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

    “现在?”林珑看着他,仿佛有点儿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徐应寒伸手摸了摸她的长发,柔声说:“你不是紧张的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谁紧张了?”林珑反驳道,一副我坚决不会承认我紧张的小模样,逗得徐应寒低声失笑。

    他单手插在兜里,微微抬了下巴,:“我有点儿睡不着了,所以你能陪你男朋友出去转转吗?”

    走廊灯光打在身后,房间里没有开着灯,他整个人像是隐没在逆光之中,虽然看不清此刻他脸上的表情,可是林珑却觉得他在笑。

    两人从电梯上去,酒店顶楼有个酒吧,露天阳台可以俯瞰台北夜景。

    当林珑坐在椅子上,夜晚凉爽的风拂过她的脸颊,晚间的闷热仿佛都被吹散。就连刚才在房间翻来覆去睡不着的烦躁感都退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队长。”林珑突然低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徐应寒转头看向她,可是少女已抬头看向前方,台北的夜空一片繁星,此时的夜空犹如漆黑的天绒布上散落着无数的钻石,星光在夜空中闪烁。

    “明天就要比赛了。”

    身旁的少女低声说了一句,只是声音太轻,犹如低语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第一次参加世界赛的时候,比你还紧张。”突然,徐应寒转头看向她。

    林珑惊讶地瞪大眼睛,她没想到徐应寒会这么跟她说。她安静地看着徐应寒,随后轻声问道:“你打得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徐应寒仰躺在椅子上,侧脸看着她,带着淡淡笑意:“那一场我是MVP。”

    林珑险些要被他气笑了,这个人是来跟她炫耀的吗?

    “所以紧张没什么,那时候我紧张得手心都是汗,不过照样可以carry比赛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低沉的声音在这夜色中,温柔又有力,林珑转头看向他,伸手握住他搭在椅子上的手掌,他的手背很暖、很暖。

    嗯,她不紧张,只要有他在身边,就都不紧张。

    第二天,小组赛继续,依旧是六场比赛。

    昨天只出赛一场的套套战队和NBG战队,今天也各还有一场比赛要打。因为比赛是从下午两点钟开始,所以中午十一点左右,大家都出现酒店餐厅里。

    “就吃这么点?”徐应寒看着林珑面前一片切片面包,还有半杯牛奶,皱眉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酒店的自助餐,大家随便拿东西。其他人面前都是什么面条或者米饭这样的主食,只有她拿了一块切片面包。

    周尧放下自己的杯子,也劝道:“林珑,咱们比赛最起码得到六点才开始,所以你多吃点儿,别怕。”

    一般职业选手在打比赛之前,都不会吃太多东西,就是怕太饱会影响注意力。

    所以周尧以为她是考虑这个,才没有吃东西。

    谁知林珑摇摇头,轻声说:“我不是很饿。”

    见她这幅模样,身为战队经理的周尧哪有不明白的,毕竟是第一次上这种世界赛,紧张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他还要劝,结果旁边坐着的徐应寒直接起身。等周尧苦口婆心劝了半天,结果一点儿用都没有,徐应寒直接端了一盘子吃的回来。

    “也不用都吃完,但是必须吃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把盘子放在对面少女的面前,声音是不容拒绝的强势,听得周尧直接冲着他竖起大拇指,表示干得好。

    林珑在徐应寒盯着下,总算吃了点儿东西。

    她吃饭的时候,周尧还坐在一旁感慨说:“寒神,你现在还真是越发有队长风范了,看看,要是搁以前你估计就是一副爱吃不吃,不吃饿死拉倒的样子。现在连这点儿小事都会放心上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徐应寒一直都是模范队长,不过他的模范大多是体现在赛场上。

    至于吃饭这种事儿,他真是懒得管,所以这次他主动看着林珑吃东西,真是把周尧感动坏了。

    等吃完饭之后,周尧让他们赶紧回房间把东西都带上,因为马上就要去比赛场馆。

    这次主办方特别找了一辆双层大巴车,就是为了把几个队一次性都拖走。

    全部的队员加上工作人员,还真是满满地坐了一车。

    平时大家都是和自己战队的队员一起坐车,这次和其他两个战队的一块,都觉得挺热闹。所以最后乱坐起来,也不分什么战队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I.W战队和套套战队,两个战队住的特别近,就是两个相邻的小区。

    所以关系要更好些,简易这会儿抱着手机,正在和套套战队的打野bule在讨论问题。说起来也好笑,大家都习惯叫套套战队的打野小蓝。

    而他起这个ID居然就因为他是蓝景程的粉丝。

    此刻小蓝虽然坐在简易旁边,可是眼睛却不停地往蓝景程身上瞄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到底还看不看了?”简易见他发呆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小蓝赶紧点头,“看,看啊。”

    “Key,我们家打野是身在曹营心在汉,你还不赶紧换位置。”一旁的套套战队上单Mist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简易霍地转头看向身边的蓝景程,他和蓝景程坐在一起,隔着个过道才是小蓝。所以刚才他举着手机给小蓝看,见他发呆,才会不耐烦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简易居然立即站了起来,一副你怎么不早说,居然直接拉着小蓝就要换位置。

    小蓝一见,赶紧说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你女人啊,扭扭捏捏的。”简易说了一句,直接把他扯着换了过来。

    蓝景程原本正靠在椅背上看着窗外,虽然耳朵里带着耳机,不过还是感觉到身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见小蓝,脸上露出微微惊诧。

    “K神。”小蓝喊了一句,整个人状态居然比他上场打游戏的时候还要紧张。

    蓝景程微微颔首,又转头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知道的是,坐在他身边的这个小打野,居然紧张地浑身颤抖,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,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K神和我点头了,和我点头了。

    此时坐在前面的林珑往后转头,就看见小蓝一脸激动和兴奋的模样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对视,小蓝猛地低头,然后林珑看见他黑发短发旁边略有些红的耳朵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徐应寒转头看了眼,在他看来,一车的网瘾少年有什么好看的。

    林珑回头,笑了一声,却没说话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场馆的时候,差不多一点了。还有一个小时,比赛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此刻外面已经开始检票,让观众陆续进场。

    今天一共打六个bo1,套套战队在第一场就要出场,NBG是在第三场,而在I.W战队则是在第四场和第六场出赛。

    而最后一场压轴赛,他们的对手是韩国的GT战队。

    昨天台湾赛区的春季赛冠军已经和GT战队交过手,只是二十八分钟就被破了高地,一举点掉水晶。

    他们昨天是通过电视看的这局,心底唯一的感觉就是,GT战队一如既往的强。

    两点钟的时候,套套战队和韩国AST战队的比赛开始了。I.W战队所有队员,都在休息室内看着这场比赛。

    可是一场四十分钟的比赛,居然让他们有种窒息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不管是对线还是换资源上,AST战队几乎是碾压了套套战队,就算套套的打野小蓝有两次gank成功,可是人头上的优势居然什么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套套战队的视野,几乎是全部被压制了。

    从地图上来看,对方点亮了他们野区,可是他们根本不能把视野布控过河道。

    所以当四十一分钟,AST五个人破掉最后一路高地时,所有人都知道,结束的时间来了。

    第二局是韩国队和台湾队打,结局居然出乎大家的意料。

    台湾队在主场观众的加油声中,居然赢下了这局比赛。

    随后到NBG战队出场,这一局的对手依旧是台湾队伍。原以为看账面实力,NBG战队能够轻松取胜。可是今天胜利女神似乎没有站在LPL赛区这边,NBG战队在领先了六千经济的情况下,居然被台湾战队拖到后期,成功翻盘。

    目前台湾战队三胜的成绩,排在小组第二。

    而在打完六场比赛之后,整个中国赛区,居然只拿到了一个积分。

    所以当他们上场时,周尧看着他们,轻声说;“不要有包袱,放手去打,输赢现在都没关系了,最重要的是打出咱们赛区的气势。”

    大家在加油之后,直接走上台。

    因为这场是和台湾地区的春季赛冠军飞讯战队比赛,所以两队出场后,台下欢呼声不断,只不过大多数是给对面的。

    “居然还有咱们战队的灯牌,不错啊。”王玉檀喝了一口咖啡,看着底下说了句。

    此时正在调试屏幕的徐应寒,在听到这句话后,立即嗤笑了一声:“这么喜欢灯牌,要不下场比赛让你去举灯牌?”

    “寒神,小的还得给您骗对方技能和扛伤害呢。”王玉檀立即狗腿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王同学,你有点儿节操好吧。你悠着点儿,这儿也有赛事语录的。”远在另一边的上单吴迪,笑嘻嘻地提醒。

    王玉檀心底暗骂了一句,赶紧闭嘴。

    很快就双方开始BP环节,鱼哥站在身后,随时跟他们交流。

    结果就这样,双方阵容选定。

    在屏幕上的画面跳出召唤师峡谷时,林珑突然放开手中的鼠标,将手掌放在腿上,手心的汗全都搓在长裤上。

    此刻场下是台湾观众为对面加油欢呼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在网络上,一帮内地观众,也都在关注着这场比赛。

    “谁他妈能想到,咱们LPL居然连台湾队都打不过了,惨,真惨。”

    “I.W战队可千万别再丢人啊,前面NBG战队和套套战队居然一分没拿到,我也是服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不说,这一分最起码要拿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玄,我看piano紧张的都不会握鼠标了。”

    刚才林珑松开鼠标的时候,镜头正好转到她这里,所以直播前的粉丝都看见了。

    “对面也不是什么虾兵蟹将好吧,人家好歹也是台湾赛区的春季冠军,我觉得这局还是五五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这局五五开,下局就是十零开,GT战队十,I.W战队零。”

    此时比赛已经开始了,双方都各自选择帮自家的打野打buff。林珑则是上线迅速补兵,对面的中单选手是个大赛经验丰富的老选手,打法稳健,特别是防gank意识非常强。

    所以一般打野很少能抓到他。

    大家前期就是你换我一波血,我换你一波。

    林珑这次拿到的是辛德拉,这个英雄线上前期伤害高,特别是在六级的时候,爆发伤害很高,很容易完成单杀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英雄也有本身的弱点,没有位移技能,前期如果硬清兵的话,很容易缺蓝。

    显然对面也明白,在counter位置选择了皎月这个英雄。

    这个版本中,皎月并不是个经常登场的英雄,但是对方硬是选择了这手counter位,显然是不想让林珑在前期就打出优势,完成单杀。

    前期十分钟的时候,双方都没爆发人头。

    直到对面的打野到下路gank,林珑听着耳机里,简易准备赶往下路的声音。

    此时她刚清完一波兵,对方中单血条也还算健康。双方原本都准备回城补充装备的,结果下路爆发了小规模团战,反而谁都没立即回家。

    林珑由于清线能力快,所以拥有线权,她立即赶往下路,准备支援一波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爆发人头,她也可以从下路直接回城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她动的时候,对方中单也动了。在他们对线的这段时间内,对方中单确实像传言中的那么稳健,丝毫没有想要单杀她的冲动。

    林珑迅速扭开他的技能,随后反手就是一个Q技能,随后接上W技能,接着又是一个E技能,此刻Q技能的CD再次转好,又是一个Q技能,最后接上大招后,又挂了个点燃。这么一套连招,解说不得不转动最快的嘴速才能赶得上。

    此刻下路的团战还在进行当中,可是导播却已经把镜头给了中路。

    然后,所有人看见那个抿着嘴的少女,一脸严肃地看着屏幕,手指飞快地键盘上舞动,然后接了最后平A,大屏幕上闪现过一行字母。

    FirstBlood。

    此时下路正打得热闹,听到有人死了,王玉檀先是一愣,因为对面三个还好好的啊,他嚷嚷道:“谁死了,谁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珑妹妹又完成单杀了,而且是辛德拉单杀皎月。牛逼。”

    就连吴迪此刻都心情颇好的开起了玩笑,毕竟上单打了半天,大家技能互换了一通,结果对方身上还是一半的血。

    此刻,这个比赛看起来和上单没什么关系啊。

    林珑单杀的时候,国内直播的弹幕都爆炸了。

    这两天其他三个队打得实在是太憋屈了,输了不说,就连高光时刻都没多少。

    所以网友全都是一肚子怒气,如今看到对方中单拿皎月明明是为了counter林珑,结果林珑不仅没被他克制,反而在没有队友的帮助下,成功拿到单杀。

    “piano,我女神。”

    “我老婆果然是大赛选手,没在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三队赶紧看看吧,十几个大男人还没一个小姑娘打地好。”

    “女的怎么了?还不是照样单杀一帮男的,LPL被piano单杀的还少?”

    “上面喊老婆的,麻烦后面排队。”

    “一次单杀,就吹上天了,有本事拿下比赛吧。”

    此时,虽然I.W战队下路没拿下人头,但是徐应寒在打残对方之后,立即召唤吴迪从上路下来,四人合力推掉了下路一塔。

    然后林珑赶到小龙坑里,配合简易收掉了第一条水龙。

    这是怕飞讯战队利用他们回城的时间差,拿掉这条龙。随后,I.W战队下路组合转到上路。

    徐应寒一向都是以线霸着称的,就算拿个前期弱势的英雄,补刀都能不落后。

    更别提拿了德莱文这种前期强势的英雄,此刻他补刀已经领先了对方四十刀。

    十八分钟的时候,徐应寒下来帮助简易拿峡谷先锋。不过对面的上塔已经被磨掉了一半血,一旦被I.W战队拿下这个峡谷先锋,只怕中路一塔也会危险了。

    所以当他们过来时,双方爆发了一次小规模团战。

    最终徐应寒在团战输出爆炸,直接拿下对面两个人头,不过吴迪的纳尔也已经抗了太多技能,被对方收了。

    此时,中路在赶往大龙坑的时候再次相遇。

    林珑自然挡住对方的去路,一套高爆发输出伤害,又是在最后两下平A下,对面的皎月再次阵亡。

    这一刻,赛场下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原本开赛前,还一直为飞讯战队加油的观众,此时眼睁睁地看着主队中单,两次被单杀。

    “珑妹妹,给点儿面子啊。”简易摇头。

    然后,林珑就听到耳机里,一个轻笑声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频道里是五个人都在用,可是她能清楚地听到,是徐应寒在笑。

    在比赛到三十二分钟的时候,I.W战队直接推上了对方中路高地。原本他们已经准备撤退,可是对方两个从泉水里刚复活的人,居然一路追着他们。

    徐应寒被他们追的不耐烦,又看见他们和身后的队友脱节,果然下达了反打的指令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五个杀了对方的adc之后,辅助再次残血跑回泉水。

    这次他们借着这波兵线,直接推上了门牙塔。

    最终,破掉对方水晶。

    这局的比赛结束之后,甚至林珑都没觉得休息多久,工作人员居然又来通知他们准备最后一局比赛。

    “前面的已经打完了?”简易刚上过洗手间,正准备坐下呢。

    周尧抬了抬下巴,指着墙上的电视:“二十五分钟已经被破了一路高地,估计撑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韩国队可真变态。”简易小声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比赛结束,韩国队战胜了台湾战队。

    于是,再次轮到他们上场。这次林珑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紧张,反而神色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周尧照例鼓励了他们一番,而站在休息室中间的徐应寒,看着他们,说道:“韩国队很强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着他,就见那张英俊的脸,扯出一个表情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们也很强。”

    这大概是徐应寒第一次这么说,所以一帮人脸上全都是诧异。

    最后简易憋了一句:“寒哥,这句话你应该留到决赛那天的。”

    休息室内一片大笑声,然后他们再次踏上战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