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言情小说 > 锦衣卫 > 卷二·玳瑁戒 话不投机
    拓跋锋最先不胜酒力,醉醺醺告罪自去躺着,朱棣与朱权两兄弟却是酒量甚豪,推杯换盏,直近子时,徐雯领着两个儿子去备开门爆竹,朱权便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席间唯剩酒劲上涌,脑子浑浑噩噩的云起与朱棣两人。

    “内弟……哥……嗯……敬你一杯!”朱棣大着舌头,与云起那杯一碰。

    云起喝得晕乎乎,面前朱棣已变了两个,勉强拍了拍朱棣的肩,道:“姐夫!别的不说了!云起回去以后……定会……嗝……”

    “定会帮着你说话,什么黄子澄!方孝孺!都靠边!”云起两眼直转圈圈,断断续续道:“谁……敢诬你造反!我他妈就……抽刀子!捅死他全家!捅他十族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朱棣与云起干了杯,一同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朱棣被酒呛着了,咳了几声,醉醺醺道:“哥……若真要造反呢?”

    云起一愕,道:“姐夫……”

    朱棣脸色一沉,拉着云起的手,道:“叫哥。”

    “允炆那废物……有甚好?”朱棣道:“再亲……比得上你的亲姐?”

    云起一瞬间酒醒了七八分,心里狂跳,不知是酒力所催,抑是亲耳证实了自己先前的紧张,脑子里犹如被敲了一棒,嗡的一声,思维一片空白,翻来覆去只思索着三字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朱棣大着舌头,两眼通红,道:“来日哥坐正那位,六部、大学士、大将军,随便你……挑!哥答应你!”

    云起强自镇定下来,两眼迷离地看着朱棣,竭力装出一副醉相,摆手道:“不……不成。姐夫……”

    朱棣怒道:“叫哥!”

    云起迷迷糊糊道:“姐夫杀了我罢,杀人……灭口,免得……坏事!”

    朱棣眯起双眼,看着云起,一手按着桌上瓷盘,瓷盘发出“咔嚓”轻响,一道裂纹扩开,碎成两半。

    朱棣手指摸上了那锋利的碎瓷边缘,喃喃道:“怎能杀你?不成……就不成。”

    云起双眼没有焦点地望着朱棣,朱棣咽了下唾沫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云起吁出一口滚烫的酒气,道:“不成,便如何?!”

    朱棣松了云起那握杯的手,一手顺着云起手臂摸上去,摸了摸他的脸。

    朱棣冷冷道:“既要喊姐夫,来日……你便是国舅爷,也仅是个国舅爷。”

    杀机转瞬即逝,云起闭上双眼,碰的一声前额磕在桌上,醉倒了。

    云起的意识已趋近迷糊,神智中无数场景跳跃变迁。

    十二岁时,一群侍卫哄然而上,将年仅十岁的朱允炆挤在墙角,允炆大哭道:“云哥儿救命啊!”

    小云起甩开拓跋锋的手,拼死喊道:“莫欺负允炆!”

    十六岁时,玄武湖畔,桃花缤纷盛开,拓跋锋与云起并肩躺着,拓跋锋忽地坐起,翻身扑在云起身上。

    “老跋你干嘛!别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哥想死你了!”拓跋锋笑道,一面死不松手,按着云起一顿猛亲。

    八岁时,灵堂内哭声,骂声汇集于一处,徐达黑黝黝的棺材前,朱棣直着脖子大嚷:“打女人算什么——!打女人算什么!!我操!!”

    朱棣拼死护着徐雯云起两姐弟,任由徐达亲戚拳脚朝自己身上招呼,吼道:“住手!你们这群没心肝的!好歹也是徐将军的儿啊——!我□们!”

    朱棣抱着小云起与徐雯,一面不住朝外退去,边骂道:“一群龟卵子!有本事与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让徐雯看好小云起,捋了袖子,抢入战团,与徐辉祖,徐增寿两兄弟乒乒乓乓地打在一处。

    徐辉祖抡起条凳朝朱棣身上不留情地猛拍,大骂道:“朱家全是畜生——!打死这小畜生!咱爹就是吃了那狗皇帝送来的蒸鹅……”

    徐雯尖叫道:“别打了!王爷!我们走!”

    朱棣如同丧家之犬般被徐家兄弟一顿不留情的痛打,赶出府外。

    徐雯大声恸哭,朱棣两眼通红,转身对着徐雯便要跪。

    “莫犯浑了,这又与你何干……”徐雯哽咽着来扶朱棣。

    朱棣满头是血,长叹一声,三人便这么静静蹲在徐家府外的围墙下。

    小云起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,朱棣手忙脚乱地拭去头上的血,别过脸去,只以为那副模样将小云起吓着了。

    小云起一面哭,一面伸手去拉朱棣的袖子。

    徐雯咽了眼泪,舒了口气道:“别想了,看你把云起吓的。”

    朱棣这才点了点头,转过身来,把小云起抱在怀里,道:“云起,回南京后,千万莫乱说,懂么?”

    蒸鹅。

    云起猛地从床上坐起,疾喘数声,满身大汗,犹似水中捞出来的一般,拓跋锋坐在床边关切道:“怎了?”

    云起掀开身上盖着的袍子,看了一眼,那是朱棣的饕餮红锦王服,想是醉倒后被朱棣抱着进了内间,放在榻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辰了?”云起头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拓跋锋酒已醒了,笑道:“子时了,王妃和王爷在放爆竹呢。师哥抱你出去?”

    云起吁了口气,与拓跋锋对视,两人心有灵犀,安静地接了个吻,继而手拉着手,走到前院。

    朱权,徐雯与朱棣三人站在一处,朱棣笑着招呼道:“快来!点炮了点炮了!”

    恍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,朱高炽手持一根檀香,道:“小舅来还是甥儿来?”

    徐雯笑道:“你点就是,云起笨手笨脚,别炸着了。”

    云起见那一家人融融之乐,情不自禁跟着笑了起来,朱权两手仍被束着,朱棣探手到朱权耳畔,伸出食指塞住朱权的耳朵。

    徐雯伸指堵着小儿子朱高煦双耳,云起笑道:“有那么响,一个个怕得跟什么似的……”一句话未完,拓跋锋冰凉的修长手指已伸来,堵住云起双耳。

    拓跋锋手肘搭在云起的肩上,把下巴搁在云起脖旁,笑道:“点了!”

    朱棣道:“儿子!点!”

    朱高炽燃着了引线,王府管事登时挑高了那一长串爆竹,轰天动地爆竹响,徐雯尖叫数声,众人哈哈大笑,北风卷起,将那红纸碎吹得纷纷扬扬,漫天遍野地撒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府开门炮一响,登时北平千家万户纷纷应和,爆竹声惊天动地,旧岁除,新年至,无数孩童欢快的喊声汇成一股洪流,在北平上空飘荡。

    同时间,南京,朱允炆正式登基,身披九五龙袍,诏告天下,改换年号为“建文”。

    建文元年便这么来了,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,又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建文这一年号,犹如一个巨大的漩涡,将无数人卷进了各自的宿命中,宿命的轨迹交错繁复,直至靖难之役告捷,云起回想起这夜,仍不得不暗叹天意的巧妙,人生的无常。

    时间转瞬即逝,正月十六,云起省亲告假结束,动身回南京。

    徐雯自是吩咐下人收拾了满车的货礼,捎去给南京锦衣卫的一应同僚,清晨天不亮便起,整个王府内忙得团团转,六辆大骡车押了数十口大箱,停在王府正门处。

    云起道:“姐,够了,别再朝车上塞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徐雯只当听不到,又吩咐道:“当心着点儿,捆严实了啊,那箱里都是腊味干货……”

    云起蹙眉道:“好了,捎这许多回去,哪吃得完……”说毕心中一动,凑到徐雯身边,躬身,仰起头来,见徐雯眼眶微红。

    徐雯别过头去,笑道:“这一去,又得是一个五年了。人这一辈子呐……也没几个五年能过。”

    云起倏地被这句话弄得也伤感了起来,抱着徐雯,道:“等辞官了就回家陪你。”

    徐雯抬袖拭了把眼泪,强颜笑道:“讨个媳妇儿一起回来更好,有小孩儿,姐替你养着。”

    云起大窘道:“还是算了。”说着又哭笑不得地看了拓跋锋一眼。

    “???”拓跋锋一截木头般杵在马车旁,满脑袋问号。

    拓跋锋想安慰几句,又不知如何说,想了半天,于是道:“别难过,不定年底又见着了……”一句话未完,脑袋上已吃了个爆栗。

    朱棣箍着拓跋锋的脖子将他拖到一旁,咬牙切齿低声道:“这话也说得的,生怕没人知道呢!”

    徐雯与云起那厢仍拉着手,恋恋不舍,徐雯忽地想到了什么,道:“姐给你派了个小厮跟着……三保!”

    云起瞬间哀嚎道:“不是吧——!不要可以么?!”

    三保笑着应了声,站在墙边上,挎着个布包,手上端着个木盒,道:“王妃着我跟着舅爷回京。”

    徐雯正色道:“三保是个有眼色的,知道啥话该说,啥话不该说,办事也利索,你姐夫说锦衣卫正使房里宽敞,让他住外间,平素三顿与侍卫们一处吃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三保也吃得不多……一顿就两碗饭还不吃猪肉,哪像这吃饭不干活的……”徐雯说着用手去戳拓跋锋,拓跋锋晃了晃,徐雯无比愤怒道:“光早饭就得吃十二个包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你稍停一会儿,我跟你缩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缩拉你缩什么缩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听我缩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缩了不要缩了,你们都不要缩了,先听我缩……三保会写字儿,跑腿,做饭,洗衣服,养马,蒸糕点,说笑话儿,武功也不错,一把弯刀使得像模像样,还会剪过年用的窗花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——停!”

    “又是回人,懂突厥话,蒙话,回人话……”

    徐雯在那处不住念叨,浑没给云起留插嘴的地儿,又朝三保道:“你给我看好了小舅爷,饭记得让他吃,也不可累狠了,知道么?”

    云起绝望道:“你起码要问一下我的意见吧,姐!”

    徐雯道:“磕头!”

    三保利索跪下,朝朱棣徐雯磕头,朗声道:“谢王妃,王爷养育之恩,三保这就去了,为小舅爷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个有眼色的,云起心想,谢恩那时也知道把“王妃”说在“王爷”前头。

    徐雯拂袖道:“快去吧,记得想姐。”说毕把袖按在鼻前,竟是也不送行了,转身入府。

    云起无奈,只得把三保勉为其难地收下了。

    朱棣道:“内弟,保重。姐夫不送你了。”说着上前抱了抱云起。

    云起上前与朱棣拥抱,两手搂着朱棣脖颈,朱棣双手半点不老实地抱在云起的腰上,姐夫小舅子和乐融融,亲情温暖。

    云起略有点尴尬,转身推开朱棣,道:“你去陪着我姐罢。”

    朱棣道:“嗯,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朱棣嘴上说“嗯”,抱在云起腰间的手却仍不放。

    云起咬牙道:“松手……”

    朱棣揽着云起的腰死不放手,拓跋锋的脸瞬间就绿了,二话不说,走上前来,抡起拳头便朝朱棣开始招呼。

    “……锋儿!”

    “哎!你俩干嘛这是……师哥!停!”

    “哎呀——哎呀——”

    变故倏生!只见拓跋锋揪着朱棣衣领提拳便揍,朱棣冷不防挨了一拳,晕头转向地去推拓跋锋,两人扭来扭去,打成一团。

    云起与三保俱是看傻了眼,张着嘴,怎突然打起来了?!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吃里扒外的小狼崽子,王爷抱一下自己小舅子又怎了……哎呀!哎呀!”

    “猢——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起束手无策,大叫道:“别打了!姐!快来!你们看我姐来了!我姐来了——!”

    朱棣与拓跋锋打得火热,云起吼道:“三保!你架王爷,我架师哥!”说着把心一横,抢进战团。

    是时只见砰砰哐哐,尘土飞扬,打成一团,两人冲进打得不可开交的朱棣与拓跋锋身前,咬牙将其分开!

    三保也横该命犯天煞,刚跟了云起便挨一顿胖打,拓跋锋与朱棣的拳脚绕开云起,八成都招呼在三保身上。三保一面大叫,一面把朱棣胳膊勒到背后,不住后退,云起才堪堪按着拓跋锋,心有余悸地看着这义父子二人。

    朱棣尚且飞脚,高蹬,怒目骂道:“我踢死你——!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!”云起怒道:“别打了!”

    拓跋锋被云起按着,那厢三保被瞎拳揍得鼻青脸肿,松开朱棣。

    朱棣恨恨一整袍襟,靠近些许,道:“你这就回南京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”云起又好气又好笑,拓跋锋也不打了,道:“我的,不许抱。”

    孰料朱棣说话是假,讨场子是真,衣袖一扬,又给了拓跋锋一拳。

    “哎姐夫!混账!”云起抓狂道:“师哥你给我回来!”

    拓跋锋不干了,冲出去追朱棣。

    云起哭笑不得,道:“走了走了!别理他们,三保,上车。”

    马三保又看了一会,惴惴跟着云起上了车。

    朱棣飞快逃跑,拓跋锋大步流星地追,追上了又给了朱棣一脚,于是朱棣横飞出去,堂堂王爷摔在院子里,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?”拓跋锋看了一会,将朱棣翻过来,朱棣四脚朝天摊着,拓跋锋道:“云起!你等我!”

    说着凑前听了听,确认朱棣没死,方起身走向马车。

    朱棣装死片刻,蹦起来跳脚道:“你等着瞧!胳膊肘子往外拐的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锋又转身去追,朱棣忙不迭地逃了。

    云起笑得乏力,吩咐道:“快开车……再不开小爷的命儿就得交代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云起!”拓跋锋喊道,跑向马车。

    拓跋锋呆呆看着那车,拔腿就追,跑了几步,终究停了脚。

    云起掀开车帘,朝后望来,道:“师哥!”

    拓跋锋挥手道:“云起,你等我!”继而从怀中取出一枝竹笛,悠悠吹起了曲子。

    春日煦暖,笛声穿越晴空,于北平城上婉转回响。

    云起蜷在车内软椅上,一手揽着三保,望向窗外碧蓝长空。

    “他也学会新曲儿了。”云起笑道。

    三保笑答道:“汉人的曲儿三保知得不多,请舅爷赐教。”

    云起道:“我在舞烟楼外,也听阿姑们唱过。”

    三保揶揄道:“舅爷常去?去得熟?”

    云起正色道:“怎可能去拿那苦命女子作乐?偶尔回去看看,坐着听听曲,赏几个钱,也就罢了。教你,这曲儿唤西风凋。”

    回去看看?三保敏锐地察觉出了一字。

    拓跋锋静静目送马车离去,繁华大都,人烟喧扰,那马车载着他心中毕生所系,离开北平,驰向南京。

    云起一脚架在窗台上,一晃一晃,自顾自哼唱道:

    “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断天涯路。”

    “欲寄彩鸾兼尺素,山长水阔知何处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卷二·玳瑁戒·终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