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言情小说 > 锦衣卫 > 北平事变
    苏婉容在南京的份量极重。

    十四岁艺成,六朝金粉年节选送首饰进宫时,马皇后于那一大盘金钗中,一眼便选中了苏婉容的作书。

    那钗儿名唤“三千情丝卷飞凤”,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洒出无数金丝,千缕万道,纤毫毕现,令马皇后为之惊叹。

    数年后朱元璋重制传国玉玺,请人画下图样,数百工匠无一敢接。

    传国玉玺工序繁复是假,朱元璋稍有不满意便要诛人九族,工匠们恐惧忤逆了真龙则是真。众人钳口结舌,朱元璋一怒之下,便要将工匠尽数问斩。

    马皇后是个极善良的女子,心内终究不忍,遣散了众人,传来六朝金粉的苏婉容。朱元璋方消了怒气。

    那夜殿内便只四人,蒋瓛随侍,苏婉容便安静坐在大殿中,蹙眉看了图样片刻。

    “皇上要弃九叠文不用,换玉箸文?”苏婉容颇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朱元璋眯起眼,反问道:“你会刻印?可是官宦人家之后?”

    苏婉容一面取过刀,答道:“大都破后,苏家南迁,皇上入主应天府那年,先父罹患风寒不治……”

    马皇后接口道:“你卖身葬父,险些进了舞烟楼那事,本宫倒是听徐将军约略提过。”

    苏婉容淡淡一笑:“温姐姐为我付了银子,又让我到六朝金粉当匠娘,徐将军一家的恩德,婉容自当铭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朱元璋点了点头,苏婉容与马皇后随口闲聊家常,对这坐于一旁的暴君竟是全然不惧。

    苏婉容好整自暇道:“当年先父为元宁宗刻私印时,婉容便在一旁打下手,北元暴虐无方,欺压我汉人百姓,那印的石料,可是比传国玉玺贵重多了。”

    朱元璋微一愕,继而大笑道:“如此看来,朕是个明君?!”

    蒋瓛暗自捏了把汗。

    苏婉容娓娓答道:“问朝臣无用,要问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好。”朱元璋极是满意。

    那夜苏婉容起刀,修印,直刻到鸡鸣时分,更与马皇后叙了一夜话,苏婉容投了马皇后的缘,令皇帝,皇后心怀大畅,马皇后本想将其收为义女,苏婉容却委婉地拒绝了。

    临去时,蒋瓛交班后,情不自禁地追着苏婉容直到殿外,苏婉容在午门外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便是如今这对夫妻并肩跪着的地方。

    蒋瓛如今已是白发苍苍,马皇后已死,朱元璋驾崩,午门前的侍卫换了一拨,又是一拨。自古美人如名将,人间哪得见白头。

    蒋瓛忍不住别过头看了苏婉容一眼,这些年来,老伴保养得极好,依稀还有当年风华绝代的影子,然而眼角的皱纹却不可阻挠地显示出岁月的无情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老没正经的。”苏婉容嗔道。

    蒋瓛微微一笑道:“想你当年为何连公主也不当,可是怕了先帝?”

    苏婉容淡淡道:“倒不是怕了先帝,而是……认了马皇后当干娘,你道一国之君会把自己的义女嫁给一个侍卫么?”

    蒋瓛呵呵笑了几声,跪在殿前,捋须道:“那是后来的事儿,怎能作数?”

    苏婉容心不在焉道:“没有当时,又哪有后来呢?”

    蒋瓛不禁睁大了眼,嘴巴微微张着,一副傻乐的神情道:“夫人,你当时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婉容抿着笑:“皇上出来了,朝哪儿看呢你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驾到——!”

    “蒋老,苏姨快快请起!”朱允炆红着眼出了殿,亲自将蒋瓛夫妻扶起。

    云起临时换上了侍卫袍,安静立于一侧。

    蒋瓛出了口长气,叹道:“劣徒这次又惹了什么滔天大祸?”

    朱允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,蒋瓛把朱允炆视作小辈,那问却是奔着黄子澄去的。

    黄子澄冷冷道:“每次都有蒋老出面收拾,两位在京城也算是泰斗了。”

    朱允炆忙道:“太傅言重了,蒋老是三朝老臣,如今还特地进宫来,朕于心不安,蒋老请。”

    说着便将蒋瓛让进殿内。

    黄子澄落在朱允炆身后,当即缓步跟上,忍不住又斜眼去乜苏婉容,心道都说蒋夫人貌美无双,秀外慧中,巧手能夺天工,怎就配了蒋瓛这糟老头子?

    殊不知蒋瓛当年也是大内宫廷排得上号的美男子,苏婉容发现黄子澄那无礼目光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,遂温柔浅笑道:

    “孔孟之道,非礼勿视,太傅的书……都读到狗身上去拉?”

    那话一出,黄子澄登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苏婉容声音不大,却传出午门外,众跪着的锦衣卫轰然大笑,齐声道:

    “师娘威武——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黄子澄浑然不知该如何应答,这一群锦衣卫简直就是无法无天,欺人太甚!

    朱允炆从小也是在侍卫堆里打滚大的,反而不好苛责,又想及云起本也没犯甚大错,静了片刻,颇有点内疚道:“是朕的错,都散了罢。”

    一轮火红的旭日于东方升起,正投于午门前,照得金陵宫群上,琉璃瓦金碧辉煌。

    云起方道:“荣庆,散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锦衣卫作鸟兽散,朱允炆将蒋瓛夫妇让进殿内,自吩咐打点一顿早饭不提。

    且话说拓跋锋离了皇宫,与城外等候良久的三保汇合。

    城墙下只有三保一人,三保定定地望着城墙,手中牵着匹马。

    “我让两位小王爷先走了,沿着官道,你现便去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锋倏然出剑!说时迟那时快,马三保瞬间拔出弯刀,诤的一声架住长剑。拓跋锋翻剑直削,三保恐惧地后退,连着数下兵刃相撞之声,拓跋锋剑身粘住弯刀,抬手横挥,登时拍在三保脸上。

    那一下直抽使上了绵力,令马三保痛苦地大叫一声,弯刀脱手,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五招。”拓跋锋冷冷道:“替云起教训你的。”

    三保眼中露出一丝愤怒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拓跋锋翻身上马,等待三保上来。

    三保拾起弯刀,一手捂着高高肿起的侧脸,踉跄走开,答道:“我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眉头一蹙,狐疑道:“王爷还吩咐了你什么?”

    三保嘴角溢血,含糊道:“没有吩咐了,我要回去陪着小舅爷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嘲道:“用你陪?”

    三保答道:“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,王爷归王爷,舅爷归舅爷,那是两档子事,除却我身不由己,为舅爷招来的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锋漠然打断了三保的解释:“他喜欢吃烤鹌鹑,加点蜂蜜。晚上睡觉时喜欢蹬被子,注意春寒,井里的水要烧开才能喝。”

    三保一头黑线地把弯刀插好,拓跋锋不再吭声,策马奔上官道,遥遥追赶逃出京城的朱氏兄弟。

    数日后,北平。

    “两个大男人,白天喂饭,晚上一起睡,到哪里都勾肩搭背的,像什么样子!”徐雯叉腰怒斥道。

    朱棣一面赔笑,一面躲到朱权身后,徐雯叉着腰正要去拧朱棣耳朵,忽听府外管事急急来报“王爷!夫人大喜!朱锋带着小王爷回来了!”

    徐雯登时尖叫道:“我的心肝——!”

    于是数月前姐弟相逢的狗血戏码再度上演,一团火似地红袍扑出厅外,只不过这次的对象换了朱高煦,朱高炽与拓跋锋完全被忽略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可算是没缺胳膊少腿地回来了——”徐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号道。

    拓跋锋解下马鞍,把军马交给小厮,打量了徐雯片刻,抗议道:“我也是你儿子,怎么不抱我!”

    朱高煦抱着亲娘大声嚎啕,徐雯又娇又嗔地横了拓跋锋一眼,抱着小儿子自进去检查了。

    没缺胳膊断腿儿,也得仔细看看有没有鞭抽滴蜡等痕迹出现。

    徐雯走后,朱高炽理解地拍了拍拓跋锋肩膀:“我还是她亲生的呢,你就更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想象中的英雄式欢呼,这多少令拓跋锋有点失落,府里上下人等都欢迎小王爷去了,确切地说,是欢迎朱高煦去了。

    拓跋锋站在一旁等了片刻,只见朱棣和朱权并肩出府,徐雯已张罗着给朱高煦办压惊宴,没有人注意到他。仿佛一切都是他的份内事——一如让小厮扫花园里的落叶。

    拓跋锋只好无聊地走开,回房里睡觉并等待晚上的洗尘宴,菜一定很丰盛,只希望别睡过头了,又没人来叫。

    “师哥疼你。”拓跋锋哼哼道,他躺在床上,架着二郎腿,一手枕在脑后,另一手则对空气比划着,把并不存在的“云起”侧抱在胸前,渐渐地睡了。

    半夜,四处都是火光,拓跋锋猛地睁开眼,只听房外传来嘈杂的声音,更似有上千兵士团团围在王府外。

    厮杀声不断传来,王府外亲兵撕心裂肺的惨叫,天空被映得血似的艳红,丫环们的尖叫,小厮们慌张的呐喊……

    王爷去哪了?拓跋锋狐疑地心想。

    是了,下午见他与朱权出了城,现在王府里就剩徐雯,该是北平布政使反扑了?

    拓跋锋伸指揭开窗帘,朝前院处眺望。

    拓跋锋猜得没错,他直着脖子望了半天,身后房门倏然被一脚踹开。

    “朱锋!谢贵派兵来攻打王府,王爷和十七王爷都出城去了!他们在外头回兵打城,谢贵要捉王妃当人质!你快点——!”

    拓跋锋摸了摸咕咕响的肚子,跟着那传话管事跑向前厅。

    徐雯站在前院,面前是奋勇作战的王府亲卫,背后是瑟瑟发抖的朱高煦与一脸平静的朱高炽。

    徐雯犹如护犊的雌虎,悍然道:“王府养着你们的妻儿这许多年,今天是各位勇士奋战的时候了!都给我打起精神!让谢贵那怂包看看北平将士的本领!王府军丝毫不输给于朵颜三卫!”

    徐雯乃是将门虎女,从小跟随徐达辗转征战,见过无数战场与死人,个性又极是泼辣,此刻一嗓子把士气尽数激了起来。

    拓跋锋冷冷看着调兵遣将的徐雯,徐雯又转头尖叫道:“猪疯!你来得正好!给我灭了那怂蛋!”

    这些天,拓跋锋受的委屈,不满,愤怒终于无法再压抑下去,忍耐的最后防线瞬间崩溃,一腔怒火无处发泄,悲愤交集地大吼道: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了!饿着肚子怎么打—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