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

    林珑脸色微变,随后才略有些同情地看向简易。显然他全然还不知道,自家中单早已经被自家adc给拱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徐应寒居然没跟简易一般见识,转头看向林珑,略皱眉:“他跟你要微信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正常,就像他平时说话那样一如既往的冷淡。

    但是他说话时,漆黑的眸子安静地看着林珑,又问了句:“你给他了?”

    林珑尴尬地笑了下,指了指旁边说:“刚才这么多人在,他既然开口要了,我也不好意思不给。”

    毕竟都是职业选手,人家既然开口了,林珑当然不好拒绝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面前高大的男人,从鼻翼中发出一个单音节。

    因为今天是比赛,所以他做了发型,不仅吹了起来,还用发胶定型,身上穿着红白黑三色队服。I.W战队的队服都是量了各个队员的尺寸再拿出去定制的,穿起来贴身又有气势,更何况是衣架子身材的徐应寒穿。

    林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情人眼里出西施,她居然做的,即便是此刻吃起醋来的男人,都过分好看。

    对啊,她可不会看错,他就是在吃醋。

    于是,林珑转头对简易说:“对了,你刚才不是要去洗手间的?还不过去吗?马上我们就该回基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得去洗手间。”简易被她这么一提醒,赶紧走了。

    此刻只留下他们两个站在那里,其他人都还留在休息室内没出来。

    林珑今天编了侧麻花辫,乌亮的黑发乖顺地搭在胸口,整个人看起来自带一股少女的甜美气息。特别是她微微扬起脸,双手背在身后,看着眼前的人,左右轻晃了下肩膀,软软地问:“你是不是吃醋啦?”

    是吃醋了吧?

    她清润的眼睛里尽是笑意,还有得意,仿佛她什么都知道一样。

    “吃醋?”徐应寒黑眸定定地看向她,突然嘴角微翘,陡然弯腰靠近,吓得林珑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,这个人真是的,就知道瞎胡闹,也不看看哪里。

    在成功吓唬住林珑之后,徐应寒这才气定神闲地说:“就凭那个小崽子?”

    还真是一点儿没把陈君杰放在眼里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们回基地之后,吃了晚饭,因为刚吃饱,所以大家都坐在椅子上休息,也没人立即起身去训练室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各自抱着手机在看,林珑则是打开手机,准备看看今天韩国队的比赛。

    毕竟马上就要去参加洲际赛,之前他们两次在训练赛里输给韩国队伍,虽然第二次她完全处于梦游状态,但是总归还是输了。

    谁知她刚点开视频看了一会,微信就嘟嘟嘟地一直响。

    林珑点开微信,这才发现是陈君杰发来的。

    他的微信昵称就是CJJ,这是林珑下午时候备注的。

    CJJ:吃完饭了吗?我刚打完比赛。

    CJJ:晚上一起排位吧。

    CJJ:我回基地了,我游戏里加你好友吧。

    林珑眨了眨眼睛,随后不紧不慢地回了她一句:两个中单怎么一起排位?

    瞬间,对面昵称下面出现‘对方正在输入’的字样,很快信息发了过来。

    CJJ:我可以给玩打野,我打野也很厉害,可以蹲中帮你gank对面中单。

    林珑:……

    大概是她这个委婉的拒绝确实是太委婉了,对面居然主动要求玩打野。她沉默地看着手机,正想着要不要直接拒绝的时候,突然一颗脑袋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徐应寒本来就坐在她的旁边,所以她和别人聊天,他一眼就能看见对方的昵称。

    原本他只是随意地抬了下头,结果在眼光瞄到CJJ三个字母的时候,登时整个人凑了过来。他眉头一皱,声音里带着不满问道:“你居然还没把他删掉?”

    林珑微愣,片刻后,忍不住失笑。

    明明之前还说不在意,结果这会儿居然又问怎么还没人家删掉。

    嗯,原来男人也这么口是心非啊。

    林珑脸上带着笑意,一脸坦然地说:“大家都是一个圈子里的,删掉多不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删谁啊?”周尧坐在她对面,正好听到这句话。

    徐应寒抬头看了他一眼,突然眼睛一亮,朝林珑一撇头,直接说:“之前比赛结束之后,VG那个中单跟她要微信了,小尧,作为战队的经理,你是不是应该跟她说点儿什么?”

    周尧原本还以北京瘫的姿势躺在椅子上,刚听完徐应寒的话,腾地一下就坐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他目光如炬地看着林珑,颇有点儿语重心长地问:“CJJ跟你要微信了?”

    林珑点头,之前要微信的时候,其他队员在,但周尧并不在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周尧痛心疾首,摇头叹道:“我严防死守就怕有这么一天,没想到居然还真有,这个臭小子,我要和他们战队经理打电话,没事要什么别家队员的微信。是嫌你在赛场上没打够他?”

    早在林珑刚到职业比赛的时候,周尧就担心过这件事。

    电竞这个游戏里,僧多肉少,哦,可以说林珑来之前,整个圈子里连个女选手都找不出。一帮选手周围整天不是队员就是工作人员,再不然就是偶尔和什么主播或者解说接触接触。都是半大的小伙子,真压着不让他们谈恋爱,那也不人道。

    周尧怕就怕,有人要对林珑下手。

    看看面前的小姑娘,就算因为上台比赛要化妆,也只是涂了个底妆和口红,整个人看起来犹如清水芙蓉,既清纯又有充满了甜美的少女气息。

    这样的长相和身材,说实话,是太多少年会喜欢的类型。

    谁要是把持不住来追林珑,周尧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不过能理解是一回事,但是真的有谁敢行动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周尧就像是高中时候的家长,知道居然有外面的臭小子敢觊觎自家孩子,恨不得一巴掌把人拍飞,赶紧让他有多远就圆润地滚多远吧。

    林珑见周尧真的要给VG战队经理打电话,很无奈地说:“不用这么夸张吧。”

    陈君杰只是叫她一起排位而已,待会她拒绝就是了。

    这么给别人的经理打电话,就好像是在学校里跟同学发生矛盾,立即告诉家长和老师一样,真的太小题大做了。

    林珑赶紧举手:“我和陈君杰绝对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周尧看了眼林珑,语重心长地说:“林珑,不是我不人道,拦着你谈恋爱。只是你刚成为职业选手,首当其冲地是要有成绩,千万不能影响训练和比赛,我也是怕你分心。”

    说起陈君杰,林珑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,可是当周尧提到这个谈恋爱的问题……

    她心虚了。

    她垂着脑袋,坐在她旁边的男人,此时手掌搭在膝盖上,白皙又修长的手指,不知道是多少手控的福利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好像就没有不好看的地方吧。

    于是,她抬起头,状似不在意地说:“是不是只要不影响比赛和成绩,就可以谈恋爱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我是那么不人道的人吗?只要拿了冠军,你们想怎么谈都行。毕竟咱们又不是真的佛学院。”

    显然I.W佛学院,这个称号,周尧也是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简易在旁边举手欢呼了下,还跟王玉檀击掌叫好。

    只是这帮天真的年轻人,完全不知道,此时周尧心中是多么充满鄙夷。

    他此刻的心理活动完全就是,这帮网瘾少年,要是能找到女朋友,还用等到现在?

    在带了这个队伍几年之后,连周尧都觉得奇怪,不管是战队转会进来的,还是从青训队上来的队员,好像自带单身狗属性。

    就算是转会进来的选手,原本有女朋友,进来没多久也会以分手告终。

    至于青训上来的,这种单身狗属性就更强了,至今还都是一帮小处男。

    周尧不由替他自己叹了一口气,就连他这个战队经理,自打进入这个战队之后,也再也谈过恋爱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战队就把他们的证件发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次去台湾,是战队统一帮他们办的证件。因为要提前过去适应下场地,所以他们明天就要飞到台湾。

    亚洲洲际赛的赛程倒是跟LPL常规赛的相似,都是在周四开始,一共四天,周末是最后的决赛时间。

    这样就算他们打完洲际赛,回来之后,还有几天休整的时间,应付接下来的常规赛。

    苏晓潭知道她要去台湾,便问能不能来战队找她玩。

    自从林珑加入I.W战队之后,苏晓潭还从来没来过基地,所以她要来,林珑问过周尧,得到肯定的答案后,就告诉她了。

    谁知第二天一大清早,她刚睡醒,就听到床头电话响起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红豆,我在门口呢,你能下来接我吗?”电话那边,苏晓潭明显压抑不住声音的激动,连音量都拔高了。

    林珑看了一眼时间,早上十点半,她来地还真够早的。

    所以她以最快的时间,换了一套家居服之后,就下楼去接她。

    等她一打开门,看见门口穿着及腿连衣裙,长发披散在肩膀上,看得出来是经过精心打理过的,发鬓别着一根施华洛世奇水晶发卡,红唇惹眼。

    “至于这么隆重?”林珑还不知道她的性格,平时恨不得天天牛仔裤衬衫,就连化妆也是偶尔的。

    苏晓潭立即激动地说:“当然有必要,这可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见寒神,当然要好好打扮,我早上八点就起床洗澡化妆了。”

    林珑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苏晓潭身材匀称,就是传送中该胖的地方胖,该瘦的地方瘦,一双长腿露在空气中,笔直又纤细。

    她轻笑了一声,突然想起来,她好像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没和她说。

    林珑带着她上楼,因为刚才下楼地太着急,所以她还没来得及洗漱。

    等苏晓潭进了她的房间,四处张望了下,点头说道:“你们战队的人对你还真不错,房间都布置地这么少女。”

    林珑刚洗完脸出来,就听她突然压低声音问:“你不是说寒神就住在你隔壁?”

    对于突然认识到男神就住在隔壁这个事实,苏晓潭激动地恨不得双脚跺地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们说话,他能听到吗?”

    对于她这个问题,林珑想了下,微微一笑:“他还在睡觉呢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昨晚排位到很晚,所以这个点还没起床。不过在听到他还在睡觉,苏晓潭显得更激动了,她压低声音说:“我现在居然就在寒神睡觉的隔壁房间,你说我要过去看看他的睡颜,会被打吗?”

    林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忍不住笑道:“收敛点,有这么激动吗?”

    苏晓潭轻推了她一下,嗔怪道:“你想想,要是现在马克西姆在你隔壁房间睡觉,你不激动,会不想过去看一眼?”

    “我欣赏马克西姆,但没到这种程度。”

    苏晓潭见她油盐不进,立即又说:“那贝多芬、肖邦、柴可夫斯基在隔壁房间睡觉,你也不激动?”

    林珑听到这几个音乐巨匠的名字,还真的忍不住认真想了下。

    她好像也会想去看看吧。

    见她不说话了,苏晓潭这才得意地哼笑了一声,“现在你明白我的心情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我带你过去参观一下吗?”林珑调侃地问道。

    苏晓潭也就是个纸老虎,嘴上喊得响亮,林珑真的要带她过去,她反而胆怯了。于是两人下楼,去了平常待着的训练室。

    之前都只是在直播镜头里看到的宽阔房间,此刻就出现在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苏晓潭站在门口,朝里面张望了半天,问道:“哪个桌子是寒神的啊?”

    林珑直接把她带了过去,指了指徐应寒的座位,他电脑桌上真的除了纸巾之外,什么都没有,干净又整洁,倒是像极了他这个人的性格。

    苏晓潭摸了下椅背,突然就像触电一样地又收回手掌。

    林珑一脸诧异地看着她,就听她大呼小叫地说:“天呐,我居然摸到寒神天天坐着的椅子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想把我笑死吗?”林珑捂脸,真的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苏晓潭轻哼了一声,微微不满地说:“你这种天天和寒神朝夕相处的人,当然不知道我们粉丝对于寒神的心情。他不是人,那就是神啊。”

    嗯,神,所以神会逮着机会就要亲她?

    神会以退为进假装生女朋友的气,其实只是为了进女朋友的房间?

    林珑这才发现,徐应寒在她心底,早已经不在是那个高冷、理智、冷漠又严肃的队长,他是会吃醋、会小心眼,甚至还会撒娇的……

    嗯,男朋友了。

    苏晓潭再次小心翼翼地摸了下徐应寒的椅背,还问她:“我能和寒神的椅子拍张合影吗?太值得纪念了,这一刻。”

    林珑自然点头,还特别安慰地说:“待会等他们醒了,你想和谁合影,就和谁合影。”

    “红豆。”苏晓潭一下抱住她,要不是林珑往后躲,她只怕真的恨不得在林珑脸上亲几口。

    她解释说:“我之前参加了学校的电竞俱乐部,里面不少女孩,很多都是寒神的粉丝。我要是拿着合影回去,她们还不得羡慕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息。”林珑靠在桌子边,看着她和徐应寒的电脑椅拍了好几张照片。

    此时,林珑在想,如果告诉苏晓潭,她和队长在一起了,还真不知道苏晓潭这个队长的死忠粉丝会是什么反应呢?

    或许她的反应,大概也就是大部分徐应寒女粉丝的反应吧。

    “晓潭,你说职业选手谈恋爱真的不行吗?”林珑犹豫了好久,还是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苏晓潭这会儿刚拍完照片,正在检查,听到她的话,抬起头,满不在意地说:“当然可以啊,都是年轻人,不让谈恋爱也太不人道了吧。”

    林珑没想到她回答的这么轻松,心底正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就听苏晓潭蓦然冷笑一声,说道:“但是一旦选手的表现或者成绩没达到粉丝的预期,那么粉丝就会把所有的错误都怪在谈恋爱这件事上。什么如果不是谈恋爱了,肯定不会这么分心。别人在打排位的时候,你和女朋友去约会,成绩能好吗?还有什么,赚那么多钱,让你专注游戏都做不到,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她一摊手,无奈地说:“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啊。”

    林珑神色微微沉重,谁知苏晓潭又继续说道:“特别是你看看人家隔壁赛区,就说那个GT战队吧,队内百分之百的光棍率,你说人家成绩那么好,粉丝能不拿出来对比。”

    见林珑不说话,苏晓潭伸手搂着她的肩膀,轻声说:“不过也没办法,反正你们队也是百分之百的光棍率,我听说连你们经理到现在都没找到女朋友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,现在不是了。”林珑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苏晓潭一愣,好奇地说:“你们经理已经找到女朋友了?其实他长得也挺好看的,电竞圈的不少粉丝都觊觎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他。”林珑此刻反而有种坦然又豁出去的味道,她定定地看着苏晓潭,说道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被这么一句话说愣住的苏晓潭,半天都没醒过神。

    直到她看着林珑,脸上带着不可思议地表情,问道:“什么?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我谈恋爱了。”

    苏晓潭往后退了一步,正好手臂搭在徐应寒椅子的椅背上,她伸出另外一只手在半空,说道:“等等,你先让缓缓,你谈恋爱了?谈哪门子恋爱?”

    最后她问出了最重要的一句话:“跟谁啊?”

    林珑指了指她压着的椅背,低声说:“他啊。”

    苏晓潭低头看着身边的椅子,嗯,他啊。

    然后当她意识到这张椅子是谁的时候,突然喊了出来,“卧槽。”

    她刚脱口而出,训练室门口出现一个身影,对面墙壁上偌大的窗户让阳光争先恐后地涌了进来,阳光铺满了整个训练室内。

    站在光线下的少女,微微仰起头,金色光芒在她周遭笼了一圈,连她的脸颊上细小的绒毛都被清楚地看见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脸颊,是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等林珑看见他的时候,徐应寒已经慢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晓潭还在发愣,林珑已经走了过去,她突然伸出小手指勾住他垂在身侧的手掌,轻轻地,软软地拉着他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徐应寒在苏晓潭面前站定的时候,原本就处于震惊中的人,此刻瞪大了眼睛,似乎还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直到林珑开口说:“队长,这是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苏晓潭。”

    可当他听到,林珑用坚定地声音说:“苏晓潭,这是我男朋友,徐应寒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手心里握着少女的小手指,心底早已经软地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他低头,弯腰,吻在她的脸颊上。

    你好,女朋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