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

    弹幕上很快就有人在反驳他。

    “I.W战队今天刚输了。”

    林亦让冷笑了一声,干脆游戏也不打,直接盯着弹幕,仿佛这样能看到这个问话的人。他说:“所以I,.W就不能输?是林珑谈恋爱谈输了比赛?”

    “之前I.W战队都是连胜。”显然还有人不死心。

    林亦让脸色冷漠,嘴角微扯了下,问道:“之前连胜不是林珑打的比赛?”

    “66666666666。”

    “小舅子,犀利。”

    “就该这么怼,有人就是欠。”

    林亦让没理会弹幕幸灾乐祸的话,直接就说:“什么是竞技运动?就算乔丹都有输有赢,所以你们是把林珑当成神了吗?只能赢不能输吗?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承认我家林珑是这个联盟里最好的中单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林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身后的周尧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你还笑,何必让他和喷子一般见识,别回头咱们战队的事情再连累到他。”

    现在网上动不动带节奏的,简直叫人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赢了就夸,输了就骂。不知道的以为I.W战队要进不了季后赛,请你们睁大眼睛看看,现在全联盟战绩最好的战队依旧是他们。”

    林亦让拨弄了下头发,此时他声音也没刚才那么生气。

    他小声嘀咕道:“你们这样,会让我们其他战队,压力很大的。”

    结果,他这话一说,就有人疯狂问他今年的目标。

    林亦让正好也转移话题说:“目标吗?当然是打进季后赛。”

    于是弹幕上疯狂的呵呵呵呵呵呵,都是在嘲笑他的心不由口。目前万源战队排在A组第一,如果一直保持这个战绩,那么他们只需要在四强,静候其他打上来的战队。

    季后赛的规则其实很简单,第一轮是A组的第四和B组第三打,A组第三和B组第四打。

    谁赢了,就能够进入下一轮,挑战A、B两组的第二名。

    第二轮的胜者,才可以挑战者A、B两组的第一名。

    所以如果能拿到小组第一,天然就比其他队伍少打两轮,直接在四强中占据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万源战队如果能一直保持小组第一,他们也可以直接进入四强。

    到时候进入最后的决赛,也不过是临门一脚的事情。

    见弹幕上都是嘲笑他的,林亦让哎了一声,无奈道:“好吧,好吧。我们的目标当然是拿夏季赛冠军,进入世界赛咯。”

    万源战队是夏季赛的时候,刚从次级联赛升上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春季赛没有积分。

    就是说,他们即便进了决赛,只要不拿冠军,也必须去打冒泡赛。

    “万一碰到I.W战队呢,你会舍得手刃林珑吗?”

    自从林亦让自爆了和林珑的兄妹关系之后,他的妹控形象深入人心。就像今天,林珑输了比赛,他直接怼人,都没人觉得意外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万源输了比赛的时候,他自己也被带节奏狠批了一顿。

    结果,他开直播的时候,直接道歉,说自己下场比赛会更加努力打的。

    反而是有人说林珑,他就直接发飙。

    此时,被问到这种尖锐的问题,林亦让眨了眨眼睛。偏偏这个人还是送了火箭问的,整个直播间的观众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顿了好一会才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打败她,因为我想去世界赛。”说完,他举手手掌,劈了一下,假装恶狠狠地说:“亲妹妹都没得商量。”

    林珑盘腿坐在椅子上,伸手点开送礼物的东西。

    要不是周尧眼疾手快,她就送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小姐姐,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跟着添乱。”周尧一把抢走她的鼠标,赶紧阻止她。

    林珑指了指屏幕,“我觉得我小哥哥说的挺好,值得打赏。”

    周尧赶紧看向徐应寒,求救道:“你快管管你媳妇吧。”

    “添乱。”徐应寒大概是对于周尧口中的媳妇两个字,十分满意,所以直接伸手把她的椅子拉到身边,伸手把人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你们都老实点儿吧。”

    周尧真觉得再这样下去,他头发都要白了。他一个二十七岁,正值大好时光的青年才俊,为什么要遭这样的罪啊。

    大概有林亦让的维护,故意把节奏往林珑身上带的少了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大部分人都把矛头直指向简易,特别是他在游戏未结束的时候,退出比赛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到I.W战队官博下面指责他的行为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有其他赛区的选手,因为提前退出比赛,而遭到禁赛。

    所以关于他要被禁赛的传闻也一直很多。

    “Key提前退出比赛,说到底,就是没有职业操守。”

    “官博别装死了,让Key出来道歉吧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钥匙退出比赛做得不对,网上带节奏也不太好。但这也是事实,怕落人口实就不要做出这种事情。粉丝洗地也是够可笑了,说到底还是你家选手做错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晚上,官博评论超过五千,都是在讨论简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第二天,林珑起床才知道,徐应寒已经被叫去开会了。

    此时教练组的人都在,周尧和其他战队高层也在。徐应寒是唯一一个参加会议的选手,因为他是队长,也一直是整个战队的主心骨,所以这种会议,没人会忽视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行政前台作为管理官博的人,也被叫来参加会议。

    小姑娘坐在角落,把目前官博底下的评论大致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这个影响太坏。”一个战队高层听完后,立即皱眉斥责道。

    运营总监也点头,跟着说:“我们战队的形象一直都很正面。这次比赛输了不要紧,毕竟比赛总会有输有赢,但是提前退出比赛,确实就像大部分网友说的那样,职业素养不够。这是在耍小性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建议禁赛Key一场。”第一个开口的高层毫不犹豫地说。

    周尧一听,着急了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已经跟官方联系过,目前官方还没有对他这行为做出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风气不可助长。”运营总监有些不满地说。

    教练鱼哥在周尧眼神的求助下,开口说:“这种事情确实是不应该,不过禁赛处罚还是过于严重。既然官方没有做出处罚,不如我们战队内部做个处理就好。没必要搞到外面众人皆知,对选手的心态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周尧赶紧点头:“对,本来这次输了比赛,网上已经在带节奏。这时候我们在做出处罚,对选手的心态肯定会造成很大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两边讨论了好久,周尧见徐应寒一直坐在旁边没说话,直接在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一双眼睛拼命地冲他眨。

    徐应寒轻嗤了一声,于是一直在强调这种事情不可一而再发生的运营总监,声音停住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一大清早,就是来讨论这种问题吗?”徐应寒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的两位。

    周尧一看他这个表情,想拉着,结果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对,简易提前退出游戏的行为确实有问题,但是既然官方没有对他的行为进行禁赛,你们就非得要用这种方式教育他?”

    整个会议室,安静地只剩下行政妹子低头写字,沙沙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作为队长,我没有监督到我的队员,所以我愿意自罚三个月的工资。至于简易,我不建议你们禁赛他。”

    说的是不建议,但是口吻却是斩钉截铁地不同意。

    徐应寒一向在战队说话很管用,即便是高层也不敢轻易和他翻脸。

    所以,最后,给简易的处罚是罚工资一个月。

    等所有人都起床之后,周尧把这个结果宣布了。

    简易一听徐应寒要罚三个月工资,立即就恼火了;“是我提前退出游戏,关寒哥什么事,凭什么罚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寒哥自己的决定。”周尧皱眉解释道。

    简易转头,不解地看着徐应寒。

    而徐应寒则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所有人,说道:“从今天开始,我们战队就实行这个规定,谁做错了事,我跟着一起受罚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不想看着我挨罚,在你们做事情之前,考虑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这招,真他娘狠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一脸懵逼,所以他们现在所有人和队长同生死,共命运?

    还是林珑最先反应过来,乖乖地举手保证:“我一定不会让你受罚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,寒哥,我肯定会保护好你的。”王玉檀作为一个辅助,简直时刻不忘保护自家adc的职责。

    于是,害得徐应寒罚了三个月工资的简易,垂着脑袋,嗡嗡地说:“对不起,寒哥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对不起了,听得我脑壳疼。”徐应寒作势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“要是实在觉得对不起,这个月我的晚饭,你包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简易一脸懵逼地抬头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林珑正在看比赛,就见旁边正在排位的男人,低头拿起手机看了一眼,然后直接转头对少女说:“帮我把这局打完,我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珑看着他起身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只得赶紧起来,坐到他的位置上,替他开始打这盘游戏。

    上海的夏天,烈日当空,照地地皮都晒化了一层。整个小区里,明明绿荫遍地,却因为没有一丝风,树叶都是耷拉在树枝上。

    徐应寒换了一件白色球衣,脚上穿着的运动鞋,手上还拿着一颗篮球。

    天气太过炎热,别说小区篮球场这种暴晒的地方没人,就连外面都难看见人影。

    简易过来的时候,就看见那个高挑的白色身影,持球、运球、三步上篮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徐应寒身材高大修长,所以打起球来,动作飘逸又好看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什么?”徐应寒直接把球扔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嫌天热?”见简易不动弹,他嗤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好在简易越过他,直接投篮,脱手而出的篮球连篮筐都没沾到,直接投出了三不沾。

    “这球技,真烂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眯着眼睛,毫不犹豫地说。

    简易脸色一红,垂头,嗫嚅地说了句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他还没说话,就听到哐当一声,砸中篮筐的声音。等他抬起头,就看见徐应寒单手拿着球,一脸冷静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怕输还是怕背锅?”他再问。

    “或者是怕别人说你比不上蓝景程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问出口,简易原本在阳光下绯红的脸颊,顿时白了白。

    看到他的脸色,徐应寒明白,自己最后一句话说对了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因为输掉这场常规赛才这样,或许在洲际赛的时候,在蓝景程上场帮助他们赢下跟韩国队的比赛时,他心态的天平就失衡了。

    于是,少年脸色再次变得难看。

    “Key。”对面穿着白色球衣的男人,站在阳光下,他的脸颊和脖颈都是薄薄的细汗,可是整个人看起来那么地神圣,仿佛周身都染着光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一直以来,我都相信,你总有一天,会成为跟蓝景程一样出色的冠军打野。”

    这是徐应寒第一次这么郑重地叫他的ID。

    世界赛场上,他的表现那么差劲,徐应寒都从未埋怨过一句。

    因为,他的队长这么相信他。

    简易低下头,地上一滴水珠滴落,片刻,就被炎热的地表蒸发,仿佛从未出现。

    “所以,别让我失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