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六章

    林珑眨了眨眼睛,盯着那个头像看了半天,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还是周尧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寒哥从出道开始,我们两个就在一个战队,说起来我也认识他这么久,还真的第一次看到他这么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间,周尧居然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徐应寒。

    “兴奋?得意?”还是林珑想了想,回答他。

    周尧哈哈笑了起来,点头说:“对对,就是这种感觉,你怎么知道我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啊。”林珑转头看着他,这话说完,面前的周尧有种被噎着的感觉。

    果然他就不该问这么没用的话,这不是纯心给人家情侣虐狗的机会。

    兴奋,有夺冠的兴奋,当然也有公开的兴奋。

    得意,还有谁比他们两个更幸福呢?不是她坐在台下给他鼓掌加油,而是实打实地坐在他的身边,和他在同一个赛场上征战。

    冠军的荣耀,有他一份,也有她一份。

    这种心情,只有他们两个能懂,别人都不可以。

    林珑转头看向不远处,此时几个选手正站在一起,每个人手上都端着酒杯。因为比赛结束了,所以就连平时管教严格的战队经理,此时自己都端着一杯酒在闲扯,谁还管选手干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,就连林珑都有人找她喝酒。

    好在I.W战队的人,都护着她。虽然人家现在是名花有主了,可好歹还是他们战队的国宝不是,所以徐应寒被别人拉住的时候,简易和吴迪都帮她挡了好几杯酒。

    直到陈君杰一脸通红,走了过来时,简易瞧着小伙子红通通的双眼,都觉得有点儿不忍。

    人家小少年刚拿了冠军,还没来得及享受这份成功的喜悦呢。

    就被徐应寒在心头,结结实实地扎了一刀。

    正所谓事业得意,情场失意,简易伸手拍拍他肩膀安慰道:“君杰,别说了,咱们先干了这杯酒,哥们知道你心底苦。”

    结果小少年还没跟林珑喝一杯呢,差点儿就被简易喝趴下去。

    等VG战队的人把陈君杰抬走了,周尧也赶过来,赶紧赔礼道歉,还狠狠地冲着周尧脑袋来了一下,说道:“就你这酒量,他是你对手吗?”

    “连我这种酒量,他都不是对手,这孩子酒量够差的啊。”简易撇嘴。

    周尧见他还有理,又是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“赶紧去救救寒哥吧,我感觉他再喝下去,真不行了。”王玉檀偷偷跑过来,说道。

    周尧一见,又赶紧过去拯救自家adc去了,一边走过去,嘴里还念叨着没一个让人省心的。等徐应寒被带回来,他脸颊依旧白皙如玉,只是眼珠微红,看起来有种诡异的美。

    此时,宴会也差不多到了后期,周尧见状,立即说道:“你们先送寒哥回去吧,别让他再喝了,今天真喝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简易和王玉檀刚要扶着他,结果男人修长的手指像是吸铁石般,一下就牢牢抓住了林珑的手腕。

    他微仰起头,轻笑:“我要红豆送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,软乎乎,就像是撒娇。

    何曾见过他这般模样的I.W战队众人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半晌,简易嘀咕:“我狗眼要瞎了。”

    王玉檀点头:“同瞎。”

    周尧绝望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于是,最后他们看着,徐应寒乖乖被林珑牵走,赛场的大魔王谈了恋爱,都变成正常人了。不对,应该是变得更不正常。

    林珑牵着徐应寒的手上楼,他一直微闭着眼睛,完全是牵着她的手在走路。

    就连进了电梯里,也是靠在冰凉的电梯壁上,似乎这样的才能叫他稍微好过点儿。林珑看他这个样子,有点儿担心,轻声问道:“队长,我待会让客房服务那边给你弄点儿醒酒汤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男人的声音从鼻翼中微微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到了楼层,林珑牵着他的手往前,原本想直接送他去自己的房间,可是刚到她的房间门口,他居然直接倒靠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不走了?

    林珑看着他,犹豫了半晌,轻声问道:“队长,我送你回房间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回自己的房间睡不着。”男人揉了揉自己的眉心,似乎很难受的模样。

    林珑瞧着他这个模样,当然心疼。只不过片刻,她生出一丝犹豫,试探着伸手去推了他一下,轻声说:“你是不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原来还脑袋抵在墙壁上,不说话的男人,突然低声笑开。

    他这一笑,林珑哪有不懂的道理,登时想揍她。可她还没动,徐应寒已经伸手将她捞在怀中,直接抵在房门上。

    她的脸颊因为喝了几杯酒,微微泛红,呼吸间也有酒的味道。

    可是却不难闻,相反很香。

    他低头,舔了下她的唇,柔软红润,裹着蜜一样,让他流连忘返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还是走廊,林珑心跳差点儿漏了一拍,连忙低声说:“别,别,这是外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开门啊。”他的声音就像浓香的酒,低沉、暗哑,带着诱哄地味道。

    林珑仰着脸颊,开始去翻随身带着的小包,包里东西很少,可是那张薄薄的房卡却更加难找。他撬开她的牙关,唇舌纠缠了上来,不断地勾着她,辗转吮吸。

    ‘哒’地一声轻响,房门终于被打开。

    徐应寒伸手直接将人带了进去,反手又将她抵在门板上。周围一片漆黑,连声音都没有,安静地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“队长。”林珑伸手扯着他的衣摆,似乎想推开他。

    可是男人的吻越来越深,林珑听着格外安静房间这暧昧地声音,整个人像是要爆炸开。只是她没想到,这仅仅是个开始。

    平常她在基地都是穿着短袖长裤,今天穿地却是一条蓬松短裙。

    裙摆微蓬,露出一双修长又笔直的双腿,别提多好看。可此刻他的腿却挤进她的双腿间,像是一个讯号,他的唇开始往下缓缓移动,从她的唇瓣一直落到她的下巴,最后是她的脖颈。

    少女修长的脖颈上的肌肤,又滑又嫩,她抬起时,血管微微颤动,他的唇清楚地捕捉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林珑在他紧紧地握住她的腰身时,颤抖着问道。

    她已经是成年的姑娘了,自然明白,男女之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当真的要面对时,她还是止不住地颤抖。

    直到‘呲啦’一声轻响,她整个人愣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后面拉链被拉开,她的脊背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,明明是仲夏之夜,她忍不住抖了下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她的每个反应,手掌贴在她的脊背上,轻声哄道:“红豆,别怕。”

    林珑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,她咬着牙关说:“就是因为有你在,我才怕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响起一声闷笑,他低头细细地吻着她,手掌却顺着她背部慢慢往下,少女的背细腻又光滑,摸在手底,有种说不出的滑腻感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有点儿粗糙,是常年敲击键盘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裙子因为拉链被拉开,两边肩头已经暴露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所以他伸出另一只手按在她的肩上,手心温热,微微用力,像是安抚她又像是阻止她拒绝。就在两人纠缠之际,她扬起头,双手终于忍无可忍地抓着他的衣摆,衣摆下,是他滚烫的皮肤。

    如同着魔一般,她掀起他衣摆,小手按在他两侧腰身上,线条分明又有些精瘦。

    这是林珑第一次主动,这就像是点燃了徐应寒身上所有的理智。

    他直接将人抱起来,扔到了床上,随后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室内依旧一片漆黑,在夜色中,他只能看见在身下人的轮廓,和那双在黑夜中依旧晶亮的眸子。

    他低头吻在她的脖颈上,林珑伸手再次抓住他的衣摆。

    这次,没有拒绝,只有承受。

    ‘砰砰砰’三声敲门的声音,随后一个声音在外面提醒:“小尧他们待会要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的两个人身体俱是一愣,林珑猛地坐起来,额头直直地撞上他的头,一声闷响,两人都疼地不轻。

    然后,走廊里的吵嚷声和脚步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尧他们过来的时候,就看见林珑的房间门敞开。

    简易还好奇地问道:“林珑,你开着门干嘛?”

    “队长在我房间吐了,我一个人弄不动他,等你们回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周尧一个箭步赶紧进来,嘴里还念叨着:“怎么这么严重?刚才不是还能自己走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就是上来之后吐了。”林珑耸肩,很无辜的模样。

    于是,其他人赶紧把‘醉了’的队长抢救回去了。

    等其他人从徐应寒和蓝景程的房间离开,一旁的蓝景程冲着床头,低声笑道:“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原本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的男人,突然睁开眼睛,直勾勾地盯着头顶的天花板,面无表情地说:“再来一次,就有事了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所有人前往机场,回上海。

    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之后,飞机终于在浦东机场停落。外面骄阳似火,一下飞机,扑面而来的热浪,差点儿把人蒸熟了。

    徐应寒转头看着旁边已经戴好帽子的林珑,问道:“戴这个不热?”

    “苏晓潭给我通风报信,说你的粉丝准备来机场gank你,我怕被人打。”林珑微微耸肩,讲了个不算好笑的笑话。

    等领完自己的行李,大家开始出关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一出去,就看到接机口真的有不少人,特别是女孩,身上穿着统一的衣服,脸上贴着各种贴纸不说,就连手上还拿着横幅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,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声尖叫,少女们激动地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珑赶紧往后躲,结果就听到一个不算大,却格外清楚地声音:“红豆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,就看见不远处,穿着条纹衬衫的高大男人,乌黑长发整齐梳向脑后。他穿着并不浮夸,可是处处都透着一股精致的味道。

    机场吵嚷的声音,似乎在这一瞬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林珑握着手里的箱子,脸上已经露出大大的笑容。

    直到她听到男人的声音说:“红豆,过来。”

    于是,徐应寒就看见站在自己身边的少女,直接丢下她的行李箱,从他身边,飞奔到另一个男人的怀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