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言情小说 > 锦衣卫 > 众叛亲离
    “轮到你来抓我拉!数一万下!”方誉格格笑。

    拓跋锋双臂垫在眉眼前,伏在墙上,数道:“九千九百九十九……九千九百……”

    方誉左右张望,提着衣襟躲进前院外的一口空水缸中。

    阁楼上传来朱棣的咆哮与方孝孺的大笑。拓跋锋警觉地转头,一手抽出背后木剑,要走进房内,却见云起连滚带爬地下楼。

    方孝孺时哭时笑,披头散发坐在阁楼上,活像个丧心病狂。

    “可知你妻为何而死——!燕王,便是你亲手杀了她!”

    云起护着朱棣匆匆行出大院,此刻心头一凛,朱棣停下了脚步,喘息片刻,转头遥望二楼的方孝孺。

    方孝孺似哭又似笑,长声道:“这天下千千万万黎民百姓,因你一念之差流离失所,家破人亡——燕王,你可切身体会到丧妻之痛?!你造的杀孽应于徐王妃之身,是你杀了她!你朱家列祖列宗势必在地底不得安生!”

    “是你杀了她——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云起大吼道。

    朱棣推开上前来迎的拓跋锋,缓缓道:“守好方府,任何人不许进出。”

    朱棣离去,云起登上天子座驾,临走时与拓跋锋对望一眼。

    那一瞥中,心有灵犀,拓跋锋瞬间明白了云起的意思。

    云起放下车帘,周遭上百名侍卫各按佩刀,涌入方家前院,大声疾喝道:“谁也不许动!都到房里去!”

    方誉好奇地顶开缸上木盖,露出乌黑发亮的眼睛朝外张望。拓跋锋将七星沉木斜斜搭在缸上,将那盖子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后院去找他儿子,你们几个,守着二楼,别让他跳下来了。”拓跋锋吩咐道。

    前院众禁卫散了,拓跋锋从水缸中提出方誉,小声道:“对街玉店门口等我,待会接着玩,别吭声。”

    方誉似懂非懂地跑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拓跋锋寻了个由头离开方府,背着方誉穿过乌衣巷,哼哼道:“韭菜肉饺子,云起爱吃吗……”

    方誉好奇道:“云起?”

    拓跋锋“唔唔”几声,在巷子口买了点芝麻糖,收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不是给你的。”拓跋锋瞥了方誉一眼,道:“走开。”

    方誉瘪着嘴,拓跋锋只好又买了块给他,牵着他的手,走进舞烟楼大门。

    “哎哟,这位是统领大人?这可是稀客——”

    原本或坐或倚,在花厅内弹琴的姑娘们尽数眼前一亮,纷纷围上前。

    拓跋锋脸上微红,木然道:“不找乐子,寻春兰来的。”

    姑娘们登时作鸟兽散,眼望拓跋锋把方誉带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朱棣坐在床沿,双眼通红,没有焦点地看着殿外。周围太监们忙得团团转,接水的接水,漂布巾的漂布巾,一盆血水涤完,朱棣的耳根伤口才开始泛白。

    “留三保侍候,其他人都下去。”云起吩咐道,伸手到摊在案上的麻布口袋里抽了根针,又道:“三保去取酒来。”

    “穿针。”

    云起将银针折弯些许,放在火瓶儿上烤了片刻,三保端着酒瓶过来,朱棣看也不看,接过便喝了口。

    “不是给你喝的。”云起哭笑不得,劈手夺了瓶子,喝在嘴里,朝朱棣侧脸上喷了口。

    烈酒浸湿了朱棣的伤口,朱棣登时抽了口冷气,云起忙按着他的肩膀,道:“忍着。”

    云起一手按着朱棣耳下穴道,另一手开始缝朱棣的半只断耳。

    朱棣紧咬牙关,死死地抓着云起手肘,云起低声道:“不痛,很快就完了,陛下别动。”

    云起持阵那手竟是丝毫不抖,短短片刻,手起针落,便将朱棣耳根缝上,收针那时,云起捏着针尾,只怕铁器触碰伤口引起感染,便凑近前去,咬着线微一拽。嘴唇贴着朱棣的侧脸,将那线咬断了。

    朱棣尚且感觉得到云起温暖的气息在耳边,此刻顺势侧过脸来,云起双眼中俱是茫然,道:“好点了么?”

    朱棣蹙眉,抬起一手在云起面前挥了挥,云起闭上眼,摇了摇头,再睁眼,目中恢复清澈,笑道:“还疼不?伤口碰不得水。”

    云起短暂的目盲恢复后,只发现朱棣凑得极近,二人的唇几乎要挨到一处,便尴尬地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朱棣长叹一声,缓缓道:“云起呐……”

    云起心头一酸,知道朱棣在想徐雯,安慰道:“皇上不必与他……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朕对不起她……她死的那天,朕还与她吵架……云起……”

    朱棣涕泪横流,坐在龙床上大哭出声,那神态再不似当初的痞子王半分,仅像个失了爱人,肝肠寸断的少年郎。

    天色渐黯,朱棣侧躺在龙床上,枕着云起的大腿,闭着眼低声道:“雯儿……带你回北平去。”

    云起叹了口气,小心地拨开朱棣鬓发,露出他刚缝好的耳朵。

    朱棣的头发已夹杂着几丝花白,然而眉眼仍停留在云起初认识他时的模样。这尚且是云起第一次见到朱棣软弱,曾经他以为朱棣的痞子作风,是无论遇见什么挫折都不会倒的。

    顶多便是嘿嘿一笑,放弃反抗,只把身后的徐雯与云起护着,任人打骂——那是种近乎无赖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朱棣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的眉头,自登基以来便时刻皱着,此时终于渐渐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云起端详片刻,想起史官们对朱棣身世的寻根问底,据说朱棣生母是朱元璋的一名高丽妃子?

    高丽人的皮肤通常很好,朱棣只继承了其母的白皙肤色,那性格却与朱元璋像得不能再像。

    云起从沉思中惊醒,转头与殿外拓跋锋对视。

    拓跋锋一手卡着三保的脖颈,将他推开,走进寝殿。

    云起不易察觉地摇了摇头,拓跋锋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云起以口型示意“出去”,并不悦蹙眉。

    拓跋锋站在原地,略有点不安,想开口说句什么,云起忙示意其噤声,拓跋锋在殿外站了片刻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朱棣闭着眼,喃喃道:“锋儿回来了?”

    云起“嗯”了声,吩咐道:“三保传人来,侍候皇上歇下。”

    朱棣拉着云起的手,云起低声道:“皇上,姚大师还在外头等着,待会午门外指不定又有言官来跪了……”

    朱棣道:“成,你跪安就是。”

    云起躬身告退,行出殿外,拓跋锋大步追了上来,不满道:“方才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云起没好气道:“给皇上缝耳朵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道:“哦,用脚缝?抱着缝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起岔话道:“方孝孺家里怎样了?”

    拓跋锋将把方誉带到舞烟楼中之事交代了,云起点头,叹道:“待姐夫明儿起来,姓方的多半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对着云起端详片刻,云起不悦道: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拓跋锋忽道:“想要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云起愣住了:“这叫什么话?”

    拓跋锋想了想,显是极难措辞,片刻后云起质问道:“要成亲了?”

    拓跋锋斟酌良久,跟着云起一边走,一边说:“没……对了,云起,你姐死了,你二哥回乡,不孝有三,无后……”

    云起想起徐雯,又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拓跋锋忙摆手道:“不说了,师哥错了。”

    云起道:“那你自个成亲去,让我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开!”云起炸雷般的大吼。

    拓跋锋呆在原地,云起随手甩出蝉翼刀,扯住殿间雕栏狠狠一扯,刹那间半条回廊内瓷器,木架乒乓作响,倒成一片,碎了满地狼藉。

    响声惊动了无数宫女管事,数十人奔来,见是锦衣正使与禁卫军大统领二人吵架,都不敢上前,只隔得远远地看着。

    拓跋锋目送云起走远,当着那许多下人的面喊道:“云起!别走!”

    云起身影转过拐角,拓跋锋又喊道:“我是想让你成亲,生个儿子……云起!”

    云起没有听到,他一转过走廊,便开始大步奔跑,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最终在另一个人身前,踉踉跄跄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云起两眼发黑,听到朱权的声音:“云起?!”

    云起艰难地撑着膝盖,摆手,喘息片刻,感觉到肩膀被朱权揽住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朱权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云起按着额头,倚在亭柱旁缓缓坐下。

    朱权问道:“方才听说你与皇兄去了方家。”

    云起道:“方孝孺只怕要被抄家灭族。”

    朱权吸了口气,道:“我正与姚大师说了此事,这就去劝皇兄。”

    云起道:“不用劝了,他活不了,谁去也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朱权认真道:“方孝孺是全天下读书人的种子……”

    云起冷笑道:“谁说百无一用是书生?读书人的种子,可是能把皇上耳朵给咬掉半边。”

    朱权自觉地闭嘴了。

    马三保匆匆追出御花园,在不远处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云起知道是来回报朱棣状况的,便起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三天后,我在府里设宴。”朱权忽笑道:“请国舅爷与大统领喝酒听戏,来不?”

    云起出了口长气,问:“什么日子,怎这般有兴致……”话未完,忽然想起过几天便是中秋,遂点头道:“正好,我也有事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朱权又道:“方孝孺完了?”

    云起颔首道:“别再想了,他完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于玄武湖畔,以这最后一句互别,各自朝着相反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然而最令云起措手不及的是,方孝孺的下场不仅仅是“完了”,待得数日后,朱棣平复了心情,开始着手处理方孝孺一案时,云起方真正认识了截然不同的朱棣。

    “过完节便迁都,都退下罢。”朱棣道:“朕意已决,不必多言,也不能再拖了。”

    御书房中一老臣仍道:“陛下!宗庙之事繁多,陛下请三思……”

    朱棣冷冷道:“那是你们现在该回去操心的事,再不迁都元人便要打过长城来了!滚!”

    数名文臣登时心头发悚,纷纷告退。

    朱棣嗤道:“文人误国。”

    云起看着桌上的折子发呆,上头写着北元残军频繁进犯北面疆界的军报。朱棣已派遣二十万军队开向北平,一月后更将以举国之力,迁都北平,亲自与忽必烈家族展开决战。

    也只有他才有这豪气,云起暗自心想,换了朱允炆,是决计不可能达到“天子守国门”这地步的。

    朱棣又道:“明年开春,朕准备御驾亲征,到时也带你去玩玩。”

    云起扑一声笑了出来,道:“御驾亲征便是去玩?”

    朱棣眼中蕴着笑意,淡淡道:“有朕在,你便是玩了。不成你还会打仗?”

    朱棣又道:“今年科举改在十一月,通告已发到全国,到时选拔点能做事的……建个内阁,便不用这般忙碌了。”

    云起会心一笑:“皇上胸襟宽阔,堪为天下人表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朱棣冷冷道:“朕原未打算赦免方孝孺。”

    云起心头一凛。

    朱棣微笑道:“如此人所请,朕要诛他十族。”

    云起打了个寒颤,道:“自古只有诛九族,哪有十族一说……”

    朱棣漫不经心道:“杀干净他的学生,凡是在他学堂中就学,挂名之人,一概杀头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!万万不可!”云起骇得脸色大变,忙撩起前襟跪下,伏身道:“方孝孺桃李遍天下,此例一开,至少得死上千人——!”

    云起眼角瞥见朱棣龙靴有节奏地踏了踏,似乎在思考。

    “上千人?”朱棣语气显得十分有趣:“这么一来,朝廷便干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夫!”云起不敢抬头,额头磕了下去。

    朱棣抬脚,靴子垫在云起额头与地砖之间,云起那头便磕不下去。

    朱棣脚上轻轻使力,令云起抬头些许,不动声色道:“方孝儒的儿子失踪了?”

    御书房中,死寂般的安静。

    朱棣放下折子,提笔蘸墨,一脚仍支着云起的额头,云起不上不下的甚是尴尬。

    “国舅爷呐。”朱棣唏嘘道:“当锦衣卫辛苦,辛苦呐!还得为大臣求情。”

    云起不知该如何作答,把心一横,低声道:“皇上,方孝孺是天下读书人的种子……”

    朱棣冷冷道:“姚广孝也这么说,朱权也这么说。”倏然话锋一转,道:“让郑和帮你担点事罢,一个人扛着,终究是吃不消滴——”

    说毕朱棣以笔在奏折上圈圈点点,又道:“乖,起来。”

    朱棣放下笔,温暖的手指摸上云起的脸,云起只得缓缓起身。

    朱棣随口问道:“晚上要去老十七家里吃饭?”

    云起答道:“是……陛下也去?”他忽对朱棣有种难言的陌生感。

    朱棣道:“你先去,朕批完折子就来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朱棣抬手虚赶,云起哭笑不得,还想再说几句,朱棣已变了脸色,云起只得讪讪走了。

    方誉那事朱棣知道了?云起一边走一边思考,让三保帮着担点事,什么意思?

    锦衣卫大院中摆了节饭的桌子,云起回到院内,拉住涂明问道:“老跋没回家?”

    涂明笑道:“老跋?我怎不记得老跋家在这儿,禁军统领该住宫外府邸才对罢。”

    云起瞥见桌上空置了三副碗筷,便嘲道:“还嘴硬呢你们,那碗筷摆给谁的?”

    有人便笑答道:“一副你的,一副荣哥儿的,一副勤哥儿的。”

    云起不知该如何对答,又有人高声笑道:

    “云哥儿,昨天宫里不都传大统领要成亲,这贺钱多少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饶舌吧,都给我闭了啊。”云起没好气进了房,吩咐道:“弟兄们自个吃,我有事要出宫一趟。”

    锦衣卫们一时人声鼎沸,俱是放了筷子,满脸无奈。

    “几年没和弟兄们过节了,你自己说,云哥儿……”那时便有人端着酒来敬。

    云起拗不过只得喝了,锦衣卫们逾发闹哄,挨个上来敬酒,一人一杯逼着云起都喝了,这才放他走。

    云起空腹灌酒,又是佳酿,喝得脚步虚浮,孤零零地走到皇宫外,蹲在墙角边猛吐一番,又哭了片刻,方擦了脸,眼前一阵黑,一阵亮地朝街上走去。

    这眼睛究竟是怎么回事?云起只觉四周景物时而模糊,时而清晰,有时又漆黑一片。初时只以为是劳累过度产生的目眩,如今靖难之役已过了大半年,目疾发作竟是频繁起来。

    朱权于府内设宴,只摆了一张桌,四个位,客位下首坐着姚广孝,云起一进来,厅内乐声便停了。

    “云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国舅爷——”姚广孝大声招呼道。

    云起点了点头,又眯起双眼,猛摇头。

    朱权见云起脸色不好,忙上前去扶着,云起胸口难受,哇地吐了朱权一身,便醉倒下去。

    姚广孝骇道:“国舅爷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朱权摆手示意不妨,道:“大师请自便。”说着将云起扶入内间安顿。

    云起殚精竭力地过了这许久,再撑不住,躺在朱权床上便昏昏入睡。

    朱权一见云起便知是空腹饮酒,劳累过度,忙着人点了房内安魂香,又备好热水毛巾,解开云起衣领反复揉擦,喂了块参片入口,不知过得多久,云起头疼欲裂地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朱权矮身望向窗外,道:“月上柳梢头,再歇会儿。”

    云起笑了起来,答道:“对不住,害你酒也没喝成。”

    朱权这才起身换了长袍,白衣胜雪,拉开房门,走出庭外,满园沁人心脾的桂花香瞬间涌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最近累狠了?”朱权立于院中笑道。

    云起吁了口气,答道:“心累。皇上来了么?”

    朱权道:“没有,锋儿也没来,厅内还是姚大师一人坐着,自斟自饮。”

    云起系好衣领,缓缓走出院内,是时一轮圆月当空,银光千里,群星隐曜,庭中桂花树随着清风缓缓摇摆。

    云起站在树下,探手折桂,喃喃道:“那年过节,我磨着师娘刻了根钗儿给我姐……用的就是这桂花枝的形状。”

    “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”朱权微笑着从袖内取出一物,转身交给云起。

    云起接过那玉钗,点头道:“对,就是这根。”

    “云起。”朱权缓缓道:“我与姚大师,代这天下读书人,求你一事。”

    云起端详指间玉钗,脑中尽是已故徐雯的音容笑貌,轻声答道:“我办不到,他不是以前的姐夫了。”

    朱权忽道:“我明天就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云起道:“去哪?”

    朱权答道:“云游四海,随处为家。”

    云起蹙眉道:“你怎么能走?当年靖难时,你与他……”

    朱权一笑道:“我等他一夜,到现在还不来。他不来,便只好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云起忍不住道:“定是忘了,我回宫一趟。”

    朱权又问道:“你觉得他就算来了,会按照先前所言,将江山分我一半么?”

    云起深深吸了口气,朱权又笑道:“本就没打算要他的江山,不过是凑个热闹罢了,如今想与他告个别,他也不来,倒生怕我讹他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长江边你求大师兄帮你个忙,我办到了,如今轮到大师兄求你帮我个忙,愿还不愿?”

    云起记起前事,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朱权又道:“办完事,明日你要跟我一起走不?”

    云起一口回绝:“不了。”

    云起小声道:“师哥要娶媳妇……我是他唯一的亲人,成婚那夜,我不能不在。”

    朱权点头不语,把云起让进里间,亲手打开一个匣子:“这是瞒着他,从北平运来的。”

    匣子内是一袭漆黑的锦缎。朱权让云起坐在镜前,侧过头端详他的脸。

    云起明白了。

    朱权取出个小盒,道:“这也是四嫂用过的,待会不可哭,莫花了胭脂。”

    云起笑道:“不哭,过节怎能哭?”

    朱权微笑点头,以小指揉开胭脂,淡淡抹在云起脸上,又拈着唇纸,让他抿住。

    “你给你媳妇儿……也常这么描眉涂胭脂的?”云起揶揄道。

    朱权看着云起的双眼,笑了笑,取过墨笔,扯着衣袖轻轻勾勒,唏嘘道:“你们姐弟都是美人。”

    “待会知道该说什么不?”朱权又问道。

    云起闭上双眼,白皙的脸上现出胭脂所染的淡红色,睫毛在灯光下映着一层朦胧的光影。

    云起答道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云起看着镜中的自己,那眉,那眼,依稀便是徐雯的模样,他忍不住对镜笑道:“姐。”

    朱权按着云起肩膀的手微微一紧,云起又道:“我不为天下人做什么事,只为他做这事。”

    朱权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云起淡淡道:“我姐死的那天,他与她刚吵完架,这结终究得想法子解开,不能压在他心上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云起上了淡妆,一头青丝如瀑,只以一根桂花玉簪挽着,全身漆黑锦服,衬得脖颈肌肤白皙似玉。

    马车在皇宫后门停下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云起隔着车帘递出牌子,那巡查锦衣卫正是孙韬,孙韬笑道:“云哥儿?怎出出进进的……”说着掀开车帘便要往上钻,与云起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“鬼啊!!”

    孙韬登时吓得屁滚尿流地爬下车去。

    “是我!”云起哭笑不得骂道:“别瞎嚷嚷!”

    孙韬心有余悸,看了云起一眼,又不禁直哆嗦,也不知是怕鬼还是怕徐雯,诧道:“你……云哥儿你这幅打扮……”

    云起下车,捋起袖子一叉腰,摇头晃脑道:“像不?我去吓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鬼……鬼啊——!”

    “妈呀——!鬼啊!”

    “闭嘴闭嘴!是我!”云起斥道。

    云起作温柔贤淑状一路走过御花园,沿路太监宫女一见之下,登时鬼哭狼嚎,也不知多少人被吓尿了裤裆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?”拓跋锋怀疑地看着孙韬。

    孙韬背倚宣武门,环臂身前,兀自好笑,答道:“老跋怎上这处来了?”

    拓跋锋反问道:“云起呢?找一晚上了,院里不见,宫里宫外都寻不着。”

    孙韬揶揄道:“老跋你要成亲了?”

    拓跋锋双眼一眯,孙韬登时打了个冷颤,只觉瞬间一股杀气袭来,哆嗦道:“云哥儿……嗯,在皇上那处,刚走不久,你现去还追得上。”

    拓跋锋再不理会孙韬,大步匆匆追赶。

    殿外两旁太监愣了神,云起比了个“嘘”的手势,交代道:“不用通传。”

    他站在寝殿门口,沉思许久,心中想着要说的话,继而推开寝殿的大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殿里没人,朱棣不知去了何处。

    云起挠了挠头,站在落地铜镜前,端详自己,忽然见到镜中映出门口的拓跋锋。

    殿外乌云蔽月,殿内空空荡荡,冷风穿堂而过。

    数日来二人俱未曾说过话,云起看拓跋锋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八成是在宫内找了自己许久,遂叹了口气,转过身,要与拓跋锋说话。

    拓跋锋呆呆看着云起,片刻后双膝一软,扑通跪下。

    云起:“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锋哆嗦着全招了:“我……那个……大姐,娘,我真的……没打算娶媳妇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