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

    此时周尧大概也听到旁边有人,直接说了一句待会再聊,就挂了电话。但在他看见站在走廊的三个人时,也是一惊。

    片刻,他神色略慌张地说:“你们怎么出来了?”

    其他人还没说话,林珑已经开口问道:“他们为什么要禁赛队长?”

    小姑娘问的这句话,不是委屈的语气也不是疑惑,而是愤怒,实实在在地愤怒,压抑不住地愤怒。

    周尧赶紧说:“什么禁赛,林珑,你听错了。我就是和官方的人吵架,你们不是做后勤工作的,所以不知道官方有时候也挺烦的,别瞎想。”

    他挥挥手,还试着笑了下:“赶紧回去训练,晚上还有和套套战队的训练赛。最近套套战队是连胜,跨组循环赛他们就是咱们最大的对手了。”

    结果,他说了一大段,根本没人搭理他。

    末了,周尧卸下脸上强装的笑容,一脸无奈地看着他们,尤其是站在旁边的徐应寒,轻叹了一声才说:“官方那边说寒哥确实是救人了,但是他在台上公认打了对方,也是违反了联盟的准则。所以他们打算禁赛寒哥一场,这也算是给大众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去他妈的交代。”

    林珑面无表情地说完。

    周尧和简易都一脸懵逼地看着她,谁都没想到,林珑居然会爆出脏话。

    他们和林珑也算相处不短时间,知道小姑娘脾气好,就算排位的时候被坑到飞起,都绝对不会动怒。结果这会儿,居然瞬间爆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林珑伸手到周尧面前,问道:“是官方的哪个部门做的决定,还是哪个人做的决定?我亲自去问他,保护队友错在哪里?”

    周尧见她这样,自己反倒不生气,反而劝说她。

    “林珑,这件事我会处理的,不管怎么说,我一定会保护自己的队员。”

    周尧也看向徐应寒,轻声说:“寒哥,你也别觉得心寒。其实官方也不是有意要处罚你,只是当时你打了那个人一拳,被现场直播了出去。这几天媒体也一直在报道这件事,影响很大。你知道官方一直试图改变对于电竞圈的看法,他们不是针对你,只是想给大众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点头:“我早就想到会有个结果的。”

    他没那么天真,拳头一向对职业选手的要求很严格。如果他今天不是因为救人而在台上打架,那么等待他的就不会只是一场禁赛。

    “所以要交代就是要牺牲队长吗?这算什么?”林珑冷笑。

    说完,她直接就往外走,周尧赶紧堵住她:“林珑,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绝对不允许他们禁赛队长。”林珑看着周尧,毫不犹豫地说。

    周尧一听这话,吓得赶紧又赶住她:“你难不成还要过去拼命,我都说了这件事我会一定会抗议的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就要因为她,徐应寒的职业生涯都要染上了污点,林珑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愤怒。因为她绝对不允许,自己成为他的污点,也绝对不想。

    简易看了看前面快要闹起来的两个人,又看了一眼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徐应寒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上前,跟着周尧一起拦着林珑。

    他劝道:“林珑,你听小尧的话吧。我觉得他们肯定不能禁赛寒哥的,要不然网上还不得闹翻了。”

    不说别的,徐应寒几乎就是中国赛区的排面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全世界,他也是最有名的adc选手,他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出名的中国选手。每年的全明星投票,他都是国内雷打不动地票王,并且票数是远远领先其他选手。

    这件事并不是他的错,如果唯一可以挑剔的地方,那就是他太想保护自己的队员。

    林珑看着他们两个人,许久才说了一声,好。

    结果周尧刚松了一口气,转头,林珑推开就往外跑。周尧被他推地险些撞到墙上,简易去扶他,两人眼看着她往基地大门口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卧槽,她要干嘛,不会真去官方总部拼命吧?”

    周尧在后面喊了一句,结果刚要走的时候,突然腰间传来剧痛,他伸手扶了下,整个人疼地差点跪下去。

    简易见他这样,哪还顾得上去追林珑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徐应寒直接追了出去。他是在林珑准备开门的一瞬间,握住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回去了。”徐应寒低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结果刚才在周尧面前还那么强势地小姑娘,此时看见他,眼眶突然一红,她拼命地憋住自己眼眶里的泪水,许久才带着微微哽咽地声音说:“我不要,我宁愿我自己被禁赛,我都你被禁赛。你是为了我才打人的,连警察都要给你颁好市民奖,凭什么他们要给你禁赛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看着面前的小姑娘,眼泪巴巴地说着这话,一时间,又好笑又觉得无奈。

    他轻声哄道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事,你可是Phoenix,别人在赛场都打不死你,结果居然因为我被禁赛。”林珑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掌。

    徐应寒看着她,突然笑了下:“这不是还没禁赛呢,你放心,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在他的眼神下,轻轻地点头,说了句,好。

    结果刚说完,她居然故技重施,想要推开徐应寒,打开基地的门。

    只不过她刚伸手开门,整个人就被徐应寒一把抱住,直接把她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应寒把人抱到客厅沙发上,小姑娘正要挣扎,就听到他说:“别动,我腰上有旧伤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彻底让林珑不敢动弹了。

    他把人轻轻丢在客厅的沙发上,站在她面前,利用自己的身高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问道:“跑什么?”

    林珑鼓着小脸不说话。

    此时,周尧也拖着他差点儿被撞散架的老腰赶了过来,见到林珑乖乖坐在沙发上,他总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林珑,你一向都是咱们队里最乖的,我真的求求你,别在这种时候,再出事的,真的,我承受不住。”周尧几乎要双手合十了。

    好在林珑也冷静下来了,她低声说:“我没想给你惹事,我是想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?”周尧一懵,随后脸上闪现过一丝惊恐,他问道:“你不会真的想退役不打了吧,我这个时候上哪儿去找替补中单。”

    林珑听着他说的这些话,算是用最大的忍耐,才克制着自己没有翻个白眼。

    她说:“谁说我要退役,我只是想回家让我哥哥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Fox?他能帮上什么忙?”周尧不解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林珑一撇嘴,说道:“我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哥哥,我说的是我大哥哥,他很厉害的,人脉很广,而且万源战队就是他投资的。他肯定认识官方高层,我想请他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个大哥哥?”简易此刻总算插上一句话。

    不过他很快想到,之前林珑那个乌龙绯闻。他记得当时就是因为有人拍到林珑和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吃饭,然后有人爆料说那个人是万源的太子爷,也是林亦让的亲哥哥。

    “所以上次和你吃饭的那个,是你亲大哥?”

    作为独生子女的简易,咋舌地问道:“你们家居然是兄妹三个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也看了林珑一眼,小姑娘正好瞧见他撇过来的眼神,突然回想了下,那个什么,她有告诉队长,她有两个哥哥的事情吗?

    好像是没说吧。

    于是自觉理亏的小姑娘,赶紧转过头,看着另一边的周尧。

    不过简易突然问道:“所以万源集团真的是你们家的?”

    林珑被他跳跃的问题,弄得有点儿懵逼。不过半晌,她还是点点头,表示:“应该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说你们这些富二代,怎么没事总爱来我们电竞圈瞎溜达啊,回家继承万贯家财不是挺好的。非要一个个又有钱又会打游戏,我以为有寒哥已经够打击我的呢,结果珑妹妹你居然也是。”

    站在他旁边的徐应寒,直接跳脚就踹了他一脚,轻斥道:“别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胡说八道啊,寒哥你本来也是……”简易嘴巴叭叭地准备继续说地时候,就看见徐应寒冰冷的眼神。

    于是他立即闭嘴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回去吧,我来跟她说。”徐应寒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周尧看了他们一眼,轻声说:“你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等他们都走了,偌大的客厅就剩下他们两个人,徐应寒低头看着她,有点儿无奈地说:“就这么担心?”

    他是真没想到,有一天他会被自己的女人这么拼命保护着。

    虽然是第一天有女朋友,可是从小到大他受到的教育,都是要保护好自己的家人。

    谁知还没等他保护林珑,小姑娘就像小母鸡护犊子一样,要把他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说真的,挺怪。

    可是又一想,滋味居然还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他弯腰,伸手摸了摸小姑娘微垂着的小脑袋,“怎么这么不相信你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保证,我绝对不会因为你被禁赛。”

    他把手放在半空中,明明他穿着是最简单的T恤和短裤,可是这一刻他含笑看着她时的模样,让林珑有种说不出话的美好。

    周围彻底地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林珑看着他放在半空的手掌,略出神了下,突然说:“队长,我今天是不是没和你说那句话。”

    这次轮到徐应寒愣住,哪句话?

    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,毫不犹豫地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