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章

    当他们再次出场之后,场下响起一片欢呼声,当然这掌声是给后面的GT战队。

    身穿着黑白色队服的GT队员,从舞台通道缓缓走了出来,现场所有观众都在欢呼。相较于刚刚打败了台湾战队的I.W战队,GT战队反而更受到台湾观众的欢迎。

    这是最后一场比赛,目前台湾队积三分,中国赛区积分只有两分。

    如果这场比赛I.W战队能够战胜GT战队,那么就能再为中国队伍赢下一分,到时候可以通过加赛抉择出第二名。

    虽然第二名和第三名都可以进入半决赛,但是输给台湾队,在小组赛中垫底,这是谁都不愿意看见的场景。

    因此压在I.W战队每个选手身上的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当比赛进入BP阶段,耳机里除了在沟通需要禁用和选择的英雄外,几乎没人在说废话。

    韩国队最擅长的就是运营,而作为整个LPL赛区中最会运营的战队,I.W战队再次在国际赛上遇到老对头。

    今年在季中冠军赛中,I.W战队就是在半决赛败给了GT战队。

    这一把双方都选择了一个稳定发育,适合打团战的阵容。所以前十五分钟,虽然双方都有换血,可是愣是一个人头都没爆发。

    林珑这一把拿得是小鱼人,只是在面对对面妖姬的时候,她十分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只为使用这个英雄的男人,ID叫Tank。

    作为整个英雄联盟世界中,唯一一个拿过两次全球总决赛冠军的队伍,这个叫Tank的男人就是他们队伍的基石。

    从他进入英雄联盟职业赛场的第一天开始,他的名字就注定被写在英雄联盟历史上。

    中单之神,所有中单选手,仰望并且渴望打败的选手。

    林珑在清完一波兵之后,迅速点开面板,扫了一眼彼此的补刀数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双方打野都来中路gank过一波,所以他们都损失了一波兵,就在这种情况下,Tank的补刀还是以十刀领先与她。

    林珑作为一个对线强势的选手,在LPL赛区,只要不是对方打野频繁过来骚扰,她的补刀一般都能压制对面的补刀数。

    就连一般能在下路打出优势的徐应寒,这一局居然都和对方打了个五五开。

    甚至对面的辅助,在今年的季中冠军赛中,还拿下了决赛MVP。

    所以对方的下路组合反而优与他们。

    就在刚到二十分钟的时候,简易从河道的三角处饶后,那里的真眼虽然已经被排掉,可是对面的adc嗅觉灵敏地可怕,居然还剩下两个炮车兵的情况,带着自家辅助开始往后撤。

    简易拿的是个酒桶,直接E闪,随后接上大招R技能,将对方adc大嘴炸了回去。

    GT辅助开E技能,在adc老鼠身上套了一个护盾。

    此刻两边上单同时TP下来,吴迪选择在三角草丛处传送,而对方的上单则是TP到了老鼠的身边。所以当徐应寒闪现EQ技能的时候,打在了对面已经攒满怒气值变大的纳尔身上。

    对面上单选择这个位置传送,就是存着卖自己,保护自家adc的作用。

    王玉檀见老鼠想怕,赶紧给个控制技能,想沉默对方。

    结果老鼠居然一个走位,硬生生扭开了他的控制。

    眼看着徐应寒连大招都交上,已经把对方打残,就剩下丝血,自然不想放走他。

    于是吴迪顶在塔下,徐应寒跟上又是一个QW技能,当他要平A收下对方人头的时候,突然对方风女放出大招,她身边的老鼠和纳尔肉眼可见地开始回血。

    并且吴迪和徐应寒晕眩在塔下。

    幸亏王玉檀及时上前给了个治疗,要不然他们不仅没杀掉对方,还会被对方反杀在塔下。

    等这次团战过后,王玉檀轻吁了一口,吐槽道:“对面辅助可真够能憋的,居然到最后才给大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该说对面辅助心大还是沉得住气,最后才开出风女的大招,保护了自家adc。

    但是对方打野来了之后,并没有追这边残血的徐应寒。

    因为双方都选择了后期打团的阵容,所以当比赛来到四十二分钟的时候,GT战队终于凭借大龙buff推上了I.W战队的高地。

    因为大龙buff只剩下三十秒不到,只要死守住这一波,就能守下高地水晶。

    结果简易一个走位失误,居然被对方打野黏住,王玉檀因为在下路守水晶。当林珑赶到中路去救简易的时候,他已经被对方集火成残血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凝神盯着对面,手指一直在键盘上来回敲打的时候,就看到屏幕上的提示。

    简易的酒桶被集火击败。

    此时,整个频道内,一片安静,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GT五人全员都在,而他们失去了最重要的一个打野。

    两颗门牙塔还在,可是简易却要在几十秒之后才能复活。四打五,经济落后七千块,除非开出一波完美团战,否则……

    此时国内的官方解说,正被各大直播平台联合转播。

    这场比赛被几百万直播观众关注着,可是谁都知道,这时候已经是I.W战队的绝境。

    解说台上的三位解说,此刻还是竭力地克制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现在I.W战队必须考虑,怎么守下这波,在失去酒桶这个前排之后,如何保护自己的双C。”

    此时,弹幕上已经开始骂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上K神?Key这个孤儿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他一个酒桶都能被秒,□□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明明这波只要守下来就行了,现在好了,死了打野,很可能被一波。”

    “这局要是输了,打野全锅。”

    就在弹幕还在讨伐简易的时候,对面皇子先手开团,想要秒掉徐应寒。可是徐应寒拿着的大嘴,在辅助的保护下,很难被秒掉。

    “队长,对方adc,”林珑突然开口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的大招已经越过前排,居然准确地扔给了对面的老鼠,一个大招下去,老鼠瞬间血条漏到只剩下一半,此时风女不敢再托大,立即给大和护盾。

    可是徐应寒已经从旁边找到一个输出位置,大嘴绿色的汁液不断地喷在老鼠身上。

    此时,解说呀地惊喜喊了出来,“他们还没放弃,piano找到了一个绝佳的角度,准备地把大招喂给了对方的老鼠。对方辅助立即给了大招和护盾,但是寒神的大嘴,直接喷死了对面。”

    此刻GT的adc被秒,吴迪的纳尔变大之后,一人拖住了对方三人。

    五秒,四秒,三秒,两秒,一秒……

    在对方打掉自家一座门牙塔,现在只剩下另外一座门牙塔的时候,简易满血从泉水中复活。

    对面不敢再恋战,可是这次却是I.W战队不想放他们走了。

    解说:“真的,I.W还没放弃,他们也让我们看见,什么叫做不放弃希望就在眼前。Piano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赞美她,在这种时刻,是她,几乎是用靠着一己之力,把I.W战队从死亡边缘拖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寒神,这种时候寒神的爆炸输出真的至关重要。”另外一个解说提醒道。

    谁知前面这位解说却不赞同,直接反驳道:“如果不是piano大招喂地这么好,说真的,寒神不可能秒杀对方的老鼠。”

    此时弹幕也爆炸了一样,密密麻麻地将屏幕都覆盖住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要当P吹,不,以后我都是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谁还敢说我珑是个女孩,打不好游戏,出来单挑。”

    “我服,是真服气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我注意到piano连补刀数都怎么被对面的T神压。”

    “66666666蒂花之秀。”

    最终,在击杀了对方的上单之后,他们又顺势推掉了对面的两座中塔。

    于是,经济差距一下被缩回到四千。

    虽然这时候没有大龙,但好在还有一条远古龙在,于是他们立即拿掉远古龙,又将自家野区扫荡一空。

    看起来绝境似乎过去了。

    五十分钟过去了,六十分钟过去,双方所有队员都到了六神装。

    甚至在两分钟之后,GT战队的全队经济,率先突破十万。

    双方再次在龙坑中相遇,这一次谁都知道,这是最后的对决。I.W战队利用兵线优势,先手开这条大龙。

    因为装备都已经到了六神装,所以打大龙的速度太快,太快。

    对面赶到的时候,大龙只剩下两千多血,几乎所有人的心都在这一刻提到嗓子眼。

    惩戒……

    “是……GT战队拿下了大龙。”现场解说看了一眼这个结果,略惋惜地说道。

    此刻,台下很安静,在经过近七十分钟的超长比赛,双方不管是体力还是注意力都已经到达极限的这一刻,连观众都不忍心伤害任何一方选手。

    包括,他们之间并不喜欢的I.W。

    对方拿到大龙buff,双方在龙坑处最后一波团战,最终以对面带走自家的adc、辅助以及打野告终。

    林珑和吴迪两人残血逃回家,在泉水中补充之后,满血出来。

    可此时对面不仅五人俱在,而且还带着大龙buff来势汹汹。

    林珑在门牙塔旁,不断地想要清掉小兵。

    当她的大招CD再次转好时,这一次她的鱼却喂到了对方的上单。

    这次,奇迹没有降临。

    当对面五人点掉基地水晶时,林珑站在那里,孤独又无助。

    随着那一声她熟悉的基地水晶爆炸声音响起时,她茫然地在坐在椅子上,目光正好看见对面。

    他们微笑着站了起来,有人从椅子上拿起自己的队服外套。

    台下,观众在不停地鼓掌,耳机里很安静。

    直到她的肩膀被拍了下,身旁的徐应寒伸手替她摘掉耳机,低声说:“林珑,起身握手了。”

    五个穿着黑白队服的GT战队队员,缓缓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依次和I.W战队的队员握手。

    当带着眼镜的Tank走到她的面前时,脸颊过分白皙的男人,突然轻笑了一声,“nic。”

    林珑握着他的手掌,微愣片刻,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她居然被中单之神陈赞了。

    这似乎是件挺骄傲的事情吧。

    可林珑紧紧地抿着嘴,脸上连一丝勉强的笑意都露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她站在位置上,接受对方过来跟她握手。

    她以为胜负乃兵家之事,就算再强大的队伍,都得接受失败。

    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,她的心底依旧是透不过气般地难受。

    因为,她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