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四章

    林珑埋头看着面前的菜单,就听到对面淡淡地来了一句:“所以准备给我点什么奖励?”

    奖励?什么奖励啊。

    林珑抬起头,不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徐应寒还挺理所当然地说:“奖励我这么牢固。”

    林珑:“……”简直不知道应该说他自信还是自恋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笑着看向徐应寒,无奈地说:“队长,我发现你和我刚认识你的时候,太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”徐应寒翻了一页菜单,抬起头。

    林珑感慨:“我刚认识你的时候,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吓人,”对面的男人看着她,小姑娘只得赶紧又改口:“是有多高冷,沉着。”

    大概在所有粉丝心目中,Phoenix这个ID从出道开始,就代表着冷静和沉着。

    即便是新人赛季的时候,他都迅速成长为战队的大腿,在这个浮躁的电竞圈内,他被无数人被当作是电竞选手的典范。不管比赛再艰难,你都不会在他脸上看见一丝沮丧和崩溃。

    所以林珑也曾经像其他人那样觉得,徐应寒生活中大概也是那个样子,顶着一张冷冰冰面容的男人,每个举动就像是赛场精准计算过的,不会有无谓的操作出现。

    结果,她现在发现,他好像也变成了生活中的那样男生,会逗笑会揶揄。

    居然一点儿都不高冷。

    在听完林珑喋喋不休地描述之后,徐应寒终于给面子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很认真地对她说:“想太多了你。”

    结果他刚说完,突然又说了一句;“我只对你这样。”

    林珑看向他的时候,谁知男人已经低头开始翻看自己手中的菜单,好像并不觉得自己说的这句话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小姑娘心底那股甜意,好像从早上出门开始,就一直没退散。

    真希望这一天,能过地很慢很慢。

    只是林珑也知道,他们能抽空出来一天已经是很不容易的,所以并不贪心。等他们吃过午饭之后,她便对徐应寒说:“队长,我们回基地吧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还早,”徐应寒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。

    林珑摇头,轻声说:“我昨天就没有练习,今天又玩了这么久,够了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深深地看着她,他也不是没见过别人谈恋爱,特别是他们职业选手,很多时候分手的原因都是因为没有太多时间陪伴对方。明明有个男朋友,可是一个月都难得见上一次面。

    职业选手的生涯很多,有些人甚至只有两三年。

    所以大部分的人,都会想趁着这几年的时间,努力地拼搏一把,往往会冷落女朋友。

    此时,徐应寒突然有些庆幸,她是一名职业选手。

    最起码,他能每天都看见她,与她并肩作战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回去,”徐应寒起身。

    两人从商场回来之后,又重新走回之前游乐园那边的停车场。再找到徐应寒的车之后,两人坐好,徐应寒又转头看向林珑,重新问了一句:“真的不再玩玩?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林珑看着车窗外不远处的游乐园,突然说:“就算要玩,也要等到我拿到S赛冠军的时候再玩。”

    男人轻笑了一声,启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林珑见他没说话,反问了一句;“队长,你想要那个奖杯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以为我一直为什么在奋斗,”徐应寒声音淡然,可是林珑却不觉得他心里像声音那么淡然。

    说到S赛,大概是整个中国赛区都无法释怀的吧。

    作为除了韩国赛区之外,最强的赛区,中国战队曾两次进入到最后的总决赛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一次捧起那座奖杯。

    多少电竞选手为了那座奖杯一直奉献自己的青春。

    林珑坐在副驾驶上,轻声说:“以前我想拿S赛奖杯,只是因为我想证明自己比林亦让强。可是现在,我想和你们一起努力,想跟你们站在最高的舞台,举起那座奖杯。”

    突然,正在开着的车刹住了。

    林珑整个人往前微倾,幸亏有安全带绑住她。她转头看向徐应寒的时候,就见男人也转头看着她,他的眼神看起来又亮又犀利,有种说不出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林珑,别撩我,”徐应寒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,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大概没人能体会到徐应寒的这种感觉,他喜欢的人就坐在旁边,语气坚定地告诉他,她会和他一起去实现他一直追求的梦想和目标。

    梦想之所以被称为梦想,就是因为他一直都在为之努力。

    现在这条路上,有一个叫林珑的姑娘,愿意一直陪着他。

    林珑看着他的眼睛,然后终于明白,他眼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于是,这一路上,两人都格外地安静。不管是谁,都没怎么说话。一个多小时的车程,林珑居然睡着了。

    所以当徐应寒把车子开到基地别墅的地下停车场的时候,撇头看着副驾驶上安静睡觉的小姑娘,居然也觉得幸福地不得了。

    真是中邪了。

    想着,他在车里翻出一包没开封的烟,拆开包装,拿了一根,下车冷静去了。

    结果他一根烟还没抽完,就听见关车门的动静,他从石柱后面探出头,就看见小姑娘正东张西望的,他一探头,就被她瞧见了。

    林珑一路小跑过来,再看见他的时候,脸上微微安心。

    徐应寒见她的表情,问道:“怎么了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先回基地了呢,”林珑说这话的时候,声音有点儿窃喜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事情他不是没干过的,之前王玉檀和他出门买东西,结果在他的副驾驶座上睡着了,他直接把人丢在车上。

    要不是晚上打训练赛,周尧问起他们的辅助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还不知道王玉檀要睡到什么时候呢。

    徐应寒在她过来的时候,已经将手里只抽了不到一半的烟掐灭,听到这句话他大概也知道她心里想什么,登时嘴角一扬,微嗤道:“你和他能一样吗?”

    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绿了的王玉檀,在基地猛打了好几个哈欠。

    他拿纸巾擦了擦自己的鼻尖,还挺开心地说“是谁这么想我啊。”

    林珑白皙的脸颊再次泛红,今天一天她的脸颊好像就一直处于高度预警当中,随手都能呈现出像是涂了胭脂一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队长,你犯规了,”林珑有些懊恼地说。

    徐应寒伸手直接把烟头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,:“什么犯规。”

    林珑心底叹了一口气,你这样的话,我好像真的要克制不住自己的矜持。天知道,她今天有几次居然想要扑倒他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行为最后会产生的结果,林珑赶紧往前走。

    两人到了基地门口的时候,林珑指了指里面,问道:“我们要不要分开几分钟?”

    这么一起进去,很容易让人怀疑的。

    “不要,”男人毫不犹豫地拒绝。

    林珑还是想劝他,结果徐应寒却一把将她拉住,两人就站在基地门口,要是有人从窗口望过来的话,随时都可以看见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“队长,你干嘛,”林珑想缩回自己的手掌,结果被他握地太紧了。

    徐应寒一点儿不在意地模样,安静地看着她,问道:“你不是说考虑的,现在考虑地怎么样?”

    林珑突然觉得他怎么有种趁火打劫的意思,明知道她害怕被别人看见,他偏偏毫不在意地就在基地门口这么拉着她的手。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,他们之间有点儿什么吗?

    她低声道:“你不能这么无赖啊。”

    结果,徐应寒突然又凑近她,表情认真地说:“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徐应寒,你松手啊,”林珑又一次着急地看向里面,好在这会儿没什么看见他们。

    面前的男人已经打定了主意,他说;“如果你不告诉我答案,我们可以站在这里。”不过他显然也知道自己太过强势,所以在说完这句话之后,他声音陡然变得温柔,带着诱哄地口吻,轻声问她:“我知道你也喜欢我,所以你在犹豫什么?”

    林珑睁大眼睛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是害怕我不能保护好你吗?”徐应寒的脸上浮现几分后悔,或许他应该更早确定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林珑看着他自责的表情,终于她心底的那头小怪兽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踮起脚尖,在男人的唇边又快又轻地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然后毫不犹豫地抽出自己的手,飞奔地冲向基地大门。

    徐应寒被留在原地,直到基地大门再次被关上,他的手指才慢慢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在他自己的嘴角上摸了一下。

    嗯,他被强吻了,那她就要对他负责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