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二章

    回到基地之后,大家几乎没怎么说话,就直接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周尧站在楼底下,看着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模样,登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虽然勉强赢下了这场比赛,可是队伍内也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。

    说真的,每到这个时候,周尧是最害怕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些队员在一起,都是年轻不大的少年,平时关系是真的好,可是有时候也真的会有问题。毕竟长时间在一起,怎么可能没有磕磕绊绊的。

    他微微叹了一口气,就看见旁边缓缓走过去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原来是林珑还没上楼,周尧转头看着她,哄道:“上去休息一会吧,今天没训练,想吃什么?我帮你们点外卖。”

    一般比赛日都会排两场比赛,他们是五点钟开打的那一场,所以现在回到基地都九点多了。

    本来是想带着他们出去吃完晚饭再回来的,结果一个个垂头丧气,都说不想吃。

    大巴车只能开回基地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林珑摇头。

    周尧见她神色不振,又想起今天小姑娘真是血妈carry比赛,所以拍着她的肩膀说:“今天辛苦了,咱们家MVP,说真的,你照这个势头,很有可能争取赛季的MVP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就听到一个懒散地声音说:“把你狗爪子从我女朋友肩膀上拿下去。”

    周尧回头看见徐应寒走了过来,心里拿着的酸奶,等走到林珑面前,直接把吸管喂进她嘴边,低声说:“喝点儿东西再上楼休息。”

    林珑都没拿着酸奶,直接吸了两口。

    徐应寒就一直这么给她拿着。

    周尧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,一副眼珠子马上就要爆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寒哥,你再这样,我真的要报警了。”周尧无力地说。

    显然这样的徐应寒,他看着可实在太不习惯了,说好的高冷,说好的不近女色,说好的骄傲呢。

    谁知徐应寒只是瞥了他一眼,又低声问:“晚上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尧说给我买的。”林珑立即说。

    周尧赶紧摆手,呵呵笑道:“可别,有寒神在,我哪能跟他抢着买单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你说了,要给我买好吃的。”林珑正色道,说完,她还抬头问:“队长,你想吃什么?让小尧给我们买吧。”

    周尧一口气差点儿没提上来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家底这么厚的人,好意思欺负他这么一个小小的战队经理。

    可是,就这样,林珑还是很实诚地点菜了,点的是最近她常吃的麻辣香锅。她以前很少吃口味这么重的东西,结果现在反而喜欢上火锅、麻辣香锅这种重口的食物。

    林珑点完东西之后,直接上楼。

    周尧本来想和徐应寒谈谈今天战队的问题,结果就看见他跟着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他险些失声尖叫,好不容易压低声音问:“你干嘛去?”

    “回房间休息。”徐应寒头也不回,给他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周尧到嘴边的话,绕了几圈,结果最后还是说了出来:“回自己房间睡觉啊,别没事乱跑。”

    自从他们两人公开之后,周尧就养成了,睡前必到徐应寒房中转一圈的‘优良’习惯。

    有时候徐应寒因为打游戏太晚,他第二天也必定要询问吴迪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把徐应寒当贼一样防着,生怕他半夜就悄无声息地摸到林珑房间。

    走到拐弯口林珑自然听到这句话,于是一张小脸刷地一下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所以她回到自己的房间,顺势就准备关上门,结果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徐应寒伸脚挡住门缝,垂眸看着她,低声问:“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尧说了,让你回自己房间睡觉,别乱跑。”林珑理直气壮地说。

    于是,她听到男人清楚地一声嗤笑。

    他问:“周尧说的话,你就听?”

    林珑正想说,人家是经理啊,结果房门就被男人推开,整个人落入他的怀抱中,他的脸颊靠近,“但是你男朋友说,想在这里睡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个流氓,林珑拼命憋住,不想让自己的脸红得太明显。

    可是她憋着脸,反而白皙的小脸越发涨地更红。

    徐应寒无声地笑了起来,林珑气恼地说了句:“徐应寒,你不要耍流氓。”

    男人漆黑的眸子安静地看着她,因为目光太直接了,看得林珑不知该怎么反应。直到他低头在她的唇亲了一下,像是不满足一样,又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之后,他才低声说:“我说的睡觉,就是盖棉被纯睡觉,你想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什么叫做恶人先告状,大概这就是吧。

    可是,今天的比赛真的让林珑觉得很疲倦。

    刚才比赛结束的时候,她接受采访的时候,拿着话筒的手掌,就一直在颤抖。

    之前她只在打韩国战队的时候出现过这种情况,但是战队的理疗师告诉她,是因为长时间的过于集中用手,所以松懈下来之后,就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别看他们的赛场是电脑上,所以电竞选手的职业病也不少。

    不少选手要腰伤或者手伤,腰伤是因为长时间坐在电脑前,而手伤就更普遍了,基本每个职业选手,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好在I.W战队因为有大企业赞助,所以战队的设施十分齐全,就连理疗师都配备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之前打比赛她从来没这么疲倦过,今天居然有种倒头就想睡觉的冲动。

    所以她低声说:“别闹,我真的困了,想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徐应寒声音低沉,一副在哄孩子的嗓音。

    林珑本来是想把他赶回自己的房间去睡觉的,谁知话还没开口,直接被他凌空抱了起来。小姑娘吓得差点儿失声尖叫,可是想到这房间差劲的隔音,还是迅速闭嘴。

    等他掀开被子,直接把她扔在床上,翻身在她身边躺下时,一切都那么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以至于林珑连拒绝的话,都还没说出口,他就在自己身边躺下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没开灯,所以门关上之后,周围一片昏暗,只有未拉起的。她笔直地躺在自己的床上,居然连动都不敢动一下。因为只要一动,她的手臂就能触碰到他温热的身体。

    男人高大的身体像是一个源源不断的热能量源,还没碰上去,她就觉得热。

    直到旁边的人突然侧身,林珑正要往旁边躲,腰身却已经被他的手臂扣住。

    他微微抬起头,又是一声轻笑,随后,她柔软的唇就被含住。

    月色透过窗户温柔穿透进来,洒落在隆起的被子上,林珑的脸颊被他的手掌温柔地捧住,他的舌头霸道地闯入,唇舌被他勾住,密不透风地气息将小姑娘紧紧地包裹着。

    明明说好盖棉被,纯睡觉的。

    果然啊,男人的话,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林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睡着的,反正醒来的时候,摸了摸旁边的床,居然没人在了。

    她起身打开床头灯,看了一眼闹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居然已经晚上十一点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赶紧揉揉眼睛,起身下楼。

    等她进训练室的时候,才发现大家都在,只是平时吵闹的房间,此时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林珑走过去,就看见徐应寒正在打排位。等她在椅子上坐下,男人摘下耳机扔在桌子上,转头问她:“睡饱了?”

    “再睡下去,今晚都不用睡了。”

    见她精神饱满,徐应寒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,直接起身,“走吧,带你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打,你不是还在游戏里。”林珑指了指电脑屏幕。

    徐应寒面无表情地说:“遇到一群演员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头对王玉檀喊道:“待会二十分钟的时候,帮我按投降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种一点儿不负责的游戏精神,林珑居然觉得十分理解。因为排位不像比赛,有时候遇到’神’队友,挂机都是轻的,真的想砸掉键盘。

    林珑和他出去之后,悄声问道:“今天训练室,好安静。”

    “不喜欢?”徐应寒淡淡道。

    林珑点头,她还是喜欢平常那个叽叽喳喳的训练室,现在有种说不出的压抑。她知道第三把简易被换下去之后,心情一直不太好。

    平时训练室他和王玉檀说话最多,结果今天他不说话了,整个训练室,都一下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上头了,让他们冷静冷静。”徐应寒声音挺平淡的,看出来没生气。

    只是林珑略一愣,回味过来,反问道:“他们?”

    徐应寒嗤笑一声:“第一把赢了之后,吴迪在训练室问你为什么不开大招救他。结果第二把的时候,你也看见了吧,简易为了救他,送了多少次。网友说他们是葫芦娃,我看到倒是一点儿没说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又上贴吧?”自从上次他在贴吧回复了之后,周尧立即把他的贴吧帐号没收充公。

    徐应寒撇过头,笑着望她:“怎么,你要告发我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。”林珑立即摇头,眨眨眼睛:“我可是你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像是想起什么似得,徐应寒轻笑了下,林珑转头望过去,可是见他什么又没说,就觉得奇怪,“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突然想起来,今天还没夸你。”

    林珑微愣,不明白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他微掀起嘴角,带着笑意,低头亲了亲她的唇瓣,“你今天帮我挡大招的时候,让我想立即把你娶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媳妇,夫复何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