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三章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沉默之后还是沉默,面前的小姑娘像是听到这辈子最震惊的事情,原本就又圆又大的双眸,此时直勾勾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徐应寒心底叹了一口气,就在想他是不是太直白,吓到人家小姑娘了。

    或许他就不该想出这个馊主意,居然把她带到这么吓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从来没谈过恋爱的纯直男,而且又是一个骄傲自大的人,他自然不会低声下气地去问别人,究竟应该怎么跟女孩表白。

    所以从林珑答应他邀约开始,他就一直在想。

    甚至还上网搜了不少资料,都说看恐怖片或者来鬼屋的时候,男生表现出男子气概,就很容易让女孩答应自己的追求。

    于是徐应寒想出了这么个应该称得上是馊主意的主意。

    明明外面是骄阳当空,可是这一刻两人之间谁都没说话。特别是林珑,就连眼睛都一眨不眨地,整个人像是被按住了暂停按钮。

    连表情都定格在她听到那句的瞬间。

    直到,良久之后,她眨了一下眼睛,然后又眨了一下眼睛。

    徐应寒见到了这辈子应该最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事情,因为原本那双盯着他看的大眼睛,居然慢慢泛着水光。

    “林珑,”他有些惊讶地轻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直到小姑娘突然伸手,用手臂捂着自己的眼睛,轻声嘟囔了一句:“好丢人。”

    她怎么能这么没出息呢,居然高兴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世上有一件事,能比你发现自己喜欢的人,其实也喜欢着自己还来地让人开心吗?

    就连在最甜美的梦境里,他的脸都是模糊的。

    可是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,他就站在她的面前,亲口问她,林珑,要不要做我女朋友?

    “是不是我还不够好,所以你要考虑考虑,”徐应寒看着小姑娘用手臂挡住自己的脸颊,轻声询问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小姑娘立即摇头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他怎么会不够好呢。他可是最完美的队长,是她从小到大,第一个喜欢的男生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你,林珑,”徐应寒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连他自己都一愣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从来不喜欢说矫情话的人,一直以为喜欢这种事情,在心底就好,没必要说出来。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刻,他才明白,他想让小姑娘明白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一句喜欢,那么自然地就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原本还用手臂挡住眼睛的小姑娘,这一刻终于放下自己的手臂,眼巴巴地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,怎么都止不住。

    徐应寒也没想到她会哭,有些无奈,伸手用拇指在她的眼角轻轻擦拭,有些苦笑不得地问道:“怎么哭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林珑也觉得自己没用透顶了,又不是她表白被拒绝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队长主动跟她表白了啊,她心底最美的那个梦,在这一刻成功了,她哭什么呢。

    直到她带着抽泣,轻声说:“太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正在给她擦眼泪的徐应寒,手指就搭在她的脸颊上,愣住。

    然后,他看见小姑娘勇敢地抬头,直勾勾地盯着他,明明眼中还有泪,那模样却是开心的,“我好开心,因为你说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这个小傻子姑娘啊,明明不用这么说,可是她就是这么认真。

    她想让她的队长知道,这一刻她有多高兴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喜极而泣,我现在好像就是这个样子,”林珑一边微微抽泣,一边抬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她说话的时候,徐应寒真的是说不出的滋味,那种心疼又带着点儿想笑的心情,就像是倒在玻璃杯中的汽水,透明液体里的小气泡肉眼可见地在上升。

    而他原本紧绷着的脸颊,在这一刻彻底笑开。

    他伸手抱住面前的小姑娘,“那不是很好,最起码是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等徐应寒松开她的时候,低头看着小姑娘,轻笑着问:“那你愿意做我女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以为这是一个肯定的回答,结果刚才还喜极而泣的小姑娘,居然眨了眨还带着泪的眸子,嘴角一扬:“我要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是说好了喜极而泣的。

    结果小姑娘还挺有理有据地说:“女孩子应该要矜持的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看着小姑娘还挂在脸颊上的泪珠,这会儿要再矜持一下,是不是有点儿晚了?不过考虑到这个矜持的女孩子的薄面,徐应寒还是把话咽在肚子里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考虑多久,”徐应寒想起上次她说的考虑一下,于是竖起一根手指在她面前问道;“一下吗?”

    说完,徐应寒伸手捏了捏她的手心。

    林珑:“……”干嘛还捏手心啊,这不是明显引诱她。

    见林珑不说话,徐应寒突然指了下后面,说道:“你饿了吗?要不要吃饭。”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的时候,林珑也顺便瞥了一眼,居然都已经一点多了,不说不觉得,现在一提起来她还真的有点儿饿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虽然我很想立即听到你的回答,但是再不给你吃饭,我怕别人说我虐待自己未来女朋友,”徐应寒瞥了她一眼,好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林珑在听到未来女朋友这几个字的时候,脸颊再一次爆炸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人,占她的便宜啊。

    因为附近正好有一家商场,他们就没开车,而是直接走了过去。一路上,两人之间的气氛都挺尴尬的。

    直到林珑突然转头看着他问道:“队长,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啊?”

    小姑娘突如其来的问话,让走在旁边的徐应寒脚步一顿,从什么时候开始?

    “等你正式成了我的女朋友,我就告诉你,”谁知男人居然这么老神在在地把问题踢了回来。

    林珑撇嘴,这个人还真是不放过一点儿机会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就走到了商场里,因为五楼都是餐厅,所以他们乘坐电梯,直接上了五楼。

    他们刚进去的时候,徐应寒按了五楼的按钮,结果就在电梯刚要关上的时候,外面有个女孩喊了一声等等,徐应寒伸手按了一下,电梯门再次开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就看见三个打扮精致的小姑娘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姑娘也是刚才喊等等的人,看见徐应寒的手掌还搭在电梯上,连忙说了一声谢谢。

    只是她在看着徐应寒的时候,眼睛陡然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跟着她进来的另外两个女孩,这会儿也看见电梯里看着的男人,三人你推我一下,我推你一下,明明没开口,却有股心照不宣的感觉。

    林珑安静地看着她们,她虽然没有这种闺蜜团,可女孩之间的小心思,她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们没按电梯层数,应该也是去五楼。

    于是林珑就听到那三个女孩什么话都没说,但是手机微信提醒声音却一直在响。

    等到了之后,那三个女孩先下去,徐应寒跟林珑一块出去。

    “想吃什么?”徐应寒看了一眼周围,询问道。

    林珑四处张望,好像也没什么想要吃的。最后选来选去,两人选了一间日料店,刚在位置上坐下后,林珑就询问洗手间在哪里。

    服务员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们店内没有洗手间,不过商场里有,您出门右转就可以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林珑起身去洗手间。

    在洗手间的时候,她把手机拿了出来,黑色屏幕里小姑娘的脸颊被清晰地倒影在上面。直到手机上出现一个来电显示,居然是苏晓潭的。

    林珑这辈子最大的树洞,大概就是苏晓潭了。

    从小时候林亦让抢了她的玩具,一直到长大她想去打电竞,都是第一个对苏晓潭说的。大概在她的心目中,苏晓潭是可以说任何话的人,甚至在某种程度上,还超过了父母。

    “喂,”林珑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苏晓潭第一句就问道;“你是不是今天都在家?需要我来陪你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现在不在家,”林珑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苏晓潭的声音已经不同早上那会儿的醉意朦胧,整个人声音听起来清脆,看来她这酒已经彻底醒了。

    “你出门了?跟谁啊?”苏晓潭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林珑听到外面洗手间传来谈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我到底要不要跟他要电话啊?”这是一个略苦恼的声音。

    接着,另外一个声音说:“我们不是都教你了,你假装身上没现金,跟他借现金,然后用微信转给他,这样你不就弄到他的微信号了。”

    第三个声音也开口了:“这个主意好,放心,你这么美,他怎么可能会不给。”

    随后第一个开口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可是他身边不是有个女孩,那个女生长得也还行啊,是他女朋友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我估计是妹妹,要是女朋友,你看他们两人从出电梯到进餐厅都一直没牵手,情侣怎么可能连点亲密动作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我也觉得是妹妹。况且就算真的是女朋友又怎么样,又没结婚,谁都有机会。你锄头挥地勤快点儿,哪有挖不了的墙头啊。”

    另外两个朋友的一唱一和,终于让第一个女生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她点头肯定地说:“嗯,那我待会就去要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肯定能要到的。”

    没一会,外面的声音没了,应该是三个人离开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而电话那边,苏晓潭喊了林珑好几遍,才听到她回话,奇怪的问道:“红豆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有人想挖我的墙角,”林珑闷闷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苏晓潭哈哈笑了两声,“谁啊,打断她的狗腿,居然敢咱们红豆的墙角。”

    等等,苏晓潭自己笑完,这才明白哪里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墙角,你什么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林珑对着手机说了一句:“回头再跟你说,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被挂了电话还处于一脸懵逼状态的苏晓潭,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机,墙角?

    这么说,林珑谈恋爱了?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苏晓潭简直要抓狂,哪有这种拼命勾引别人好奇心,然后还什么都不说的人啊。卧槽,这孩子现在怎么这样啊。

    这边,徐应寒原本在看手机,结果就看见一个穿着超短裙的女生走了过来,化着浓妆,身上还有浓浓地香水味道,徐应寒有些不适地皱眉。

    谁知女生却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:“你好,我身上没带钱,你能借我一百块钱吗?我可以通过微信转账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抬头,面无表情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女生大概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冷漠,只不过此时都已经来了,她就干脆硬着头皮露出可怜的表情说:“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了,我真的没带钱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咬着唇,眼巴巴地看着徐应寒,手机已经捏在手上。

    林珑回来的时候,就看见果然有人站在他们的桌位旁边,而此时徐应寒正看着人家。

    她慢慢走过去,结果徐应寒一转头就看见小姑娘。

    他突然起身,抱歉地说一声:“不好意思,我女朋友回来了,能麻烦你让一下吗?”

    因为那个女孩正好站在林珑位置旁边,所以挡住了林珑。

    女孩一张脸瞬间露出尴尬的表情,徐应寒起身,帮林珑把椅子拉了出来,又转身喊了一声服务员。

    等服务员到了他们跟前,他指了指还站着的女孩说:“这位小姐需要一百元现金,如果可以的话,你能兑给她吗?她可以微信给你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那女孩,赶紧笑着点头: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等他们离开之后,林珑坐在位置上,笑着看着对面的男人。

    徐应寒被她这么盯着看,不由轻嗤一声:“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人家可不是真的想要跟你兑一百块钱,”林珑双手托着下巴,似笑非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徐应寒此时翻开门前的菜单,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抬起头,漆黑的眸子带着浅笑,“她是来挖你墙角的。”

    林珑:“……”这个人有时候还真是自信地有点儿欠揍。

    “我很牢固的,所以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珑妹妹:我原本敲断那个想挖我墙角的人手的

    寒神:嗯,我是混凝土墙角,永远不会被挖走的

    狐狸小哥哥;卧槽,你们经过我同意了吗?

    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