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三章

    鱼哥拿着笔记本出来,正准备去训练室,就看见自家adc把中单按在墙上亲。

    他轻咳了一声,两人迅速地分开,转头望过去。

    林珑一见是鱼哥,一张脸唰地跟刷了一层红油漆。说真的,对鱼哥和周尧她还真的有点儿区别。鱼哥是教练,就像是高中时候的班主任老师,所以此时林珑的感觉,就像那些早恋的学生被班主任抓到。

    谁知鱼哥缓缓走了过去,在途径他们身边的时候,留下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等鱼哥走了之后,徐应寒看了眼怀里的小姑娘,就见她伸手捂着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他低头亲了下她的手背,“就这么害羞?”

    林珑反倒是问他:“你就没觉得不好意思?”

    “亲自己女朋友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”徐应寒皱眉,用一种你是不是还没睡醒的眼神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你高中肯定没有早恋过。”林珑点头。

    她说完,徐应寒眉梢上挑,眯着眼睛看向她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林珑转身就想跑,被徐应寒强行扣住手腕,重新压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“你谈过?”徐应寒声音低沉,表情陡然变得危险起来。

    林珑赶紧说:“没有,绝对没有。”

    见他没说话,林珑差点儿举手发誓了,她说:“我真的没有,没吃过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吗?以前我们班里的情侣,特别怕班主任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林珑在普通学校的时间并不长,连班级里的同学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但是她却记得班上有对小情侣被班主任抓到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咱们两个现在又不是高中生了,怕什么。”徐应寒摸摸她的长发,安抚小姑娘。

    谁知林珑眼珠子转了转,软软地说:“可是我才十八啊。”

    林珑想说的是,她还十八岁,依旧是处于对老师敬畏之心的年纪。在她看来,鱼哥这个教练跟老师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哪想,徐应寒已经倾身靠近她,“嫌我年纪比你大?”

    天地良心,她哪里敢。

    “男人二十一枝花,队长你正处于如花似玉的年纪。”林珑看着他,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徐应寒被她哄得顺心如意,这才放过她。

    之后几天,战队看死恢复了以往的模样,就连简易都开始有说有笑,不像周六晚上那么低气压。

    只是周一约了和万源战队的训练赛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林亦让就在公屏放狠话,让他们小心点儿。林珑不甘示弱,呵呵两个字,差点儿气得林亦让恨不得从网线那天爬过来教训她。

    只是训练赛的结果,如她所想,或者应该说是超过她所想的那样爆炸。

    两局比赛,万源战队都是在三十分钟左右推上他们的高地。上野毫不节奏,连带着中路爆炸,林珑差点儿被林亦让和对面的打野抓成超鬼数据。

    还记得上次训练赛爆炸,是因为林珑被人袭击。

    当时她整个人处于懵逼状态,好在很快,她调整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,就好像没有预警的一样,不管是吴迪还是简易,突然就爆炸了。吴迪爆炸的原因,林珑多少能猜到点,无非就是被自己的竞争对手压着打,心里一时上火。

    倒是简易怎么就一下心态崩了,林珑真是想不懂。

    虽然队内有蓝神这样的冠军选手在,可是不管是管理层还是教练,都是支持简易首发的。

    训练赛结束之后,除了徐应寒之外,所有人都垂着脑袋,都等着被骂。鱼哥看着他们,手里的笔记本上记着满满的东西,刚才游戏的时候,他就憋着一肚子的话。

    此刻,他看着众人,还是忍住。

    随后,他敲了下旁边的白板,黑色墨水捏在手上,冷声说:“现在开始复盘,看看你们自己究竟输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林珑从来不知道,复盘会这么痛苦。

    就是那种看着自己犯下的蠢,再一次清楚又毫无保留地被呈现在所有人面前。上路吴迪是最先被抓的,对面抓住简易在下半野区刷野,打野和上单一起去抓。

    吴迪闪现都交了,结果还是没跑掉。

    接着又是中路,林珑在比赛中,防gank意识一向强,一般中路和打野一起来抓,都不太容易抓到她。可是既然两个人抓不到你,那就三个人吧。

    对面上单已经把兵线推到塔里,所以有时间过来。

    于是打野抗塔,中单收人头。

    林珑第一次被杀的时候,甚至觉得她能听到林亦让得意的笑声。

    只是后面,她被抓到自己都麻木了,她交了闪现勉强逃生。可是在她闪现转好之前,她就算躲在塔下,对面也能越塔杀她。

    然后,她补兵也一直对面压制,基本都是几十刀,几十刀的压。

    一场比赛下来,她几乎毫无游戏体验。

    “中路为什么会打得这么惨,我想你们都明白吧。”鱼哥看着他们,于是又敲了敲白板声音略提高的说:“对,咱们这周的比赛都结束了。组外循环赛也结束了,到现在是全胜战绩,排在B组第一。不过你们觉得要是以现在这种状态,你们下周第二轮的B组循环比赛,能赢吗?”

    能赢吗?

    谁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最后,鱼哥复盘之后,让他们自己去打排位训练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多的时候,周尧进来宣布:“是这样的,咱们这一个多月几乎都没放假,所以队里决定,明天放一天假,让你们休息休息,晚上十二点之前回基地就行。”

    平常大家总念叨着,到底什么时候能放假,什么时候可以。

    结果这会儿真放假了,反而没什么讨论,大家的表情都是,哦,我们知道了。

    周尧见他们都没什么热烈反应,又说了句:“既然明天都放假了,也别窝在基地。出去看电影,约个朋友吃吃饭都行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睛随后缓缓移到徐应寒和林珑身上,淡淡说:“约会也行。”

    林珑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晚上一点多,徐应寒打完这把游戏,直接退出客户端。

    他还伸脚踢了下林珑的座椅,“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林珑这局游戏才开始十分钟,况且今天训练赛效果不好,她自然不想这么早就去睡觉。于是,她直接摇头:“我还不困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打完这把就去睡。”徐应寒看着她,语气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林珑一边盯着电脑,一边奇怪地说:“如果你困了,就自己去睡,干嘛非拉着我一起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得去约会,我怕你睡太晚,起不来。”徐应寒看着她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林珑微愣,敲击键盘的手指,一直顿住了。

    约会?

    此时对面打野过来,她刚准备往回走,结果就被猪妹技能冻住,于是她干脆放弃反抗,直接送了一条命。

    等她回过头,看着徐应寒,诧异地问:“约会吗?”

    “不想去?”徐应寒伸手擒住她的下巴,脸上带着淡淡笑意。

    因为他此时正对着林珑,所以旁边简易一转头,就正好看到徐应寒。他脸色微僵,徐应寒在他脸上淡淡扫了一眼,“看什么,再看也不会带你一起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易儿,你也太没眼力见了吧,居然要当人家情侣的电灯泡?”

    王玉檀听到,登时转头鄙视他。

    随后,他又说道:“不过你明天要是没地方去的,我勉为其难陪你去看电影。”

    简易一阵恶寒:“两个大男人去看电影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我都不嫌弃你,你还嫌弃我?”王玉檀一声冷哼,又问:“你到底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去。”简易拖长强调,无奈说:“反正又没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等第二天的时候,早上十点不到,林珑就醒了。她洗完澡又吹干头发,已经十点半了。因为说好一起吃午饭,所以她赶紧换衣服弄头发。

    徐应寒来敲门的时候,就听到门口的脚步声,随后房门被打开。

    林珑穿着一件白色泡泡半袖雪纺衫,下面陪着一条浅色短裤,她本来人就白,穿着这样一套衣服,更显得跟雪堆似得。

    他眸色微深,林珑赶紧关上门,出来。

    等她走了两步,就见徐应寒站在原地没动,她回头勾了下:“队长,你不走吗?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点儿女朋友的自觉?”徐应寒眉头微蹙。

    林珑眨了眨眼睛,她没迟到吧?

    然后,徐应寒上前牵住她的手,他修长的手指,一根一根扣住她的手掌,低声说:“要这样才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