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言情小说 > 锦衣卫 > 征夫浊泪
    浊酒一杯家万里,燕然未勒归无计,羌管悠悠霜满地。

    人不寐,将军白发征夫泪。

    ——范仲淹

    张勤躬偻着去点了油灯,豆大的黄火将微弱的光投在他的头发上。

    一别数年,二十余岁的小伙子,竟是长出了零星白发,云起怔怔地看着张勤未老先衰的模样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耗子吱吱叫,从蓝沫脚边窜过去,蓝沫低声骂了句,操起墙角的木棍敲打数下,将它打得逃进了墙角的小洞里。

    拓跋锋目光游移,四处扫视,屋顶角落还开了个洞,拓跋锋歪着脑袋张望,见到天边一颗闪亮的星。

    蓝沫搬了个小木凳,推门出院,坐在井栏旁,手里织着毛线。

    张勤取来两个瓦碗,放在油腻的桌上,提起壶,往里注了点清水,云起借着油灯,看到水面泛着一层油花。

    拓跋锋道:“你不是渴了么?”

    云起忙摇手道:“我又不渴了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喝了水,云起只得跟着喝,水里一股泥沙味,参杂着馊油,令他又想吐了。

    “还没孩子呢?”云起微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张勤笑答道:“没,我爹生前倒是想要个白胖小子。”

    云起静了下来,而后道:“张老逝世了?”

    拓跋锋“嗯”了一声,把碗放在桌上:“听说你娘过得挺好,回老家山西了。”

    张勤点了点头,云起眼角余光瞥见墙角的空米缸,叹了口气:

    “这些年,过得还对付罢。”

    张勤苦笑道:“也就这样了,那天走得匆忙,忘谢你们救命之恩……”说着便要跪下给拓跋锋云起磕头。

    “哎别!”云起忙扶起张勤,怒道:“自家兄弟,说这什么话呢。”

    云起简单解释两人目前的处境,张勤心不在焉地听了,而后道:“明儿是十五,我把牛牵去集上,换匹马来给你俩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有钱,买就是……”云起正要掏钱,拓跋锋一手将云起按住。

    院内传来蓝沫的讥讽:“泥菩萨过江,自个还吃不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给老子闭嘴!”张勤勃然大怒道。

    云起抚额不忍听,只想撒袖子走人。

    拓跋锋却拉住张勤,认真道:“别这样,媳妇的话要听,她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张勤重重出了口气,道:“听她的?她就是在放屁!”

    张勤又朝院内吼道:“不想过就趁早滚!别他妈跟着老子,委屈了你!”

    云起那恻隐之情几乎要化作眼泪流了下来,任谁也想不到,当初传遍京城,私奔的这对金童玉女,竟是过成了糟糠泼赖。

    那家徒四壁的生活,夫妻间脸红脖子粗的争吵,颇令云起有种绝望的陌生。

    这就是当年意气风发,锦衣华服的勤哥儿?

    张勤那脸已再不复英武的模样,长年塞外艰苦劳作,一日三餐的压迫,已令他皮肤粗糙,变得如同小老头般,更微微躬着背脊,想是常被蓝沫训的结果。

    云起忽然对今夜的重逢有种说不出的后悔。

    张勤收拾了床铺,埋头道:“云哥儿和头儿并个铺,先歇着,明天我去买马。”

    云起忍不住道:“你睡哪?”

    张勤讪讪道:“后院还有间房,我睡那地,别理她,让她坐着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!”云起与拓跋锋同时怒道。

    云起拦着张勤,拓跋锋又朝院内道:“弟妹,对不住了,叨扰一晚,明天赶早就走。”

    蓝沫不答,云起低声道:“兄弟,你存心让老子睡不安稳呢。我俩睡后院,走,带路。”

    张勤见云起坚持,只得将二人带到后院,那处却是间柴房,张勤又叹了口气,道:“那成,自己弟兄,也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张勤与云起彼此拥抱,云起忍不住抬头,在张勤头上摸了摸,安抚道:

    “太祖驾崩,皇孙继位,等过段日子回去,不管谁当皇帝,只要云哥儿得了势,第一件事就派人来接你,依旧当咱的锦衣卫……先委屈着再呆几天,别和你媳妇吵架,好好过日子,啊。”

    张勤默默点头,云起只觉脖颈旁有点温热的眼泪,不知该再说什么,放开了张勤,拓跋锋欲言又止,似是也想给张勤点鼓励。

    然而张勤转身便走了。

    柴房内静悄悄,剩拓跋锋与云起二人。

    拓跋锋忽道:“师哥以后不骂你,不大着嗓门和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起哭笑不得:“别说傻话,睡罢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蹲在地上,捡起张勤带来那块破布抖了抖铺好,躺下,乖乖伸出一臂,等着云起来枕。

    他们紧紧拥在一处,前院传来蓝沫尖锐骂声与张勤压抑着怒气的讥讽,彼此却是怎么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云起低声道:“我姐当年也不是这样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锋侧着身,看了云起好一会,小心地在他眼睫毛上亲了亲。

    云起喃喃道:“那年我爹死了,大姐被赶出家来……师娘让我赶紧回去……你陪我一起出宫,记得不?”

    拓跋锋“嗯”了一声,道:“将军府里扔出个小布包,脂粉,钗儿叮铃当啷摔了一地。”

    云起道:“我还记得她一边哭,一边拣地上那些物事,真他妈的是造孽呐,那时太小,不懂她哭的啥,这会儿想起来心里真疼得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姐夫那时还是个闲散王爷,在京师每天乱逛,没差事,也没俸禄,王爷一个月二两银子,攒了四年,全给爹填法事,买棺用了,身上穷得一个子儿没有……要说穷,说丢人,其实也跟勤哥儿这模样差不离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要去典当金钗首饰,被姐夫拦了,还是他自个去工部支了下个月的钱,给咱俩买了两把牛皮糖,又带着去八仙楼海吃了顿,才送到宫门口。”

    云起叹了口气,道:“你那儿还多少钱?”

    拓跋锋木然道:“一个子儿也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云起险些声音便要高了八度,怒道:“乱花钱!花那儿去了!”

    拓跋锋惴惴道:“都趁你睡觉那会……塞你钱袋里了,没有乱花,一共七个月,十四两银子,外加上肥……上回把猪十七当女人卖的十两,那十两是银票,本来我只要了五两想让他给现银,兵荒马乱的一时找不开……”

    云起往身旁摸去,摸了钱袋,恍然大悟:“我说咋变重了呢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道:“给他多少?”

    云起道:“都给他罢。临了藏他枕头下,免得伤感情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释然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这才安心入睡。

    一夜无梦,那是自拓跋锋逃出京师之时起,云起睡得最安稳的一宿。

    日上三竿,陽光从柴房外照入,投在云起安详熟睡的脸上,他睁开眼,身上盖着一块破布。

    拓跋锋已起身,洗了二人衣服晾好。

    西北陽光炽烈,晾在两根竹竿上的外袍轻轻飘荡,衣袖飞舞,仿佛要情不自禁地互相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拓跋锋打着赤膊,正专注地练着太极拳:“你去吃早饭,我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云起眼望拓跋锋伤痕累累的背脊,莞尔道:“亏你好意思,就穿条衬裤,与人家媳妇坐一房里成什么体统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愕然道:“她不是嫁人了么?”

    云起知这愣子的一贯思维是:成了亲的人就没有性别了。遂也懒得跟他说,敲了敲窗台,笑道:“弟妹,讨点吃的成不?”

    蓝沫心情比之昨夜,似乎好了些许,答道:“穷人家也没啥好的,真对不住云大哥了。”说着便开了后窗,递出一碗一碟来。

    清粥小菜,正合了云起胃口,云起一面吃,一面与蓝沫闲聊几句,忽道:“这处是什么地方了?”

    蓝沫答道:“德宁二州地界,再朝西北走,便是西凉府。”

    云起筷子定在唇边,道:“西凉府?荣亢大将军的辖地?”

    蓝沫道:“是呀……我爹当年与荣将军交好……他儿子不就是那啥来着,与你们同朝当差的,那时荣府……”

    蓝沫语气唏嘘,充满掩不住的向往,云起想的却是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蓝沫忽地扔了手上活计,转身便凑到墙角去吐,拓跋锋吓了一跳,道:“弟妹你没事罢。”

    云起兀自沉吟他事,道:“荣庆他爹?”

    “弟妹,叨扰。”云起几口把稀粥喝完,朝房内道:“我想到门路了,现便走,免得拖累了你俩。”

    蓝沫扶着木盆大口呕吐片刻,听得云起此言,脸色惨白,嘴角也顾不上擦,忙奔来开了后房门,焦急道:

    “这怎么成?大哥要去哪?张勤大清早便去集上,这时间算一算,也该回来了,万万不能走!再等一会儿吧,吃了午饭再说。”

    云起正要说句什么,拓跋锋已明白其意,打断道:“要找荣将军也不急在这一时,等他回来,告个别再去。”

    云起只得敷衍点头,蓝沫如释重负,松了口气,关上房门时那手微微颤抖,被眼尖的云起一眼瞥到。

    蓝沫回到房内不再吭声,拓跋锋把钱袋偷偷塞进窗格里,又拉过帘子掖好,小声道:“这够他们买好几头牛了。”

    云起只越想越不对劲,道:“你到前院去看看,那牛还在不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蹙眉道:“你连自己兄弟也起疑心?”

    云起催促道:“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爬上院墙,俯身到前院遛了圈,回来后道:“不在。”

    云起只觉蓝沫那表情煞是不正常,今日态度又变得太快,索性单手勾住屋檐一翻,上了房顶,朝远处眺望。

    隔壁十丈外有另一户农家,云起又朝拓跋锋招手道:“你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云起指那邻家牛棚,牛棚里养了两头牛,问:“左边那头,像张勤家的牛不?”

    拓跋锋左看右看,满脑袋问号,任他武功再高,眼力再好,也看不出此牛是彼牛。端详半天后道:“我看不像。”

    云起低声道:“我怎么看怎么像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漠然道:“别疑心生暗鬼。”

    蓝沫仍不住朝后院窥探,此时不见了拓跋锋与云起,又仓皇推门出来,道:“徐大哥!拓跋大哥?!”

    “在呢。”云起站在屋顶上,笑道:“塞边天气好,上房看看风景。”

    蓝沫站在后院里,一脸迟疑,道:“下来成不?屋顶禁不住踏,前些日子才补过。”

    云起道:“成,这就……”话未完,拓跋锋紧紧握着云起手腕,只握得他生疼。

    云起深深吸了口气,举目眺望。

    天如水洗过一般的蓝,绵云雪白,大漠千里,黄沙如画。

    一望无际的远方,戈壁堆上有队官差蜿蜒而来。

    领头之人农夫装束,骑马疾奔。

    云起站在屋顶上,低头与院内蓝沫对视,蓝沫双眼中尽是怯意,哀求道:“大哥下来喝口水,风沙重。”

    “成。”云起冷冷道:“这便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去哪——!别走啊!哎!”

    官差破门而入,云起与拓跋锋闪身到了后院,为首之人吼道:“莫走了钦犯!”

    数十骑兵马将张勤家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勤哥儿,出来说句话。”云起浑然不惧,以自己与拓跋锋的身手,这几十个菜鸟还留不住他俩。

    拓跋锋双目赤红,抽出腰间绣春刀,拦在云起身前,显是动了杀念。

    蓝沫大声尖叫,朝后院角落爬去,张勤躲在房中,并不答话。

    “朝廷锦衣卫正使徐云起,反贼拓跋锋?”为首那捕快手里拿着张通缉令,对照二人面容,而后冷冷道:“跟本官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云起对那捕快视而不见,一手按着拓跋锋拔刀的手,上前两步,问道:“勤哥儿,你这是何苦来?”

    张勤终于答道:“云起,我快有儿子了,不想让他跟我俩吃苦。”

    云起静了片刻,隔着窗格与张勤对视,看到那双充满内疚与愤恨的眼,缓缓道:“也罢,我们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上!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拓跋锋与云起背靠背,绣春刀甩出一道闪亮的白光,蝉翼无声无息地在空中掠过,那率先扑上前的官差登时尸横就地!

    血液喷得满院,蓝沫尖叫着逃进了房里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云起一声冷喝,登时又有官差不要命地冲上来,拓跋锋一面左砍右劈,一脚踹开后院紧锁的木门,护着云起逃出院外。

    张勤手中端着一把火铳,此刻终于破釜沉舟,扣动机括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铁丸将木窗炸为碎屑,拓跋锋色变,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,云起仓皇转身,肩背被铁丸击中,登时口喷鲜血,扑倒下去。

    “云起——!”拓跋锋疯狂地大吼。

    “走!”云起咬牙道。

    张勤瞬间放下火铳,再次填弹,奔出院内,举槍瞄准了拓跋锋。

    拓跋锋抱起云起,顾不得再转头,只拼了命般跃上院墙,云起堪堪伸出一手,在墙顶捞到块石子,揉到指间。

    云起目中满是遗憾与悲悯,与张勤对视,张勤闭上双眼,再发一弹。

    云起深深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天地唰然远退,无数景物模糊不清,视野中唯剩一个黑黝黝的,半寸见方的小孔。

    云起扣指一弹,石子嗖然飞出,无声无息地堵住了槍口。

    火铳爆开,张勤发出痛苦的咆哮,一臂被炸得粉碎,朝后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拓跋锋跃下院墙,在茫茫大漠上拖出一道血迹,亡命飞奔,到得戈壁边缘,脚下便是黄浊的河水。

    “跳,别怕。”云起带血手掌迷恋地摸了一把拓跋锋的脸,拓跋锋紧紧抱着云起,二人一同跃了下去,消失在滚滚河流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