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八章

    林珑他们是在酒店看的比赛,刚开始的时候,大家还叫了可乐和零食,准备一边吃一边看比赛。可是当第一局比赛结束之后,所有人都黯然地看着墙壁上偌大的电视机。

    屏幕里,解说的声音依旧还很激昂,很乐观地安慰现场和电视前的粉丝。

    没关系,我们还有机会,这只是第一局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当第二局,同样输掉的时候。

    训练室内几乎没什么人说话,林珑整个人蜷缩在椅子上,双腿搭在椅子上,手臂抱着腿,似乎这样才能让她好受点儿。

    这次屏幕里,解说的笑容已经开始不明显。

    钝刀子割肉,知道那种感觉吗?其实不管是双方的比赛状态还是战术,对面都全方位的碾压,就是明明比赛还没结束,却看不到赢的希望。

    一直到整场比赛结束的那一秒,整个训练室,安静地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即便是平时最爱说笑的人,此时都只是抬着头,望着电视。

    懵。

    彻底地懵逼。

    没人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,却又被强逼着,不得不接受。

    第一支LPL队伍出局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没人心底好过。特别是看到TT战队的粉丝,站在赛场外面迟迟不远离去,当所有TT战队的队员走出来,冲着还等在外面的粉丝鞠躬时,现场哭声一片。

    不知谁喊了一句加油。

    于是,加油声四起,带着哭腔、无奈、不舍、难过、心疼。

    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有时候短暂地可怕,三年、四年甚至更短,一年一度的世界赛却在八强就此倒下,或许有些选手在这次之后,就彻底告别了世界舞台。

    没人心底,会没有遗憾。

    TT战队的人回到酒店之后,其他两支战队的人,都没人去打扰他们。

    大家都默默地在做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林珑难得在所有人面前示弱,安静地倒在徐应寒的肩头。她很幸运,一出道身边有很强的队友,她一路拿着冠军。

    几乎忘了失败的滋味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她在微博看到TT战队的视频,即便是夜晚,周围很昏暗。

    可是每个选手脸上难过的表情,还是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“队长,我们不要输。”林珑拉着他的手掌,轻声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徐应寒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脑袋,声音柔地跟在水里洗过,他说:“嗯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TT战队就准备回上海了。

    他们办理退房的时候,其他两支队正好下楼吃饭,这会儿大概快十一点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两支韩国队伍的八强比赛,反正不管谁输,都是一支韩国队伍回家。

    徐应寒走过去跟谢意打招呼,他拍了拍谢意的肩膀,倒是谢意先开口说:“记住,就算回上海,也是回去参加四强。别跟我们学。”

    今年S赛的四强比赛,在上海举行。

    虽然大家都要回上海,可是八强赛开始前,都想着是回去参加四强。

    谁想,确实走得最早。

    确实因为输了。

    徐应寒沉默地点头。

    最终TT战队先他们一步,回上海了。而下午两支韩国队伍的比赛,GT战队与KSV战队两支韩国队伍的内战,居然打满了五局才作罢。

    最终,两届S赛冠军,笑傲到最后。

    他们只看了第五场,打到第五局的时候,原本KSV战队是占据着场面优势的。就在众人以为,KSV战队要上演一个奇迹,让豪门GT八强就彻底回了老家。

    谁知GT战队到底还是底蕴深厚。

    在最后抢远古巨龙的时候,GT战队的打野一个惩戒,完美地抢下远古巨龙。GT战队五个选手所操作的英雄,沐浴着金色的龙血,彻底地打垮了KSV。

    在巨龙坑附近,他们发动团战,一换四的完美结果。

    让他们终结了这场比赛。

    “这个KSV真是白让人高兴了五个小时。”简易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话居然引来不少人的认同。

    虽然韩国三支战队,哪支都不是弱旅,可是比起强大的GT战队,大家总是心存侥幸,觉得能够有打败其他两支队伍的机会。

    周尧倒是清醒,他瞪着简易说:“等到了决赛,你还不是要打韩国队伍。都给我清醒点,别抱幻想了。”

    结果,不远处万源战队的经理斜了他一眼,笑道:“没事,你们别担心决赛的事情,交给我们就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哈哈大笑,只是笑过之后,心底却又各有想法。

    不管是I.W战队还是万源战队,他们八强的对手一支是欧洲战队,一支是北美队伍。说实话,只要他们打出自己的实力,在所有粉丝看来,出线根本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就来,到了四强的时候,他们就要面对彼此。

    是的,他们同被分在上半赛区,只要同时八强胜出,就会在四强比赛中,面对彼此。

    刚开始,大家还安慰自己,先别想四强的事情,好好打八强比赛。

    但第三天的比赛,I.W战队以一个干净利索地3:0干掉对手。在现场解说和所有粉丝的欢呼声中,LPL赛区终于有一支队伍闯入四强。

    林珑在台上向台下的粉丝鞠躬的时候,就听到身边徐应寒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说:“现在,我们可以回上海了。”

    当晚,林珑收拾东西,她正准备把自己比赛用的键盘装进行李箱时,突然,她拿着键盘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出门的时候,正好遇到其他五个准备下去吃宵夜的队友。

    简易见她开门出来,笑道:“正要去找你呢,我们要出去宵夜,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。”林珑扔下一句话。

    简易愣了下,转头立即看向徐应寒,可是林珑已经跑向电梯,居然直接按了电梯下去了。

    王玉檀挺奇怪地说:“林珑,大晚上的抱着个键盘,这是要干嘛去?”

    “见某个人吧。”徐应寒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其他四人,立即转头看向他,全都是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蓝景程啧啧了两声,说道:“你知道她去见别人,都这么淡定?”

    简易竖起大拇指:“寒哥果然是寒哥,大气度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,声音冷漠地说:“你们觉得这个酒店,除了我之外,还有谁值得她这么挂心?”

    艹,臭不要脸啊。

    虽然,他们心底都是这么想的,可到底还是不敢拂了自家队长的面子。

    相较于I.W战队已经开始悠闲地出去吃宵夜,明天还有比赛的万源战队,则是所有选手都在训练室内。

    陪练团的选手也还在,一开始官方只订了小组赛的计划。

    谁知三支队伍都以这么好的成绩闯入八强,干脆又把一帮人同样拉到了广州。

    林珑出现在门口的时候,正好有人出来,看见她还奇怪地说:“没出去吃宵夜啊?我刚才在群里看见你们战队都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找我哥哥。”林珑笑了下,解释道。

    林亦让是背对着她坐着的,明明此时他电脑屏幕显示正在游戏当中,可就像是有心电感应般,他回过头,就看见站在门口的林珑。

    他推开键盘,喊自己旁边正在喝水的队友帮他先玩着。

    兄妹两人到了走廊,林亦让伸手揉了揉她的长发,问道:“东西收拾好了吗?你们明天就该回上海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早上十点的飞机。”林珑点头。

    林亦让皱眉,有点儿奇怪:“这么早?”

    十点的飞机,那么早上估计七八点就得起床前往机场,确实是挺早的。

    林珑说:“小尧想让我们早点儿回上海休整。”

    嗯,林亦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见少女抿着嘴角,一脸严肃又认真地模样,反倒是自己先笑了。他说:“先回上海等我。”

    他刚说完,林珑往他怀里塞了一个键盘。

    林亦让接住,低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今天比赛时候用的键盘。”林珑开口说,声音嗡嗡地,似乎在强忍着什么,见林亦让没说话,她又说;“你可别小瞧这把键盘,帮我赢了两个冠军,而且还赢了今天的八强比赛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林亦让应了一声,脸上却是带着疑惑,似乎想问,那你把它给我干嘛。

    林珑口吻硬梆梆地说:“所以我把它送给你,你带着这个键盘,干掉FNC战队。”

    走廊里,少女的声音,有种坚定的力量。

    林亦让又一次低头看着怀里的键盘,低声笑道:“我们赢了他们,就得和你争决赛名额了,不怕?”

    按照比赛规则,如果万源战队赢了,他们将在四强遇到I.W战队。

    林珑想要他赢,就必须做好半决赛的时候,遇到他的准备。

    少女摇摇头:“不怕,来半决赛吧,我知道你夏季决赛输给我们很不服气,这次我会让你心服口服的。”

    该给你加油的时候,我会毫无保留。

    可是该打败你的时候,我也会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这就是林珑,这就是一个职业电竞选手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第二天,I.W战队回到上海的基地,这么久没回来,就连做饭的阿姨看见他们,都有点儿热泪盈眶的感觉。

    林珑吃饭的时候,就拿出手机,一边吃一边等着比赛开始。

    这会儿两边战队刚开始第一局比赛的Ban&Pick环节。

    “吃完饭再看。”徐应寒伸手,将她的手机直接拿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珑瞪他,结果徐应寒伸手拉了下她的眼角,带着笑意:“知道你眼睛大,乖,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彻底找到了对付林珑的办法。

    等林珑被徐应寒押着吃完饭,第一局比赛已经结束了,万源战队二十七分钟就推掉了对方水晶。

    徐应寒把手机还给她之后,还格外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说:“你看,就算你不看比赛,也没耽误他们赢吧。”

    林珑这才没说话。

    其实万源战队和FNC战队的比赛,也是被人一边倒的看好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觉得万源能赢下这场比赛。

    不过第二局,FNC战队就迅速回击,完美地赢下一局,似乎想告诉所有人,八强赛,他们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徐应寒见林珑脸色不太好看,安慰道。

    王玉檀立即说:“要不我们来打个赌……”

    徐应寒立即望着他,面无表情:“你闭嘴。”

    关于这位毒奶的威力,估计每个I.W战队的人都领教过来了。

    好在最后,果然如徐应寒预测的那样,万源战队最终以3:1,赢下了比赛。

    林珑安静地看着屏幕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她说:“半决赛,我要打哭林亦让。”

    此时,屏幕上荣获MVP的少年,正笑得开心。

    徐应寒伸手用力揉了下她的黑发,“嗯,陪你一起打哭她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S赛半决赛,两支韩国队,两支中国队。

    这大概是史无前例的,对中国赛区来说。而且半决赛的对手也确定了下来,韩国GT战队对阵韩国AST战队,中国I.W战队对阵中国万源战队。

    半决赛还没开始,已经有一支中国队伍确定了半决赛名额。

    关于谁能赢这个话题,早已经在这一周被讨论地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手心手背都是肉,这回算是彻底整明白了。为什么你们不是在决赛相遇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了,我站I.W战队,因为最起码他们打韩国战队还有点儿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作为路人,我绝对支持万源战队,一支升班马,夏季赛刚上来,就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,有什么理由我们不去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楼上就别装路人了,你就是万源战队粉丝吧。”

    “说真的,决赛I.W战队吊打万源,你们心里还没点儿b数吗?”

    “哇哦,又能看到红豆爹和让神对决了。你说他们兄妹是不是注定要一次又一次相遇啊?”

    提到这对兄妹,甚至连他们出席赛前采访的时候,记者都没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万源战队先接受采访的,所以记者自然先询问林亦让。

    记者说:“Fox,这是你第二次在大赛中遇到Piano选手,这一次你有什么想对她说的吗?”

    林亦让接过队友手里的话题,歪头想了下:“林珑,就算输了,也别哭。我可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打哭了自己的亲妹妹。”

    现场一片笑声。

    而等到I.W战队采访的时候,记者将这个问题又抛给了林珑。

    等听到林亦让要打哭她的时候,少女突然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她歪了下脑袋,有些欣慰地说:“看来我们两个人的想法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倒是记者一愣,显然还没明白她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谁知旁边拿着话筒的徐应寒,倒是淡淡地来了一句;“她的意思是,正好她也有想把Fox打哭这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卧槽!!!

    把对手打哭,这大概是这次S赛里采访最骚的一段。

    不过也幸亏这两人是兄妹,所以就算说这么狠,双方粉丝还是嘻嘻哈哈,根本没撕起来。

    两支韩国战队的比赛周六打响,另外一场则是在周末。

    虽然AST战队给GT带去了不小的麻烦,可是AST战队就像KSV一样,依旧没有完成弑神的奇迹。

    GT战队成为第一支闯入决赛的队伍。

    他们将在北京鸟巢,静候另外一支队伍。

    赛前,林珑曾经想要几张门票给家人,后来知道林亦让已经给了,她就没要。

    当他们坐着大巴来到场馆的时候,远远地就看见排成长龙的队伍。I.W战队这次准备了一千份应援礼物,给来现场的粉丝。

    很多粉丝都上午就过来了,就为了能早点儿拿到应援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们也提前两个小时过来的,整个战队的工作人员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这次就连其他选手的家人都飞到了上海,王玉檀的妹妹简直就是小号的她,所以当所有人在后台看着留着长发的王家小妹妹,纷纷表示,他们要合影合影。

    蓝景程家就在上海,他妈妈就带着妹妹过来了。

    蓝妹妹一过来就问:“哥哥,你今天能上场比赛吗?”

    这话问的,弄得蓝神颇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吴迪和简易的家人也都来了,吴迪的弟弟比他小三岁,本来正在南京上大学。他弟弟一直在跟他们合影和要签名。

    等所有人签名都拿到之后,他还有点儿生气地说:“我同学居然都不相信我是我哥的亲弟弟,说我游戏打地这么烂,我哥肯定没我这样的弟弟。等这次我把签名和合影拿回来,看他们还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谁知一旁的简易吐槽道:“他们只会说,原来迪神真的有个游戏打地这么烂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哈哈。

    众人笑的时候,简易就被他姐姐狠狠地拍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简易姐姐个子很高挑,长发红唇,打扮地十分精致,她刚进来的时候,周尧说话都磕巴起来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林珑的亲哥哥就在不远处的休息室,所以没人问她家人什么时候到。

    直到乔伊提着包,匆匆进来。

    她抱了下小姑娘,轻声说:“等妈妈等着急了吧。”

    林珑知道她堵车堵在路上了,所以也没很着急,反正她知道,她会到的。

    乔伊低头看着穿着队服的少女,低声说:“你爸爸和哥哥今天中午那个午餐会实在走不开,不过他们待会就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他们不来也没关系的。”林珑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上次决赛,乔伊就跟她说过,整场比赛心跳就没缓和过来。I.W战队领先的时候,就担心万源会输,可等这边万源看着要赢,又要担心J.W战队。

    说真的,这种滋味,真不受。

    乔伊伸手摸了摸她的小姑娘,“你爸爸是第一次来看你们比赛,怎么能不来呢。”

    林珑点头,又问道:“你去看过小哥哥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呢,妈妈在这里待不了多久。”乔伊有些为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到底还是偏疼小女儿一点儿,总觉得是个女孩子,这种事情总该有点儿优先。倒是林珑一听完,立即说:“妈妈你赶紧去吧,估计小哥哥也等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宝贝,加油。”乔伊抱着林珑,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谁知她刚放开林珑,转头就看见不远处的徐应寒,招手道:“来来来,一起拍个照片。”

    估计连徐应寒都没想到,未来丈母娘居然会主动招呼他一起拍照。

    这次唯一家里没有来人的就是徐应寒了,因为他家在北京,所以赛前他就说过,打进鸟巢再请父母过来。

    乔伊见他身边没什么家人,还贴心地问了一句:“爸爸妈妈工作很忙吗?”

    “队长说了,只有打进鸟巢才请家人来。”林珑替他说了,说完,脸上全都是骄傲。

    乔伊看着他们两人站在一块,虽然家里三个男人对徐应寒是闭口不提,但是她就是觉得他和自家的红豆多般配啊。

    最后,周尧让摄影师给大家拍了集体照片,乔伊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比赛开始前半个小时,选手的家人都纷纷离开,前往观众席。

    前十分钟的时候,乔伊给她发了一条信息,告诉她,爸爸和哥哥还要再等一会才过来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,工作人员过来请他们出场。

    上场之前,徐应寒看着他们所有人说:“我们在夏季赛的时候能赢他们一次,就能在今天赢他们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赢,只有赢了,才有前往鸟巢的机会。

    没人愿意在走了这么远之后,在这里倒下。

    比赛正式开始之后,赛场上的选手戴着耳机,可是台下的观众欢呼声依旧那么大。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战队加油,渴望他们成为走到鸟巢的那支队伍。

    乔伊安静地坐在椅子上,旁边的两个位置是空的。

    前两局双方打地就很焦灼,每一次击杀都伴随着观众的欢呼,每一次开团都让现场所有人的心揪在一起。

    当乔伊再次捂着自己的脸时,就感觉到肩膀上有只手搭了上来。

    她一转头,就看见林立钦就坐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林亦淮也坐了下来,抬头看着屏幕,他轻声说:“都已经第三局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已经打到了第三局,而且场面上,万源战队牢牢地占据着主动。林珑此时一次击杀三次死亡的数据,显然已经落后对面林亦让的发育。

    至于下路,小皇帝今天的状态好到爆炸,即便是徐应寒,都有些勉强支撑的感觉。

    终于,己方水晶爆炸。

    徐应寒的声音第一时间在耳机里传来,他说:“下把吧,我们能赢。”

    我们能赢,这么简单的四个字,可是似乎只要是徐应寒说的,就能带着不一样的魔咒。

    第四把的时候,I.W战队毫不犹豫地派出一直在场下的蓝景程。作为双打野轮换制度,屡屡建立出不错的效果。所以当蓝景程出场之后,I.W的粉丝明显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果然,蓝景程的上场改变了I.W战队的节奏。

    这一局,又落入了I.W战队的优势当中。

    林亦淮在水晶被推掉的前十分钟就说了:“应该会打到第五把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乔伊还算敢看,毕竟没真到生死攸关的时候。

    可是当第五把开始的时候,她就真的恨不得捂住自己的脸。特别是,在双方选择英雄阶段,大屏幕特地给了林珑和林亦让镜头。

    一脸严肃的少女,以及面无表情地少年。

    打到了最五局,拼的不仅仅双方硬实力,更多的是心理和体力。此时距离比赛开始已经五个多小时了,这么高强度的赛事,别说女孩,就连几个男生都有点儿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王玉檀看着屏幕,突然说:“如果我说我手腕疼,你们会骂我吗?”

    林珑瞪着屏幕,正在找鱼哥让她选的英雄。她说:“不会,因为我的手腕也疼。”

    谁知她刚说完,一旁的徐应寒居然直接拽过她的左手,先是捏了两下,又甩了几下。他说:“要是累的话,就多放松放松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转头看着林珑,声音温和地说:“再坚持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么温柔又有男友力,林珑愣是没骨气地红了脸颊。

    显然台下不少粉丝都发现了他们的互动,又是尖叫了起来。至于当场领略了这盆狗粮的其他三人,默默无语地盯着屏幕。

    得,谁让你是单身狗呢。

    当四十五分钟,万源战队开始开大龙的时候,林珑看着自己的屏幕,只觉得眼睛涩地难受,可是她还是迅速地支援过去,阻止万源偷大龙。

    只是万源战队在失去了两个人之后,还是拿到这条大龙。

    五十分钟,I.W战队开始打远古巨龙。

    五十二分钟,双方再次在中路团战,拥有远古巨龙buff的I.W战队,将万源全员打到残血,随后推掉对面中路高地。

    此时,万源战队三路高地均被推掉。

    五十七分钟,万源战队找到机会,推掉I.W战队的高地下路高地。

    此时双方不剩一座高地,只有高地水晶在慢慢复活。

    台下,林家两个男人还能安静地看着大屏幕,但是乔伊早已经不敢看了。

    直到她听到全场疯狂地吼叫,猛地捂住脸。

    然后,台上解说疯狂地喊道:“恭喜I.W战队,恭喜他们成功进入决赛,进入鸟巢。”

    赢了,I.W战队赢了。

    林珑摔下耳机的时候,用力用双手揉自己的脸颊,她也顾不上脸上还画着淡妆。

    周围其他人都起身拥抱。

    林珑坐在椅子上,抬头望过去。

    对面万源战队所有选手还坐在椅子上,脸上表情不一,有无奈,有难过,也有失望至极的。可是她却看不见林亦让的表情,因为他的脸正好被电脑挡住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林珑居然那么害怕跟对手握手。

    这本该属于她的光荣时刻,她却害怕走过去。

    终于,林珑在徐应寒的提醒下,站了起来。他们需要走过去,跟对手握手,这是尊重也是赛场礼仪。

    台下,观众依旧在欢呼。

    但也有开始哭泣的少女,她们脸上贴着万源战队的队标,手里拿着灯牌,眼眶中泪水不停地在转动。

    双方选手依次握手,林珑走在最后,跟上单、打野选手握手。

    直到她走到中间的时候,垂着头,没看见林亦让的脸,只看见他的鞋子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握住他的手掌。

    等她松开的时候,就听到头顶,他的声音说:“垂着脑袋干嘛。”

    一句,林珑憋在眼眶的眼泪,险些夺眶。

    她快步离开他,跟后面两位选手继续握手。直到她松开辅助的手,准备离开的时候,林珑往后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那里,林亦让正垂着头,在收拾键盘。

    那把键盘,是她送的。

    于是,就在台上主持人在等着I.W战队所有人到舞台中间采访时,林珑转身冲了回去。她抱着林亦让的脖子,眼泪贴着他的脖颈,止不住地落下。

    台上的少女,哭的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台下强忍着的粉丝,终于再也忍不住。

    林亦让先是愣住,随后温柔地抱着小姑娘。许久,他才无奈地说:“不是说要打哭我的,怎么反倒是被我打哭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果说,S赛半决赛最让人印象深刻的,所有看过比赛的人,大概都会说,Piano抱着Fox在台上大哭的这一幕吧。

    一直到I.W战队五人站在舞台前,少女的眼泪依旧那么闪耀。

    当赛后记者试图追问她为何会这么哭时,就在所有人以为少女不会回答时,她带着一双红肿的眼睛,看着镜头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追随着我哥哥的脚步,成为一名英雄联盟游戏的职业选手。我跟所有职业选手的梦想都一样,想要拿到冠军。可是在打败我哥哥,击碎他梦想的时候,我才发现这一刻对我来说,那么难过。”

    因为是击碎了你的梦想,所以我才会那么难过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林珑是盯着一双红肿的眼睛,飞往北京的。

    昨晚比完赛之后,I.W战队订了庆功宴,所有人都出席,她自然不能缺席。只是在林亦淮发了一张,林亦让在家喝酒的照片之后,她又哭了。

    这次,似乎连大哥哥都开始心疼起林亦让。

    纯心发这种让林珑过意不去的照片。

    少女夜里是在徐应寒怀里哭着睡着的,以至于周尧来找人的时候,正好抓到。不过介于目前处于比赛阶段,徐应寒也确实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,他才勉强忍住。

    他们提前到北京去适应环境。

    说来,比起上次他们打夏季赛的时候,这次再回来,他们居然已经穿起了厚外套。下飞机的时候,一个个裹紧身上的羽绒服,这才发现十一月的北京,冷地真不是说玩笑的。

    在路上的时候,简易就在担心:“我听说这次是在鸟巢,就北京这个天气,到时候我们打比赛,还不被冻死了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到时候是隔音房,冻不死你。”周尧凉凉地说。

    他们提前过来,还拍摄了决赛的宣传片。

    至于没几天之后,苏晓潭就贼兮兮地给林珑发了照片。林珑打开微信,就看见一个模糊的图片,照片里是一个巨大的奖杯。

    苏晓潭随后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。

    “鸟巢已经静候你们了,加油,红豆爹。”

    林珑看着手机里的话,登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还是比普通观众要更早看到比赛场地,因为两支队伍都需要提前彩排,S赛的决赛现场,拳头公司卯足劲头准备给所有到场的粉丝,一个震撼的开幕。

    当看到那个巨大的奖杯时,王玉檀目瞪口呆地说:“我们到时候要举起这个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有点儿大,一旁GT战队的选手也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好在对方是韩国人,估计都没听懂。

    倒是简易难得不给他泼冷水,反而点头说:“我也觉得太大了,我还准备举着奖杯拍照呢。”

    徐应寒:“你现在先去举起来试试看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林珑登时觉得头疼,怎么队长也跟着一起幼稚起来了。

    于是,整个彩排他们都在讨论,如果奖杯真的很大很重,到时候应该如何伟岸又不失气质地托起来。

    大概他们都忘记了,想要赢得比赛,前面还有一个强悍的对手在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鸟巢的比赛,因为有中国队伍在,门票刚一开售,就被抢购一空。甚至连卖票的网站因为太过卡顿,生生被LOL的粉丝骂上了热搜。

    所以十一月六号这天能来到现场的,都是绝对的幸运儿。

    今天天气不错,天空蓝幽幽,透着一股舒服的味道。到比赛快开始的时候,鸟巢看台早已经被填满,密密麻麻的人群,还有他们手上拿着的应援物品。这次I.W战队算是下了血本,在赛场外发放了五千支应援棒,一点开就是I.W战队队标的红色。

    就这样,还是供不应求。

    后来,观众干脆自己买了鸟巢外面卖周边的东西。

    虽然,所有人都猜到拳头公司会在开幕仪式上玩出新花样,但当他们看见那只全息远古巨龙在赛场上空翱翔而过来的时候,尖叫声、惊叹声、不可置信地声音,在鸟巢里炸开。

    这一幕,将永远被记在所有人的心目中吧。

    就连林珑他们上了舞台之后,都还在惊叹刚才的开幕仪式。

    简易一边戴耳机一边说:“我真的要给拳头爸爸跪下,说真的,这个太酷炫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何止酷炫,简直是奇迹。”王玉檀点头。

    即便这次对手是强大的GT战队,但是他们在赛场上神色轻松,依旧还能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“孩子们,认真点。”还是鱼哥忍不住,拍了下手中的笔记本说道。

    于是,大家总算认真地开始考虑Ban&Pick问题。

    解说席上,今天特地请了明星嘉宾过来,还有杨柳和奇袭两个LPL解说门面。这位当红明星人气不低,所以他一出现的时候,弹幕都是他的粉丝在刷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杨柳望着看台,感慨道:“说真的,解说了这么多次S赛决赛,这次感觉尤为不同。”

    奇袭点头:“毕竟是第一次在家门口的决赛,以前一抬头,都是咱们欧美兄弟。这次一抬头,看见的都是自己人,心安啊。”

    明星解说乔致亦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杨柳却认真地说:“您还别笑,以前解说的时候,观众席上是咱们欧美观众,比赛席上坐着两支韩国队伍。说真的,咱们虽然也参与了,但总有一种重在参与的感觉。这一次是真不一样,抬头是我们自家观众,低头赛场上是我们自己的选手。”

    这感觉,爽。

    弹幕也被两人这一唱一和逗疯了。

    好在很快正式比赛开始了。

    第一局的时候,大家都还处于刚进入比赛状态,所以双方打地十分焦灼,一直到二十分钟,居然经济都没拉开。

    只是对面的打野太过老到,居然在中路三角草丛那里蹲到了林珑。

    于是第一条大龙掉了。

    林珑这个失误不算小,但是大家还是安慰她没事。即便是第一局比赛输掉了,所有人的脸色都还算好。

    毕竟BO5的比赛,第一局只能算个试探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不管是弹幕还是贴吧也都是宽容的态度。

    只是当第二把再次输掉的时候,所有人的表情就凝重了起来。今天别说现场粉丝来了几万,就连他们选手的亲戚,能来的都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下台的时候,心情说不沉重都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甚至连林珑都在想,难道他们要以0:3输掉比赛了?

    如果说这个S赛,他们一直都顺风顺水的话,那么现在就是他们面临的最困难时候。他们曾经无数次地把别人逼到绝境中,这一次,他们终于被别人逼到绝境了。

    林珑下台阶的时候,就在想,这一把究竟输在哪里。

    是十分钟那个开团吗?对面中单明明丝血,她却因为伤害不够,而让他逃脱。就因为他是世界中单之神,是Tank吗?

    当再次和Tank交手之后,林珑才明白,一个BO1和一个BO5果然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他们能在BO1中击败GT,BO5就不行吗?

    林珑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胃,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紧张,她的胃部一直在痉挛。整个人看起来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直到一只手扶住她。

    她以为是徐应寒,刚握住,谁知就听到头顶的声音说:“走路都不会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小哥哥?”林珑猛地抬起头,惊讶地看着面前的林亦让。

    这次比赛,家里除了林亦让之外,都来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林亦让没过来,虽然失望,却也能理解。毕竟作为职业选手,不能在台上打比赛,只能在台下看着别人比赛,这种感觉太痛苦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选择在家里支持自己,林珑自然支持。

    她笑了下,只是胃部的痉挛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林亦让直接蹲在她面前,说道:“上来。”

    后台此时人来人往,工作人员一直都在。可是林亦让却丝毫不在意,蹲在她的身前,又一次回头看她说:“上来,哥哥背你。”

    林珑慢慢地靠过去,趴在他的背上。

    记忆中,她更多是被林亦淮背着。因为林亦淮作为大哥哥,年长她许多,能够轻而易举地背着她跑来跑去。

    林亦让倒是想背着她,却总是被她嫌弃不够有力气。

    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的小哥哥也这么有力气了。

    她趴在他的背上,觉得温暖又有力量。

    林亦让一步步地走向休息室,快到的时候,他终于开口说:“红豆,你说你打破了我的梦想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微顿了下,显然,即便过去了,四强失败的痛苦还是萦绕在他的心头。

    他说:“不要打破你自己的梦想,加油,哥哥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不要打破你自己的梦想,要赢,去举起那座奖杯,举起那座整个LPL赛区都在期待着的奖杯。

    当林亦让放下她的时候,林珑就看见,等在休息室门口的徐应寒。

    他伸手握住她的手掌。

    林珑回头看向林亦让,认真地说:“那你要坐在台下,看着我赢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拉着徐应寒的手,转身进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教练还要给他们安排战术。

    此时,网上早已经是一片唱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果然LPL赛区就只能买一手梦想了,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不会真的被3:0带走吧,好歹赢一场,别输这么难看。”

    “进决赛本来就是签运好啊,现在总算让你们知道,这个游戏谁说了算吧。”

    “GT战队,真的太让人绝望了啊。”

    林珑他们重新坐上比赛席上的时候,现场的欢呼声依旧那么震撼。

    显然,谁都没有放弃。

    他们不想输,观众也不想看着他们输在这里。

    于是这一局,当选择英雄的时候,I.W战队直接放弃了这个比赛版本最强势的香炉英雄,他们在辅助这一手上没有选择保护性的英雄,而是选择了进攻性的机器人。

    下路拿到了强势的英雄之后,中路林珑则是拿了一手玛尔扎哈。

    这是她在比赛中,第一次使用到。

    当I.W战队这手选出来的时候,弹幕中真是一片绝望。

    “算了,关电脑了,这阵容拿头去赢啊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香炉怪啊,你们这是要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个3:0。”

    可是当比赛进行到三十分钟,I.W战队一万经济领先的时候,所有人都发现,他们不是自我放弃,而是自我拯救。

    王玉檀的机器人仿佛犹如神助,Tank屡屡被他勾中,只要勾中,林珑必定会第一时间上去击杀他。

    当这一局赢下后。

    有个粉丝默默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上这条。

    “默默等一个让二追三,成就达成已经get1/3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这个粉丝默默又在微博上写下第二条。

    “默默等一个让二追三,成就达成已经get2/3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时之后,这个粉丝再次更新微博。

    “默默等一个让二追三,成就达成已经get3/3。”

    而此刻,整个鸟巢都陷入了疯狂中,所有人看着屏幕,那个巨大的屏幕上,是水晶爆炸的画面。

    连解说都带着哭腔喊道:“恭喜I.W战队,恭喜LPL赛区,恭喜所有一起关心着并且陪伴着中国英雄联盟游戏走到今天的粉丝,恭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声恭喜,等地太久。

    这一声恭喜,让人期待太久了。

    此时,林珑是被人拉起来的,耳边是狂笑的声音,尖叫的声音。隔音房的门被推开,教练和周尧还有简易都冲了进来,所有人都抱在一起,疯狂地呐喊,尖叫,这一刻如同梦境一般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林珑都不敢相信,她真的赢下了比赛。

    他们在强大的韩国队伍面前,完成了让二追三,他们完成了弑神。

    他们成为了新的王者。

    旧王退位,新王登基,他们的荣誉那么地实至名归。

    徐应寒一直拉着她的手,他们站在舞台前向观众鞠躬。他们一起去跟韩国队伍握手,他们再次回到舞台拥抱那座召唤师奖杯。

    周围烟火四起,火花炸裂。

    现场几万人在高喊他们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Phoenix。”

    “Piano。”

    “key。”

    “wudi。”

    “Zero。”

    “Kent。”

    每个人都在喊着他们的名字,那个能在召唤师峡谷呼风唤雨的ID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不管是曾经谩骂过还是指责过他们的人,都在真诚地欢呼,他们拿到冠军了。

    就像解说在刚才高呼的那样。

    这个冠军,属于I.W战队,属于LPL赛区,属于所有支持着电竞的粉丝。

    在那些电竞这项运动还不被理解的时候,就一直默默坚持着的少年们。在那个打游戏就是堕落的时代,就一直努力的少年们,是你们用血泪踏出来的路,引领着他们一起前进。

    或许你们已经退役,已经结婚生子,已经离开了这个舞台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这一刻,这些荣光同样属于你们。

    终其一生,舞台上站着的六个人,也都会记得这一刻。哪怕是行将朽木之时,他们的孩子问起,这一生你最难忘的时候,他们六个人都会回答是今天,是这一刻。

    当粉丝带进场的五星红旗,被一个个传递到前排,最终扔给他们的时候。

    几个人选手拿起这面旗帜,即便在赛前他们没有放过狠话。

    可这一刻,他们让这面旗帜的印在这荣光的一刻。

    所有人高高举起,他们围绕着场馆,向四面示意。

    每一次转身,所有人都牢牢地抓住面前的这面旗帜,现场的欢呼声震彻天际。

    林珑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,他的面容依旧那么英俊坚毅。

    直到他转头看向她。

    在欢呼声中,在所有人享受着这一荣光的时候,他笑了。

    “林珑,到了法定年纪,就结婚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许久之后,当寒神再次提起那个求婚时,珑妹妹微微笑道:什么,你当时有求婚,你确定吗?(好吧,珑妹妹是不想轻易放过寒哥,让他再求一次吧)

    本文到这里彻底完结了,番外应该会放在实体书里。

    这本书应该是我写过最难的一本现言了,因为连载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,因为被更新问题被刷负分骂,也有女朋友们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嗯,之前就说过我是个拖延症患者,或许不该强迫自己,也不该耽误有些对更新有着严格要求的读者,所以以后我会提前说的

    写文是一种缘分,能跟你们一起走过也是一种缘分,我会好好珍惜这种缘分的。

    今天是2017年12月31号,是2017年的最后一天,这一年过得很充实,也很幸福

    所以让我们都忘记之前的不好,美好地迎接2018年好不好。

    真的很感谢一直支持我的你们,蒋牧童有你们真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