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九章

    官方的微博一发布,下面就炸开锅了。

    自然有一部分粉丝谢天谢地,因为自家adc没有被禁赛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抽奖,我就知道官方不会这么司马的,给你打电话哦,拳头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寒神在舞台上打出的那一拳不要太帅,而且他也是为了救人啊,这样才对嘛。”

    “默默笔芯,官方爸爸。”

    不过相较于这部分忙着表白官方和徐应寒的傻白甜粉丝,也有一部分人发现了官方发布微博里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对于有些人提出的徐应寒使用暴力问题?我他妈就想知道,这个有些人到底是哪个畜生?”

    “卧槽!我也发现了,这个有些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还不就是那帮粉圈小姐姐,把好好的电竞圈弄地跟个娱乐圈一样。以为把寒神弄下去,自家就能拿冠军了,也不想想看,就算让你在国内称王称霸又怎么样,出了国还不是照样被韩国队像狗一样地打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现在的电竞圈都是心机吊啊,不把心思放在比赛,光是歪门邪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还能有谁,I.W到目前位置一场没输,排在B组第一,你说要是把寒神搞地禁赛,谁受益最大?”

    这条评论下面,居然有个不怕事大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NBG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原本一条澄清微博,又被扯出了阴谋论。

    但是相较于别的阴谋论,一被提出来,都要被狂骂想太多。当这个说法被提起来的时候,居然大部分都迅速地相信了。

    因为官方的声明里,已经明确地写出来,就是有人向官方举报了。

    显然,有些人在比赛场上打不过I.W战队,就想从背后使阴招。

    I.W战队的一干队员起床后,也都加入了八卦大军中。虽然大家都对徐应寒没有被禁赛表示开心,但是大部分还都是在关心,究竟是谁在背后捅刀子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我也觉得这个网友说的挺有道理的,你们听听看啊。”简易捧着手机,清了下嗓子,开始读道:“我觉得这几年中国赛区之所以没办法在S赛上取得太好的成绩,大部分都是因为这个圈子太浮躁了。”

    林珑低头看着面前的手机,她和简易看地居然是同一个人的回复。

    这是在知乎上一个网友地回复。

    “现在整个LPL比起S3和S4时代,情况要好太多了。那时候选手拿着几千块的工资,不说矫情的话,真的就是靠着对这个游戏的热爱和梦想,一步步走到了总决赛。再看看现在的选手,身上随便一件不起眼的衣服,甚至拖鞋都好几千块。资本进入这个圈子,选手的身价也水涨船高,其实这都是好事。

    可你选手有钱了,你却没把心思放在赛场上。艹粉的艹粉,没事开个直播却是玩别的游戏,还有这次的事件,寒神为什么打人,咱们都能理解。可是为什么官方要出一个这样的声明,那就是因为有人想故意搞他,想要弄I.W战队。这种下作的手段,恶心地我都能懒得说。说真的,连着几年S赛那个狗屎成绩,你们俱乐部管理层心里就没点儿逼数?

    天天喊着抗韩抗韩,可是看看人家韩国选手的职业态度,再看看咱们选手的。别人一天训练十几个小时是常事,咱们选手呢?人家天赋不比你差,还比你努力,你说说你凭什么踩着别人去拿冠军?

    要是真让你们拿了冠军,那才叫命运的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简易读到一半也没读下去,估计是觉得这个人写地太犀利。

    但不可否认的是,有些话虽然犀利,却句句都捅在了心窝上。目前整个LPL赛区的氛围,就存在了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冠军,谁不想拿?

    只要成为了职业选手,谁都想必拿冠军。可是你的努力配得上得到那个冠军吗?

    粉丝们年年都翘首以盼,希望哪支队伍能拿回那座奖杯,可是最后却还是被韩国队夺走。都说韩国选手怎么怎么强,其实要说天赋,能成为职业选手的人,天赋都不差。

    但是你在玩别的游戏的时候,人家在打排位。

    你在和女粉丝嘻嘻哈哈的时候,人家还是在训练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继续读了?”坐在椅子上的蓝景程转头看了他一眼,轻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简易缩了下脖子,说道:“我怕再读下去,会被揍。”

    “拿来给我看看,”蓝景程直接从他手上拿过手机,本来看地时候脸上还挂着笑,结果看了一会,神色变地严肃起来。他看完没直接还给简易,反而是起身塞给了此时正在打比赛的徐应寒,见他还抬头,努努嘴说:“你也看看,我觉得说地挺有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一边在补刀,一边低头抽空瞄了两眼。

    林珑坐在他旁边,见他看了一会,才问道:“队长,你觉得这个人说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徐应寒转头看了她一眼,这局排位,他是打野位,一手皇子已经是0击杀4死亡的数据。要不是看着他顶着的是这个帐号,估计跟他一个队伍的其他人早已经开骂了。

    “道理谁都懂,就看谁能真正做到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看着她,认真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林珑没想到他说地是这句话,可是偏偏就一句话,让她陷入沉思中。她盘腿坐在椅子上,电脑屏幕还停留在英雄联盟客户端界面上。

    终于徐应寒这局游戏也没继续打下去,直接20投了。

    他退出之后,把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重新拿了起来,这次他是真的认真地看了这个帖子。见林珑在发呆,他看完之后从手机上抬起头,问道: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在想要怎么做到,大家都明白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林珑双手抱着膝盖,下巴磕在手臂上,整个人蜷在椅子上,明明那么细长条的姑娘,这会儿看起来居然也只有小小一团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嗯,把心思都放在训练和比赛上,不要被场外的因素干扰就好。”

    林珑想了下,好像又是说起来很简单而且大家又明白的道理,可是很少人真的能做到吧。所以她好奇地问:“队长你呢,你有被什么场外因素干扰吗?”

    “以前没有。”徐应寒不接思索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现在有咯?”林珑挺好奇的,她想知道这么冷静又沉着地队长,会被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“你啊。”

    当徐应寒看着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林珑第一反应就是四处张望,在发现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,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谈话时,她才做贼似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压低声音吼道:“你不要命啦。”

    结果这男人只留给她一个得意的笑,转头就喊了句:“简易,把你的手机拿回去。”

    于是,打野同学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,在拿完自己的手机后,还舔着脸问了句:“寒哥,要不要小的服侍你排位两局?”

    “又掉分了?”徐应寒冷眼看着他。

    简易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,挺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谁知徐应寒却突然心情挺好地说:“来吧,我开小号。”

    于是所有人都听到简易开心地快要蹦起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然后当天晚上,所有人都听到简易欲哭无泪又不敢说什么的模样。

    因为徐应寒拿着小号,带着他一路从大师俯冲钻一。偏偏简易还不敢说下车的话,硬生生地打了一局又一局。

    以至于连粉丝都群里问简易,今晚是不是状态不太好。

    等看到简易完美掉到钻一之后,徐应寒终于放下鼠标,淡淡地说了句:“累了,今晚就到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简易看着自己的战绩,哭丧者脸问道:“寒哥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”

    徐应寒看了他一眼,这才淡淡地说:“只是想让告诉你,不劳而获地代价。”

    简易:“……”他不就是想抱个大腿上分,有必要一路带着他去火葬场。

    一旁的王玉檀小心地吐了一口气,今晚他本来也想找寒哥双排来着,幸亏幸亏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一直到了周六比赛的时候,网上的风波还没平息。反正NBG战队的粉丝又和I.W战队的粉丝掐了一通,双方在贴吧和微博上大战了三百回合。

    结果却因为NBG战队在跨组循环赛上,输给了万源战队而达到了顶峰。

    目前A、B两组的头名,分别是万源战队和I.W战队。

    I.W战队从开赛至今,还未输一场。目前已经达到了八连胜,是战队历史最好开赛成绩。而A组方面,套套战队和万源战队之间头名之争则是格外激烈,原本万源战队战胜了套套战队,暂时位居A组第一的。

    结果上周的比赛当中,万源战队输给了I.W战队。

    所以双方目前都是一负的成绩,但是因为净胜分的问题,套套战队反超排在了第一。

    至于B组方面,NBG战队除了输给I.W战队之外,在第一轮的组内循环赛中也是保持了全胜的战绩。结果在周五比赛的时候,他们输给了万源。

    原本NBG战队的粉丝就对I.W战队不服气,可谁知粉丝掐地热闹,反而是自家战队不争气,让粉丝天然就矮了别人一个头。

    说到底,电子竞技,成绩说话。

    要不然粉丝跳地再厉害,都没用。

    周六比赛的时候,周尧在上车之前就叮嘱他们,今天不管打地如何,反正微博和贴吧都少看。这几天粉丝掐地越来越热闹,周尧生怕队员也被牵扯进去。

    “不管今天谁拿MVP,接受采访的时候,都要避开关于NBG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周尧这个战队奶妈,也是尽心尽力,真是什么都为他们考虑到了。

    大家点头,随后出门上了大巴车。

    林珑拿出手机,把昨天下载好的在视频打开播放,是今天的对手VG战队的视频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坐在隔壁的徐应寒,把他无处安放地长腿伸了出来,用脚踢了下少女的鞋子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结果,人家头也不抬,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继续盯着面前在看。

    等大巴车停下,周尧在前面招呼大家下车的时候,林珑这才抬起头,有些惊讶,估计是太入神了,都没想到这么快就到场馆了。

    他们下车的地方,早已经有女粉丝在等着了。

    几个穿着战队应援服的女孩,一见人下来,发出欢呼的同时就拿出手机对准他们不停地拍摄。

    林珑原本没在意,直到她抬头看见,有个女孩头上带着的头箍,上面写着的字母,piano。

    随后她又看了一眼,才发现站在这里的几个粉丝,所有人头上都带着那个粉色头箍。

    林珑脚步顿了下,连带着跟在她身边的男人也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此时徐应寒也看到了粉丝头上的发箍,他沉默地看了一眼,突然开口说:“你们的发箍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一向高冷,就算平时被粉丝抓到合影,也都是顶着一张又帅又冷漠的俊脸。

    没人想到他会主动搭话,于是几个粉丝,惊讶过来,各个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有个胆大地说:“寒哥,这是我们今天的特别应援活动,今天但凡来现场的粉丝,我们都准备了这个发箍。就是为了给piano打气的。”

    林珑傻站在那里,满脸地惊讶和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直到那个粉丝看着她,握了下拳头说:“piano,我们都很支持你的,希望你不要被上次的意外影响到,继续努力发挥。等着你carry全场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虽然我自己打游戏打地不好,可是看见女孩子也能这么厉害,我觉得特别自豪。”

    另外几个粉丝都纷纷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林珑一直觉得她没什么粉丝,却没想到,居然也有这么一帮人会为了自己做这么多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个头箍能给我一个吗?”徐应寒问道。

    粉丝没想到他会主动,惊喜之下,赶紧从摆在旁边的袋子里拿了一个出来。

    林珑这会才注意到,那边放着的袋子里,好像全部装着粉色头箍。

    而站在前面的简易一看,赶紧举手说:“我也要,我也要。”

    最后,粉丝一人给了他们一个,最后连I.W战队的工作人员都有。

    谁知这还不算完,有个粉丝还小心翼翼地问:“我们还有piano的贴纸,寒哥你们要吗?”

    林珑正要阻止,就听到这个男人毫不犹豫地说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于是,一帮人拿着一堆粉丝应援的东西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拿人家粉丝那么多东西。”往后台走的时候,林珑小声嘀咕道。

    不是她小气,只是她看着那些粉丝都是学生模样的,而且听她们说,这些应援物品都是她们自己花钱做的。所以她挺替粉丝心疼的。

    徐应寒转头看了她一眼,轻嗤道:“你粉丝都比你大方,小气鬼。”

    林珑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今天的比赛,I.W战队是排在七点出场。当快要开始的时候,大家都把自己的外设装备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珑就听到徐应寒喊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她看过去。

    就看见男人把之前从粉丝那里拿来的粉色piano贴纸拿在手里,他说:“帮我贴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一句,你疯了没说出口,就听到身后的吴迪笑着说:“你真的是一点儿小事都要奴役咱们中单,我不就自己贴的。”

    等林珑再看过去的时候,才发现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们居然全部在脸上贴了那个粉色piano贴纸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小姑娘刚把这两个字说出口,就觉得嗓子堵地难受。

    “不许哭啊,要不然待会出去被镜头拍下来,估计贴吧里又该谣传咱们队内有人欺负你了。”

    林珑被简易逗了下,总算把眼睛里的热意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当比赛正式开始之后,解说台上的两个解说奶茶和杨柳看了一眼舞台,突然杨柳问了一句,“奶茶,你有没有发现今天I.W战队的所有人有点儿不一样?”

    奶茶奇怪地问:“哪里不一样?”

    然后导播地镜头切到了过去,所有I.W的队员的脸都出现在镜头上,然后台下的粉丝看着他们每个人脸上贴着的东西,终于爆发了爆炸般地尖叫。

    五个队员脸上,都贴着piano的标签。

    解说杨柳感慨:“在经历了上周那么可怕的事情之后,piano没有选择逃避,这周依旧勇敢地站在了舞台上。我相信这也是所有I.W战队队友对她表达支持的方式。不过我没想到,一向高冷的寒哥也会敢这种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解说这时候还没忘调戏一下徐应寒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在说,没关系,我们会支持你、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随着解说的话,台下再一次掌声雷动。

    赛场这暖心的一幕,彻底让林珑感动。

    直到她听到耳机里传来一个清冷地声音:“要是觉得太感动的话,carry一下今天的比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