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八章

    偌大的客厅,安静地仿佛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什么叫真汉子,连周尧都有点儿佩服徐应寒,他还真是什么都敢。

    林珑听到这句话,一颗心就像突然被浸泡在都是蜜汁的糖水里,还不停地往外咕噜咕噜地冒泡,空气中都是甜味。

    林亦淮直勾勾地看着徐应寒,他性格不算冷漠,只是此时面无表情的模样,看着还是挺吓人的。

    其实林珑早就想到,他们两个公开,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会是粉丝群,结果她还没来得及感受外面的狂风暴雨,林亦让和林亦淮的连番轰炸,就让她感受到了她和徐应寒这株爱情小树苗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。”林珑又扯了下他的衣服,轻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饶是林亦淮满腹能打击对面的话,还没轻描淡写地扔出来,就已经被自家的姑娘也扯住了袖子。

    这是生怕他说出什么话来。

    林亦淮回头看着她,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无奈。

    周尧赶紧把其他人都拉走,临走的时候,突然又想起简易说的空白支票。他老脸一红,恨不得脚踏风火轮,有多远赶紧躲多远吧。

    于是,客厅里终于剩下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徐队长。”林亦淮的声音客气又疏淡,显然一副咱们并不是很熟。

    谁知徐应寒这个一向面无表情的人,反而脸上带着淡淡笑意,“直接叫我名字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林珑之间……”林亦淮刚起了个头,突然旁边的林珑像是赤脚踩在火炭上,整个人焦急地不行。

    她伸手拉着林亦淮的手臂,轻声说:“哥哥,你有什么你就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先喜欢林珑的,也是我跟她表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我为什么会喜欢她,作为林珑的哥哥,您应该比任何人都知道,她有多值得被人喜欢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虽然她很小,我也很年轻,但是对于我们两个之间的未来,我有认真考虑过。我们家的传统就是,不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,都是耍流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亦淮看着站在车外的少女,车窗降下,叮嘱道:“回去吧,外面太晒了。”

    林珑这会儿反而生出一种念念不舍的感觉,眼睛微湿,明明他们就在上海,可是偏偏她因为住在基地训练,见面的机会反而没比从前增加多少。

    见她这幅小模样,林亦淮忍不住说:“要不你跟哥哥回家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林珑摇头,赶紧说:“不行,这周还有比赛呢,战队又没放假,我怎么能回去。”

    因为洲际赛,所以整个LPL上周都没有比赛。这周比赛将重新恢复,跨组循环赛也将进行到最后一周。

    I.W战队周六将迎接A组第二的套套战队。

    因为万源战队在A组第二,目前他们积分咬地很紧,估计不到联赛的最后,都不能咬定究竟谁会是A组第一。

    大概也是考虑到这周的比赛很重要,所以战队根本没给他们放假。

    林亦淮又跟她说了几句,这才让司机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林珑站在原地,看着黑色轿车慢慢,驶向远处,直至在她的视线中消失。

    她回头,看见太阳下站着的男人,上海的阳光真的不是说笑,不过才在门口站了几分钟,就热地脸上起了一层薄薄的细汗。

    但她迅速地走到他身边,抬头望着他,什么话都没说,只是浓密睫毛一直扑簌扑簌地在扇动,眼睫下的那双莹润眸子,也盛满了说不出的甜意。

    她说:“原来你这么喜欢我啊。”

    不是疑问,是带着得意的肯定句式。

    徐应寒听到她这句话,转身就要走,临走的时候,还特地留下一句:“才被晒几分钟,就开始说胡话了。”

    他仗着自己身高腿长,几步就走回了基地门口。

    谁知林珑可再不是之前那个被他一逗弄,就羞得面红耳赤地小丫头。

    她赶在他开门进去的那一瞬,靠在门前,挡住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少女仰着白玉般脸颊,漆黑的眸子犹如夜空的星辰,即便在这白日里,都亮堂地逼人。她说:“可是你刚才说,我多么值得被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面无表情的脸上,飘过一丝很可疑的红晕。

    他伸手准备拨开挡着门的少女,就听到她眨眨眼,狡黠地说:“你还说不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就是耍流氓。所以队长,你是想和我结婚吗?”

    结婚啊,十八岁的少女从来没想过这个词,会和她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可是怎么办呢,刚才徐应寒说这句话的时候,别说她震惊了,就连林亦淮都被他震住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话有点儿多。”徐应寒面无表情地直接伸手将她抱起来,然后放在旁边,自己推门进去了。

    林珑站在门口,冲着正往里走的男人喊道:“我也不喜欢耍流氓的。”

    正好周尧从楼上下来,路过客厅,就听到这么一句话。他震惊地看着徐应寒,又看着站在门口,扒着门冲着里面喊的少女。

    他愣了半天,半惊讶半惊悚地说:“寒哥,原来你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看着他的表情,不用问也知道,他此时满脑子都想歪了。他理都没理,直接上楼回自己房间了。

    等他消失在楼梯拐角,林珑才慢悠悠地踱步进来。

    周尧指了指楼上,“你们两个搞什么呢?”

    即便林珑不是那种喜欢炫耀的性格,可是男朋友这么可爱,她居然有点儿明白别人秀恩爱时候的心情,真的是恨不得跟全天下炫耀一下,她的男朋友有多可爱。

    于是她话没多说,直接蹬蹬蹬地跑回了楼上。

    “苏晓潭。”林珑拨通好友的电话,直接喊道。

    苏晓潭本来正在教室上课,这个老师的课堂一向很严格。虽然她坐在最后一排,可是接电话的时候,还是趴在桌子下面。

    她小声说:“林珑,我能不能待会给你回电话?”

    “不行,苏晓潭,我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一听她这口吻这么正式,苏晓潭抬头看着讲台前的老师,忍不住叹了一口气,于是最后一咬牙,弯着腰顺着后门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她跑到外面的走廊,这才轻吐一口气说:“什么重要的事情?”

    就在她以为是徐应寒的粉丝杀到基地这种事情的时候,林珑居然给电话那头,哧哧闷笑了好久,才低声说:“原来队长这么喜欢我的。”

    于是她把今天徐应寒对林亦淮说的话,又原封不动地转述给苏晓潭。

    林珑在床上滚了一圈又一圈,连说话的语气都是飘的。

    苏晓潭认真地听了半天,听到最后实在忍不住了,她说:“林珑,说了半天,你就是来跟我秀恩爱的?”

    电话里的声音突然顿了下,片刻后,少女重重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很想告诉你们,队长有多好。”

    苏晓潭泪流满面,她喵的,她可是在全系挂科率最高的老师课堂上公然逃课,然后最后居然就只是为了听她说寒神有多好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低吼道:“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我可是寒神的脑残粉,你知道什么叫脑残粉吗?就是我的男神全天下最好。”

    林珑一愣,傻兮兮地笑了起来,最后捂着自己的脸颊。

    电话贴着她的脸颊,她轻声说:“我现在觉得好开心啊。”

    苏晓潭靠在墙壁,听着对面这个傻姑娘,开心的声音。

    最后,苏晓潭还是没打破她的开心,没告诉她网上的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自从他们两个公开之后,网上的舆论不仅没有慢慢冷却下来,反而有种越演越烈的趋势。不管是所谓的脑残粉还是双方的理智粉,又或者是正义路人,都没闲着。

    不过最后,有篇帖子倒是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一个主题为“寒神谈恋爱我无所谓,但是我觉得他不该在这种场合公开。”

    这个发帖的人,也在主楼表明了自己的观点。

    “洲际赛冠军是整个LPL赛区的冠军,大家好不容易拿了一个冠军,结果却被恋情这种抢了风头,我觉得这是我挺不能接受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原本其他战队吃瓜的粉丝,在看到这个帖子之后,登时把自己的委屈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谢神的粉丝,说真的,看到自己的傻崽子拿个冠军开心的样子,结果媒体报道一窝蜂都去报道寒神和piano谈恋爱的事情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原来不止我一个人这么想啊。我还以为我是太小心眼了呢,祝福归祝福,但是这种场合公开,确实不合适吧。”

    “拜托,寒神是什么人?他是那种故意抢风头的人吗?他真的就是拿了冠军太开心,一激动就公开了吧。如果大家觉得这不好,我代表他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楼上脸真大啊,人家有女朋友的,你算什么东西?代他道歉,你有本事让徐应寒亲自出来道歉啊。可真够不要脸的。”

    贴吧本来就对女粉丝不够友好,此时这个粉丝的回复,都快被嘲笑疯了。

    周尧就对贴吧的风吹草动十分在意,结果就看到这个帖子,而且有被越盖越高的趋势。

    大家休息之后,就下楼开始继续排位。

    林珑还没下楼,但是徐应寒和吴迪一起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?”徐应寒走到他旁边,低头扫了一眼,周尧想收没收住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看见徐应寒停住脚步,转身,直接从他手里把手机拿过去,动作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“算了,算了,贴吧这帮人都胡说八道呢。你看看就行,别往心上去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低头又看了会,这才将手机还给周尧。

    见他往训练室走,周尧赶紧跟上去,“现在是风口浪尖的时候,你可千万别再添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添乱了?”徐应寒瞥了他一眼,挺冷淡地问。

    这么欠揍的话,周尧实在是想不出来,他是怎么能说的出口的。要不是他颁奖的时候搞那么一出,他的电话至于被打爆,微信信息至于被塞爆吗?

    周尧倒吸了一口气,结果还没说话,就听到徐应寒点头,淡淡说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你知道了?你知道什么了?

    五分钟之后,那条女粉丝的回复下面,出现了一条新的回复。

    Woshixyh:如果你们觉得我的事情抢了这次夺冠的风头,我向所有其他队伍的选手道歉,这件事确实是我考虑不周到。还有,我道歉了,所以麻烦楼下骂人的也都跟这姑娘道歉,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,但是一上来就骂人,你大概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这条回复,被刷出来的时候,这个帖子里的人都疯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,这不是寒哥吧?寒哥怎么可能亲自回复。”

    “要真的是寒哥,这个女粉丝也太幸福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假的吧,不是说寒神出了名的高冷。”

    十分钟之后,徐应寒的直播开了。

    他一边打开游戏界面,一边看了打开直播平台,居然还点开了自己的直播间,此时屏幕几乎都是密密麻麻的。

    “贴吧?”有人在弹幕上问了贴吧的事情,然后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的男人,点了点头:“嗯,那个ID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什么都比不上当事人亲口承认,本来那帖子都吵翻天了,大部分人还是觉得徐应寒不可能为了一个粉丝亲自回复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回复那条?”弹幕上几乎疯了都想知道。

    此时徐应寒看着镜头,表情安静而认真,他说:“我一般不怎么看贴吧,刚才在我们战队经理的手机上看到这个帖子以及他们的回复。我自己也想了下,确实觉得应该跟其他战队的选手说声抱歉。因为这个冠军不是I.W一个战队的事情,大家都有份,我不该让自己的私人事情搅乱夺冠新闻。”

    此时,在训练室的其他人,都一脸惊恐地看着徐应寒。

    I.W战队最大的队霸,居然会说对不起?

    还主动道歉?

    “嗯,也要跟本队的队员道歉。”这是弹幕的粉丝在问他自己队伍呢。

    简易脖子一缩,赶紧说:“寒哥,你不用道歉的,我们绝对支持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简易这狗腿行为,弹幕自然一片鄙视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弹幕指出,徐应寒肯定是因为粉丝脱粉太严重,所以才会在贴吧回复,故意做样子,好挽留粉丝的心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说这话的人还没被房管封,居然还被亲自翻了牌子。

    “如果粉丝只是因为我谈恋爱就脱粉,我祝福她们生活依旧美好。回复只是因为看不惯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女孩。有什么骂我就行,跟我粉丝较什么劲儿。我是个打职业的,是个正常人,会喜欢一个人也很正常。所以谈恋爱也是正常的人会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233333你怎么可能是正常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到底对自己有什么误解?”

    “寒神,到底是谁告诉你,你是正常人的?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你谈恋爱,我们才觉得不正常啊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皱着眉头看着弹幕,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直播的时候,别说和粉丝聊天了,就连开口说话都少,所以一直有哑巴主播的称号。没想到,今天居然破天荒的说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直到屏幕飘过一个人问,寒神,你是真的喜欢piano吗?喜欢到什么程度?

    穿着白色T恤的男人,敲击键盘的手指微顿。

    然后他说:“很喜欢,喜欢到想跟她过一辈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