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章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,林亦让足足好几天没有联系林珑。

    就连他的粉丝都放弃解释,表示自家孩子就是有点儿虚荣心,还望大家理解。

    周五晚上的时候,大家训练结束之后,林珑起身去厨房倒水。

    这几天的训练赛,不能说不好,但也称不上好。明天将是新一轮的组内对抗赛。现在I.W战队以全胜战绩排在小组第一。

    NBG战队以9胜2负的排在小组第二。

    至于A组,万源战队和TT战队分别排在第一、第二。

    因为还有一轮组内比赛,所以最后的排名未定,甚至连谁能进季后赛,都还没彻底定下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明天去不了,有比赛。”

    林珑刚抱着水杯走出来,就听到外面有人打电话的声音,这个声音显得有点儿疲倦,似乎很累的模样。

    等她走过去,就看见蓝景程站在窗口,一手握着电话放在耳边,另一只手却放在眼前。轻轻地握紧、放松、握紧、再放松。

    林珑站在原地,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蓝景程很快注意到她,跟对面说了两句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林珑。”他把手机放在裤子口袋,笑着打招呼。

    林珑握着手里的水杯,想了想,还是问:“K神,你手伤是不是复发了?”

    在蓝景程签约I.W战队的时候,就曾经坦白过,他的手伤已经到了严重的地步。上个赛季,他之所以未签约任何一家战队,也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他还不想就此放弃,又加上手伤治疗的情况不错,这才会选择回来。

    蓝景程见她皱着眉头,一脸担忧地模样,在嘴边竖起一根手指,低声说:“嘘,没什么大事,所以不用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林珑的一脸不赞同,看得蓝景程只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他解释:“真没那么严重,你蓝哥哥还不至于这么脆弱。况且明天未必就要我上场,所以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医生让你什么时候检查?”林珑问道。

    见她真的要打破沙锅问到底,蓝景程只得如实说:“这个周末之前去就好了,所以我说,没那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嗯,后天去吧,如果你不去,我就跟队长告状。”

    林珑抬头,一脸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蓝景程看着面前把徐应寒当成尚方宝剑的小姑娘,登时觉得好笑,不过到底,心里还是热乎乎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,就是和幸运星战队的比赛。

    如今幸运星在B组积分排第四,处于能进季后赛,但又很危险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过幸运星是个执行能力很强的战队,韧性也足够,打过不少次的精彩翻盘大战。他们的比赛精彩会拖到大后期,就是因为他们不管什么时候,都不放弃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队伍,大家自然不会放松。

    只是当林珑上车的时候,坐在位置上,不放心地朝蓝景程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徐应寒伸手捏住她下巴,把少女的脑袋掰正朝自己的方向,低声说:“不许随便看别人。”

    林珑愣了一秒,随后失笑。

    她低声说:“你霸道总裁啊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男人一脸严肃,逗得林珑也伸手掐他的脸颊。

    徐应寒的脸颊大概就跟老虎的屁股一样吧,平常谁敢随便乱摸。可是此刻,林珑不仅伸手摸,还敢捏。

    坐在后面一排的王玉檀,实在是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伸脚轻踢了下林珑的椅背,叹道:“姑奶奶,给条活路吧。”

    本来看着单身狗看情侣打情骂俏就很无奈了,结果男主角还是寒哥,这种滋味真有种无处说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给。”林珑满眼笑意地看着徐应寒。

    王玉檀倒在椅子上,大喊道:“我宣布I.W战队下路从今天开始恩断义绝,我也要找个妹子,我也谈恋爱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白日梦呢,赶紧坐好,马上开车了。”

    上来的周尧,见他鬼吼鬼叫,上来就给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于是,小王同学的反抗,就这么无声熄灭。

    如今,林珑再踏进这座电竞馆,早已经驾轻就熟。因为他们今天是第二场比赛,所以需要等前面两支队伍比完,才可以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好在,等了没多久,VG战队就以2:0轻松取胜。

    “好了,准备一下上场吧。”周尧看着电视上的情况,站起来催促道。

    林珑特别把外套脱了,休息室内的空调很足,不过比赛场内就未必了。

    今天的首发阵容,依旧是吴迪、简易、林珑、徐应寒和王玉檀五个人。

    当他们五个人入场后,早已经等候多时的粉丝,登时尖叫了起来。场地里登时响起一片灯牌,各种应援表白,亮眼地叫人忽视不了。

    而解说席上也是明风和奇袭两个老搭档。

    明风说:“好了,接下来的是一场比赛,则是LuckyStar和I.W战队,我相信不管是现场还是屏幕前的观众,都已经等候多时了吧。”

    奇袭:“到目前为止,I.W战队依旧保持着赛季全胜战绩,不管是我们解说还是粉丝,都很想知道,他们的全胜战绩会不会保持到赛季结束。”

    明风哇地叫了一声,笑道:“你可是有名的毒奶,今天要是有个意外的话,我怕你走不出这个场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啊。”奇袭大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此时场上的已经开始进入BP阶段,双方选手脸上的表情都挺轻松的。

    谁知第一场的时候,他们就遇到了问题。

    幸运星不知道是不是看了上周的比赛,发生I.W战队的上野状态不是很好。开局五分钟,打野居然去上路gank了三次。

    吴迪被抓死了一次,在第三次的时候,交掉自己的闪现,这才勉强逃生。

    好在中下两路,依旧保持着优势状态。

    所以怕再次出现上次上场比赛的问题,王玉檀直接让简易去上路帮吴迪的忙,最起码缓解一下上单的压力。

    只是也不知道是对方的执行力真的好,还是防gank能力强。

    简易两次去上路,对面宁愿亏一波兵线,都立即撤出一塔,没让简易抓到任何机会。

    林珑因为坐在简易的旁边,所以明显能感觉到他的急躁,立即开口说:“别着急,我和下路都有优势,这把我们能赢。”

    好在,最后,这把确实因为中下的优势,赢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好运气,没延续到第二局比赛。幸运星像是找到了窍门,直接在上路开始打麻将,打野一直照顾上路不说。

    甚至林珑和对面对线,几次就看到这个加里奥消失,然后出现在上路。

    简易因为帮了吴迪,也被击杀了一次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上单和打野都陷入了劣势。特别是打野节奏带不起来,对于整个团队影响都太大了。

    当二十分钟的时候,对面清空大龙坑的视野,居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偷了大龙。

    就连解说席上的明风都摇头说:“这局I.W战队的视野真不好,大龙坑这边完全被幸运星掌控了,这条大龙被偷了,估计他们也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于是因为这条大龙,原本还算持平的经济差,一下被拉开。

    第二把,不出所有人预料的那样,输了。

    此时,上个星期好不容易平息的风波,又被掀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把上野毫无节奏,中路和下路没有绝对优势,果然就输了。事实证明,这还是个团队运动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赶紧把简易换下去吧,这把看得我辣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这把打得真丑,我估计I.W要输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,I.W好歹还有K爹在呢,下把肯定会把K爹抬上来。”

    第二把虽然输了,大家吐槽归吐槽,不过也没有太担心。毕竟I.W战队还有轮换打野,这个打野没节奏,那就把另外一位抬上来。

    只是粉丝不知道的是,此刻I.W战队在休息室内,却引发了一场争执。

    鱼哥本来已经安排蓝景程上场。

    可蓝景程还没起身,就已经被身后的徐应寒按住。

    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众人,深邃的五官此刻看起来严肃地可怕,他薄唇微动,吐出两个字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作为战队队长,徐应寒从来没有这么当众否认过鱼哥的决定。

    所以,鱼哥此时脸色也微微冷。

    一旁的简易垂着脑袋,看不出神色。

    林珑和王玉檀坐在一旁,不敢说话,也根本帮不上什么忙。

    周尧有点儿着急,说道:“寒哥,你别闹,让K神上场替换,这是教练正常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简易。”徐应寒突然叫了一声,坐在旁边的大男生,被他喊得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徐应寒指了指蓝景程的手腕说:“K神的手腕有伤,你知道吧。这几天他的伤势加重了,本来他这次比赛都不应该来,而应该去医院的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连周尧都震惊地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怎么都没跟我说?”周尧心底只觉得自己这个经理,坐地实在是不合格。

    居然连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蓝景程腾地一下转头看向林珑,少女满脸诧异,在看见他的眼神后,立即摆手:“真不是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怪她,不是她告诉我的。”徐应寒低声说。

    蓝景程突然苦笑了一声,了悟地点头:“我应该想到的,这个医生还是你介绍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因为他的医生是专家级别的,想要预约都很难,蓝景程当初就是靠徐应寒的关系,才能被这位医生医治的,所以此时他也不觉得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的问题在哪儿?”徐应寒看着简易问道。

    其实简易不管是技术还是英雄池,都没有问题。可他好像心态上出现了毛病,只要到生死局,I.W战队就会习惯性地换下他,让蓝景程上场。

    从而让他自己都产生了一种依赖的心理。

    没关系,这局输了,下把就能换人。

    一个打不了生死局的选手,一个到关键局就掉链子的选手,永远都不可能走得远。或许他们可以拖着这样的简易,在国内一直赢下去,甚至还能赢得夏季赛冠军。

    可是一旦到了世界赛,面对全世界的最优秀的队伍,那些如狼似虎的韩国队呢?

    如果蓝景程的手伤再次复发,无法打生死局呢。

    作为队长,他不能只考虑一个人,他必须从全队出发,从更长远出发。

    “教练,我觉得K神这局不适合上,还是继续上简易吧。”徐应寒对鱼哥说道。

    既然蓝景程有手伤,鱼哥也不想做杀鸡取卵的事情,只得点头。

    徐应寒看着再次垂着头的大男孩,伸手按在他的肩膀上,低声说:“并不是只有K神才能打决胜局,你同样也可以。我们所有人,都相信你可以。”

    简易没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徐应寒低笑一声:“就算输了又怎么样,我们陪你一起扛。”

    第三局正式开始后,当看到依旧是简易出现比赛场上时,就连两个解说都有点儿诧异。

    明风摇头说:“这不太像I.W战队的风格,我以为这局他们会更换打野。”

    奇袭笑道:“或许这就是鱼哥的优点吧,绝对相信自己的选手。”

    第三把比赛开始之后,所有人就发现简易比起前两局打的更为主动,而不是一直在野区埋头刷野。

    他甚至主动到上路gank对面。

    因为这局禁用了对面的加里奥,对面的中单没有办法快速支援,被林珑锁在中路。

    所以上路2V2的局势中,I.W战队反而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好局势没延续太久,很快,简易又像是失去了节奏。

    他所拿的猪妹野区几次被对面所反,一会是F6一会是□□,一会又是丢了三狼。

    十九分钟四十秒,在大龙即将刷新的时候,简易因为去排除视野,居然被对面抓到一波机会,对面上中野三人合力,将他击杀。

    随后,幸运星立即开始打大龙,丝毫没有浪费一点儿时间。

    吴迪此刻正在下路带线,因为之前已经交给传送,此时技能冷却还差十秒钟才好。

    所以当他传送技能冷却好了之后,对面已经打掉了大龙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。”突然,一直沉默的徐应寒说道。

    可是越是这样,形势就越来越不好。当这条大龙buff结束的时候,场上人头比2:6,经济差处于四千左右。

    林珑打开面板看了一下,她被击杀了一次。

    徐应寒则是零击杀、零死亡、零助攻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补刀则完全没有落后对面adc,反而经济跟对面相差并不算多。

    所以这四千的经济,主要集中在上中野三个人当中。这把连林珑的状态都有些起伏。

    三十八分钟的时候,I.W战队中路找到一波团战机会,以一换三赢下团战。随后他们立即转而去拿大龙。

    于是场面上六千的经济差,一下子被拉回到了三千。

    四十二分的时候,双方在远古巨龙处相遇。

    这次王玉檀因为站位问题,第一时间被对面集火秒掉。由于缺少辅助的保护,徐应寒成为第二个阵亡的人。

    最后这波,他们被对面一换三。

    就这样,比赛一直持续到五十二分钟,双方不断地争夺地图资源,利用大龙或者远古巨龙的buff想要推上对面高地。

    直到五十五分钟的时候,双方几乎是同时开龙。

    I.W战队选择开大龙,幸运星居然没有来抢夺,而是直接放掉这条大龙,选择了远古巨龙。因为目前在塔数上,幸运星是远远胜与I.W战队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们有兵线优势,所以相较于大龙buff,他们选择了远古巨龙。

    双方各自拿到自己想要的,各自回城补充状态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这就是最后一波了。

    于是,当比赛进行到五十六分时,双方在中路相遇,这次幸运星毫不犹豫地先手开团。简易的猪妹大招原本准备给对方adc,谁知对面一个蛇皮走位加闪现,居然让他空了这个大招。

    林珑率先阵亡,辅助被秒,徐应寒勉强杀了对面中单,却被adc大嘴喷死。

    于是,一波完美的1换4团战。

    幸运星直冲高地,点破水晶。

    林珑看着水晶爆炸的那一刻,突然屏幕上传来一个提示。

    【I.W、Key退出游戏。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