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章

    徐应寒推开基地大门的时候,就看见正在客厅拆包裹的简易,他看见回来的男人,突然开心地说道:“寒哥,你也回来了啊,林珑就比你快一步进来,你在门口看见她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徐应寒淡淡地回了一句,接着就准备上楼。

    “感觉珑妹妹挺开心的啊。”简易嘀咕了一声。

    突然原本已经一只脚踏在台阶上的徐应寒,顿住脚步,回头看着简易,“以后不要叫她珑妹妹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简易停下手中的动作,十分吃惊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见徐应寒面色严肃,还特别小心翼翼地问:“寒哥,是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不够严肃。”徐应寒一张俊脸面无表情地扔下这句话。

    简易站在原地,看着徐应寒头也不回地上楼,半天脑子里还回荡着他这句话,不够严肃?

    他们战队又不是什么军队,要严肃干嘛?

    徐应寒上楼之后,在房间里换了一身衣服,出来的时候路过林珑的房间,看着紧紧关闭着的房门,他想了下,还是先下楼。

    进了训练室的时候,大家都安静地坐在电脑前面打游戏。

    “寒哥,你能带我上分吗?”一进来就看见辅助王玉檀跟看见亲人一般,满脸期待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徐应寒直接拖开自己的椅子,瞥了一眼他的电脑,正好他在查看战绩。

    呵呵,又是一片红。

    “乱玩?”他呵呵笑了两声,王玉檀一副不敢多说的模样,结果他没想到的是,徐应寒在打开电脑后,居然开口说:“来吧,我们双排。”

    王玉檀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概是幸福来地太快,他真的有点措手不及了。还记得上次他掉到钻一的时候,求着徐应寒带他上分,结果那一整天都跟个孙子似得,唯唯诺诺大气不敢出。

    他眨了眨眼睛,有点儿不敢相信地问:“寒哥,你没别的要求?”

    “什么要求?”徐应寒没反应过来,不过等他打开韩服客户端的时候,他意识到王玉檀的意思,所以毫不犹豫地回头看着他,似笑非笑地问道:“上次还没玩够吗?”

    王玉檀一脸惊恐地看着他,那是玩吗?

    不过徐应寒这次难得什么都没说,直接带着他排位了。

    简易在客厅把自己的包裹拆完,重新回到训练室,见徐应寒已经坐在位置上,但是另外一边椅子依旧是空的,便感慨了一句:“女孩果然收拾的时间要长,珑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珑妹妹正要脱口而出,他猛地看见隔壁徐应寒那张正安静盯着电脑屏幕的脸。

    “林珑回来了?”坐在他旁边的蓝景程,往身后一靠,挺自在地问道。

    简易点头:“跟寒哥前后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等徐应寒带着王玉檀打了一局游戏,转头看了一眼隔壁,居然还没下楼?

    “寒哥,再来一把呗。”王玉檀看着不到二十五分钟就结束的游戏,嘿嘿直笑,舔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徐应寒点头,带着他又开始排队,不过还没排进去,他直接站了起来,“待会排进去,帮我选一把小炮。我上楼拿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您放心嘞。”王玉檀十足狗腿地说道。

    等徐应寒走出去,简易在一旁举起拇指,惊叹地对王玉檀表示:“牛逼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因为你这个菜逼的拖累,我用得着这样?今天我要给寒哥当狗,努力摆脱这钻石地狱。”王玉檀抹了一把根本不存在的眼泪。

    徐应寒上楼之后,走到门口,直接敲了两下门,没一会里面传来动静。

    “谁?”是林珑问的。

    “我。”

    此时正在换内衣的林珑整个人一僵,然后她就听到房门被拧开的声音。于是小姑娘抓起面前的浴巾,直冲着门口而去。

    徐应寒已经把门开了一条细缝,结果就感觉到门口有一道阻力,阻止了他开门的动作。

    他眉梢微挑,正要再推的时候,就听到里面有点儿气急败坏地声音:“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?”

    “我敲了,你还回答我了。”他理所当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林珑抵在门口,她身上在只穿着一条短裤,内衣刚才正要穿上,还没系扣子的时候,听到他开门的动静,所以此刻正丢在衣柜里面。

    所以小姑娘上身只有一条宽大的浴巾遮挡着。

    “别进来。”林珑的声音终于变得有点儿不一样。

    徐应寒正要说有什么不能进的,然后他就想到一个可能性,于是一直都那么理所当然地男人,终于傻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然后,他居然破天荒地往后退了好几步,又接着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林珑砰地一下把门关上,靠在门口长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低头又看了一眼自己,浴巾遮在胸口处,只露出了雪白纤细的锁骨。

    等她换好衣服,重新开门的时候,正倚靠在旁边墙壁上的男人,在听到房门打开的一瞬间就站地笔直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却尴尬地谁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半晌,还是徐应寒先开口:“下次换衣服的时候,一定要先锁门。”

    林珑每次都记得锁门的,只是今天心情起伏太厉害,一上楼她就先跑去洗手间洗澡。等梳洗完裹着浴巾出来,她也忘记了没关门的事情。

    况且她的房间平时都没什么人进来。

    她也没想到,一共就忘记关门一次,居然就被撞上了。

    徐应寒看着顶着一头湿漉漉长发的小姑娘,穿着一件粉色短T和白色短裤,身上露出来的皮肤都是雪白里透着几分红润。

    “队长,你怎么上楼了?”林珑抬起头,询问道。

    徐应寒直勾勾地看着她,不自觉地用舌尖舔了下唇,看地林珑一愣。

    接着他才不紧不慢地说:“我得上来确认一下,我女朋友是不是还在。”

    在听到女朋友这三个字,林珑的脑子像被人用小木槌咣咣咣地捶了三下,连脑袋都是木的。

    懵完之后,彻底清醒过来的小姑娘也终于意识到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她现在有男朋友了。

    徐应寒见她不说话,直接伸手抓着她的手臂,直接把人拉着进了房间。等把房门一关,林珑这才觉得原本挺大的房间,此时好像小地有点儿过分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第一次被人亲。”

    林珑本来还在想着,要不先开口说点儿什么,是应该说你好男朋友,还是说以后请多关照男朋友。

    谁知站在她面前的男人比她先开口,居然还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小姑娘瞪大了眼睛,先是错愕,随后那双漂亮圆润的大眼睛里,慢慢蕴起了笑意。

    她再次踮起脚尖,又一次快而迅速地对准他的唇亲了过去。

    头一次,徐应寒在她面前露出这样错愕的神色。

    反而是林珑十分坦然地看着他,轻声说:“徐应寒,以后我对你好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还没等他说什么,林珑转身开了门就往外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徐应寒下来的时候,王玉檀像是看见救星一样大喊:“寒哥,游戏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游戏已经开始了两分钟,没办法,王玉檀只能先坐在徐应寒的位置上帮他补刀。毕竟作为一个专业的辅助,比赛开始之后的十分钟零补刀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adc却不能,他不敢上楼去催徐应寒,只能自己先帮忙他打一回。

    林珑也是刚打开自己的电脑,她没立即进去排位,而是进行了日常补刀训练。

    她眼睛是盯着自己的电脑,不过余光却瞥见身边的男人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都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认真地坐着自己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寒哥,我先上去卖一波血,您负责收割啊。”辅助小王同学此时为了上分,简直已经谄媚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。

    林珑听到男人淡漠地一声嗯,明明她自己也在练习,结果居然鬼使神差地将脚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双粉色带毛球的凉拖鞋,五根雪白的脚指头在粉色毛球的衬托下,越发地白皙。;林珑不仅手指比一般人长得细长,就连脚趾都同样又细又长。

    她眼睛还盯着电脑屏幕,结果脚上却已经开始使坏。

    等偷摸地挪到徐应寒的腿边时,她伸脚抵了一下他的脚。

    然后此时正在团战的男人,居然释放错了技能,明明对面的中单已经被他们围住了,结果徐应寒的小炮居然上去就把对方中单推走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王玉檀目瞪口呆,不过随后他赶紧安慰:“没事,没事,咱们有大优势,下波再收割他们。”

    林珑赶紧把脚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没一会,她又听到王玉檀大呼小叫地说:“寒哥,他们在大龙这边,想偷大龙呢。咱们这波打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徐应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开团了,先秒掉对方的辅助吧。”王玉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结果林珑的脚掌此时又轻轻地抵了一下,这次她还明目张胆地搭在徐应寒的脚背上。他穿地是一双黑色夹脚拖鞋,脚面大部分都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温温热热的脚背,居然和他这个平时冷冰冰的模样,一点儿都不搭。

    “别闹。”男人盯着屏幕,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王玉檀转头,诧异地说:“寒哥,你不是说可以打的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他已经先手开团,两边团战已经打了起来。现在和他说别闹,这是什么鬼?

    此刻小王同学还并不知道,他的队长其实并没有对他说话。

    林珑见王玉檀转头,赶紧收回自己的脚,不敢再逗弄旁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好在这波团战,最终还是赢了下来。他们抢下大龙,顺势推上了对方高地。

    晚上训练赛,约地是A组的套套战队。虽然现在是跨组比赛,不过双方还是照样约了训练赛。毕竟整个LPL赛区里,各支战队的差距还是有的,教练自然是想多跟强队练习。

    他们把训练赛是约在了七点。

    因为没吃晚饭,所以林珑出去想给自己冲杯咖啡。

    结果她刚出去,就听到周尧在和人争执。

    周尧说:“这太他妈荒唐了吧,当时的情况谁都看见了,那个变态抱着我们家队员,寒神作为战队队长,他这时候站出来保护自己的队员有错吗?有错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说有人觉得他有错的话,那好你告诉我,是官方的谁。我现在就去找他,我当面去问问他。你们知不知道,那变态身上被搜出来有刀子的。要是再晚一点儿,你们就知道他们不会拿刀去捅人?”

    “去他妈的影响,我只知道,如果这时候我不保护自己的队员,让你们给他禁赛,我就不配做这个战队经理。”

    林珑手掌紧紧地抓着自己的水杯,整个人石化般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直到她身后有个声音疑惑地说:“什么情况,他们要让寒哥禁赛?”

    她回头,就看见简易一脸懵逼,而徐应寒安静地站在他身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