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章

    第二天晚上的时候,大家聚集在训练室内开会。

    比赛进行到第五周,但是比赛区常规赛更劲爆的消息,一下子就吸引了大家的眼球。因为拳头公司考虑到国际赛事太少,赛区之间的交流也仅存在每年一次的季中赛和S赛,所以决定举办洲际赛。

    而相较于其他两项国际赛事,是为了自家战队争取荣誉。

    洲际赛则是为了整个赛区争取荣誉,小组期间每支队伍所积的积分,累加之后就是本赛区的最终积分。

    随后按照积分,排出一、二、三号种子。

    二、三号种子进行半决赛,最后胜者将进入决赛,与一号种子争夺最后的冠军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你所打的每一局比赛,都关系到本赛区的命运。如果你输了,但别的战队赢了,那你就是拖累了别的战队。

    洲际赛出战的战队,也早就定下了,就是春季赛的四强战队。

    林珑在看规则的时候,突然问正说得唾沫横飞的周尧,“如果前四场没有分出胜负,那么第五场谁出战?”

    半决赛和决赛的规则也很有趣,每个赛区的四支队伍,在前四局比赛中不可重复出战,也就是说你打了第一局,那么后面三局必须安排别的战队上场。当然出场的次序则是采用自选模式,就是说各个赛区战队的出场,可以由赛区教练组决定。

    所以这不仅考验了选手,也考验了教练,甚至很有可能出现田忌赛马的规则。

    “教练组决定最后的出战队伍。”

    简易在旁边啧啧了两声,摇头说:“指定背锅位啊,要是赢了还好说,输了还不得被骂地妈都不认。”

    这话其他人深有同感。

    如果是为了自己战队,要是输了,顶多就是被自家粉丝逮着狂骂一顿。可是这种比赛,是关系到整个赛区的,万一因为你输了一句的关系,没进入决赛或者没拿到冠军。

    呵呵,网络上的喷子会告诉你,什么叫真正的做网络暴力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结果,简易身体一颤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炎炎夏日,也有点儿寒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想着点儿好呢,谁说就一定打到第五局了,说不定咱们两个3:0轻松拿下比赛。”周尧瞥了他一眼,义正言辞地说。

    这次王玉檀给周尧竖起了大拇指,很认真地说:“你可真不把隔壁赛区当人看啊。面对LCK赛区的四强队伍,你居然要我们3:0带走他们,可以,可以,这很社会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洲际赛一共有三个赛区参加,中国赛区、台湾赛区还有就是隔壁的韩国赛区。

    在英雄联盟这个游戏里面,想必就不用再把韩国赛区的辉煌历史再说一遍了。中国赛区战队曾两次进入过S赛决赛,但也两次败在了韩国队伍之手。

    每年S赛中国队伍被韩国队伍送回家,也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正所谓血海深仇,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但每次口号喊地响亮,可遇到韩国队,该输的还是输。BO1这种一场比赛,或许还能打个平分秋色,但每次到了BO5的时候,几乎都是让你看不到希望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你也可以加入乐观家族了,真的,小尧。”简易点头,深表赞同。

    周尧气地在他们脑袋,用笔记本一人拍了一下,怒斥道:“都不要给我捣乱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对咱们战队就这么信心?知道我们现在几连胜了吗?”周尧环顾了他们一眼,“七连胜,距离咱们赛区最高的连胜记录就差两场,所以,都给我加把劲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战队这个赛季不管是人员配置还是状态,都很好。就算真的遇到了韩国队,未必没有一战之力。”蓝景程靠在椅背上,耸了耸肩说道。

    吴迪点头:“而且虽然这个也是bo5比赛,不过更像是bo1,只要咱们打好自己的那局,拿到一分,不被别的战队拖后腿,到时候网友也不会骂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比赛你们全力以赴就好,打得差活该被骂,所以不想挨骂就给我努力点儿。”

    说完洲际赛的时候,鱼哥就过来跟他们说明天比赛的事情。因为周末他们还有一场比赛,这也是在参加洲际赛之前的最后一场比赛。

    对手是A组的M7战队,实力在整个LPL赛区属于二流水准。

    就目前两队状态来看,I.W战队的赢面还是很大。

    所以当开完会之后,简易居然开始搜起了台湾美食。

    他还问林珑:“你去过台湾吗?”

    林珑想了下,点了点头,说道:“去过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哪个地方的东西好吃,都说台湾夜市很好吃。”简易一边看着电脑上的图片,一边都开始要流口水的模样。

    林珑摇摇头:“我之前只去过一次台湾,是因为演出,所以基本都是在酒店和演出场馆,根本没时间出去逛夜市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去过台湾演出?”简易一下子挺感兴趣的。

    作为网瘾少年,他们每年能出去的机会,大概就是在休赛期以及参加世界赛的时候。

    每到这个时候,大家就会想起来,他们这位中单少女,以前可不是什么普通高中生,而是十分有名的钢琴天才少女。

    “弹钢琴有意思还是打游戏有意思啊?”蓝景程原本坐在她背后,此刻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林珑如今听到他的声音,都有种莫名的心虚。

    于是她停下手指不断点击鼠标的动作,想了想:“各有各的意思吧?”

    “那最有意思的呢?”蓝景程似乎想要打破沙锅问到底。

    林珑看着屏幕,然后余光瞥向身边这个男人,他今天白天出门去理发了。他原本想喊林珑一起去的,结果最后被她言辞拒绝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两个再这么形影不离下去,迟早要别别人发现不妥。

    最后是王玉檀陪着他去的。谁知从回来之后,那张俊脸就挂着,我很烦都别来打扰我的表情。此刻,他穿着一件简单的白T恤,黑发干净利索,露出饱满的额头,整个人看起来格外英俊清爽。

    他没在打游戏,而是撑着脑袋在看比赛视频。

    “遇到了你们啊,这么好的队友。”林珑带着浅浅笑意,回答道。

    旁边的简易瞬间爆了句粗口,伸手抹了下眼角,转头看着她说:“小姐姐,这句话你能留到咱们拿S赛冠军那天说吗?我把眼泪省着点儿用啊。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林珑一脚踹在他的椅子上,结果太过用力,简易的椅子直接撞向了吴迪。

    吴迪居然一下子又拉倒了网线,于是一瞬间整个训练室爆炸。

    “林珑,你真变坏了,你刚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啊。”王玉檀正在打排位,所以掉线之后,对于这个罪魁祸首十分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可是他刚说完,旁边坐在的徐应寒已经转头看向他,眉头紧蹙,薄唇轻启:“哪儿那么多废话?”

    王玉檀:“……”辅助小王,被他的偏心震惊,他都没说什么啊。

    林珑在一旁听到,心底甜丝丝的,正以为他生完气了,结果人家教训完辅助,伸手摸起桌子上的手机,又调出比赛视频,继续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就是没陪他去剪头发,有必须要这么气呼呼?

    林珑虽然没谈过恋爱,但是最起码也见过猪跑。所以她摸出手机,给旁边坐着的人发了一条微信。

    “还生气呢?”

    三十秒,他没回。

    一分钟后,他还是没回。

    于是林珑又发了一条:“要不我们谈谈?”

    这次对面倒是慢悠悠地回复了: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林珑想了下谈话的地点,如果说整个基地最安全的地方,她想来想去,好像也就是她的房间了。

    于是不带着一丝杂念的少女,在手机上敲下三个字:“我房间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她刚发完,就听到旁边坐着的男人,霍地往后动了下椅子,然后整个人站了起来,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林珑坐在椅子上,愣了半天,还想着他出去干嘛时,手机的微信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不上来?”

    她这次知道,原来他起身是去她房间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也起身,赶紧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刚推开门,她就被从门口伸出来的一只手拉了过去,几乎是在关门的一瞬间,她就被抵在了门板上,她的手腕被他扣住,整个人被夹在他和门板之间,几乎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林珑仰起头,在暖黄的灯光,那么单纯地看着他,还问道:“你今天真生气了?”

    谁知男人埋在她的肩胛前,轻笑了一声,再抬头时,眼睛里都是揶揄。

    他说:“如果不这样,我能轻易进来?”

    自从昨晚蓝景程的事情之后,林珑就拒绝徐应寒再进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再加上她今天又没陪他去剪头发,所以她以为他真的生气了,哪想到这个人心机这么重,居然跟她玩以退为进这招。

    她挥手想捶他,可是他的脸颊已经贴近了。

    男人英俊的五官就在她的眼前,漆黑的眸子却又亮堂地逼人,鼻梁高挺,连唇形都那么恰到好处地完美,他怎么能这么好看呢。

    于是当徐应寒吻住她的时候,少女已经忘记刚才她究竟想谈什么。

    他松开她的手腕,转而伸手抱住她。她穿着夏日里的短T和短裤,宽松的T恤下是不盈一握地腰身,他隔着布料搂住她的腰身,直到两人太过投入的动作,她T恤的下摆翻起,那双宽厚的手掌不可避免地触碰到她的肌肤。

    少女细腻光滑的肌肤,一下刺激到了他的感官,像是打了一剂针药。

    让他不愿轻易放手。

    直到他的手掌小心又像是试探一般地在她的腰间来回滑动。

    她的脑子里都是懵的,唇舌依旧紧紧地纠缠,他贪婪地不愿放弃任何一个地方,紧紧握着她的腰身,然后轻轻地往上滑动。

    少女纤瘦的后背,中间微微凹陷进去的那部分,像是勾引着他一般,让他的手掌不断地在其中流连,不愿忘返。

    就在他的手指勾到她后背的那块布料时,突然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原本沉寂在他这个灼热又强势吻的少女,突然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她紧紧地抱着他,不敢说话,一双清润的眼睛那么无辜又期盼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于是,那只手原本已经勾住扣子的手掌,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抱着她,在她的耳边轻声说:“别怕,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于是,徐应寒的第一次,在不知道是谁的脚步声下,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周末的比赛,不管是粉丝和解说,都明显感觉到今天的徐应寒,状态极好,甚至可以说起飞。

    甚至在对面战队四人包下的情况,杀了两个,自己还成功逃跑。

    这一波天秀操作,让他毫无疑问地成为了这一场比赛的MVP。

    谁知一场比赛结束之后,他们正好遇到来休息室的VG战队。一头金发的中单陈君杰,即便走在最后面,依旧足够显眼。

    他原本戴着耳机,结果在看见I.W战队的人时,突然兴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见他跑了过来,走到林珑身边,笑嘻嘻地说:“piano,前两天比赛结束之后,来不及跟你要微信,我们经理就把我拖走了。”

    那天比赛,他们被林珑拿了一个五杀,人家胜利者留下来接受采访,他们输的一方,还不赶紧回家刻苦训练去。

    林珑眨了下眼睛,就见陈君杰笑地一脸阳光:“交换个微信吧,过几天咱们可是要并肩作战了,所以多交流交流,到时候好一起打韩国队。”

    作为春季赛的四强之一,VG战队也会参加这次的洲际赛。

    陈君杰当着这么多人跟她要微信,再加上他又说的这么冠冕堂皇,林珑自然不好意思拒绝。于是她和陈君杰相互加了对方好友。

    原本她也没多想,直到去接受采访回来之后的徐应寒,在恨不得要让全天下都知道,VG战队的中单来勾引咱们家中单的简易嘴里得知这件事之后,脸色十分好看。

    “真是吾家有女初长成,难怪Fox直播的时候,要让你三十岁再交男朋友呢。今天CJJ来跟你要微信,我都有一种自家白菜要被猪拱了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简易在一旁愤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然后,徐应寒霍地看向他,简易还特别天真地问他:“寒哥,你说对吧。”

    至于作为已经把林珑这颗白菜拱了的那只猪,徐应寒蓦然冷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