上来回滑动,她一紧张就会抓住手边的东西。

    结果她刚说完,包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赶紧拿出来看了一眼,是苏晓潭,她立即接通,就听电话那边,苏晓潭有气无力地声音:“红豆,我今天早上醒了才看见新闻。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没事吧,声音都这样了,”林珑听到她嗓子沙哑地厉害,担忧地问道。

    苏晓潭哼了下,坚强地说:“我没事,就是昨晚喝多了假酒,妈的,学生会这帮人真的太不是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是喝醉酒,林珑更惊讶了,“你是和学校的同学喝成这样的?”

    “不说了,”苏晓潭明显不太想提起来,所以随后她笑着说道:“我发现你小哥哥关键时候还是很牛逼的啊,真是不知道打了多少喷子的脸,哎,我居然昨晚没赶上。”

    苏晓潭说完,揉了揉自己的脸,她是真喝多了,这会儿脑壳还疼地厉害。

    结果没想到,反而是林珑一愣,问道:“我小哥哥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发的那条微博啊,我看转发都超过五万了,真的太大快人心了,有种正义战胜邪恶的痛快,”说完,苏晓潭一直用脚踢床板,大学宿舍的床铺被踩地咯吱咯吱响。

    林珑根本不知道微博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为自从加入I.W战队的时候,每次网上有什么关于自家的节奏,周尧就会禁止他们看微博和贴吧。

    昨天回家之后,林珑确实也没看手机,她在房间里看了两部电影打发了时间。

    她没住在战队,所以根本没有人和她讨论网上的那些事情。

    要不是苏晓潭这时候打电话过来,她到现在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于是她立即说道:“我还有事情,先挂了,待会再和你聊。”

    随后,林珑打开手机上的微博,果然经过昨晚之后,她的微博被疯狂地私信和艾特。她在搜索栏打上林亦让的微博名字。

    然后就看见了他昨晚发的那条微博。

    林珑点开他发的九张图片,一张接着一张,都是她和林亦让从小到大的照片。照片里的两个人儿,一点点地长大,短短九张照片,居然是他们十八年兄妹生活的缩影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这一张又一张地照片,林珑微微歪头,原来从小林亦让这么喜欢欺负她啊。

    “在看什么,”此时正好遇到红灯,跑车缓缓停下,徐应寒倾身看向她手里拿着的手机,就看见她点开的一张图片,正好是林珑靠在林亦让肩膀上的那张。

    林珑有点儿尴尬,握着手机,想了下还是开口解释:“其实我不是故意想要骗大家的。”

    只是她来打电竞本身就已经让人侧目,如果再曝出她和林亦让的兄妹关系,她的生活不会保持那么平静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时候,林珑并不是一个热衷与曝光的人。

    徐应寒看着神色有点慌乱的林珑,大概她也是真的刚知道这件事,“大家确实都挺意外,不过没人会责怪你,你不用说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,也不怪我?”林珑认真地看着徐应寒。

    男人毫不犹豫地摇头,他怎么会怪她呢,相反他很庆幸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估计确实会讨论挺久,估计下一次比赛的时候,赛后采访里也会有记者会问你,不过你别担心,”红灯正好过去,绿灯亮了起来,徐应寒启动车子缓缓往前开,突然笑道:“况且战队也不是因为你是Fox的妹妹才召你入队的。”

    这句半是调笑半是安慰的话,让林珑心里一暖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队长,”林珑没想到一向高冷的徐应寒,居然在这时候也会说出这么暖心的话。

    徐应寒开着车,却问了一句:“谢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站在我这边啊,”林珑说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让徐应寒有点儿意外,他看了她一眼:“我永远都是站在你这边的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让林珑一路上再也没开口过,因为小姑娘此时的心跳随着跑车的车速一直在加速,仿佛随时都能从心脏里跳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直到车子在一个像是乐园门口的地方停下来,林珑从车窗看着外面,如果说一般乐园是活泼五彩斑斓的,显然这个乐园就格外地与众不同,这居然是个恐怖乐园。

    “我们今天要玩这个?”林珑有点儿不敢相信地指了指外面。

    徐应寒解开自己身上的安全带,转头看着她,低声含笑问道:“害怕?”

    “这里人好多啊,要是被人认出来怎么办,”林珑有点儿犹豫。

    这种地方一看就是年轻人喜欢来的,人流量又这么大,真的被粉丝认出来也不是不可能的。现在林珑本来就处在风口浪尖上,如果再被爆出她和徐应寒居然在这种时候,出来游玩,只怕徐应寒的粉丝真的要手撕她了。

    这个乐园其实是临时搭建的,因为里面有个号称是全世界最大的鬼屋,今年刚好落户在上海。

    徐应寒也是在无意中看见这个乐园的,所以他让朋友帮忙弄了两张票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不应该,可是林珑还是抵挡不住和徐应寒一起玩的诱惑。或许这就是她离他最近的时候呢,这种暗恋的心情,她不知道别的女孩是不是也会有,但是第一次尝试到喜欢一个人的小姑娘,开始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“不想去?”徐应寒坐在驾驶座上,安静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就见小姑娘猛地扯开自己身上绑着的安全带,像是要豁出去一样,猛地说道:“想去,我想去。”

    结果她像是喊口号一样地把自己的心底话喊了出来,惹得旁边的男人又是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他修长的手指,在她嫩白的小脸上轻轻掐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这么可爱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说完这句话,就推开车门下车。等他走到副驾驶,帮忙打开车门的时候,就看见一张小脸像是熟透的红李子,连耳朵根都泛着红色。

    林珑这下回过神,赶紧把安全带解开。

    于是两人这才往游乐园门口走,此时门口排了不少队,徐应寒看了一眼手里的票,直接走到旁边的工作人员旁边,工作人员看了一眼,直接打开小门让他们进去了。

    林珑这才安心地舒了口气,幸亏不用排队。

    其实说这里是个乐园,其实最大的买点就是那个鬼屋,其他都是一些摊位而已,只不过其他地方的摊位卖的都是卡通玩偶,这里都是很吓人的面具。

    林珑本来是不太喜欢这种恐怖面具的,结果这会儿非要拉着徐应寒一起过去看。

    “这个怎么样?”她拿着面具在脸上比划了两下,白色獠牙吸血鬼面具,并不算十分恐怖。

    说完,她就拿了一个一模一样地面具,踮起脚尖在他的脸上挡了下。

    “好看,”林珑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明明她的脸颊被面具挡在后面,可是徐应寒听着她的声音,就能想到她笑起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个面具正好是情侣面具,很配你们啊,”摊主是个姑娘,瞧见这么模样登对的两人,也是觉得赏心悦目,还特别说道:“如果你们两个一起买的话,可以给你们便宜十块钱,这还是看来你们都这么好看的份上呢。”

    林珑再一次弯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徐应寒最后掏钱,买下了两个面具。

    林珑迅速给自己戴上,见徐应寒还把面具拿在手里看来看去,便催促道:“快戴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怕被人撞到的?”徐应寒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林珑有些不解地看着他,拉着他的手臂,像是哄着一样说:“今天俱乐部可没有放假,我们两个是属于请假出来玩啊,平时简易他们打个别的游戏,都要被粉丝批评不务正业。我们如果被撞到,肯定要被人骂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补充了一句说:“其实我无所谓的,反正我都被骂习惯了。可是队长,你在粉丝心里面一直都是最完美的人。”

    完美的职业态度,一年固定一千五百把以上的游戏局数,即便出道几年,可是状态一直都保持地这么好。即便有时候成绩并不算好,但是也绝对不会甩锅别的队员和教练,从来都是他自己出来扛。

    这样的徐应寒,不仅在粉丝眼中是完美的,就算在对手眼中,都是值得尊敬的人。

    “所以完美地人,偶尔也是会想要偷懒的,”徐应寒说完,就把面具扣在脸上,在那张吸血鬼面具遮挡住他的面孔后,一个闷闷地声音缓缓出来,他说:“这次是我拖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才没有呢。”林珑轻声嘀咕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就来到鬼屋的入口,只是在排队进去的时候,林珑的脚步明显沉重了许多。

    里面黑漆漆的,还不时传来一些嚎叫声,就算知道里面的东西都是假的,就连鬼都是工作人员扮的,可是她还是不自觉地会害怕啊。

    “真的怕这个?”徐应寒明明没看见她的表情,可是就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一样。

    林珑这会儿还嘴硬说:“没有,我不害怕。”

    于是他们和前面的几个人被一起放了进去,站在他们前面的也是一对情侣,女孩还特别娇羞地对自己男朋友说:“待会你要保护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你要是害怕就抱着我好了,”她男朋友特别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反倒是徐应寒什么话都没说,跟着林珑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走在最前面和最后面是最让人害怕的,所以几个人当中,徐应寒走在最后面。林珑因为有他在后面也觉得安心不少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号称亚洲最大鬼屋的地方,即便进来之前,有了心理准备。但当真的踏进去的时候,那种恐怖的气氛还是让人打心底发怵。

    让她没想到的是,刚进去没多久,前面那对情侣里,那个拍着胸脯抱着让女朋友抱着的他的男人,居然是他们当中头一个被吓得尖叫连连的。

    于是第一个尖叫的人,成功带了一群人开始喊声不断。

    林珑强忍着心底的不适,直到有一只手温暖的手掌,毫不犹豫地抓住她,徐应寒冷静地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来:“要是害怕,就抓紧我的手。”

    她一回头,就看见幽绿色灯光下,徐应寒脸上白色獠牙面具。

    小姑娘一下被吓得脸色白了,当即带着微微颤抖的声音说:“队长,你能把你的面具拿下来吗?”

    于是,徐应寒毫不犹豫地将面具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刻室内暗地几乎看不清他的脸,只有偶尔闪过的幽绿灯光打在他的脸颊上,那张英俊地过分的面容,让林珑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个鬼屋十分大,光是要走出去就要经过十几分钟。

    何况沿途的时候,还有各种工作人员假扮的鬼怪,林珑被吓得差点儿哭出来的时候,是她感觉有只手突然抓住她的脚腕。

    她几乎当场就扑倒了徐应寒的怀中。

    直到听见他冷静地声音响起:“不好意思,她胆子小,麻烦别吓唬她。”

    随后,林珑就感觉自己脚腕上那只冰凉的手掌消失了,然后听到一个模糊地声音说:“哥们,对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大概也就是这个‘鬼’的道歉,让林珑心底的害怕退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至于前面的那对情侣早已经被吓得鬼哭狼嚎,此刻那个女孩大概也听到徐应寒的话,当即就一巴掌拍在自己男朋友的身上,怒吼道:“你他妈还是不是个男人啊,你看看人家男朋友,你再看看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结果,她男朋友捏捏诺诺了半天,也说不出什么大话。

    气得这姑娘,居然一甩手就走在了人群的最前面。

    林珑因为被这么一吓唬,腿都是半软的,最后她几乎是靠在徐应寒怀里出来的。

    当她看见外面明亮的天空时,那种终于解脱的心情,差点儿让她真的摔倒。

    小姑娘站在原地好久,直到她面前的男人,伸手掀开她脸上的吸血鬼面具。

    那张白皙又精致的小脸,乍然暴露在阳光下,就连她眼眸里噙着的点点水光,都在阳光下被照地晶亮。她抬起头,眼巴巴地看着徐应寒。

    那种依赖地眼神,一下撞进了他的胸腔。

    徐应寒微微弯腰,他那张深邃又英俊的脸颊,一下在林珑眼前放大,就连他漆黑的眸子里都能看见她自己的倒影。

    “林珑,要不要当我女朋友?”

    还处于惊魂未定地小姑娘,大脑像是处于死机当中,连最基本的反应当中。

    于是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林珑,当我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他直接选择了肯定句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