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七章

    当这个温热的吻落在脸颊上时,原本正笑着的少女,笑容定格,圆润清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似乎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直到她微微转头看向旁边的男人,只见他笑得一脸开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此刻目瞪口呆地苏晓潭,站在对面,安静地看着他们两个人。阳光笼罩在他们两人身上,居然让她感觉到一份岁月静好的暖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吃过早餐了吗?”徐应寒转头看向她们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林珑失笑,指了指训练室墙壁上挂着的钟摆,那玩意是周尧特地挂上去的,而且特别大,只要进门就无法忽视的那种巨大。

    用周尧的原话就是,他要用这个钟警醒一下爱迟到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钟挂上去了,该迟到的还是迟到。

    “现在都已经快十一点了,要吃也是吃午饭,谁还吃早饭。”林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徐应寒低声说:“那就吃午饭,我请你们去吃午饭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线本来就有点儿沉,此时刻意地压低,简直就要引诱别人犯罪。林珑白皙的脸颊浮起一层如胭脂般红晕,她摇头,拉着苏晓潭就说:“我们在基地吃就好了,晓潭说她想在基地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珑看着坐在她床上,无声大嚎的苏晓潭,刚才她提醒,隔壁吴迪估计还在房间里,这才让她从出声大嚎,变成无声的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失望?”林珑有点儿无奈。

    苏晓潭伸手扯过她床上的枕头,抱在怀里拼命地捶了好几下,她哭丧着脸说:“寒神,那可是寒神在邀请我吃午饭,你居然就这么给我拒绝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作势抹眼泪。

    林珑被她逗得不行,赶紧说:“好了,不就是一顿饭,回头让他再请你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刚说完,苏晓潭立即抬头,眼睛雪亮地看着她,问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林珑点头。

    苏晓潭抱着枕头笑了下,突然脸上浮现一丝坏笑:“哎,果然现在身份不一样了,你看看这小模样,一副替寒神当家作主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林珑直接跪在床上,抬头就对着她的肩膀来了下。

    “再这样,请客没有了。”林珑板着脸。

    苏晓潭赶紧举手,笑嘻嘻地讨饶说:“哎哎哎,我说小姑娘,你现在连开玩笑都不行了啊。你都把我男神拿下了,还不如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声点。”林珑立即上前捂住她的嘴巴,有点儿无奈地提醒。

    她说:“这件事,除了你之外,没有其他人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苏晓潭瞪直眼睛,等林珑把手掌从她的嘴巴上拿来,她才轻声问道:“就我知道?你们地下恋情啊。”

    林珑点头。

    “呵,小红豆洋气了啊,还玩起来了地下恋来了。”苏晓潭伸手在她脸颊上轻捏了下。

    不过说完了,她又面色认真地问:“地下恋是谁的主意啊?你还是寒神?”

    “我。”林珑毫不犹豫地说道,其实关于这个事情,她和徐应寒也不算有共识,更准确地说,应该是徐应寒被她强迫着有共识。他倒是挺不在意会曝光的。

    苏晓潭松了口气,这才说:“那就好,果然我们寒神还是没让我失望,不是渣男。”

    “不公开就是渣男了?”林珑挺诧异的。

    苏晓潭瞧着她一脸懵逼的模样,摇头叹道:“说你傻还真是一点儿不假。现在有多少男的,明明有女朋友却表现地跟单身狗一样,还不就是为了时刻聊骚找备胎。更别提你们这个电竞圈了,那些职业选手被女粉丝一追捧就不知道天高地厚,有女朋友却又和粉丝牵扯不清楚的人,又不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队长不是这样的人。”林珑立即替徐应寒说话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圈子里确实会有行为很不好的人,但她知道,队长不是。

    “对啊,所以我说寒神不是渣男,不愧是我男神。”苏晓潭捧着脸,一脸叹服。

    不过刚说完,转脸又看向林珑:“只可惜现在男神已经被你私有化了。”

    林珑看着她的样子,突然问道:“如果我们公开的话,粉丝的反应估计比你还要夸张吧?”

    她看得出来,苏晓潭是替她高兴,说的话也就是逗弄她而已。这也是为什么林珑没有瞒着她的原因。可是对于他们公开之后,其他人的反应,林珑就不敢考虑了。

    或许徐应寒的女粉丝会一拥而上,到她的微博谩骂。

    又或者会有带节奏的人,估计将他们谈恋爱的事情各种夸大,反正影响肯定会大。

    所以她不愿轻易尝试。

    苏晓潭见她这样,立即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,说道:“在乎别人的看法干嘛,说真的你们谈恋爱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,就算粉丝反对了,你会寒神分手?”

    当然不会。

    林珑心底毫不犹豫地想着。

    “那不就是了。最重要的是你们两个互相喜欢对方,这不就结了,至于那些爱说酸话的,羡慕嫉妒恨呗。”苏晓潭指了指自己的鼻尖,“就比如我,其实现在心里别提多羡慕嫉妒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似乎还嫌不够,伸手就去揉林珑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林红豆啊林红豆,说说,成为寒嫂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林珑被她揉地脸颊发烫,最后倒在床上,看着头顶的天花板,轻笑道:“嗯,感觉很好。”

    苏晓潭在她身边躺下,手肘撑着头,侧身看着她,笑嘻嘻地说:“说实话,你真不用担心粉丝。毕竟选手也是人,对于谈恋爱这件事,粉丝心底多少还是有点儿数的。更何况,你怎么看都是粉丝最喜欢的那种嫂子了吧,长得好看、不作妖,最关键的是你连打游戏都不比寒神差。”

    在电竞圈里,职业选手谈恋爱的当然不少。所以粉丝总是把很多选手的女朋友戏称为嫂子。

    只是说到这里,苏晓潭突然一想,哧哧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珑见她突然傻笑,有点儿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直到她不紧不慢地说:“说起来你也是职业选手啊,那这么说的话,你的粉丝是不是该把寒神叫做姐夫啊。”

    此时,苏晓潭躺在床上,捂着肚子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这么看,寒神还是电竞圈的第一位姐夫啊。”

    林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是损友,她就不该告诉这人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苏晓潭是I.W战队基地吃饭的,一帮网瘾少年陆陆续续到齐,就看见林珑身边坐着一个陌生的女孩,长得还很好看。

    于是穿着蓝色T恤大短裤的简易,顶着一头鸡毛乱发,在看见苏晓潭的时候,呀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有客人啊?”简易赶紧伸手理了理自己的短发。

    谁知他正伸手压头发的时候,突然被人从身后踢了一脚,他登时怒道:“卧槽,干嘛。”

    他一转头就看见身后的王玉檀,就见他一脸讥笑,“哟哟,装的还挺像。”

    “我装你妹,”简易压低声音喊道。

    结果他刚说完,王玉檀扯着嗓子就开始喊:“小尧,有人在说脏话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你是人吗?禽兽。”简易忍不住喊道。

    I.W战队最近刚公布一个规定,就是不许在训练室内爆粗口,这也是怕他们在直播的时候爆粗口被人带了节奏。

    就连卧槽和你妹这种口头禅的话,都在罚款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一次二十块钱,虽然看着不多,可是自从简易一天就被罚了两百之后,他就开始心疼了。

    “又一句啊。”王玉檀坏笑。

    好在简易硬气地说:“我又没在训练室爆粗口,这是餐厅,我怕个屁哦。”

    等他们两人去盛饭的时候,苏晓潭低声问道:“他们平时也这样啊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一直这么喜欢斗嘴,欢喜冤家吧。”林珑点头。

    看着苏晓潭一直盯着他们两个看,林珑笑了下,问道:“是不是有种幻灭的感觉?”

    别看一个个在赛场上,那么意气风发,其实说到底都是半大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幻灭什么呀,在我心底他们两个就是瓜皮少年。”苏晓潭又张望了一眼,有点儿犹豫地说:“就是两个看着都是弱受,需要配个强攻。”

    林珑:“……”

    等吃完饭之后,林珑又带着苏晓潭去了训练室。

    苏晓潭进去,见大家都陆续开始打游戏,便小声说道:“大家都开始训练了,我还是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走了吗?”林珑有些不舍,难得有朋友来这里看她。

    苏晓潭听着她的口吻,登时笑了下,低声说:“是不是很舍不得姐姐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走吧。”林珑下巴微抬,往门口的方向扬了扬。

    苏晓潭伸手捏了她一下,这才松开。

    因为下午确实有训练,林珑也没办法陪她,所以在给她找了I.W战队平时会在微博抽奖送的礼物,还让所有人都签名之后,这才送她离开。

    苏晓潭走的时候,还叮嘱她:“洲际赛好好加油啊,拿个冠军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说这句话的时候,林珑突然想到之前她和周尧的对话。

    如果她真的拿了冠军,或许她和徐应寒的事情,真的有天曝光了,应该也不会被那么反对吧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这次出征洲际赛的四支队伍,是春季赛时候的四强战队,分别是I.W战队、TT战队、NBG战队以及VG战队。

    在他们准备上大巴车去机场的时候,战队的随行摄影师就一直跟拍。

    没多久,等他们到了机场,第一波照片也在微博上发布了。

    大家进了机场之后,就找到登机口开始排队。因为他们定的是商务舱,所以排队的人很少,几个穿着同样衣服的年轻人站在一起,难免会引起注意。

    所以很快,就有人发现他们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办理好登机,就被已经在旁边等着的粉丝围住,签名自然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林珑脸上是出发之前徐应寒给她准备的口罩,结果她戴了之后才发现,穿着这么一身衣服想要避开粉丝,简直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好在飞机很准时,他们上了飞机之后,就陆续找到自己的位置坐好。

    林珑是中间的位置,左边是徐应寒,右边是王玉檀。偏偏商务舱的格局是四个座位一排,徐应寒虽然和林珑的位置是靠近的,可是反而是隔着一个走道。

    倒是王玉檀就坐在林珑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寒哥,这是我的座位吧。”王玉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飞机票。

    徐应寒抬了抬下巴,“那边我的座位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王玉檀听着他的话,很委屈,什么叫给他了,明明是他强行霸占了别人的位置吧。好在作为他的辅助,早已经被欺压惯了,比赛的时候上去卖自己都是寻常的事情,这会儿不过就是换个座位而已。

    坐在旁边的林珑虽然没说话,但还是趁着飞机没起飞,忍不住发了条微信给旁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林珑:你别表现的太明显。

    徐应寒:什么太明显?

    林珑:……就是别让他们看出来啊。

    徐应寒:我以为你昨天已经承认我了,怎么今天又想赖账??

    昨天林珑在苏晓潭面前主动承认他的事情,显然让他十分高兴。结果今天发现,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随后机舱里开始响起,让他们关闭电子设备的广播。

    所以林珑听话地关掉手机。

    “哎,问你的话呢?”谁知她关完手机,旁边的男人突然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林珑伸手刚要掐他,结果一旁的王玉檀突然问道:“寒哥,你的平板可以借给我用吗?我的忘记充电了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男人声音慵懒地问了一句,然后伸手捏住她刚举起来的手掌。

    手心软软的,触手摸到的肌肤又滑又细,有种怎么都摸不够的感觉。

    明明王玉檀就往这边看,结果他还这么作怪,林珑吓得一动不动,直到他不紧不慢地起身,把平板电脑递给了在走道另一边的王玉檀。

    飞机上开了冷气,林珑只穿了一件短袖,没一会就有点儿冷。

    徐应寒直接按了铃声,空姐过来之后,他要了一条毛毯。

    林珑转头问道:“你呢?不要吗?”

    “我的外套就在包里。”徐应寒低声说道,林珑这才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等到空姐把毛毯拿过来的时候,林珑正要伸手去接,谁知就被他拿了过去。林珑看着他把毛毯拿在手里,然后又从上面把自己的外套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他把自己的外套扔在林珑身上的时候,轻声说了句:“盖上。”

    林珑握着外套,就见他又在自己身边坐下,低声说:“你盖我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这男人还真是……

    林珑低头,手里的外套上,有着他身上的气息。

    清爽又干净的气息。

    此时她转头,眨了眨眼睛,突然轻笑了起来,随后说:“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啊?”

    第一次见面?

    男人看着她,英俊的眉眼深邃又认真,那双漆黑的眸子此刻犹如缀着星辰,亮地逼人。

    林珑见他光看自己不说话,于是又问了句:“你当时看见我,第一感觉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即便是林珑,也会那么俗气地想要知道,他对自己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 谁知男人脸上反而有些凝重,眉宇拧着,认真地反问:“真想知道?”

    林珑第一反应就是回忆,当时她坐了那么久的飞机,还是中国飞往美国那种长途,是不是当时头发很乱,然后皮肤很差还很丑啊?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她突然有点儿不想知道了。

    于是小姑娘搂着他的外套,太过宽大的外套,直接把她的腿都盖住了。

    直到身边的徐应寒凑近,几乎是贴着她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在想。”他停顿了下,林珑的手掌蓦然握紧,直到他的声音再次缓缓响起:“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好看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