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一章

    舞台上光芒耀眼,当你作为胜利者站在前面接受观众的欢呼声时,是那么幸福和开心。

    但当作为一个失败者时,灯光不属于你,欢呼声和你没关系。

    林珑低头将自己的鼠标和键盘拔了下来,此刻舞台上正响起一段说着韩文的男生声音,刚一开口,底下的观众又是尖叫和欢呼。

    Tank作为这局比赛的MVP,正在接受主持人的采访。

    ‘砰’地一声脆响,林珑低头看了一眼,是鼠标掉在地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旁已经收拾好自己东西的男人,转过头,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小姑娘,没说话,只是低头将地上的鼠标捡了起来,轻轻地放在她的手心里,紧紧握住。

    “林珑,还没到绝望的时候。”徐应寒伸手摸了摸她的发丝,温柔如水。

    林珑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人,突然想起季中冠军赛的时候,想起去年S赛时候,上次他上一次在夏季赛决赛门口被打败的时候,想起他第一次出道,甚至没能去S赛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比赛,赢过很多比赛,也输给很多比赛。

    但是所有人都相信,这个叫Phoenix的男人,真的有种不死鸟精神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只是突然间输了,很难受。”

    林珑强扯出一个笑容,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刚说完,肩膀被人微微碰了下,就见简易抱着自己的东西,垂着脑袋从她身边经过。

    王玉檀看着他急匆匆离开的背影,轻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谁的心里都不好受,特别是简易。

    到了后台休息室,周尧强逼着他们所有人把手机都交出来,他轻声将所有人手机的微信、微博、贴吧,反正只要是能看到新闻的app都给删掉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不看,就不代表别人没骂。

    在接近七十分钟的比赛中输给GT战队,大家很惋惜,但是惋惜之余,又开始找背锅的人。

    “说真的,这把piano和寒神两个真的血妈carry,打成这样真的是尽力了。但是我还要骂一句打野去死,要不是他大龙惩戒失误,赢得未必不是I.W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想知道,打韩国队为什么不上K神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居然让K神给简易打替补,他自己心里没点儿逼数吗?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我队赛季首败,心里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这场piano真的是天秀了,高地找到机会开大招那里,真的太秀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看见我老婆最后一个人守在水晶旁边一直转圈,老子都想哭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最后她都想守来着。”

    当然也有帮I.W战队和简易说话的,毕竟这场比赛就算输了,也不算输得难看。

    “中国赛区一共就两分,I.W战队就拿下了一分,我家打野就算有问题,但最起码不怂。所以麻烦你们去教育教育别队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,自家崽子的表现,我觉得还行,对方是GT战队,还能打七十分钟,要什么自行车。”

    于是一帮网友又开始指责都是这帮女粉丝把队员宠坏了,能赢的时候没赢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套套战队和NBG战队两场都输了,这么吵起来了之后,大家又集火他们两队身上。

    回到酒店之后,大家在餐厅吃完饭就立即去训练了。

    因为离酒店最近的就那么一个网吧,所以最后大家一起过去。因为早就预料到会一起训练,所以这间网吧直接就被几家战队包了下来。

    网吧足够大,而且是上下两层,大家为了方便训练,都是直接坐一排。

    所以既大家同住在一辆大巴车去赛场这种神奇经历后,居然又遇到了大家在同一个网吧打训练赛的经历。

    因为明天他们都是代表同一个赛区出去比赛。

    晚上教练在说起今天场上的失误时,也是直言不讳,当着其他战队的面直接就骂了出来。

    于是这一个晚上的经历大概就是,卧槽,不是都说I.W战队的教练鱼哥是出了名的暖男,没想到训练的时候居然连寒神都敢骂。

    妈呀,寒神也太凶了吧,piano一个女孩子,走位失误了下,被他骂得整个网吧都听到了。小王同学这个辅助也惨,不仅要卖自己,还要挨骂。

    套套战队也太吵了吧,他们打比赛的时候也都是这么复读机吗?老子被他们吵的,都快听不到自己耳机里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VG战队的下路组合两个韩国选手,怎么一说话,就是一股塑料普通话味道。不过打起团战来,adc这个保护我三个字,说得也太准备了吧。

    至于NBG战队,不知道是因为连输了两场的原因,整个队气氛都挺安静的。

    这么吵闹了一个晚上,十二点的时候,也都打道回酒店,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毕竟明天还有比赛。

    到酒店的时候,大家分批进了电梯。林珑跟在徐应寒身边,而一个晚上终于找到机会和她搭话的陈君杰,总算是挤到她身边,开心地说:“林珑,明天比赛别紧张啊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别紧张的是你吧。明天要是再输,估计国内粉丝就该活剥了你,你还是多想想你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VG战队的经理,听到他这么大言不惭地话,赶紧教训他。

    陈君杰低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结果旁边的谢意,转头看了他一眼,突然笑道:“你小子少对咱们珑妹妹献殷勤,这可是我们的国宝。”

    大概因为是只有林珑一个小姑娘的份,话题在她身上,气氛反而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虽然大家都没看国内的评论,可是打成这个样子,粉丝会说什么话,也是可想而知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吃完饭,大家又上了大巴车。

    上车刚坐好,坐在另一边的谢意,突然转头看着徐应寒,无奈地说:“说实话,我打春季决赛的时候,都没这么紧张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抬头轻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其他比赛打不好,那是自家的事情,被教练和粉丝骂都活该,这次要是打不好连累别的队进不了决赛,我这心里不好受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,谢意居然捂着胸口,直接倒在徐应寒的怀里。

    最骚的是,他倒向徐应寒,眼睛居然还看向坐在走到另一边的林珑,眨了眨说道:“你是说吧,珑妹妹。”

    刚才林珑是和徐应寒一起上车的,结果徐应寒刚在里面的位置坐下,跟着他们上来的谢意,就非要闹着跟徐应寒一起坐。

    虽然徐应寒眼神一直示意林珑不许让,不过她还是乖乖让开。

    这会儿男人本来心底就不爽,结果始作俑者居然还敢靠在他怀里,于是他啪地一下,一巴掌毫不客气地拍在了谢意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卧槽,你居然打第一中单,小心我粉丝跟你拼命。”

    谢意坐直了,故作恶狠狠地说。

    徐应寒不屑地看了他一眼,用刻薄又凉凉地声音说:“不好意思,现在第一中单的名字叫林珑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身后好几个人吹口哨起哄。

    谢意调头看向斜后方的陈君杰,问道:“听听寒神这话,你服气吗?”

    陈君杰眨巴眨巴眼睛,半天憋出一句话:“既然林珑第一的话,那我就第二好了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大巴车里响起好几句卧槽的声音。

    连谢意都是一脸你还要不要脸的表情,摇头感慨:“现在的这帮小年轻啊,还真是一点儿都不知道尊老爱幼。”

    大巴车里的气氛还算轻松。

    不过自从小组赛之后,也没人再觉得台湾队伍是送分童子了。昨晚几个教练甚至做好了打到最后一场的准备,当时大家就已经商议过,只要是最后一场,到时候就几个教练投票决定。

    等下午两点,比赛正式开始之后,第一场由教练组决定,让I.W战队上场。

    因为从整个小组赛表现来看,I.W战队整体状态是整个队伍里面最好的一支。所以派他们上场,就是为了打头阵,取得一个开门红,让后面出场的几个队伍都吃一颗定心丸。

    等第一场双方对战的队伍出来,I.W战队对战的是台湾赛区排名第四的队伍。

    显然这也是双方的一次博弈吧。

    相较于中国赛区这边想要取得开门红,台湾赛区那边显然是更想用田忌赛马的方式,用自己的劣等马对战中国赛区的上等马。

    这场比赛,当双方首发名单出现后,国内就连解说台上都有点儿惊诧。

    因为这次I.W战队的打野依旧是简易。

    解说惊讶虽惊讶,却还是点头肯定地说:“虽然昨天在和韩国队的比赛中,Key的发挥并没有那么好,但是I.W战队依旧相信他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解说点头:“其实Key在第一局对阵台湾队飞讯战队的时候,发挥得就很好,所以我觉得他首发不算意外。”

    弹幕上倒是一直都在抱怨怎么还不让蓝景程上线。

    “只有我觉得I.W牛逼吗?买个冠军打野,居然不让他上场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就问一句,K神凭什么给这个逼当替补?”

    “卧槽,今天再输,就从台湾海峡游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比赛开始了,原本屏幕前的粉丝还提着嗓子,毕竟小组赛里翻车的经历也不是没有的。台湾战队用自己的弱旅打I.W战队,大概也就是抱着一个,万一赚了呢。

    只不过比赛十五分钟之后,大家就有一种放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I.W战队通过自己强势的前期阵容,不断地找机会打架,在十五分钟的时候,双方的人头比就到了4-1,经济差来到了三千。

    可以说,台湾战队所期待的黑马奇迹,从比赛开局就没出现过。

    二十八分三十一秒,I.W战队成功推掉对方基地水晶。

    比赛结束。

    大家站起来,双方击掌之后,直接走到对面和对方握手。

    随后他们收拾好东西,迅速地回了后台。他们回去的时候,正好碰到VG战队的选手准备出门,第二场是他们上场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先和VG的队员拍手,大家纷纷跟他们击掌。

    只是台湾战队在第二场的时候,派出了春季赛冠军飞讯战队,估计也是怕被中国战队打出一个2:0吧。

    所有人坐在休息室内,认真地看着屏幕上的比赛。

    当双方BP之后,蓝景程慵懒地声音缓缓响起:“这局VG不好打了。”

    王玉檀还不服气地说:“我觉得还行吧,双方五五开呗。”

    只是这句话说完没多久,VG下路就被对方打野gank,下路组合双双阵亡。不管是选手的状态还是双方的运营,VG战队都处于下风。

    就像上一把的台湾队伍那样,VG基本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三十五分钟后,飞讯战队再次拿下大龙,与VG战队在中路相遇,飞讯率先开团,打出一波1换3的团战。

    简易呻吟了一声:“完了,一波了。”

    一分钟后,VG战队的水晶被点破,比赛回到了1:1。

    大家安静地看着电视,直到有人问道:“下一局谁上?”

    周尧微微撇嘴,轻声说:“应该是NBG战队上吧。”

    NBG战队目前在LPL赛区B组排名第二,他们之前在常规赛的状态一直都很好,只是不小组赛里两场都输了。所以网上也被骂得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第三场比赛进行到三十分钟的时候,徐应寒看着电视上,NBG已经领先了六千经济的情况,无聊地打了个哈欠,站了起来,说道:“我出去上个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又是要去抽烟吧?”周尧迅速地转头,嗅觉灵敏地说。

    徐应寒看了他一眼,直接把旁边坐在窝在椅子上的林珑提溜了起来,说:“要不你派个人跟着我,监督一下?”

    周尧眼睛在林珑身上转了转一圈,咧嘴说:“你还真会挑个好人选,她是能跟你进洗手间?”

    可是徐应寒已经不由分说,直接把林珑拖了起来,强制让她跟着自己去洗手间。

    周尧大概想着的是,好歹有个人跟着也好。

    所以林珑被拖到门口的时候,就听到周尧还在叮嘱:“林珑,要是他在洗手间超过五分钟没出来,你就回来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两人出了休息室,外面来来往往都是工作人员,所以林珑赶紧把自己的手腕从他的手掌里抽了回来。

    徐应寒也没说话,两人一路走到洗手间。

    林珑就站在拐弯旁等他,等男人进了洗手间,她摸出手机,手机上的app被删了不少,所以想了想,她还是先把微信下载了回来。

    果然下载回来之后,就看到不少给她发的信息。

    就连林立钦都给她发了加油打气的微博,说如果她拿了冠军,回家必有奖励。

    林珑一条条看过去,连脸上不自觉地染上笑意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徐应寒出来的时候,就看见拐角那里,小姑娘面对着他,微微低头,认真地看着手机屏幕,长发拢起束在脑后,身上红黑主色的队服,衬地她小脸莹润白皙,走廊天际的晚霞温暖地笼罩着她,整个人周身笼罩着一层暖红色光辉,像极了电影镜头的场景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林珑抬起头,才发现徐应寒就站在她面前,显然已经站了许久。

    她见他一直盯着自己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然后她听到一声微微的叹息声,林珑瞧着他的脸色,小声地问道:“你不会真想抽烟吧?”

    她知道徐应寒烟瘾不是很大,但是一下子要他戒掉好像也挺难的。

    谁知,面前高大挺拔的男人,往前迈了两步,跟她贴地极近,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说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不是抽烟,那就好。

    林珑还在纠结她要不要用女朋友的特权管管他的时候,就听他说:“只是特别想亲你。”

    晚霞下,原来就脸颊微微泛着红光的少女,这一刻,连耳朵根都红了。

    流氓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说徐应寒冷漠又严肃,是个话不多的高冷男神,这根本就是个流氓。

    于是,林珑被他牵着,居然直接扯进不远处的杂物间。

    这房间的门一推就开,林珑被他抱在怀中,他的后背贴着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故意的?”从拉她一起来洗手间,就存了这个心思吧。

    徐应寒微微低头,鼻尖抵在她挺翘的鼻尖上,轻撞了下,带着浅浅笑意说:“不是,只是刚才看见你,突然想这么抱着,然后这么亲你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她站在晚霞余晖下的场景太美,又或许是她安静地模样就很美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像是被下了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再不回来,我就该去报警了。”周尧回头看见推门进来的两人,闲闲地说道。

    林珑垂着头,不敢去看他,心虚。

    倒是徐应寒往电视屏幕上扫了一眼,突然惊讶地说:“怎么回事,为什么经济被人追回来了?”

    林珑赶紧抬头,这才发现NBG这场比赛,此时双方经济居然持平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王玉檀摇头叹道:“别说了,刚才都领先了一万经济,结果NBG中野像是失了智,连送了好几拨,现在还被人家拿了大龙,药丸。”

    虽然I.W战队一向和NBG战队的人来往很少,又因为杜之泽,双方心底有疙瘩,可是这种时候,谁都不想他们输。

    说话间,NBG就被人家打了个0换4的团战,直接一波推到水晶。

    周尧看着这比赛,也顾不得说什么,直接说道:“孩子们,准备打第五把吧。”

    但所有人都知道,关键还是要看下一把套套战队能不能赢,如果能赢,他们就还有打第五把的机会,如果输了,那么他们将带着1:3的屈辱战绩,离开台湾。

    于是,套套战队出场的时候,这次休息室真的安静如鸡。

    当套套战队顺利赢下第四把的时候,休息室爆发出一阵欢呼声,鱼哥立即说:“我们几个教练准备投票选出第五把的出赛战队,你们想投给谁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,当然是我们自己了。”简易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吴迪点头:“必须我们上啊,好歹我们也是春季赛冠军。”

    于是这帮人还怕鱼哥不投自己战队,居然直接跟着一起过去了。几个教练集中在套套战队的休息室内,队员都被赶了出来,教练组在里面商量。

    大家站在走廊,安静地盯着那扇门。

    当门被打开的时候,几个教练走了出来,鱼哥直接看着他们说:“走了,准备比赛。”

    突然,旁边VG战队里爆发了一声低吼,林珑抬头看过去,就见陈君杰红着眼眶,旁边几个队员也是一脸失望的表情。

    VG战队的经理赶紧解释:“小孩太失望了,他一直说自己没打好,想最后一场上。”

    作为选手,没人不想要上场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,没有一个人会去责备他。相反他即便输了一把,还不怕背锅,想要继续上场拼一把,反而值得别人尊重。

    I.W战队全员,再次回到休息室,鱼哥简单地说了这场的BP思路之后,上场时间就到了。

    林亦让本来正在开直播,结果因为弹幕上一直说洲际赛的事情,干脆也打开直播网站,开始看比赛。

    当有人问他这局谁会赢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地嗤笑:“我们家红豆会输?”

    于是,弹幕上一阵???这样的问号飘过之后,坐在他隔壁的打野肖扬,笑道:“原来咱们林妹妹小名叫红豆啊。”

    自从林珑和林亦让兄妹关系被曝光之后,万源战队其他队员都爱把林珑叫成林妹妹。

    林亦让一脸懵逼地看着屏幕,几秒后大吼道:“你们别让我妹妹知道,要不然她真的会打死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晚了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我妹妹叫红豆啊,老公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2333333.红豆这个小名好好听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,我觉得piano也肯定想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结果没一会,就连贴吧都在讨论林亦让爆了林珑小名的事情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讨论这件事的时候,就有个人回复:我觉得现在piano就是I.W战队的中路爹啊,红豆爹这个名字也挺好听的。

    底下一帮人都疯了。

    “人家一个花季少女,你们叫爹是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倒不如叫红豆妹。”

    不过也有同意的。

    “实名赞同红豆爹这个外号,又可爱又霸气。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确实是I.W战队的中路爹,这称呼没毛病。”

    于是,当I.W战队在生死局中,再次战胜台湾飞讯战队时,林珑当选MVP,在官博发表的祝贺微博下面,一溜全都是表白红豆的。

    然后,台湾休息室内,原本想上微博看粉丝怎么夸赞自己的简易,看着官博下面的评论,长了长嘴巴。

    “林珑,原来你小名叫红豆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