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章

    吵嚷的机场,步履匆匆的行人,甜美的少女扑到高大男人怀中的一瞬间,还是引起不少人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要不是周围没有摄像机,还真以为是在拍摄什么偶像剧。

    林珑微仰头,看着挺拔清俊的林亦淮,满脸都是止不住地惊喜:“大哥哥,你怎么来接我了?”

    “就不许我路过机场?”林亦淮脸上闪过一丝笑。

    林珑瞪大眼睛看着他,终于不满地说:“不可以路过,一定是要来接我的才行。”

    这种属于女孩的娇蛮,林珑很少在别人面前露出来,或许也只有在林亦淮面前,她才会有点儿刁蛮又不讲理地说,不可以这样,我一定要这样。

    林亦淮伸手用手臂揽住她的肩膀,这才往后看过去。

    不远处,穿着红黑色队服的少年们,正被一群粉丝包围着,人群中,此时正低头签名的高大身影,依旧那么瞩目。

    当林亦淮看过去时,那个人像是有感应般,低着头抬起来,也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林珑听到自己头顶一句在不轻不重轻蔑哼声,她立即抬头冲着林亦淮看过去。就见他伸手推了下鼻梁上架着的眼镜。

    或许是林亦淮的气场太过强大,又或者是他身边站着的两个黑衣保镖,天生就有种生人勿进的距离。所以让不少围着其他队员要签名的粉丝,不敢过来,跟林珑要签名。

    直到一个衣服上贴着卡通少女贴纸的女孩,小心翼翼地过来,轻声问道:“piano,你能给我签名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林珑毫不犹豫地答应。

    林珑接过女孩递过来的本子,随后又用她的手机拍了照片。

    见这个女孩要到了合影和签名,于是那边呼啦啦来了不少粉丝。

    等林珑签完一个名字,也不知道是谁突然说:“piano,我觉得你和寒哥很配,我会支持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林珑抬起头,却找不出说话的人,她茫然地看着粉丝,半晌轻声说;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她并不是个擅长说大话的人,可是此刻一句谢谢,显得太过单薄。

    于是少女白皙的脸颊出现一丝犹豫后,认真地抬起头,看着围绕在她身边的粉丝,轻声说:“以后我会继续努力打比赛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相信你和寒哥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们肯定能再拿冠军的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谁突然喊了一句,“还是S赛的冠军。”

    周围响起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最后,林珑还是跟着林亦淮出的机场。他们坐上林亦淮的车子,林珑半天都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。”直到车子开上高架,林珑突然喊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林亦淮从手机里抬起头,他有些歉意;“公司的事情有点儿多,抱歉。”

    原本和林珑在一起,他很少会用手机的。

    兄妹两人难得坐一块,结果反而谁都没说话。还是林亦淮转头看着她,笑了下,问:“没什么想跟大哥哥说的?”

    说?说什么?

    上海的天空一碧如洗,窗外骄阳似火,车内却清爽凉快。可林珑的脸颊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红,小姑娘在亲哥哥面前,到底还是害羞了。

    “我谈恋爱了。”半晌,她还是开口。

    林珑眨眨眼,脸上有点儿害羞,却是抑制不住地甜。

    林亦淮没说话,却是等着她继续说。

    她已经举起手,表示:“我先声明,我不是因为喜欢他才去打游戏的。我是因为进入这个战队,跟他越来越了解之后,才喜欢上这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因为了解,才喜欢。

    原本林亦淮脸上还带着淡淡笑意,现在却是一脸平静,那张一向儒雅温和的面孔,竟是难得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林珑也察觉到这点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直到林亦淮摘下自己的眼镜,伸手按了按鼻梁,有点歉意地笑了起来:“抱歉,哥哥不是想要发脾气或者是什么。只是,我以为听到你说喜欢某个人这句话,最起码还要几年。现在突然听到,一时有点儿适应不了。”

    作为万源集团的太子爷,未来的掌门人,即便他离真正接管家族企业还要很久。

    可林亦淮在万源这么久,也可以说什么大场面都见识过。

    如今居然会因为自家妹妹突然谈恋爱,而亲口承认他一时适应不了。

    吾家有女初长成,那种掌上明珠要被人抢走的滋味,可真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哥哥,对不起。”林珑小声地说。

    林亦淮瞧着她,伸手摸摸她因为愧疚低下的脑袋,轻声说:“最起码你应该提前告诉我,而不是让我通过直播才知道,原来我的红豆现在居然已经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林珑人生的第一次决赛,林家的人自然不愿错过。

    看着她一个成功破掉对方的基地,是自豪。

    但是在看到她被那个男人抱在怀中拥吻时,那就是扎心了。

    林珑没想到林亦淮是在意这个,登时愣在座位上。半晌,她才小声交代:“我是还没想好怎么跟你说,因为林亦让总是吓唬我,说我三十岁才可以谈恋爱呢。”

    谁知,林亦淮居然认真地点头,赞同地说:“在我的计划中,差不多也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林珑略不满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林亦淮这才轻笑一声,作罢。

    林珑看了看窗外,有些奇怪地问:“我们这是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你的战队。”林亦淮重新戴上眼镜,又恢复了之前的精致模样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去我们战队?”林珑疑惑。

    “作为一个电竞战队的投资者,了解一下同行也是应该的。况且作为哥哥,我到现在都没去过你们战队基地看看,也是失职。”

    林珑听他说的冠冕堂皇,可是怎么都觉得这件事不太对。

    可最后车子真的一路开到了他们基地,最后停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他们的车子比战队大巴回来的快,所以他们下车的时候,其他人都还没回来。既然林亦淮想要看,林珑也没阻止他的理由。

    等看完他们的训练室时,林亦淮直奔主题:“带哥哥去看看你房间吧。”

    林珑领着他上楼,这几天在外面比赛,所以一开门,室内空气并不算新鲜。林珑立即走到阳台,将阳台的门推开,外面的热浪蜂拥而至。

    林亦淮仔细打量了她平时住的房间,干净温馨,只是相较于她在家的卧室,小了点儿。

    他问:“这么小的房间,你在这里住的习惯吗?”

    “其实一点儿都不小的,我平时大多数都在训练,也就是睡觉的时候待在自己的房间里。”林珑赶紧说。

    终于,林亦淮站在门口,向外面的走廊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二楼的其他卧室此刻都紧紧地闭着门,于是他问道:“所以,那位徐队长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林珑就知道林亦淮这次来,绝对不只是什么电竞同行交流这种话。

    她低声说:“队长住在哪里,又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是没什么,但是自从知道他在和我妹妹谈恋爱之后,就变得很有关系了。”林亦淮轻瞥她,用一种道不明的眼神。

    一想到昨晚在酒店房间里,徐应寒对她做的事情,以及现在大哥哥意有所指的话,林珑犹如一条脱水的鱼,只觉得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就在林珑想着要怎么解释时,楼下就传来一阵喧哗声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就站在二楼房间的门口,所以楼下说话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林珑乍然不在,我突然觉得咱们这个队伍很冷清。”这话是简易说的。

    此时,周尧望了他一眼,登时嘲讽道:“得了吧,说得跟林珑话很多似得,除非有一天你不在我们战队了,咱们这个队伍才会真正变得安静。”

    “小尧,你可盼着我点儿好吧,刚拿了冠军,就想把我扫地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都别说了。你们赶紧上楼休息会,晚上出去聚餐,这次说好了,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周尧跟老妈子似得,又开始催促他们上楼。

    简易上楼的时候,还生嚎了一句:“珑妹妹啊,你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别嚎了,寒哥都没说话呢,你叫唤什么。”吴迪扔了瓶水给他,想堵住他。

    简易看着面无表情的徐应寒,这才说:“我这不是替寒哥着急,你看林珑的哥哥一到机场,就把人接走了。这显然是对咱们寒哥不满,电视剧不都是这么演的。男女主角彼此相爱,遭到家人反对。照珑妹妹家的资产,得甩给寒哥一张空白支票才够吧。”

    林珑站在楼上听着简易在下面胡说八道,又想笑,又得拼命憋着。

    只是这话,别人先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王玉檀:“靠,别的都能忍,嫌我寒哥穷这个就忍不了了。寒哥,小的去帮您把车钥匙拿过来,你直接砸在简易这头猪脑袋上。”

    “平时寒哥带你们吃香的喝辣的,关键时候拖后腿。”作为自家人,周尧也不能忍了。

    简易一见自己成公敌了,赶紧解释:“我这不是提前帮寒哥预演一下。”

    作为了解徐应寒家里情况的人,周尧直接哼道:“你放心吧,你寒哥家里绝对不比……”

    “废话怎么那么多,要是不困,就都滚去排位。别以为拿个洲际冠军就能放松,这周的比赛,谁敢松懈,我卸了他的手。”

    终于,徐应寒凉薄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在基地里,他的话一向都比周尧管用。

    于是,简易和王玉檀赶紧提溜着准备上楼。只不过两人上楼之后,就看见林珑敞开的房门口,站着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两人提着箱子,然后简易的箱子从手里掉了下去,顺着楼梯,咕咚咕咚地滚到了楼下。

    周尧在楼下听到动静,吓了一条,见是箱子滚下来,又一个劲地开始念叨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,我是林珑的哥哥,林亦淮。”见两人都没说话,林亦淮主动打招呼。

    简易和王玉檀赶紧跟他握手,两个网瘾少年平时在基地胡说八道在行,可是真正经打起招呼,一个个拘谨地嘴巴跟河蚌似得。

    倒是林亦淮不在意地轻笑了一声,说道:“现在不流行空白支票,直接给银行卡就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饶是简易这性格,都尴尬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还是林珑憋着笑,替他们说了两句话,又赶紧拉着林亦淮下楼。

    他们刚下去,楼下正各种瘫在沙发上的人,猛地睁大眼睛,然后一个个都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就连周尧都吓了一跳,赶紧问道:“林珑,你没回家?”

    “又没放假,我当然不会擅自回家。”林珑说,她又指了指身边的人,“我哥哥正好没来过我们基地,所以顺便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周尧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其他人一一打招呼之后,就剩下了徐应寒和林亦淮没打招呼。

    周尧在一旁给他使眼色,直到他身边的男人,将手上的手机收进口袋,缓缓地往前走了两步,直到走到林亦淮的面前,伸出一只手。

    他的手掌很好看,手心宽厚,手指修长又骨节分明。

    之前有粉丝给他剪辑的舔手视频,播放量甚至超过了百万。

    此刻,这只好看的手搁在半空中,这张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,染上淡淡笑意,轻声说:“你好,我是徐应寒。”

    林珑见林亦淮没立即握手,赶紧在旁边,小心地扯了下他的袖子。

    林亦淮感受到她的小动作,总算是慢悠悠地伸出手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是林珑的大哥,林亦淮。”

    说完,林亦淮伸手搭在小姑娘肩上,突然轻笑了下,轻声说:“林珑平时在战队里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安静地看着他,转头看了一眼紧张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突然,低声一笑;“麻烦什么,照顾自己的女朋友,应该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