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

    周尧站在不远处,看着这两人说着说着,居然笑了起来,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还特地转头对简易说:“果然还是寒哥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简易看了一眼,轻声说:“你不觉得寒哥笑地有点儿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“奇怪?”周尧又回头看了一眼,不解地问道:“哪里奇怪了?”

    具体哪里奇怪,简易还真的说不上来,就是他觉得寒哥笑地,好像有点儿太温柔了。

    温柔?当他脑海里出现这两个字的时候,不由晃了下脑袋,呃,他居然会觉得寒哥温柔,这可真是个可怕的念头。

    没一会,林珑跟着徐应寒回了训练室。

    周尧也特地叮嘱简易,不许把官方的事情透露给其他人,免得搅乱了大家的心思。毕竟徐应寒是整个I.W战队的定海神针,从他打职业比赛开始,还没有因为什么场外因素,而耽误自己上场。

    到了七点的时候,大家进入约好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对面套套战队的选手也登录上来了,对面三楼的ID:xie99,立即在公屏上打了一行字。

    “珑妹妹,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因为套套战队就住在隔壁小区,所以两队选手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谢意直接的关系,也叫林珑挺意外的。

    她在屏幕上打了两个字:挺好。

    Xie99:那就好,那待会我在中路打爆你,也不怕你哭鼻子了。

    Piano:……呵呵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没打字,不过他们两人这你来我往,还是叫气氛挺轻松的。

    鱼哥拿着记事本站在后面,伸手拍了下,叮嘱道:“好了,对面都放话都打爆咱们家中单,你们几个要是不爆了他的狗头,还真的对不起他说的这话啊。”

    坐在位置上的简易,双手交叉,发出清脆地咔嚓声,还朝两边歪了歪头,哼笑道:“放心吧,这局比赛,我住在中路了。”

    双方进入ban&pick阶段。

    此时,套套战队这边,他们的教练看着谢意说:“这把给点压力给piano,她现在很可能是突破口。”

    谢意皱眉,回头看了一眼教练,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教练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小姑娘经历那么大的事情,心态难免乱了。你给她点儿压力,她肯定会露出破绽的。你没看网上说,她比赛结束之后,再也没rank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看见了,小姑娘可怜的啊,”打野blue看了一眼教练,脸上挺惋惜地。

    结果转头他就对谢意说:“意神,我待会多照顾照顾中路啊。”

    “一帮禽兽,”谢意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知道教练和队友的意思,无非就是想赢下训练赛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对面的小姑娘,真的会像别人说的那样,就此垮了?

    套套战队在蓝色方,所以他们率先禁了近期在比赛场上大热的加里奥,I.W战队这边禁用了滑板鞋,这个英雄在这个版本简直是无敌强,所以红色方一般都会选择禁用。

    因为战术在之前就想好了,所以双方没什么好犹豫的,不管是禁用还是选择英雄,都进行地格外迅速。

    最后,随后套套战队最后一手中单counter位选定,双方阵容确定。

    蓝色方套套这边,上单大树、打野挖掘机、中单蛇女、adc霞、辅助璐璐。

    红色I.W战队这边,上单大虫子、打野皇子、中单发条、adc老鼠、辅助洛。

    可以说双方都是特别常规的阵容,大家也没什么别出心裁的奇招,都是拿出大家最擅长的套路,至于能打出什么效果,那就要靠选手的发挥了。

    I.W战队这边选择了红buff开局,徐应寒和辅助两人都帮简易打红buff。

    这种adc和辅助帮忙打buff的局面,都被戏称为帝王开局。选择这样的开局,这样adc在帮忙打完buff之后,再回到自己的线上补刀,也不会损失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一次,徐应寒和王玉檀刚离开,就听到耳机里,林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他们想抢F6。”

    居然是对面的打野带着中单,直接到了他们红buff野区这边,准备抢一组小野怪。

    简易作为作风强势的打野,他不去反对方野区的野怪就已经够给面子了,结果对方还蹬鼻子上脸,居然直接来抢他的。

    徐应寒问了一句:“他们几个人?”

    “打野和中单都在,但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别人,”林珑皱眉看了一眼小地图。

    随后徐应寒赶到了下路,看见了下路正在补兵的对方adc。

    他提醒说:“下路只有adc在,辅助暂时还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因为现在双方处于开局阶段,双方视野能看到的都很少。

    结果中路这边,林珑看见对方打野小蓝肆无忌惮地在打他们的F6,直接一个Q技能打在小蓝身上,随后接了平A,因为双方都还是一技能,所以一个技能就能把对方的血量压低地有点儿明显。

    简易没想到,林珑一言不合直接开打,于是他赶紧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谁知此时徐应寒突然说:“对方adc不见了,你们小心。”

    结果,他刚说完,简易喊了一声小心。

    I.W战队所有人就在屏幕上看到一个提醒,一血居然在开局就产生了。

    随之林珑的电脑屏幕,随之一黑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有点儿急进了,”林珑歉意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耳机里传来其他人的声音,都是安慰她的,没事没事。

    这场比赛,就如双方所想的那样,两边打野几乎就住在了中路,可以说双方打野除了刷怪之外,

    I.W战队作为全联盟最照顾下路的战队,这一局简易出现在下路的次数居然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于是当对线期结束之后,林珑看着自己电脑屏幕上,0击杀3死亡的数据,不由握了下鼠标。

    明明自家打野也住在对面,结果她一次都没能击杀谢意,在中路养出了一个爸爸。

    这也是I.W战队放弃下路优势,迅速换线的原因。

    发条在后期团战当中,有着很重要的作用,所以她现在就一定要猥琐发育,尽快补充装备,等到后期打团。

    林珑看着电脑屏幕,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可脑子里想着的却是,她不能输,她已经连累了队长,现在不能再赛场上也连累他。

    事与愿违,这四个字来形容她此刻的状态,大概再贴切不过。

    明明心底想着,她要稳住,她要在后期接管比赛,要carry全队。

    结果,在大龙处的时候,明明他们已经抢占了大龙坑里的视野,可当对方过来打团的时候,林珑居然成了第一个被秒的人。

    当她拼命地放出R技能,想要把对面的人拉到一起,然后让身边的队友打出高额伤害的时候,她自己反而被集火先秒掉。

    团战当中失去了一个C位,谁都知道这团战打不了。

    听到耳机里面,徐应寒冷静地指挥别人能跑一个是一个的时候,林珑就明白这局完了。

    这局结束之后,鱼哥看了他们一眼,也没说什么,只是伸手拍了拍林珑的肩膀,问道:“林珑,怎么样,没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上一局发挥不好,拖大家后腿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谁都有发挥不够好的时候,这不是还有一局呢,咱们让一追二,”王玉檀笑了笑,赶紧安慰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徐应寒看着她,轻声:“别着急。”

    林珑抬起头,他脸上表情淡然,伸手按了下她的肩膀,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只是当比赛开始之后,林珑就陷入一种无法形容的无力当中,就是她明明想要打好,可是事情好像都朝着反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她像是陷入了一个僵局里面,明明知道对方中野联动想要对付她。

    可是她就是不断地陷入被动局面里。

    这局更夸张,到了二十分钟的时候,她的数据已经是1击杀4死亡,就是这一次击杀还是她去下路支援的时候,徐应寒让给她的人头。

    当打团的时候,她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如果队长真的被禁赛了,她作为队伍的双C之一,能带领团队走向胜利吗?

    于是,她按下闪现的时候,在两队其他九个人的注视下,居然反向闪现,不是拉开与对方的距离,而是直接飞入对方四个人当中。

    她再一次被集火秒杀。

    这一局都不用打到后期了,徐应寒让王玉檀直接在屏幕打了认输。

    林珑坐在椅子上,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,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。

    还是徐应寒直接拉出她的椅子,站在她的面前,冷着声音问道:“告诉我,刚刚打团的时候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小姑娘坐在椅子上,垂着头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挺不忍心,可是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开口劝一句。

    徐应寒:“说啊,你在想什么?简易打地那么好,上下两路都建立了优势,所以你告诉我,你打团的时候,到底在发什么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?”徐应寒猛地一下拔高声音。

    林珑是第一次被人这么骂,她拼命憋住,不许自己再哭出来,她低声说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这是正式比赛,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被评论骂地狗血淋头。”

    一旁身后的蓝景程实在看不下去,开口说:“好了,你骂地她已经不会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别给她求情,在比赛的时候走神,这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林珑突然站了起来,大家都以为她被骂地受不了要跑出去的时候,她在原地站定,冲着大家深深地弯腰鞠躬:“对不起,我今天打比赛的时候走神了,害得大家输了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一愣,是真没想到她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就连徐应寒都愣了下,没再继续骂她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既然知道错了,咱们就先来分析分析这场比赛输在哪里。”一直没说话的教练鱼哥,此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战队教练才会教训选手,不过I.W战队这里,这种得罪人的事情,都是徐应寒在做。

    等分析结束之后,林珑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在厨房里从冰箱拿了一瓶水,一口气喝下去一半,还要再喝的时候,就被一只手握住。

    等顺着这只手看过去,居然是徐应寒。

    他直接拿走她手里的水吗,“别喝这么多凉水,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刚说完,他对准瓶口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林珑看着他,就见他叹了一口气,问道:“生气了吗?”

    小姑娘立即摇头,“没有,我知道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她从来都不是那种恃宠而骄的人,是她的错,她从来都是认的。

    “那能告诉我,你刚才心里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这次,林珑沉默了许久。

    等她开口时,认真地说:“我在想,如果不依靠你的话,我能带领大家赢吗?”

    徐应寒也没想到她想的是这个问题,随后他就明白她还在顾虑那个禁赛的事情。

    结果,反而是小姑娘看着他,又一次开口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现在的我还不能,但是我会更努力的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笑了下,正要伸手摸她的脸颊,就被冲进厨房的简易打断。

    简易带着一种天塌下来的表情说:“寒哥,网上有人爆料你要被禁赛了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一口吃掉寒哥:刚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还一脸懵逼,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。周五I.W战队比赛之后发生的事情,英雄联盟官方最后给出的处理结果,居然是要给寒哥禁赛,就因为他在台上打了那个抱着piano的变态一拳。别问我消息来源,可靠程度百分之九十。小姐姐们也别来骂我带节奏,有这时间你们还不如去骂骂总部那帮东西吧。

    这条微博不过才发了二十分钟,就被转发超过了五千条。

    转发都是在骂的,骂官方傻逼的,骂I.W战队不懂的保护队员的,甚至还有骂林珑,觉得徐应寒被禁赛都是因为她。

    此时其他I.W战队队员,还处于一脸懵逼当中。

    但是I.W战队的粉丝,已经把官博评论灌爆了。

    甚至有粉丝直接打电话到了战队,就为了询问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反正,给人的感觉就是,风雨要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