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六章

    徐应寒将林珑从林亦让怀里扒拉下来的时候,神色淡然地说:“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,要庆祝的话,等我们进了决赛一起庆祝。”

    因为他们站着的台阶这里,离前台格外地近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们站在这里还能听到观众吵嚷的声音。

    林珑知道他们马上就要准备上场,不敢真的耽误。她仰头看着林亦让,水润眸子里噙着笑意,开心地说:“在决赛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我等你。”林亦让在她小脑瓜上亲昵地拍了两下。

    林珑跟着徐应寒回了休息室,没一会,工作人员过来通知他们,可以上台了。

    今天虽然是四强,但这也是他们季后赛第一次出场。

    当他们从后台一一走出的时候,台下原本只是有些吵嚷的说话声,一下变成差点儿顶破房顶的尖叫声。他们站在舞台上,因为灯光的问题,底下只是黑漆漆的一片。

    唯有那片灯海,照耀着他们的心。

    带着各个选手ID的灯牌,在昏暗的场馆内,犹如一盏盏灯,印在每个选手的心底。

    即便平时不露情绪如徐应寒,在位置上坐下时,都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该说的,该加油的,在后台已经说过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只需要像一个战士一样,去赢下这场比赛。

    把胜利带给所有支持他们的人。

    第一场比赛要开始了,大家纷纷戴上耳机。于是,频道内连谁略重的呼吸声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林珑双手交叉握住,不停地掰来掰去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习惯,放松手指。

    “一抢皇子,可以哒。”简易欢快地拍了下手。

    这个版本里,打野带动节奏很重要。之前I.W战队状态的起伏,也是跟简易状态起伏息息相关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BO5的第一局比赛,不管是谁赢了谁输了,都是能接受的范围。

    在第一局的时候,也不会有什么人拿出骚套路。

    毕竟大招都是要藏在关键时候拿上场,才能起到起死回生的作用。

    当第一场的ban&pick结束,解说看着双方拿的阵容,直接说道:“第一局比赛,双方都只是拿了常规阵容出来,TT战队这边前中期有优势,但是后期也还是有一战之力。至于I.W战队这边则是团战更扎实。”

    比赛正式开始了,当林珑看着屏幕上出现的召唤师峡谷。

    她说:“各位亲爱的队友,我都跟我爸妈说好了,我进入决赛才会邀请他们来现场看比赛的。现在林亦让已经进决赛了,所以我进决赛就麻烦大家了。”

    简易嘿嘿一笑:“好说,好说。”

    突然,她感觉自己放在键盘上的左手被一只手轻轻覆盖住,她低头看着这只手,修长、白皙,骨节分明,是被多少粉丝叫着喊着舔屏的手。

    徐应寒收回自己手掌的时候,屏幕正好定格在五个英雄出现在水晶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前期,下路双人组帮简易帝王开局,因为他拿的是皇子,迅速地收完野怪,可以到下路来帮助一波。至于林珑,今天第一场她则是拿了辛德拉。TT战队中单谢意,作为LPL赛区中单明星选手,即便拿了一个前期并不是很强势的发条。

    两人在补刀上还是没什么差距。

    倒是第一波野怪刷完之后,按照简易的习惯,他应该是先到下路去gank。

    估计对面打野也猜测到了他的意图,已经率先出现在下路的三角草丛处。

    因为王玉檀在那里放了一个真眼,自然照到了对方打野的动向。

    就在对面打野还乖乖蹲在草丛里,准备抓机会的时候。突然上路三角草里跳出一个简易,他直接EQ二连打在对面上单凯南身上。吴迪的慎则是跟上,不断连招加上平A,两人的一套技能,直接让凯南从满血掉到了残血。

    对面自然不敢托大,交出闪现。

    只是简易既然到了上路,铁了心要杀他,直接交出自己的闪现,收下这个人头。

    不过他收割完了,立即大呼小叫道:“迪神,帮我扛下塔。”

    吴迪果然乖乖进塔,帮他扛了塔的最后一次攻击。

    林珑是知道简易此时在上路的,所以她格外注意对面谢意的走位,当他消失在自己视线的时候,立即提醒简易,“对面中单去上路了,赶紧撤吧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,简易蹲在草里,正在回城。

    他看着屏幕上回城的提示,两秒、一秒。

    当他消失在屏幕的那一刻,谢意一个技能打在草里。

    自然是空了。

    这一幕让台上的解说都忍不住拍大腿。

    多多大笑道:“就差一秒,谢神就能收下这个残血。”

    小绿说:“所谓差值毫米失之千里,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。”

    柠檬点头:“如果谢神能收到打野的人头,那么双方就是上单换打野,大概是不亏不赚。不过现在是I.W在前期取得了一血的优势。”

    不仅是一血,因为对面凯南被击杀的时候,正好有一波兵线进了塔。即便待会他利用传送立即回到线上,可是还补刀上还是会被对面吴迪的慎压制。这样一来,上路要弥补自己发育上的劣势,就不能随便来下路帮忙。

    徐应寒本来就是一个善于在前期压制对面的adc。

    况且对面的上单动弹不得,可是吴迪手里还捏着一个传送,他可以下来支援。所以当十分钟的时候,吴迪把兵线推到对面塔内,直接传送到下路。

    简易也在下路,于是下路直接比打麻将还热闹。

    作为一向喜欢蹬鼻子上脸的人,徐应寒直接在简易EQ二连跟上对面辅助的时候,一套连招点残对面的辅助牛头。套套战队的adc见势,头也不回地往后撤,直接卖掉了自己的辅助。

    结果他走了,刚赶到下路的对面打野奥拉夫却走不掉了。

    四个人一顿狂捶,将奥拉夫的人头收下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拿到下路一血塔。

    I.W战队整体风格其实和徐应寒很适合,大概用几个字能完美概括吧,蹬鼻子上脸、得理不饶人。前期被他们拿到三个人头和一血塔这么大的优势,这雪球滚起来,经济差在二十分钟的时候,成功来到四千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经济差虽然大,但也不是能决定生死的经济差。

    因为中下两路都有优势,林珑在中路占不到对面谢意的便宜,不过也能和他打成一个势均力敌。倒是对面奥拉夫来中路蹲过两拨,结果却差点儿被简易和王玉檀这两人的野辅双游抓住。

    要不是谢意的发条拉住他们,奥拉夫就差点儿又留下。

    中期的时候,I.W战队又打赢了两波团战,人头比来到7:2,经济差直接到了六千。于是到了三十三分钟的时候,套套战队在大龙处殊死一搏,想要通过偷大龙来扭转败局。可是I.W战队早在大龙坑里做了视野,对面一去打大龙。I.W战队的四个人就迅速包夹过去,在下路带线的吴迪则是不紧不慢。眼看着就要推到对面的高地塔。

    结果,套套战队居然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继续打大龙,似乎不打算管下路兵线。

    吴迪传送回来,对面的大龙还剩下三分之一血量。

    于是皇子率先开团,直接框住对面的adc,耳机里传来徐应寒提醒众人小心对面中单发条的大招。因为怕谢意一个大招拉到几个人,所以大家站位格外谨慎。对面刚才也不敢全部在大龙坑里,怕被他们包夹得一个都跑不掉。

    此时,双方团战爆发。

    林珑的辛德拉直接E闪过去,配合皇子的大招,将对面adc打到残血。

    徐应寒在后面两下暴击,收割人头。

    等谢意的大招下来的时候,居然只拉到了上单。

    于是这场团战,他们赢了下来,对方只剩下打野逃回家。

    下路兵线已经到了,I.W战队众人直接从下路推上高地。

    比赛进行到三十五分,I.W战队点掉对面水晶。

    GG。

    他们拿下第一局。

    现场的掌声伴随着水晶爆炸的画面,疯狂地响起来。

    双方走下舞台的时候,I.W战队脸上没什么太高兴的表现,而套套战队众人也不见失落。因为大家都知道,BO5的第一局并不能真正决定这场比赛的成败。不过握有优势的I.W战队显然要比套套战队更加轻松。

    等到了第二场比赛,双方依旧没什么骚套路。

    于是,这场比赛,在四十分钟被I.W战队拿下。

    如果说1:0的时候,对双方心态没什么影响。那么2:0的时候,影响就看出来了。因为I.战队在下面一局来到了自己的赛点局,套套战队也是面临着生死攸关的一战。

    I.W战队想要3:0战胜对手,而套套则想上演一个让二追三的奇迹。

    在第三局的时候,双方再次进行到Ban&Pick阶段。

    在二楼的时候,I.W战队帮徐应寒锁下了大嘴这个英雄。因为他们是在蓝色方,在三楼又拿了宝石这个辅助英雄。等I.W战队选完,对面套套战队在三楼锁定了机器人。

    王玉檀立即笑道:“寒哥,这肯定是冲着你来的。”

    机器人的Q技能可以将敌方英雄直接抓到面前。对付大嘴这种英雄,自然再适合不过。只是机器人的Q技能很考验使用者的能力,要是抓不到对面英雄的话,这个英雄拿着的效果也并不好。

    林珑立即问:“对面辅助经常用这个英雄吗?”

    作为辅助位置,王玉檀对自己的对手还是挺关心的。他摇摇头,说道:“很少看他比赛拿这个英雄,不过说不定人家私底下练过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林珑突然喊道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有点儿高,让其他四个人忍不住转头看向她。

    林珑:“你别说话,你一说话,我就想起套套战队上轮比赛的时候,你的乌鸦嘴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正所谓,怕什么来什么。特别是经过这次比赛,I.W战队众人大概真的要相信,这世上再毒的东西,都毒不过王玉檀那张嘴吧。

    前期时候,套套战队下路双人组就仗着自家辅助是gank能力极强的辅助,打得又凶又主动。徐应寒带着王玉檀勉强抗压,本来想着等简易刷完野区,来下路gank一波,好缓解一下他们的压力。

    可对面的机器人却没给他们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套套战队的辅助风筝,作为一个韩国冠军级别的辅助,真的让人明白他为什么是冠军了。因为他的钩子简直像长了眼睛,专往徐应寒身上钻。下路大嘴第一波交了闪现丝血逃生。结果第二波的时候,钩子又命中了徐应寒。

    王玉檀的一声惨叫中,其他三个人即便没看到下路的状况,也知道状况。

    果然,一秒钟后,屏幕中出现一行提示,套套战队的adc拿下一血。

    这局因为对面下路打得强势,所以对面打野频繁照顾上路,压得吴迪在塔下连补兵都难受。林珑不敢大意,专心在中路发育,这样就算过了对线期,只要她的发育够,对面团战也未必会有优势。

    她这局选择的是飞机这个英雄。

    不过当对线期结束之后,她才知道真正的噩梦来了。

    当对方机器人在团战中率先勾中她的时候,她作为脆皮中单,几乎是被秒杀。I.W战队一开团就少了一个核心输出,团战还有什么赢得可能性。

    套套站在这一局几乎是一路碾压着他们打。

    特别是上高地的那一波,林珑小心走位,甚至还捏着闪现在手上。可机器人的钩子就像是在她身上安装了定位器,总是能精准无比地拉住她。于是高地团战,她再次阵亡。在这种四打五劣势的情况下,套套战队一鼓作气,带走I.W战队的adc和上单。只剩下一个打野和辅助,回天无力。

    套套战队扳回一城。

    于是,比分来2:1。

    下了舞台之后,林珑的手掌都在抖,最后那波高地团战,她知道是自己的问题。她双手捂着脸,使劲地揉了两下,这才松开,对着墙壁长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徐应寒站在她身后,皱眉看着她,正要开口的时候。

    林珑突然转身,看见他似乎也没惊讶,反而是愤愤地说:“下一局比赛,我一定要把王玉檀的嘴巴给封起来,太毒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封起来。”徐应寒浅笑着说道,一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。

    而刚好走过的小王同学听到这个对话,十分惊悚地看着他们两个。半天,他哭丧着脸对徐应寒说:“都说只听新人笑,哪听旧人哭。我这个旧人现在连哭都不能哭了,寒哥,你简直就要像听信妖妃蛊惑的昏君。”

    扑哧,就连来接他们的周尧都要笑喷了。

    王玉檀还嫌不够,高喊道:“圣上,老臣可是忠良啊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徐应寒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于是,这位‘忠良’立即怪怪闭嘴。

    好在大家都没因为这局比赛输掉而出现太大的情绪变化。只是第四局开始之后,他们立即ban掉了对面的机器人。王玉檀因为事先没专门练过,而且机器人这玩意太考验临场变现,所以I.W战队没打算用这招。

    因为这同样是生死攸关的一局,所以双方在选择阵容时,都十分谨慎。

    这种紧张的氛围弥漫在整个场馆,就连粉丝加油的时候,都歇斯底里,几乎是拼尽全身的力气才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对面因为选了打野猪妹,所以前期在野区是不断地搞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上局比赛被对面辅助压制的太惨,别说王玉檀了,就连徐应寒心底都憋着一股气。他这个人嘴上虽然不念叨,不过心里真不算大方。adc是个很难被单杀的英雄,因为他的周围时刻都会有辅助存在,这也就意味着就算是打架,也永远是二对二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上一局,是对面辅助压制了他,不过他还是把对方的adc一块记着了。

    七分钟的时候,林珑正在中路和谢意换血的时候,就听到耳机里简易的声音。因为之前他把中路草丛的视野排过了,所以谢意此时没注意到打野过来。而对面打野估计也没看到简易的动向,于是林珑在他蹲在草里的时候,一个石阵洒下去,谢意不得不利用走位往旁边躲。

    谁知他这一躲,居然正好躲到了简易的附近。

    简易从草丛里嗷地一下窜出去,林珑赶紧跟上,简易依旧拿得是皇子,配合着他的EQ二连,林珑手指在键盘上疯了一样地敲动,然后终于拿下对面的人头。

    一血到手。

    前面三局,林珑表现只能算个中规中矩。所以当这次拿下人头了,她轻吐了一口气,幽幽地说道:“这把比赛,我来carry。”

    接着,整场比赛里,不管是直播前的观众还是现场的粉丝,就看见她拿着岩雀上下支援。特别是每次大招释放的时候,不是成功阻挡了对面逃跑,就是在团战中分隔对面的阵形。

    解说柠檬激动地说:“都说岩雀这个英雄,韩国选手用得好,咱们LPL的选手,用实力打脸了。”

    小绿点头:“可能大家都会觉得piano玩刺客型中单比较好,其实她玩这种支援流法师也一向很擅长。”

    多多:“这场比赛piano确实把岩雀这个大招发挥到极致,现在TT战队根本就找不到应对的办法。如果再不限制这个岩雀的发挥,待会大龙刷新,只要对面打大龙,再用大龙封路,TT战队就算搏一搏都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显然,套套战队也意识到这点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开始疯狂地想要抓林珑,只可惜林珑此时三个人头在手,根本就滑不溜手。

    套套战队即便一直落后,但也没有放弃最后一丝希望。毕竟进行到四十分钟、四十五分钟、五十分钟……

    当最后在对面中路高地时,简易率先进场开团,直扑对面adc,上单巨魔此时顶在对面,以一个人挡住对方的攻击,承受了无数伤害。林珑跟着进场,开出大招,切割战场,徐应寒的小炮最后差点追到对方水晶里杀人。

    对面剩下的残血辅助和打野,躲在水晶里,结果被徐应寒一个暴击,带走了打野。

    兵线还未到,可是对方只剩下一个辅助,回天乏力。

    过了几秒后,兵线到来,他们一波推掉基地。

    林珑看着屏幕上水晶爆炸的画面,眨了眨眼睛,然后立即扯下耳机,身边是其他人开心到蹦起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直到她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,周围的欢呼声、尖叫声,似乎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“队长,我们进决赛了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正要笑,结果她猛地踮起脚尖,对准他的嘴唇就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这一幕,正好被大荧幕拍到。

    现场,尖叫声更甚。

    徐应寒看着她,翘起的嘴角一直上扬着。

    因为,这好像是林珑第一次主动在公开场合亲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