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三章

    这个视频本来点击率就不错,因为徐应寒这个人太过冷淡,偶尔直播里说个骚话,粉丝都欢欣鼓舞的。

    所以当时他说自己喜欢吃红豆,一个个女粉,恨不得各个把名字改成红豆。

    别说,现在都有不少徐应寒的粉丝,微博名字里都带着红豆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先缓缓,先让我缓缓……这都什么跟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说过这两人有问题,寒神那帮女粉还骂我CP狗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啊,我还不想失恋,老公,我就是红豆。”

    “哼,少在这带节奏,一有点儿风吹草动CP狗就一拥而上。有毛病没?明天就是决赛,对方可是韩国赛区,存心让选手分心是吧?”

    “寒哥早就说过不会考虑恋爱的事情,S赛冠军还没拿,他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这个视频不仅微博上有讨论,就连贴吧里都开始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帖子名为,“寒神到底喜不喜欢piano,我觉得他是真喜欢吧,对她太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楼主不是在讨论这个红豆,而是从林珑进入I.W战队之后发生的事情,一件又一件地开始提起来。

    “piano进入战队没多久,寒神就开始和她双排,谁还记得之前寒神被大家称为什么?电竞孤儿啊,除了和辅助zero的排位训练之外,从不和其他人双排的人,居然和她一起双排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下面,贴着一个动图,是徐应寒伸手摘下林珑耳机的动图。

    “这张图大家都记得吧,寒神的眼神什么时候这么温柔过?”

    最后,楼主居然还放了上次林珑和徐应寒半夜去宵夜被偷拍的照片,两个人站在华丽的餐厅中,头顶上那样恰到好处的昏黄灯光,温柔地将两人包裹在光线下。

    即便这组照片早已经被澄清过,可现在重新看,居然有种新的感觉。

    所以帖子下面,也是吵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“明天就是洲际赛决赛,居然这种时候带节奏,楼主你怕不是韩国队派来的卧底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作为I.W战队的粉丝,就算他们两个真在一起了,我也祝福,只要能赢,就算他们明天去民政局登记,我也只会说,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帮女粉丝真是好玩,这种时候,居然关心寒神到底喜欢谁,难道不是应该去NBG官博下面骂个狗血淋头?”

    “同意楼上,莫名其妙就带起了我队节奏,半决赛某个战队打地什么样子,麻烦‘正义路人’赶紧去讨伐吧。至于谈恋爱的问题,选手凭什么没谈恋爱的资格?就算真的恋爱了,天难道就塌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说什么谁都有谈恋爱的资格,希望等徐应寒公开的时候,千万别哭,别要死要活地闹着脱粉。”

    原本节奏没起来之前,大部分粉丝的注意力都在NBG队伍上,甚至在比赛结束之后,NBG战队直接上了热搜。

    他们输掉了赛点,还是在巨大经济领先的情况下输掉。

    结果,徐应寒这个红豆事件后,大家反而更关注这个。

    I.W战队的微博都快被私信疯了,因为徐应寒的微博就是个摆设,长年荒芜,偶尔发个广告,粉丝都感动地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所以给官博发私信,反而比给他本人发私信更有用。

    所以周尧是因为官博打电话,才知道这件事的。大概也是影响选手备战,所以官博提前给他打个预防针。

    周尧赶紧上贴吧看了一眼,都不用特地翻,就首页挂着呢。

    说实话,每次有八卦的时候,大家都爱看,但是一旦八卦关于自家的时候,可就没那么轻松了。此时教练们在商议明天战术,选手自己又在训练,反而是工作人员没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周尧是特地跑到角落看的,就这样还是被人抓住了。

    VG战队经理和他关系不错,走过来给他递了一瓶可乐,见他一直在刷贴吧,呵呵笑了两声,说道:“其实刚才我就看见了,本来想提醒你来着,又怕你嫌我多事。”

    见周尧没说话,VG经理笑着拍了下他的肩膀,“这种节奏对咱们来说,还真是小事了。再说,你对你家寒神还没信心?电竞佛学院可不是白说的,你大概是不知道其他战队经理有多嫉妒你吧。”

    一个战队的氛围很重要,这关系到战队经理到底是英年早逝还是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相较于全员单身狗的I.W战队,队员没有女友,就意味着少了一堆节奏。

    周尧打开可乐易拉罐,喝了一口,笑嘻嘻地说:“这么说,我心里还真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禽兽。”VG战队给了他一拳。

    晚上回去之前,周尧怕他们被影响比赛状态,居然亲自拿着他们的手机,一个一个地删除了上面的贴吧微博。

    简易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,无奈地喊道:“我们这还没打比赛呢,小尧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一定会输。你这可太扰乱军心了。”

    以往他们都是输了比赛之后,周尧怕他们忍不住上网去看评论,被那些恶评骂得失了智,所以才会强迫他们删这些。

    结果现在就让删,难怪简易会误会。

    “删了就删了,哪儿那么多废话。要是这次拿冠军,你天天刷贴吧我都懒得管你。”周尧对他翻了个白眼,直接把电话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简易:“你这也太好打发了吧,拿冠军就只让我微博?”

    “还请你吃饭行吧?”周尧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等他都删了之后,才把众人的手机还给他们。

    回到酒店之后,教练把几个选手叫在一起,交代明天的战术问题。按照他们几个教练的预想,他们应该对战的是韩国GT战队。

    “虽然上一场比赛你们输给了GT,但是大家还是一致认为我们最有机会战胜他们。”鱼哥看了一眼他们几个,笑着说:“所以你们给我好好打,可千万别让我在其他教练面前丢脸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的时候,大家又是聚集在餐厅里。

    I.W战队一过来,原本正在吃饭的其他战队的人,不管是选手还是工作人员,都看了过来。突然被如此关注,简易摇了摇头,傲娇地说:“是不是因为咱们要去打GT战队,大家被我们的奉献精神感动了?”

    虽然都是韩国战队,但肯定有弱有强。

    GT战队作为去年S赛的总冠军得主,今年又连拿了韩国春季赛冠军和季中冠军赛的冠军,战队势头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跟这样的战队比赛,赢面就连最乐观的人都不好说。

    等他们拿了吃的,坐下来之后,简易瞧了瞧,才问道就近的套套战队打野小蓝:“蓝啊,你们刚才都什么眼神?”

    小蓝瞧了眼,还在不远处拿东西的徐应寒,和已经坐下来的林珑,这才说道:“你没上网?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手机上能被卸载的都让周尧卸载了,估计又怕我们输了被骂。”

    简易摇头。

    小蓝看着他,憋了半天才说:“他不是怕你们输,他应该是怕你们看见网上的节奏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节奏?”简易一听,登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小蓝略有犹豫,谁知简易直接从桌子上拿起他的手机看了一眼,等点进贴吧,都不用认真找,他就看见第一页那个高楼。

    “算了,别看了。”小蓝还挺他着想的,“赛前看到这些确实容易上火。”

    “被带节奏的又不是我,我有什么可上火的。”简易无情地笑道。

    虽然是选手,可是爱看八卦的选手可不少,简易看得津津有味时,连带着旁边的小蓝都在跟他一起八卦。小蓝居然还让以队友的旁观角度,仔细想想,这两人之间到底有没有事情?

    简易歪头还真的认真想了想,一旁的传来几声轻咳,两人也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这么想知道,怎么不亲自问问?”身后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,别说,还真的挺好听,低沉又有磁性。

    小蓝呵呵一笑,小孩子还有聪明的,“我这不是害怕寒神。”

    随后,一只略有些凉的手掌就抵在他的脖颈上,小蓝慢慢转头,仰起,就看见徐应寒那张英俊又冷漠的脸,正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寒神。”小蓝霍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坐在另一张桌子上的谢意,早已经抱着肚子笑了起来,边笑还边说:“徐应寒,你千万别把我们家小打野吓着,我还指望他今天和我中野联动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缓缓收回自己的手掌,直接走到林珑的面前,将盘子的一杯牛奶放下。

    林珑看着牛奶又看看他,不明所以,直到听到他说:“喝牛奶都要我喂你了?”

    于是,林珑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喝下了徐应寒的‘爱心牛奶’。

    她喝完之后,徐应寒转头看向一旁的简易,问道:“你说了这么多,要不我也给你去倒一杯?”

    简易涨红脸颊,表示不用,于是所有人哄然大笑。

    谢意笑着说:“真应该让你那帮粉丝看看,要是他们看见了,估计就该明白,你不是找女朋友,你是找了个闺女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这么坦荡荡的行为,反而叫别人觉得,他们之间真的没事。

    下午比赛,所有人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上了大巴车。

    相较于昨天还算轻松的气氛,今天真的有种要上战场的感觉。决赛对手,不管哪个战队都没有必胜的把握,反而都是抱着拼一拼的决心。

    毕竟在这项比赛中,中国队伍败给韩国的历史,多到都不知该怎么数起来了。

    等到了赛场,林珑坐在大巴车上,看着已经在等待排队入场中的粉丝。以前她也曾经见过这一幕,只是那时候等待她的都是I.W战队的粉丝。只要有比赛,那些I.W战队的粉丝们,不管是灯牌还是横幅都能完全碾压对方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能看见他们的灯牌都是寥寥,倒是偶尔看见了徐应寒的个人灯牌。

    按照教练商量的结果,第一场比赛是套套战队上场。

    当得知对方是春季赛第三的队伍上场时,众人心底不说轻松,只是安静地休息室内看着电视屏幕上的结果。

    因为在台湾比赛,所以现场的解说也都是台湾的。

    穿着白色衬衫的解说开口问旁边:“你觉得今天的比赛大概会打几场呢?”

    旁边头发略长的解说,耸了下肩膀,笑着说道:“我估计应该在三场吧。”

    底下一片欢呼声。

    林珑冷漠地盯着屏幕,她虽然没看新闻没看评论,但是也能猜到,估计所有人都不会看好他们中国赛区,觉得他们一定会被3:0带回家。

    白衬衫解说赶紧打原场:“这不太好吧,我觉得最起码应该是3:1。”

    长发解说看了他一眼,坏笑道:“我说的是中国赛区3:0带走韩国队。”

    他刚说完,台下又是一阵哄笑,显然他这个话中嘲讽地意味太过明显。

    此刻休息室中,砰地一声,是蓝景程踢了一脚椅子,他冷漠地看着镜头:“傻缺。”

    白衬衫解说大概也觉得不太好,赶紧笑笑说:“在咱们英雄联盟的比赛中,奇迹时常会发生,说不定我们今天就能见证奇迹呢。你们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这句话明显是在问台下观众的,可是回应他的居然是高喊着韩国GT战队名字的声音。显然这支王牌战队,更让台下观众支持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比赛快要开始了。我们先来看看今天的首发名单吧。”白衬衫解说赶紧把话题转了回去。

    很快,画面镜头转换到了首发名单上。

    双方战队的几个选手依次登场,从上单到打野到中路,以及最后的下路组合。

    套套战队在国内也一直是豪门战队,今年夏季赛的状态一直不错,只是小组赛的连输了两场。好在半决赛的时候,在NBG输掉第三局比赛的时候,他们成功拿下第四场,让半决赛进入了第五场。

    他们状态回升明显,想来这也是几个教练一致同意让他们打第一场的原因。

    第一局比赛开始后,双方前十分钟一直都在稳定发育,并没有太过的gank。直到套套战队打野小蓝带着自家中单入侵对方蓝buff区,双方在野区相遇。小蓝拿的英雄挖掘机果断先手,配合谢意成功拿下对方中单的人头。

    随后,套套战队打地越来越主动,一直在对方的上下路搞事情。

    谢意因为拿了一个支援快又带TP的英雄,所以比赛中就看见他上下路一直支援。

    比赛进行到二十分钟的时候,双方人头比7:2,套套战队通过各种搞事,成功取得了人头和经济的领先。

    徐应寒看着比赛,双腿支在地上,手掌微撑着头,一副慵懒闲散的模样,不过嘴上却说:“套套战队给你们现场教学了一场,怎么打韩国战队。都看清楚点。”

    “套套战队这个前期战术执行地是真好,就是不断地搞事情,要不然大家和平发育到后期,被拖死的只有我们。”蓝景程也点头。

    如果说中国赛区是个喜欢打架的赛区,那么韩国赛区就是个运营的赛区。

    只要拖到对方的后期,他们就有一百种让你死的方式。所以只有通过自己的方式,不断地搞事,不断地打架,建立前期优势,让他们无法翻盘。

    林珑指了指电视屏幕,说道:“现在套套战队领先了三座防御塔,五个人头,可是双方经济差距只有三千。韩国队偷发育的能力,真的很可怕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韩国战队就趁着套套战队在上塔的机会,将一条火龙偷掉。

    随后双方一直在牵扯,因为大龙已经刷新了,所以双方一直在大龙坑附近做视野。当对方上单在下路单带露头,套套战队立即选择开始开大龙。

    对面自然不愿意让他们拿掉这条大龙,于是在龙坑外做防守。对方上单TP过来,结果因为他传送的位置跟自己的队友脱节,于是套套战队的人毫不犹豫先将他控制住,等一套技能上去,在他的队友赶到时,这个上单已经阵亡了。

    此刻是四打五的局势,韩国队迅速后撤。

    套套战队却利用自家上单大树的大招,捆绑留住了对方的中单。等杀了对方中单后,套套这才开始打大龙。

    等他们带着大龙buff推掉全部上路二塔,经济差距来到了七千。

    只是昨天NBG战队刚被台湾队翻盘,就算这么大的优势,也没人敢把赢这个字说出来。

    好在套套也不是昨天的NBG,他们稳扎稳打,在打掉远古巨龙后,带着金色龙血果断跟对方开团,所有人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电视屏幕,仿佛只要眨下眼睛,就能漏掉比赛画面。

    “xie拿到了四杀,TT战队成功团灭了对方,这场比赛就要一波了。”

    屏幕中的解说不可思议地说道。

    显然台下观众期待的大翻盘并没有出现,套套战队成功地带走了对面。

    现在中国赛区1:0领先。

    这边套套战队比赛一结束,鱼哥就在给他们做最后的布置。因为I.W战队排在第二个出场,而很快屏幕上两方赛区第二支出场的队伍出现了。

    I.W战队再次对阵GT战队。

    “别说,咱们和GT还真是有缘。”吴迪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几人站了起来,简易眼巴巴地看着徐应寒,半天见他没说话,终于自己开口问道:“寒哥,这时候你是不是该点儿什么鼓励人心的话?”

    “我不说,你就不打了?”徐应寒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随后他淡淡地哦了一声,说道:“我忘了,你这场还真的不上。”

    简易:“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上一场和GT战队比赛,所以教练们都认为这场蓝景程上更合适。周尧还怕简易心里有负担,之前找了他好几轮。

    只是他说完,将手放在半空,环视着众人,轻声说道:“这场比赛,必须赢。”

    林珑伸手搭在他的手背上,即便他们曾经紧紧地扣过彼此的手掌,可这一刻他的手背是那样温柔又有力量。

    当一只又一只的手掌叠在一起,大家靠成一个圆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加油,众人松手,起身离开休息室。

    他们坐到位置上的时候,旁边的蓝景程看了眼对面,突然笑了下:“坐在这里看他们还挺神奇的。”

    林珑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,对面的五台电脑后面已经坐好了人。

    穿着黑白色GT队服的选手,表情都很轻松,有人在看屏幕,有人在和身边的人说话,穿着西装的教练正站在他们身后,来回踏步,也一直在跟选手交流。

    比赛开始之后,画面跳到了BP环节。

    两个解说看着屏幕,白衬衫解说说:“上一局TT战队赢了,咱们两个的猜测已经对了三分之一,你觉得这一局,I.W战队有机会从GT手里拿下这分吗?”

    显然套套战队的出色表现,让两个解说都客气了不少。

    特别是之前的那个长发解说,他笑着说道:“说实话,我一直很喜欢I.W战队这支战队,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原因吧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,你喜欢寒神。”白衬衫解说笑道。

    长发解说点头:“所以我觉得这场比赛,I.W战队有一半的机会取胜。”

    白衬衫瞪了他一眼,嗤笑道:“你这不是废话。我也有说GT战队有一半机会输呢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们唠嗑的阶段,两边已经迅速地开始BP。上一局韩国战队在蓝色方,所以这一句轮到中国战队在蓝色方。

    I.W战队上来就禁掉了皇子,韩国战队反手一个盲僧。

    众人一致转头看向蓝景程,要知道盲僧这个英雄在这个版本里,其实并不强势,上赛场的机会比上个赛季要少太多了。

    只是作为蓝景程的成名英雄,并且帮助过GT战队在S赛的时候,扫平对手的英雄,GT战队还是选择给予充分的准备。

    王玉檀嘿嘿笑道:“K神,有排面啊,宁愿浪费一个ban位,都要禁用你的盲僧。”

    蓝景程微微叹了一口气,但是口吻中却带着几分欠揍的意思说:“都是老东家和老同事给面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,蓝景程居然还冲着对面挥挥手,似乎在回敬这个ban位。

    镜头捕捉到这个画面,连台下的骚动都大了些。

    长发解说:“显然,GT的这一手就是对准Kent,这是他的成名英雄。”

    白衬衫点头:“看来双方在BP上还是下了不少功夫,虽然盲僧在这个版本不算强势。但是拿出逆版本的英雄打出强势的表现,这不就是GT战队的拿手好戏,所以作为前GT队员,我不能说这一手ban位是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当选择英雄时,I.W战队立即一抢酒桶。对面则是拿下了蜘蛛和艾希两个英雄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这一手艾希,虽然觉得意外,可又有种意料之中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寒哥,他们拿艾希了,这也太瞧不起咱们了吧。”小王同学啧啧两声,说道。

    鱼哥站在身后,迅速给了他一下,简易不在,没人跟他一唱一和,可是他也丝毫没让耳机频道闲着。

    直到耳机里传来一个淡淡地声音:“帮我拿女警。”

    蓝景程看了他一眼,又回头看了一眼鱼哥,就见鱼哥微微点头。于是这一手女警被锁定下来。

    之前I.W战队在LPL就拿过这套女警体系,迅速地推塔和快节奏,让对手几乎没有招架之力。以至于他们玩过一次之后,基本上只要有比赛,所有战队都会ban掉徐应寒的女警以示尊重。

    既然没有破解的办法,我就ban掉你,也是眼不见为净了。

    最终双方阵容确定。

    I.W战队:上单青钢影、打野酒桶、中单飞,adc女警、辅助卡尔玛。

    GT战队:上单波比、打野蜘蛛、中单辛德拉、adc艾希、辅助洛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比赛开始后,场馆巨大的屏幕上出现了召唤师峡谷的地图,栩栩如生,仿佛这些英雄真的生活在这个峡谷当中。

    林珑深呼吸一口,双手紧紧地交叉握住。

    这是她弹钢琴时就有的习惯,每次上台都会这么做来放松自己,结果就算变成职业选手,这个习惯好像也没放下。

    “紧张?”突然耳机里响起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林珑微愣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对面,突然笑了,“不是,是兴奋。”

    因为这是她复仇的机会,她会好好把握住的。

    上一场比赛中,她明明拿了counter位,却还是Tank压制住。即便在别人看来,她的表现已经足够好,可林珑自己明白,这不够,远远的不够。

    如果想拿冠军,她就必须要赢下这个对手。

    不管是现在,还是最后的S赛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是在蓝色方,所以一级团的时候,王玉檀就贱兮兮地问:“珑妹妹,想要蓝吗?”

    林珑笑了下:“你准备把对面的蓝抢给我?”

    因为他们是蓝色方,所以下路组合要入侵对面,最容易的就是蓝buff野区。

    徐应寒:“你们两个就算要搞事,也小心点儿。”

    他正蹲在自家的红buff旁边,准备帮蓝景程赶紧拿下这个红爸爸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们这么想,对面也是这么想的。林珑刚准备从河道过去,就和Tank的辛德拉相遇,辛德拉这个英雄前期想要教育飞机还是挺轻松的。

    林珑:“小王,蓝buff我不要了,我怕没命吃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和Tank相互交换了唯一的一个技能,虽然现在的技能伤害不算厉害,可是打在身上还是挺疼的。

    林珑准备往后撤,就看见Tank居然还不知足,在和她换血之后,还要顺走自家野区的F6。

    林珑立即告状:“K神,你前同事想偷你的F6。”

    因为F6野怪是由几个小野怪组成的,所以打掉一个Tank都是赚的。这样不仅能让蓝景程损失经验,还能推迟他到六级的时间,GT打野就会取得优势。

    到时候蓝景程还埋头刷野,GT打野已经能到线上搞事。

    所以蓝景程一声冷笑:“胆子不小,等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一个惩戒稳稳地拿下buff。徐应寒跟着他一起来到往前,就看见Tanky已经把F6打掉了两个,就这样他居然还不走。

    徐应寒:“贪心都是有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于是他立即躲在草丛里,利用自己手长的优点,对着就是Tank就是一套Q技能加平A。因为女警的被动技能是在一级时,每八次普通攻击,就有一次爆头攻击。但这个普通攻击,如果是女警躲在草丛里的话,一次普通攻击按照两次计算。

    徐应寒就躲在草丛里,连续四次之后,他按下闪现,利用这次的被动爆头技能,将原本已经残血的Tank打成丝血。

    林珑立即上前,因为对面的打野也赶过来帮忙,所以她立即挡住对方打野,却没点最后一下平A收掉这个人头。

    等徐应寒利用最后的平A收下Tank的人头时,耳机里响起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头怎么不要?”

    林珑应付完对方打野,又回到中路补兵。她说:“你都交了闪现,要是抢了你的人头,你在下路得抗压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大家前期都杀不了对方,可是徐应寒没闪现,就意味着他很可能被对方打野重点照顾。但是有了一血人头,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徐应寒就可以在装备上比对面的adc领先一个小件,即便没有闪现在,他在线上也能过得舒服。

    蓝景程哼笑一声:“感天动地啊。”

    王玉檀点头:“可以说,这很真爱了。”

    吴迪:“看你们这么热闹,上单很羡慕。”

    此刻,徐应寒虽然没说话,可是镜头正好对准着他那张英俊的脸庞,与平常不同的是,观众发现这张总是在比赛时面无表情的脸,此刻居然洋溢着一抹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只是,很多不了解情况的人,都以为他是因为拿到一血才这么开心。

    本来女警就是前期强势的英雄,徐应寒又有一颗人头在手,蓝景程在刚到四级的时候,就配合对方搞了一波事情。

    一波技能各种狂轰乱炸之后,徐应寒成功把对面辅助洛打成残血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对方打野过来守塔,所以这一波只是磨掉了对面下路一塔的血量。

    至于林珑一直在中路抗压,她的飞机支援能力本来就强,她又特地带了传送这个召唤师技能,就是为了后期带线。

    到了六分钟的时候,蓝景程再次去下路,他像是摸准了对面adc的习惯一样,居然在三角草丛里直接蹲到他了。

    徐应寒毫不犹豫地上前,先是在他撤退范围内点击W技能,随后利用E技能摆下夹子,使其不断踩在自己的夹子上,接着又是一套QAAAA,最后闪现释放R技能。

    这么一套技能,手速几乎爆表,对面adc艾希成功被击杀。

    蓝景程微咋舌,叹道:“真不愧是单身二十年的手速。”

    王玉檀:“nice,寒哥牛逼。”

    这次林珑毫不犹豫地传送下来,四个人抱团将下路一塔推掉。

    随后,I.W战队拿下第一条风龙,众人回城补充装备。因为有一座塔和两个头的领先,他们在经济上领先了对面一千五百块。

    比赛似乎一直对I.W战队很有利,因为在之后的几次团战中,GT战队虽然几次找机会,可是幸运女神似乎很青睐I.W,蓝景程和林珑两人都是有丝血逃生的经历。

    反而是徐应寒再次利用女警手长和前期强势的优点,再次推掉对方的上路一塔。

    蓝景程赶到大龙坑,联合林珑将峡谷先锋拿掉,至此I.W战队领先三千经济。

    当比赛来到二十七分时候,GT战队终于利用林珑在下路带线的机会,率先开始开这条大龙。蓝景程迅速察觉他们的意图,I.W全队赶往龙坑,林珑利用自己身上的炸药包进场,最后对方上单阵亡,蓝景程被击杀。

    此刻人头比5:2。

    因为双方都少人,特别是I.W战队这边还少的是打野,所以大家都对这条大龙很谨慎。

    三十分钟,双方再次在大龙坑相遇,只是这次是I.W战队率先开龙。

    林珑一边打一边看着大龙身上的血量,“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徐应寒:“打完龙,再开团。迪神,你先顶住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大龙已经在被打到了只有三分之一血,大家自然不愿意放弃。当GT战队的打野蜘蛛进入龙坑,林珑心里一颤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打野一向就以抢龙出名。

    惩戒,几乎是一前一后,然后林珑死死地盯着屏幕,啊,大龙是他们的。她毫不犹豫立即开始击杀这个蜘蛛,此刻他一个人在龙坑,无疑就是死路。

    GT一见大龙没了,打野也死了,立即开始撤退。

    I.W这边也因为自己血量问题,赶紧回城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GT居然趁着I.W回家补充血量和装备的时候,趁机偷掉了中路一塔。

    于是,I.W立即还以颜色,利用自己的大龙buff,推掉GT三条路的全部外塔。

    就在连解说都以为,I.W这场有很大机会取胜的时候,吴迪和蓝景程在小龙坑入侵对方的野区,居然被对面抓住,对方毫不犹豫地开团。

    等其他三人赶到的时候,他们两人已经被打成残血。

    他们赶紧撤退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。对方居然在六千多经济差距下,打出了一波零换三的完美团战。

    林珑突然想起昨天NBG被翻盘的那局比赛。

    然后她就听到耳机里,徐应寒冷静地声音:“我们有经济优势,稳住就好。”

    之后,双方的越发地焦灼,虽然I.W一直处于领先。但是GT也成功拿下一条大龙,成功将经济追到了三千的差距。

    当第四条大龙刷新时,I.W战队终于破掉了对方的上路高地和水晶,甚至连其中一座门牙塔都打掉了一半血。

    因为没办法一波,所以他们回到大龙处准备打掉这条龙。

    但GT不想这么轻易放弃,所以剩余的四人也赶到大龙坑。I.W战队迅速地开龙,当大龙被打到只剩下一千血的时候,林珑低头看着小地图,突然喊道:“上路超级兵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像是一个激灵,她又说:“我有TP,可以偷家。”

    吴迪的传送CD还没好,但是林珑却是带了传送技能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四个拖住他们,你去偷家。”徐应寒也看了一眼小地图,冷静地说。

    于是林珑按下身上的TP,在解说和现场观众的一阵惊呼下,她传送到对方的上路处,带着超级兵迅速打掉两座门牙塔。

    I.W的其他人还在拖住对方,林珑拼命地点技能,几乎将手速爆发到最高。

    三秒

    两秒

    一秒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珑看着那座爆掉的水晶,他们赢了,赢了韩国队,赢了世界冠军。

    随后,她扔掉耳机,站起来,一下子抱住身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赢了,徐应寒,我们赢了。”

    身边的队友都在拥抱,这一刻,她多么开心,自己能这么光明正大地抱着他。

    真好。

    当他们回了后台,林珑还在激动当中,就连徐应寒都很少见到她这么兴奋的模样。所以他故意笑道:“能抱我就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其实他知道,林珑是因为赢了比赛开心。

    谁知林珑听完,微愣,随后抬起头,一双水蒙蒙的眼睛,认真地看着他,软软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我第一次这么光明正大地抱着你。”

    之前,即便赢了比赛,林珑也没主动抱过队友,毕竟她是女生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,却不一样,那一刻她毫不犹豫地主动抱住他,因为这场胜利真的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在VG战队输掉第三场比赛之后,所有人都看着NBG的比赛。

    比赛刚开始的时候,I.W战队的人虽然都在看,可是几乎没什么人说话。直到周尧略带无奈强调说:“这比赛真奇怪,居然让我第一次这么期盼NBG战队能赢。”

    之前NBG战队挖走杜之泽,周尧一直对这个战队态度很一般。

    之前训练赛,整个LPL战队都约过了,就是不约这个队伍。

    谁知,就因为一场洲际赛,他居然会希望NBG战队赢。

    所以,当NBG爆掉对方水晶的时候,整个休息室几乎疯了一般地尖叫。

    冠军,他们是冠军,冠军。

    很快,外面就有工作人员敲门,让他们准备一下,到舞台上领奖。

    四个战队的所有选手穿戴着自己战队的队服,站在入场处,依次进入场内。二十四名选手,将整个舞台填地满满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刻,没有人会觉得拥挤,只有开心和兴奋。

    直到徐应寒代表整个赛区,接过冠军奖杯的时候,林珑就站在他旁边,一直眼巴巴地看着那座奖杯。

    好想摸一下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个冠军奖杯。

    舞台上音乐响起,灯光照在她的脸上,还有五彩碎片一直飘落下来。主持人还在说着恭喜的话,徐应寒将奖杯递给身边的人,林珑跟着转头继续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么喜欢?”徐应寒的声音贴着她的耳朵问道。

    在巨大的音乐声和欢呼声中,林珑转头,然后她就感觉自己的脸颊擦着他的嘴唇。他靠地太近,林珑神色一愣,刚要往后退。

    突然,她被徐应寒拉住手腕,然后整个人陷入他的怀抱中。

    一旁的简易扑过来,喊着我要抱,我要抱。

    然后他的脚钉在了原地,跟被按了开关一样。

    此刻,大屏幕上,穿着红黑队服的男人,依旧抱着怀里的女孩。但是他微微低头,将唇落在她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台上,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台下,如雷般欢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