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四章

    “不行噢,要尽量把自己的身体打开,对,对,要打开。”瑜伽老师的声音明明温柔又甜美,可是在每个人听来,却犹如地狱传来的。

    这帮人里,虽然年纪最大的也不过才二十三岁,可是作为经常坐在电脑前,根本不爱运动的代表群体,这种需要用到柔韧性的项目,就是在要命。

    惨叫声一个接一个,因为瑜伽老师见他们姿势不规范,还会上前稍微调整。

    “老师,别别,腰要断了。”TT中单谢意惨叫着求饶,作为联盟中温润如玉的代表人物,这位在最艰难的比赛里都会保持着温柔的笑容,结果今天在这里,惨遭破功。

    瑜伽老师摇头:“你这个腰有点儿问题。”

    噗,周围一片暗笑声。

    瑜伽老师作为年过三十的成熟女人,怎么可能不懂这帮人是误会了自己的话,不过她也没在意,只是轻笑道:“你们或许觉得自己现在还依旧年轻,富有活力,不过活力这个东西是有保质期的,只有不断地运动,才会保持下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在前面示范,做出一个超高难度的瑜伽动作。

    做完之后,她看着众人说:“你们猜我今年多大?”

    “老师,猜女孩子的年纪不太好吧。”林亦让立即说。

    众人又是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瑜伽老师淡笑着看着他们,缓缓道:“我今年四十二岁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是在酒店健身房的专门瑜伽室内,当她说完之后,所有人一下安静了下来,整个房间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就连林珑都眨了眨眼睛看向这位老师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真的只有三十出头的模样,身材好,脸上只有素雅的淡妆,皮肤紧致又细腻。结果居然四十二岁了?

    于是,接下去,倒是没什么人开始抱怨这个瑜伽训练了。

    只是不抱怨归不抱怨,一个个作为钢筋铁骨的老少年,别说掰腿就是稍微弯腰,都要哀嚎半天。

    作为整个队伍里唯一的女选手,林珑自然成了瑜伽老师重点关注的对象。

    “对,piano选手这个动作就很规范哦,同样都是初学者,大家可以多看看她。”瑜伽老师指了指躲在角落的林珑。

    所有人立即转头看过来,林珑尴尬地僵硬在原地。

    结果,瑜伽老师居然为了让所有人看到她的动作,邀请她到最前排当示范。

    简直是祸从天降的少女,登时睁大眼睛,转头看向旁边的徐应寒求助。谁知一向很强势的队长,此刻竟默默地转过头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给piano选手一点儿鼓掌,请她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林珑准备垂死挣扎,坚决不屈服的时候,如雷般地掌声在整个瑜伽室响了起来。果然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,永远都不会少。况且林珑被瑜伽老师点了名,就意味着其他人都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等瑜伽训练结束之后,他们就被安排吃午饭去了。

    在时间表上,下午一点要开始训练,所有人都需要到训练室集中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偌大的餐厅感觉充斥着都是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周尧一坐下,就听到接二连三的轰炸责问。

    简易说:“小尧,你也太不够意思了,有瑜伽训练居然也不跟我们说。”

    王玉檀点头:“关键时刻把我们卖了,你够可以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最毒经理心。”蓝景程伸手又揉了揉自己的腰,他刚才被瑜伽老师按了两下,别看这位老师身材十分苗条,可是手劲却大地吓人。

    他刚才差点儿以为自己的腰椎骨要断了。

    就连徐应寒都凉飕飕地说:“我看他就是故意的吧,还记得咱们春季赛时候出的新规章制度,他就差点儿把瑜伽课程放在我们早上起床之后的项目里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眼睛唰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林珑犹疑地问道:“不会这个主意就是你提出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真够馊的。”徐应寒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周尧没有反驳,I.W战队其他人登时切地一声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说完,简易就赶紧说:“说真的,低调,低调了。这个消息要是被传出去,我真的觉得其他选手会打击报复我们的。毕竟这可是我们战队教练亲手造下的孽。”

    周尧总算开口:“其实,这是为你们好。”

    当所有人都没说话的时候,就听到一个软软地声音叹了一口气,然后重重地说:“好你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立即转头看向林珑,就连徐应寒脸上都露出微微惊诧的表情。

    随后,他伸手摸了下林珑的脑袋,轻叹道:“瞧瞧,把孩子逼成什么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好在下午的训练赛很快就开始了,教练组显然比他们想的要更多,陪练团的十五个选手,被分成三组,分别作为参加S赛三支队伍的对手。

    一个下午训练赛打下来,即便参加S赛的三支队伍作为磨合已久的队伍,可是面对每个位置都是联盟顶尖实力的临时凑成的队伍,居然也没有百分之百必胜的把握。

    甚至陪练团几支队伍磨练一下,如果再多磨练一顿时间,胜率还真的不好说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训练赛结束之后,简易打开韩服开始打rank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的训练室不像自家基地那么大,五个人一排,就像是在网吧一样,电脑都是紧紧挨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简易一边打开韩服客户端,一边叹道:“再这么打下去,我心态都要炸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安静没说话的林珑,腾地一下眼神有光,她转头看向他:“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是这种想法啊。”

    于是,隔着一个徐应寒的王玉檀,在最靠窗子的地方冲着她挥挥手。

    “珑妹妹,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对于他们这种想法嗤之以鼻,冷笑道:“拿了国内联赛的冠军,以为自己就无敌了,想要暴打对面,结果发现人家根本不是软脚虾,心态就炸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说的十分不客气,可是说话的三个人,默默垂着脑袋。

    因为还真的全让徐应寒说中了。

    就连林珑今天训练赛的时候,都着急了。几次想要上去单杀对面,结果发现自己的伤害根本就不够,有一次更是没秀成对面,反而被对方秀了一波。

    “飘吧,多飘一会儿,等别人把你们打下来,你们就不飘了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的声音倒是听起来挺平静的,大概他觉得是时候有正义使者,给他们迎头一击了吧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林珑更是倒霉地四连跪,眼看着分数掉地犹如雪崩。

    最后一把,她没排到中单的位置,只能去打adc,结果还排到了徐应寒。

    本以为作为男朋友,就算不放水,但是最起码别那么凶。可是一上线,林珑二级就被对面杀了,她目瞪口呆地等着变成黑白屏的电脑。

    刚安慰自己心态要放平,她就一直猥琐在塔下,想等着自家打野来帮下的时候,再反打一波。

    结果,苟着苟着,在六级那一波的时候,又被杀了。

    当游戏进行到二十分钟的时候,她看着面板上,0击杀7死亡的数据时,毫不犹豫地点投降。

    谁知居然有队友不同意。

    她只能接着玩下去,只是她就像一个取款机,还是个不值钱的取款机。

    就在又一波和徐应寒相遇的时候,林珑头也不掉地准备逃跑。结果,对面的男人居然闪现过来追她,把她打成丝血,眼看着又要收割她的人头。

    林珑砰地一下推开键盘。

    本来她也只是心态稍微炸了,想发泄一下,结果键盘声音大到像是她在发脾气,连对面坐着的人都忍不住抬头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被单杀地心态崩了。”林珑面无表情地说。

    她电脑的屏幕还没变成黑白屏,明明只有丝血,对面一个平A就能带走她。结果对面居然一直迟迟没动手。

    直到旁边的男人说:“还不快跑,知道我下定决心放你走,得多克制我心里头作为职业adc收割人头的本能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珑重新握着鼠标,头也不回地赶紧逃跑。

    简易看着电脑上,她的血量,摇头叹道:“我现在真的相信你们是真爱了,寒哥居然连这都能不杀你,说真的,要是我的话,就算女朋友跟我说分手,我都绝对不会放过她。”

    就在面前的人头,而且还是只有丝血,只要一个平A就能带走的人头,眼睁睁地看着她跑掉,这要不是真爱,真的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盘最后林珑还是输了,毕竟她不是职业adc,玩的也少。

    在这个需要adc拯救世界的版本里,adc先炸了,游戏基本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晚上周尧过来催他们睡觉的时候,林珑看了一眼徐应寒。

    其实,刚才推键盘的时候,她就想解释,只是旁边都是人,到底还是没好意思开口。

    “队长,我们一起走?”她犹豫了好久,总算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此时,徐应寒还在打游戏,不过正在上对面高地,看起来马上就要赢了。她问完后,安静地看着他的操作。直到一分钟后,对面水晶被点掉。

    徐应寒关掉电脑,看着她:“嗯,走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两人一起起身回楼上的房间。

    在出了门口的时候,林珑走在他旁边,正低头想着应该怎么解释刚刚推键盘的事情时,突然她垂在半空的手掌就被他捞了起来握住,十指相扣,紧紧地握住。

    她先是愣了下,随后开心。

    “队长,谢谢你没生我的气。”果然男人就是大方。

    倒是拉着她往前走的男人,撇头看了她一眼,有些奇怪地问:“生你什么气?”

    “刚刚我推键盘不是冲你发火,就是今晚连跪,有点儿心态炸了。其实如果刚才排到的是别人,我估计也会这样。”她想了想,好像又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正在想着怎么说时,旁边的人低声嗯了一下。

    片刻后,旁边的人淡淡说:“可是排到别的人,他就不会让你逃跑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