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言情小说 > 锦衣卫 > 卷二·玳瑁戒 鱼目混珠
    一夜秋风翻起万丝细雨,千片落桐。

    苏婉容倚着软榻,黛眉飞展,手持一根铜签去拨那炉内红炭,满壶龙井被煮得浮浮沉沉,一室茶香。

    苏婉容浅笑道:“我和温月华姐妹相称,你娶了她女儿当媳妇,唤我一声苏姨怎了。”

    朱棣尴尬道:“苏姨好,这……苏姨贵庚?小王实在……叫不出口。”

    苏婉容笑容不减,悠然道:“四十七岁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朱棣哭丧着脸道:“咋看上去跟雯儿差不多大呢……还是叫蒋夫人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婉容扑哧一声笑了起来:“王爷逾发会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朱棣想了想,道:“实不相瞒,昨儿一亲兵随我入了城,咱北平那地儿人没见过世面,进京没多久就给走丢了,蒋老他……”

    苏婉容道:“老蒋回家乡去陪他老母过中秋,这还没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朱棣点了点头,又道:“我那亲兵名唤朱锋,不知蒋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苏婉容揶揄道:“我可不曾认得什么猪疯、猪弟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绕着弯儿把朱棣也给骂进去了,朱棣明白了,遂笑答道:“也成,既是这么个光景,料想他也早出城去了。小王这就告辞。”

    蒋瓛于朝中辈分极高,直似是看着诸藩王长大的叔伯辈,朱棣不敢逾礼,拱手朝苏婉容道别,蒋夫人将起未起来送,朱棣忙道不妨,便自行出府外。

    然而苏婉容脸色一寒,与朱棣同时听见了府外喧哗,这次不起也得起了。

    午时,四胡同内聚集大批午门卫,各个揪着猎犬,四处闻嗅,团团围住了蒋府后院,又从后院绕到前门。

    有人高声喝道:“谁家的院子!包庇钦犯,活得不耐烦了吗?!”

    那人刚喊出声,便有老成持重的同伴忙把他嘴给掩住,低声道:“蒋瓛的家!”

    提起蒋瓛,众侍卫俱是打了个寒颤。又有消息灵通的侍卫道:“不妨,蒋老狗回家去了,这院里就剩个女人……几个老仆,翻不起甚风浪来,弟兄们跟我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正上前一步,大门吱呀一声开了。

    侍卫们下意识地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苏婉容拢着粉荷袖,似笑非笑道:“各位官爷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对方是蒋夫人,终究不好乱闯,侍卫头子再看蒋夫人身后站着一服饰华贵的男子,脸上挂着痞笑,登时认为抓到了把柄,思忖片刻道:“昨夜有刺客入宫,惊了圣驾,太傅命搜查全城,查到蒋老府上,说不得还请夫人通融,让弟兄们进去搜上一搜……”

    苏婉容扬眉道:“全城都搜完了?剩咱家了?”

    那侍卫尴尬道:“嗯……”还未答话,数十只恶狗便一齐朝院内猛扑,继而狂吠。那声势十分惊人,只扯得侍卫们东倒西歪,险些便抓不住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苏婉容袍袖一抖,登时一抹寒光无声无息从袖底飞出,紧接着一声呜咽,一只猎犬头颅打着旋飞出老远,断颈中鲜血狂喷!

    众侍卫齐声大叫,此刻方看清那袖中暗器乃是一柄刻刀,刻刀柄上以一根极细的冰蚕丝相连。

    苏婉容随手一扯,刻刀回掌,若无其事道:“既是没搜完,劳驾先去别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那侍卫头子勃然大怒道:“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苏婉容道:“怎么?”说毕白玉般的指尖捏着那印刀,朝着陽光晃了晃,寒光闪烁,苏婉容悠然道:“此刀刻过传国玉玺,现拿来杀几只狗又怎了?”

    若是拼着性命不要,一拥而上,要制服这女人自是不难,然而谁冲在最前,势必身首异处,一时间谁也不敢触蒋夫人霉头,侍卫们面面相觑,拿不出个法子来。

    苏婉容冷冷道:“要搜蒋府,先去请尚方宝剑来,有御旨也成,若都没有,恕婉容不奉陪了。爹娘养你们不容易,小哥们。”说毕正要转身回府,朱棣不知是留是走,救星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“锦衣卫奉旨公干!无关人等,一应退避!”云起遥遥喊道。

    云起领着十余名锦衣卫穿过四胡同,锦衣卫们一见蒋瓛府前被人气势汹汹围着,瞬间一个个炸了毛。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狗畜生——!”荣庆当即便石破天惊的发出大吼。

    “慢慢慢……”云起忙喝止。

    那时午门卫见势头不好,忙朝后退避,荣庆等锦衣卫怒火难遏,蒋瓛乃是前任锦衣卫正使,被围府无异于爹娘蒙羞,瞬时再无人顾得云起命令,十余人抽出腰畔绣春刀,纵马奔过大半条胡同,纷纷发得一声喊,朝府前侍卫冲杀而去。

    这可苦了缉拿钦犯的宫廷侍卫们,再不走势必演变为一场火拼,谁敢与锦衣卫做对?霎那间人嘶狗吠,屁滚尿流地逃得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荣庆仍不肯罢休,追出胡同外去,云起翻身下马,走进府内,见蒋府未曾遭殃,苏婉容于大门前亭亭玉立,方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师娘好,师父呢?”云起手握尚方宝剑,抱拳躬身。

    苏婉容柔声道:“你师父回家去了。”

    云起见朱棣笑嘻嘻站在一旁,心中忐忑,不知该如何开口,拓跋锋定是逃到此处来了。

    苏婉容却是善解人意,只道:“徒弟儿也是来搜府里的?”

    云起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苏婉容抬手甩了云起一耳光,“啪”的一声将朱棣吓了个惨,只见云起侧脸上登时留了五个手指印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苏婉容漫不经心,转身回府,又道:“燕王慢走,不送。”

    云起与朱棣交换了个眼色,这才跟着苏婉容入内。

    “知道师娘为啥打你么?”

    云起跟在苏婉容身后,低声道:“师娘,徒儿也是没法,本以为师哥会躲开,想让他快点走……那伤碍事不?”说着眼眶便红了,一宿未眠,脸色更差。

    苏婉容领着云起上楼,“嗯”了一声,又道:“不碍事,现皇上驾崩,皇孙未登基,师娘才有这么大胆子,你须得在皇孙继位前将他送出去。迟了一天,麻烦便大了,知道么?”

    云起默然点头,知道此刻京城正处于无政府状态,苏婉容若是于朱元璋在位时包庇钦犯,便连带着蒋瓛全家老小也是个被诛九族的下场,又暗自心惊。

    说话间进了阁楼内一间偏房,苏婉容推了门,登时失声道:“人呢?!”

    云起愕然看着那床帐中,被褥凌乱,枕下湿了一小滩紫黑色的血。

    先前躺在床上养伤的拓跋锋,不知何时翻出窗外逃了。

    朱棣徒步走出四胡同,路过户部,朝皇宫门口行去。

    一介王爷,如今入得京来,皇宫中连马车亦没给他配一辆,然而朱棣劳碌惯了,并不在意这事,只缓慢行走,并不住思索。

    只怕先前是小觑了允炆,朱标死后的这数年中,允炆与云起之间的关系仿佛发生了微妙的改变?

    户部门口,右侍郎被一群气势汹汹的锦衣卫扔了出来,丢在街上,正摔在朱棣脚前。

    朱棣嘴角抽搐,知道今早围蒋府的午门卫中,定不知哪个小伙子出身户部,连带着那人倒霉的爹背了黑锅。

    “您老请起呐请起。”朱棣笑着把右侍郎扶起,朝荣庆道:“算了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右侍郎哭丧着脸道:“回家一定好好管教犬子……”

    锦衣卫们仍不肯罢休,大声喧哗,活像一群恶霸。

    “燕王救我呐!”右侍郎抱着朱棣的腰大声嚎啕,朱棣却窥见街角一个身影,蹙眉甩开右侍郎,冲上前去。

    朱棣回头道:“荣庆!替我狠狠修理他!”如此支开锦衣卫,朝街角奔去。

    朱棣疾步跑了大半条街,直追到皇宫后门处,低低吹了声口哨,拓跋锋方不安地从树下转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朱棣怒不可遏,斥道:“不在蒋府里躺着,又跑出来作甚?!”

    拓跋锋一身燕王府侍卫服未换,解了上半身绣服,任其系在腰间,赤着上身,露出纠结健美的古铜色肌肤,肩背上又包着一层绷带,纱布中仍渗出血来,显是一番奔跑后伤口再次裂开。

    朱棣狠狠把拓跋锋拍了个趔趄,凶道:“不是与你说好,让我上前去你再扔刀子的么!”

    拓跋锋想了想,道:“什么?你再说一次,那会儿我见了云起在城楼上,心都在他那儿,没听仔细你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朱棣悲怆道:“我说……我让你等我上前去,与皇孙说话那时,你从窗外扔个暗器!!演场戏,让我救皇孙一命!”

    拓跋锋恍然大悟,道:“懂了,再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朱棣哭笑不得道: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方才又进宫做甚?”

    拓跋锋道:“我进宫看云起了,他不在。”

    朱棣一副郁郁而卒的表情,道:“他去蒋府了,你扑了个空,蠢货!”

    拓跋锋“哦”了一声,又道:“路过太和殿,听到皇孙,黄子澄与李景隆,方孝孺四人谈你。”

    朱棣道:“你你你……快走,回头出了城再说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点了点头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朱棣一想不对,忙道:“谈论我什么?”

    拓跋锋道:“给我点银子,我还师娘钱。”

    朱棣恨得牙痒:“多少?”

    拓跋锋道:“十二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朱棣突了眼道:“你何时借的这么多?!苏婉容还兼职放高利贷?!”

    拓跋锋道:“十岁开始,借了五年,一个月两钱。”

    朱棣道:“给你十两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坚持道:“十二两。”

    朱棣道:“没带这么多,你听到甚屁消息,要讹本王爷十二两?!”

    拓跋锋道:“市场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朱棣咬牙切齿地摸了两锭银子给拓跋锋,又摘了手上玉扳指,怒道:“扳指拿去当了,听到什么,快说,仔细说,谁说了什么话都清楚讲一次,十二两呢!”

    拓跋锋漠然道:“太傅说你要造反,让皇孙把你关起来,皇孙说你不敢造反,把你关起来的主意是馊的,方孝孺说黄子澄出的主意一点也不馊,李景隆说皇孙说的太傅出的主意不成的话是对的,太傅说李景隆说皇孙说太傅出的主意是馊的这话是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朱棣道:“我错了,锋儿,你只要告诉王爷,最后皇孙怎么说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道:“皇孙决定不杀你,也不能放你,要将你关进后宫,等皇上出殡后,再将你送到杭州。”

    朱棣点了点头,拓跋锋又道:“唉,好歹是我叔。”

    朱棣嗤了一声,拓跋锋忽然换了个语气,道:“皇孙!不可妇人之仁!四王爷狼子野心,笑里藏刀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锋学方孝孺那语气惟妙惟肖,朱棣登时被呛得打跌,一把要去揪拓跋锋衣领,拓跋锋却光着膀子,无处下手,朱棣咬牙切齿道:“罢了,把衣服穿好,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把脸遮着,这条街熟人多!”

    “拿什么遮。”

    “自个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把上衣拉到脑袋上,顶着衣领,脖子缩进上衣里,像只缩在壳里的龟。

    朱棣回到蒋府门口,一指那院外道:“在这处蹲着。我想办法,今儿就得出城,回不得宫了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漠然点头,在院墙外蹲好,不动。

    朱棣敲了敲门,进去了,片刻后疑道:“小舅子,你怎还没走?”

    云起在院中答道:“等人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站了起来,像是想进院内去,走出一步,望着空旷的长街,却打消了这个念头,再次背靠墙壁,蹲回位上。

    朱棣吸了口气,不知该如何说,云起问:“怎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苏婉容在厅内道:“王爷又有啥事?”

    云起压低了声音道:“你自个进去,师娘今儿脾气不好。”朱棣忙匆匆入厅,云起便走到院内角落处,倚着高墙坐下了。

    云起与拓跋锋背脊之间,隔着一堵高墙。云起不知道拓跋锋在墙的另一面,拓跋锋却知道云起坐在墙的这一头。

    他们各自从怀中掏出麒麟玉佩。

    云起漫不经心地摩挲着玉佩,低声哼道:“天不老,情难绝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锋取出一根牧笛,轻轻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起屏息,听着高墙外传来的笛声,是老跋?不,他从来不会吹笛子。

    悠扬乐声回荡于深秋的空巷内,一片桐叶轻轻脱离枝头,

    “空灵,空灵懂么,你口水都把孔儿堵了……”徐雯不悦道:“小弟!”

    小云起懵懂看着徐雯,徐雯伸手扯来笛子,恨铁不成钢道:“不是这般吹!”

    小云起不耐烦道:“不学了!”

    徐雯铁青着脸:“算了算了,别学了,能把人给气死。”

    小云起撇嘴,跑了。

    “笛声空灵,哪有这般口水朝里面猛灌的。”徐雯怒道。

    拓跋锋煞有介事地端着笛子,凑到唇边,修长手指在笛孔上笨拙地按来按去。

    徐雯劈手夺了笛子,道:“别学了,跟我弟一个德行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倏然手臂一长,又把笛子抓了过来,面无表情道:“我要学。”

    徐雯把笛子抢了回来,怒道:“没空教你,滚!”

    拓跋锋又抓过笛子,道:“学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徐雯道:“那你自个练去,教不得你这种蠢笨徒弟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也不管徐雯,自顾自断断续续地吹,吹了半天,笛音逐渐串成连续的曲调。

    朱棣躺在御花园中,从一本书中抬头,眼神迷离道:“这谁呢,鬼叫一般呜整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云儿!”

    笛声停了,云起拍了拍锦服起身。

    苏婉容在厅中吩咐道:“去后院菜地里拔个萝卜,粗点儿的。”

    朱棣失声道:“你……蒋夫人!”

    苏婉容嗔道:“横竖是个死,王爷还怕啥?”

    “??”云起一头雾水。苏婉容又催了几声,云起方不明就里,转身去后院拔萝卜。

    回到前院时,云起又狐疑地跃上高墙,扒着墙头朝下看了一眼,巷子里没人。

    拓跋锋贴在大门的檐廊下,屏住气息,微仰头朝上望,见到云起的袖角,心中一揪。

    云起跳下,进了前厅。

    “师娘,刚有人在外面吹笛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到了,你娘吹得最好那曲儿,‘塞下秋’,没想到除了你姐,南京城里还有人会吹这首。”苏婉容接过云起递来那萝卜,扔了把钥匙在桌上,又拈起刻刀,漫不经心道:“去老蒋书房里,架子最上面有个带锁箱子,取张黄锦来。”

    云起倒抽一口冷气,苏婉容扬起柳眉,不悦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云起不敢多说,依言照办。

    朱棣磨了墨,苏婉容吩咐道:“云儿学着皇孙那字,在锦上这么写……”

    云起五雷轰顶,苏婉容竟是要假传圣旨!

    然而苏婉容一开口,云起便知道了,只得硬着头皮,朝那黄锦上写下出城的通行圣旨。

    朱棣道:“谢了,小舅子。”

    云起叹道:“该做的,该谢师娘才是。”

    苏婉容道:“皇上吩咐过老蒋,让他看着几个王爷,别祸起萧墙什么的,如今老蒋不在,我一女人家也没啥见识……只能帮到这步了,燕王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苏婉容用萝卜刻了个传国玉玺,沾了红泥,端端正正朝黄锦上一盖,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朱棣不敢多耽搁,卷了假圣旨入袖,便朝苏婉容深深一躬,道:“蒋夫人大恩,小王铭记于心,来日定将图报。”

    苏婉容笑道:“去罢,代问雯儿好。”

    朱棣告辞,云起便将大厅那门拢上,转身道:“师娘,这怎回事?”

    苏婉容未答,院外嗖然飞来三物,两锭银元宝登的一声嵌在雕花窗上,一枚玉扳指穿过窗格,嗖地飞了进来,打在云起脸上,将他打了个趔趄。

    “谁!”云起怒道。

    苏婉容忍不住大笑,云起脸上被玉扳指打得肿起老高。一怒去开门,却听院外一熟悉声音响起,登时如中雷亟!

    “师哥在北平等你。”拓跋锋声音逐渐远去。

    “师娘,锋儿走了,再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