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言情小说 > 锦衣卫 > 卷二·玳瑁戒 钦差大臣
    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银钱付讫,苏婉容优雅高贵地把那两个银元宝收好,又逼云起花二两银子买了玉扳指,于是拓跋锋的债偿清了,朱棣逃了,云起也可以滚回宫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刚回宫,云起便杵上了怒气蓄满槽,正准备放必杀技的黄子澄。

    黄子澄额上青筋暴突,吼道:“连个刺客也抓不住!?还让燕王走了?!那刺客是谁,你们心里定是清楚!要我说出名字来么?!”

    云起反问道:“谁让午门卫到蒋师府上捉人的?”

    朱允炆不悦道:“午门卫?”

    黄子澄倏然间哑了,片刻后道:“燕王假传圣旨……”

    朱允炆喝道:“太傅先把前一件事分说明白,谁让午门卫去缉刺客的?”

    黄子澄忍气吞声道:“臣下的令,锦衣卫素来目中无人,只听皇上调派,臣一时心急……”

    云起冷笑道:“这可是先皇定的规矩,锦衣卫向来只听皇上命令,你使唤不动,还想养亲兵了?捉刺客让午门卫去凑甚热闹?”

    “午门卫若不插手,臣有九分把握能将刺客追到,太傅调集上百人,以捉拿刺客之名,追到蒋府门外,紧接着又莫名其妙地散了,是心虚?受了何人指使?!要嫁祸给蒋老?!”

    黄子澄怒道:“猎犬嗅到气味,循路追到蒋府,关我何事?”

    云起淡淡道:“照太傅这么说,竟是午门卫养的狗在栽赃嫁祸?你把狗叫来对质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起轻飘飘几句便把黑锅朝黄子澄头上一扣,殿内众人噤声。

    云起朗声道:“皇上派了宋忠前去传旨,为何不出示圣旨,特意拿了把假的尚方宝剑?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朱允炆不悦道,想了想,又道:“朕没派宋忠去。”

    黄子澄被堵得说不出话来,又道:“你怎知道宋忠去传旨?”

    云起道:“太傅,我没有圣旨,却有圣意,都是一家人,皇上当时不是想宣燕王入城来么?”

    朱允炆沉默良久,而后点了点头,默许了云起先斩后奏的行为。

    荣庆站出一步,单膝跪下,答道:“宋忠手捧假尚方宝剑,自称有皇上御旨,着燕王将兵马遣回北平,于城外跪侯十九日谢罪,出殡当日再尾随队伍后……”

    朱允炆怒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!太傅!”

    朱允炆一吼,黄子澄登时瞠目结舌退了半步,显是头一次见到朱允炆盛怒。

    云起笼袖,左手摩挲着右手上玉扳指,挑衅地看着黄子澄。

    殿内只余朱允炆愤怒的喘息声,云起的奸计得逞了,偌大一个朝廷,只有徐云起知道,朱允炆是会发火的,在他感觉到自己被欺骗的时候。

    朱允炆道:“传宋忠。”

    朱允炆面若寒冰,那尚且是黄子澄头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黄子澄全身颤抖,绷得紧紧的神经终于再扛不住,扑倒伏身在地,大哭道:“臣罪该万死!请陛下治罪!”

    黄子澄泪流满面,仰头道:“然而燕王离京那道旨意,与臣绝无关系!陛下请明察!臣决不可能私自放藩王离京!接旨之人乃是京门卫副使,御旨中命其护送燕王离城……”

    云起道:“不用等了,八成已被杀了。”

    朱允炆忽地扑哧一笑,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云起不知何时已端来廷杖掂着,瞥了朱允炆一眼,道:“不治廷杖么?”

    朱允炆忍俊不禁道:“算了,太傅起来罢。”

    黄子澄依旧伏在地上,荣庆领着宋忠进来了。

    朱允炆敛容,冷冷道:“宋忠不能算,四十廷杖!打!”

    云起与荣庆分侍左右,抡起廷杖,宋忠自知罪重,不敢再分辨,廷杖落下,痛喊声中,只听龙椅上朱允炆轻声叹息,道:“召方学士,只怕真要削藩了。”

    云起微扬起头,看了朱允炆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说大兄弟。”朱棣在马车内昏昏欲睡道:“把你那笛子收起来成不?”

    拓跋锋冷冷看了朱棣一眼,不予置答,继续吹着他的牧笛。

    朱棣叫苦道:“锋儿,你好歹也换个曲子,最好是别吹了,这一路上都吹三天了没完没了的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半边侍卫服上染了一层淡淡的血腥,显是未洗干净,深邃的双眼望着车外碧蓝长空出神,一曲塞下秋飘出马车,于那秋际旷野中回荡。

    曲毕,拓跋锋漠然道:“对了,你会被削藩,我听到黄子澄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朱棣道:“你还是继续吹笛子吧。”

    穿西直门,入北平,城中一反常态的安静,大军开往城中兵营,朱棣的马车驰向王爷府。

    “今儿是怎了?”朱棣蹙眉道,并打量路旁景色。

    商贩早早便歇了生意,燕王府门口处,徐雯抿着唇,神色凝重,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徐雯不悦道:“怎这时辰才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朱棣笑了笑,道:“夫人等多久了?给你买了点小东西。”说着回身去整理南京带来的礼物。

    徐雯看了拓跋锋一眼,递给朱棣一封信。

    朱棣知道有大事,匆忙拆了信,问道:“云起写的?”

    徐雯道:“你俩前脚出京,这信便跟着来了,一路不知跑死了几匹马,竟是早到一天。”

    朱棣吸了口气,把好奇伸头过来偷看的拓跋锋脑袋推到一边,沉声道:“先回府去,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徐雯也顾不得去瞧朱棣买回来的新鲜小玩意,便跟着朱棣回府,开始计议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王府内传来消息,燕王朱棣疯了。

    朱允炆正埋头看着一本书,见云起来了,把书合上,道:“坐吧,就咱俩呢。”

    云起笑了笑,走过空椅子,蹲坐在龙案前的矮几上,除下靴子,抖了抖沙,道:“看啥,批奏折?”

    朱允炆拾起书,把封皮朝云起招了招,云起笑道:“当了皇帝,总算能看点杂书了。”

    朱允炆眼中蕴笑,打趣道:“总算能看了。自打你给我这书到现在,才翻了几页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莞尔,朱允炆忽道:“云哥儿,那天多亏你了,刺客没抓到不打紧。”

    云起点头不答,朱允炆又道:“你救我好几回了,从前被侍卫们挤在墙角那次,也多亏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云起扑哧笑道:“那怎能算。”

    朱允炆微笑道:“朕说算就算。”

    称呼的倏然改变,令云起略有点不自在,然而那感觉稍纵即逝,朱允炆的下一句话,令他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让我四叔出城的圣旨,是你写的吧。”

    云起站起,沉吟片刻,而后道:“是,臣罪该万死。”

    朱允炆笑了起来,道: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云起叹了口气,朱允炆又道:“你知道我的心思,不想让我和四叔反目成仇,对不对?”

    云起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朱允炆又朝云起招手,云起走上前去,让他拉着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朱允炆的手指冰凉,皮肤细嫩,那是读书人的指头,云起心想。

    朱允炆看了云起一会,道:“云哥儿,你在我身边,我就安心得很……”

    云起温言答道:“锦衣卫的职责就是守护你,让你安心,皇上。”

    朱允炆笑道:“你不一样,明天,你得帮我跑一趟。北平布政使得走马上任了。”

    云起来前已猜了个大概,朱允炆削藩,朱棣发疯这事须得有人亲眼目睹,回报后朝廷方能作决定。然而派自己当钦差,言官们压得住么?

    云起心中一动,问:“还有谁?”

    朱允炆道:“张昺,你认识不?”

    云起点头道:“张勤的老父。”

    朱允炆仍捉着云起的手掌,想了想,拉开抽屉,取了一物,放进云起手中,笑道:“这个给你。”

    那是一枚玳瑁戒指,深棕色的玳瑁闪耀着远古的色泽,云起打趣道:“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他接过戒指,套在无名指上,套不下,紧了。

    套在小指上,总算勉强戴好,箍得难受,朱允炆脸上一红,道:“我戴却是刚好……云哥儿早点歇息罢。”

    云起也不跪,笑着一躬,便走了。

    行出御书房外,云起面色变得凝重,顺手摘下玳瑁戒,指尖不断摩挲,在黑暗中沉思,一路走回院去。

    朱棣在装疯,这是毋庸置疑的,随便一个明眼人也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朱棣想造反,这也是被自己证实了的,然而几年前想谋害皇孙,不等于现在也想篡位……他把大军带到南京来做什么?想试探?还是打算证实什么?

    一万五千兵马,围在京城外还成气候,朱允炆手中有五十万兵,朱棣亲兵放在北平,不够给朝廷塞牙缝的……是了,云起明白了。

    朱棣想告诉允炆,北平军力虽弱,若朝廷逼得太狠,万五兵马也要拼死一战。

    云起停下了脚步,正想是否该回御书房去,指尖摸到玳瑁戒指内沿,那里刻着字。

    云起举起戒指,对着监事房中透出的灯光仔细看,上刻着四个字:

    淮西马氏。

    云起难以置信地吸了口气,这是马皇后给孙子的物事?

    “马皇后呐……”蒋瓛眯起眼,瓮声道:“皇后娘娘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蒋瓛把玳瑁戒扔给云起,云起手掌一拍接了。蒋瓛道:“十二年前中秋,皇后娘娘亲手摘了,递给皇孙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皇上了。”苏婉容嗔道,继而笼了熏炉,袍袖一拂,香味四散。

    蒋瓛点了点头,捋须道:“当年马皇后说那话,师父便在旁边,她说:‘允炆,这戒指奶奶给你,来日你瞧见哪家姑娘了合了心意,便把戒指给她,到时奶奶若还活着,见谁家姑娘戴着,这门亲事,奶奶替你说去……’”

    云起静静听着,嘴角带着笑。

    蒋瓛脸色一变,冷笑数声,云起讪讪不语,将那戒指戴上。

    蒋瓛沉声道:“钦差,明日出使北平?”

    云起恭敬道:“是,师父。”

    这正是他夜访蒋府的用意。

    云起道:“姐夫……嗯,师父也知道了,有何事要交代徒儿的?”

    蒋瓛悠然道:“削藩一事,可大可小……”

    苏婉容忽打断道:“你管了三十年天子家事,如今还想管?”

    蒋瓛静了片刻,道:“照拂着皇孙与王爷们的事,是皇上亲口吩咐我们几个老家伙的。”

    苏婉容道:“先皇可没吩咐过云儿。”

    蒋瓛不作声了,许久后只说了一句:“你看着办罢。”

    云起忽道:“燕王是我姐夫,师父纵是不说,我也得想法子调解。”

    蒋瓛叹了口气,道:“皇孙那人……”

    苏婉容不悦道:“那是皇上!”

    蒋瓛点头道:“伴君如伴虎,纵是雏虎,亦需谨记,不可恃宠生骄,云起。”

    云起跪下磕了个头,方离开蒋府。

    那夜云起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,继而猛地坐起,一手拈着麒麟玉佩,另一手握着那玳瑁戒指,似是在比较孰轻孰重。

    直到鸡鸣时分,曙光从窗格外转了进来,照在云起熟睡的脸上,为他的睫毛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白光。

    云起胸膛随着呼吸而有频率地起伏,胸口处,薄薄的单衣下依稀可见麒麟玉佩的轮廓,床头桌前安静的摆着玳瑁戒指。

    翌日天明时分,南京城中笼着一层初冬雾气,张昺早早侯在午门外,等了近半个时辰,一群锦衣卫方不耐烦地打着呵欠,簇着没睡醒的云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张叔好。”锦衣卫们漫不经心地与张昺打了招呼,又嘻嘻哈哈推来搡去。

    “云哥儿,出差记得带好东西回来啊。”

    云起笑道:“行了,有好的忘不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宫中行出一人,迎着湿雾而来。

    云起蹙眉道:“怎是你?”

    黄子澄不悦道:“皇上说昨夜既已辞行,今日便不来送了,两位大人慢走。”

    张昺忙不迭地谢恩,云起顺手弹出一物,黄子澄抬手接住,云起道:“也好,这便走了,弟兄们再会。”

    黄子澄道:“这是什么?这……这是皇上给你的?!徐正使?!”

    云起翻身上马,心不在焉道:“劳烦太傅交还给皇上,莫私吞了。”

    黄子澄又急又怒,一张脸涨得通红,云起与张昺纵马,领着数十名御林军亲兵出了南京,沿官道一路北上。

    “云哥儿——!”

    出城不到半里,身后便有人急唤,荣庆催马疾奔,追上云起。

    云起转头道:“怎了?”

    荣庆气喘吁吁下马,跑到近前,摊开一手,道:“皇上说,这是给你的,问你归还何意?”

    云起笑道:“天子是龙颜大怒,还是梨花带雨了?”

    荣庆怒道:“天子龙颜大怒……”说着扑哧一声笑了起来,续道:“太傅梨花带雨了。”

    云起大笑,摇头无奈接过那戒指,随便戴在尾指上,转头策马上了官道,驰往北平。

    数日后,北平。

    “怎也没人来迎?”云起蹙眉道。

    张昺颔首眺望空空荡荡的长街,询问般的望向云起:

    “走长安街?”

    云起答道:“先去王府吧,王妃是家姊,张叔大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云起已安排好,张昺便不再多说,幸亏朱允文心思慎密,知道单凭张昺一人走马上任,定压不住满城军人。朱棣在此地经营了近十年,其势力已根深蒂固,渗透入整个北平的行政系统,又岂会轻易放弃?

    全北平文武官员隐隐形成两派——即亲朝廷与亲燕王的两股势力,各自等待着最后的答案揭晓。

    建文元年的北平,正如一个即将点燃引信的炸药桶,若无云起的特殊身份罩着,张昺只怕甫一进城被要被抓进大牢里去。

    逾靠近王府,云起的心便跳得逾厉害,或许削藩,谋逆,夺权,这些事对他而言,俱无足轻重。

    心中所系,唯一的便是住在王府的那人——拓跋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