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章

    对于他们这种无间断的虐狗行为,终于有人敢提出意见。

    蓝景程摘下耳机,偏头说:“麻烦,考虑一下我们这些单身狗的感受吧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伸手摸着自家小姑娘的脑袋,她的头发生得好,乌黑浓密,摸在手心里光滑又柔软。

    可是怎么能忍得住呢?

    即便他是个寡言的人,可有时候也恨不得跟全世界说她的好。

    她打游戏时认真又专注的模样,明明喜欢自己却又强行假装没这回事的亏心模样,一大清早跑出去,就为了给他准备一首亲手做的曲子当生日礼物。

    徐应寒身体微倾,额头触碰到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他低声浅笑:“怎么办,就是忍不住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种行为,所有的人都是谴责。

    可是谴责完了之后,一旁的王玉檀感慨:“等我拿了世界冠军,也要找个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简易嗤笑,说道:“你以为找女朋友这种事情是说找就找的,说不定以后你都拿了三个冠军,连一个女朋友都找不到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上个说这话的人,此刻已经牵起了女朋友的小手。”

    蓝景程凉凉地说道。

    简易和王玉檀霍地转头冲着他看过去,两人还都是一脸‘K神你真牛逼,好敢说’的懵逼表情。

    当然,训练室出现了一丝死寂之后,徐应寒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喜欢的人来了,我为什么要错过。”

    嗯,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大家正在吃饭,就看见周尧一阵风地冲了进来。王玉檀指了指面前的盘子,说道:“小尧,你总算来了,你再不来,红烧肉都要被简易吃完了。”

    I.W战队有专门做饭的阿姨,因为战队人不少,所以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但是其中有一位做的红烧肉,真的特别好吃。

    别说这些男孩,就连林珑每次都要吃几块。每次这位阿姨做饭的时候,大家几乎都是用抢的。

    周尧之前没过来,估计不是开会就是忙着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等他坐下之后,王玉檀还奇怪地说:“你不吃米饭吗?去盛饭吧,顺便也帮我盛一碗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小王同学把自己的碗递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周尧却没看他,而是盯着简易,十分惊讶地问:“你在微博上公开道歉了?”

    一瞬间,坐在桌子上的人都停下筷子,望向简易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某位队长,因为他正趁着所有人停筷子的间隙,毫不犹豫地又夹了一块红烧肉。

    “什么道歉?”蓝景程挺惊讶。

    王玉檀附和:“对啊,什么道歉,不是已经扣了一个月的工资,怎么还道歉上了?”

    “我在游戏没结束之前退出比赛,确实是我的问题,所以就在微博上跟粉丝还有幸运星战队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简易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他说话的时候,脸上表情平静,一副完全心甘情愿的样子。

    王玉檀张了张嘴,又不知道该说什么,最后索性闭嘴。

    周尧朝还在慢条斯理吃饭的徐应寒看过去,虽然他完全没看过来,不过见他听到这个消息,连眉梢都没抬一下,周尧心底大概就猜到了。

    微博是简易花了半个小时想好的,其实也没多少个字,就是对上周比赛发生的事情道歉。

    输了比赛,是他没打好。

    但是提前退出比赛,确实是态度问题,他明白,也愿意道歉。

    “孩子长大了啊。”周尧满意地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谁知他刚揉两下,旁边的王玉檀吼道:“我靠,别揉了,再揉头皮屑都掉到红烧肉里了。”

    餐桌上一众人怒吼:“你恶不恶心。”

    于是小王同学被强行捶了一顿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伸出筷子,准备再夹一块红烧肉的徐应寒,默默地缩回筷子。

    *

    Key、JY:关于上周比赛提前退出的事情,在此,我向幸运星以及所有观众道歉。作为职业选手,我这次的行为并不成熟,所以以后我会督促自己。谢谢大家的包容和理解,我会继续努力。

    这条微博下面评论很快就过万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自家崽子不是故意的,他输了比赛心里难受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带节奏的人满意了吧,他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哇塞,没想到你出来回应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呜呜,我们钥匙小哥哥,没关系的,真的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自然他的道歉也被其他论坛和贴吧讨论了一遍,毕竟是输了比赛退出游戏,既然亲自出来道歉了,大家自然也没必要抓着不放。

    就连那些还在叨叨这次I.W战队输了,他要背大锅的声音,也慢慢被无视了。

    所以当周四比赛日再次来临的时候,这件事差不多也被平息了。

    林珑打开电脑,正好点开赛程表。她扫了一眼,又看了一眼电脑下角的日期,惊讶地说:“常规赛这么快就要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十个星期的常规赛日程,居然转眼就到了第九周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I.W战队还有四场比赛没有打,因为上周他们和幸运星打过比赛。接下来,他们还需要跟B组的其他队伍一一交手。

    今天周四,他们没有比赛。

    倒是明天以及星期天,他们都会有一场比赛。

    “还快吗?”简易瞥了她一眼,叹道:“我恨不得立即进入季后赛,然后去世界赛。”

    世界赛……

    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,林珑都觉得真够神圣的,每个字的周围仿佛都染上了一层金光,闪闪发亮地惹人瞩目。

    或许在粉丝看来,去世界赛就是为了夺冠。

    可是对于一支队伍来说,有时候连抢夺一个世界赛的名额都格外艰难。君不见,隔壁韩国赛区,每年都有超级战队抢不到门票,而遗憾告别世界赛。

    此时,林珑倒是有些庆幸,她加入的是一支豪门战队。

    最起码,他们去世界赛的机会更大些。

    “世界赛难打吗?”林珑问道。

    谁知她刚问完,下巴就被一只手捏住,半强迫地让她转头看向了另一边。然后,坐在另一边的男人,神色淡然地说:“我去过很多次,问他干嘛,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难打吗?”林珑眨眨眼睛,还真的认真地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徐应寒低头看她,然后点点头,“难打。”

    这个一向傲娇又不可一世的男人,平时让他说句软话,都一副抵死不从的模样。这时候居然破天荒地承认了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今年有我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林珑自然知道他之前世界赛的成绩,作为一个adc,徐应寒的个人实力足可排进世界前三,或许不单单只比较adc这个位置,他也都是顶级的。

    但这是个团队游戏,需要团队每个选手都具备足够顶尖的实力,需要团队的配合以及战术。他可以力挽狂澜,但是有时候也无法拯救世界。

    不过,今年I.W战队各个位置上,都拥有着绝对的实力。

    他们统治着LPL赛区,赢下了洲际赛,自然想要去世界赛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“想去世界赛,你还需要打四场bo3,以及两场bo5。”徐应寒伸手在她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,有些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carry比赛,你躺赢。”

    结果,她话刚说完,脑袋上就被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回头,就看见拿着笔记本的鱼哥站在她的身后,“在做这种美梦之前,麻烦先赢了今天的训练赛吧。”

    自从他们拿下洲际赛冠军之后,跟韩国队那边约训练赛就更难了。

    所以,想约比赛,基本都是在国内。

    今天的对手是VG战队,他们这周的比赛是星期六和星期天。所以今天两支队伍都没比赛,干脆约了一起训练赛。

    等到进了房间,看到对面中单的ID,身边的简易突然坏笑道:“我听说最近CJJ比赛各种凶残,啧啧,失恋的人真可怕。”

    吴迪有点儿不解,好奇地问道:“CJJ谈恋爱了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咱们珑妹妹……”坐地最远的王玉檀也跟着坏笑了一声,然后他看到身边人的衣角,登时闭嘴。

    妈呀,他居然主动找死。

    不过明白过来的吴迪,还是朝林珑望了一眼,然后想起他们每次和VG战队遇到的时候,对方中单看着自家中单,那含情脉脉的眼神。

    咳咳,是他蠢了。

    虽然大家都很轻松,可是训练赛打地并不算轻松。因为简易在整场比赛里,都打得特别主动。以前都是简易配合上单、中单,或者是到下路去帮徐应寒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他就像是一个发动机。

    他在带动整个I.W战队的节奏,以前I.W战队的节奏多是在下路,有时候也在中路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林珑说不出来好坏。

    可是最起码,她觉得打地很舒服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主动带动节奏的打法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变的,第一局对面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I.W战队赢了下来。结果第二局,人家就抓到简易打地太主动这点,反而连续地抓到简易的失误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果然又输掉了第二局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把的时候,其他人都看了一眼徐应寒。

    不过,连常规赛他都相信简易,没道理一把训练赛还玩换人这招。毫无疑问,简易不可能这种时候被换下。

    第三局的时候,他玩的比第二局要更谨慎些,不过依旧在带动节奏。

    在下路gank到对面的双人组,拿掉第一条风龙。随后前往上路,帮忙把对面的上单捶回家。在十分钟的时候,再次帮下路推掉一塔,转线到上路。

    就在这种快速地节奏中,当I.W腿上VG的高地时,林珑看了一眼比赛时间。

    居然只用了二十五分钟。

    赢下来训练赛,大家居然都有种比赢了比赛还要更开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于是一向一毛不拔地简易同学,开口说道:“你们想吃宵夜吗?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林珑眨了眨眼睛,立即举手,“我想吃火锅。”

    简易看着她,就见小姑娘指着身边窝在椅子上的男人,说道:“就是每次寒神带我们去吃的那家火锅店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身上有什么值钱的,割了买掉吧。”简易绝望地说。

    林珑撅嘴。

    倒是徐应寒见她这幅模样,好笑地问道:“想吃火锅了?”

    “好好打比赛,周末带你去。”他语气里的宠溺,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所以,到了第二天比赛的时候,林珑一脸认真地看着屏幕,开口道:“都好好打,谁要是耽误我星期天吃火锅,我一定手刃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想吃火锅,真的好想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低声笑了声。

    简易叹了一声:“林珑,你知不知道每场比赛,都有赛事语录的。”

    林珑: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玉檀笑了起来:“不错,这期的标题我都想好了。I.W战队内部不和,中单放话,手刃队友。”

    于是,当镜头对准的时候,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I.W战队中单苦大仇深的表情。

    呜呜呜呜呜,她能收回刚刚的话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