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你好,1983 > 第二十五章 俺来接你啦
    喔喔喔!

    公鸡站在鸡架上,伸长脖子打鸣。

    刘青山早就起来了,已经把院子里的两口大水缸挑满,头上热气腾腾的。

    “贴喜字喽!”

    小老四跟在二姐身后,看她把大红的双喜字,贴到窗户上。

    这喜字,还是手巧的大姐,亲手剪的呢。

    看到刘金凤手里拿着红对联,往大门上贴,刘青山忍不住嘀咕道:“大姐呀,这都啥时辰了,还不赶紧梳洗打扮,一会大花轿就来啦!”

    刘金凤俩手各拿一张对联,腾不出手来,只能白了弟弟一眼,瞧得刘青山嘿嘿直乐,连忙上去帮忙。

    大红喜联是爷爷书写的,字体银钩铁画,刚劲有力,带着一股子铁马金戈的气势。

    上联是:金凤啼鸣声声流。

    下联是:文学之路步步高。

    横批当然是:百年好合。

    上下联,各自嵌入刘金凤和高文学的名字,显然老爷子是用了心的。

    不大一会,就有村民陆陆续续溜达来了,那些大姑娘小媳妇,都围着炕沿,帮着刘金凤捯饬。

    嘴里还不时地发出几声羡慕的惊叹声:什么缎子被面真好看啦,什么戴着上海表真洋气啦……

    最后,队长婶子做总结发言:“金凤好福气啊,嫁了城里知青,这嫁妆,在咱们夹皮沟,更是头一份儿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笑着点指那几个没结婚的姑娘:“你们这几个丫头都记着,以后的彩礼,要是不达到这个标准,坚决不出嫁!”

    姑娘们脸上都嘻嘻笑着,心里却犯嘀咕:真要是那样的话,只怕嫁不出去喽。

    屋子外面,则是男人和孩子们的天下,小娃子们今天也都穿戴整齐,跟过新年似的,绝对没有一个光屁股的。

    那些半大小子,像大头二彪子他们,也都收拾得利利索索,肩膀上还搭着一条崭新的毛巾,准备一会擦桌子端菜。

    年轻的小伙子们,兜里装着五谷粮,开始踅摸目标,最好是那些还没定亲的姑娘。

    汉子们,则各负其责,烧火做饭,洗菜切墩,已经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上了年岁的老人们,则聚拢在刘士奎身边,一边抽烟一边唠嗑。

    夹皮沟德高望重的老人,今天悉数到场:老支书张万发;还有他们这一辈儿年龄最大的张万福张二爷爷;以及拐子爷爷。

    拐子爷爷的左腿是残疾,因此得名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名号,丝毫没有贬低的意思,反倒象征着光荣。

    因为拐子爷爷这条腿,是在解放战争中,战四平的时候,被炮弹炸伤的。

    逢年过节的时候,县里和公社的领导,都得来慰问。

    “大奎啊,你这眼睛也好了,你们老刘家,这日子越过越起发喽!”

    望着热闹忙碌的人们,二爷爷也有感而发。

    刘士奎今天也笑得格外开心:“都是俺家三凤儿有出息。”

    拐子爷爷点点头:“三凤儿是个好小子,他们这一辈儿的,顶数他了,这要是放到部队里,也肯定是块好钢。”

    老支书抽不惯烟卷,还是吧嗒着自己的小烟袋,他眯着眼睛,乐呵呵地望着给客人们递烟的刘青山,眼神里也满是欣赏:

    “青山都上了省报呢,要不是这娃子学习好,将来奔着考大学呢,俺都想退位让贤喽。”

    这话正好被刘青山给听到了,就走了过来,挨个给这些老爷子问好,然后才笑嘻嘻地说道:“支书爷爷,您那把交椅俺可不敢抢,您老还是稳稳当当坐着吧。”

    惹得几位老人也笑了几声,刘青山这才继续说:“不过呢,俺还真有一些打算,都是搞副业的,等忙完了俺姐的婚事,再去支书爷爷家里唠唠,必须您老给掌舵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油嘴滑舌的,好东西吃多了吧。”老支书笑骂两声,算是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气氛充满欢乐,最受欢迎的,当然还是那个双卡录音机。

    里面传出来邓丽君甜美的声音:“甜蜜蜜,你笑得甜蜜蜜,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啦,来啦,眼镜叔叔来接新娘子啦!”

    小娃子们叫喊起来,只见高文学骑着车子在前面领队,后面跟着一排好几辆自行车,兴高采烈地过来了。

    村里就两辆自行车,剩下的,还是从公社的亲友那里借来的呢。

    这时候接亲,多数还用大马车呢,弄个自行车队,也算是豪华阵容了。

    叮铃铃……叮铃铃……

    到了门口,车铃声响成一片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刘青山手疾眼快,直接把大门落锁,这也是当地的习俗,新郎官必须叫门才行。

    高文学今天也收拾得格外精神,分头上边油光锃亮的,显然没少抹头油。

    上身穿着白色的确良半截袖,下身蓝色的制服裤子,脚下一双三接头的皮鞋。

    胸前系着一朵碗口大的大红花,是文质彬彬,一表人才。

    他也不含糊,气沉丹田,嘴里大吼一声:“妈,开门呐!”

    嗳!

    院子里,一大帮老娘们,齐声答应,跟着捡便宜,搞得林芝的声音,都被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姐夫,你上俺家干啥来啦?”

    小老四在门里,脆生生地问着,你说你这么问话,不是明知故问嘛。

    门外那些跟着来接亲的小伙子也起哄:“俺们娶媳妇来啦!”

    这下把小老四可难住了:俺就一个大姐,这可咋办呀?

    还是高文学会来事,乐呵呵地从门缝里塞过来一个红包,刘彩凤乐呵呵地接过来,装进挎兜里:“大姐夫,俺给你开门!”

    小孩子好糊弄,一个红包就收买啦。

    院门打开,还有外屋门呢,这次守门员换成了一群年轻的姑娘,她们可不像小老四那么好哄。

    好话说了一箩筐,红包递上去一沓子,这才算是过了二道关。

    还好,红包里只是象征性的包了一角钱。

    最后,镇守屋门这第三道关的,只有一员女将:刘银凤。

    自家小姨子,万万不敢怠慢,万一惹急了,不叫姐姐出嫁咋整啊?

    刘银凤倒是不要红包,她的考验很简单,也很难,要高文学现场作诗一首。

    要是换成别人,肯定被难住了,君不见,当年苏小妹出嫁的时候,秦少游这等才子,都得吃瘪。

    好在高文学是搞文学的,当场就声情并茂地朗诵了一首舒婷的《致橡树》。

    这首新诗表达的那种平等而又独立的爱情观,正是刘银凤所欣赏的,所以,高文学顺利过了三道关,总算是见到了自己的新娘子。

    刘金凤,今天绝对是最美丽最幸福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会儿,还没重新兴起红盖头的习俗,所以她低着头,有些娇羞地坐在炕上。

    往日里,垂到腰际的大辫子,已经被盘到头上,还插着一朵灿灿的红花。

    她素雅的脸蛋上,有两朵红晕,不知是羞的,还是涂上淡淡的胭脂。

    瞧得高文学,就剩下嘿嘿傻笑了。

    身后的刘青山推了大姐夫一把,高文学这才回过神,上前拉住刘金凤的手,激动地说道:“金凤,俺来接你啦,以后,咱们手牵手,一起走一辈子!”

    一句话,说得刘金凤眼圈有点泛红。

    这句话,她已经等了好久好久,今天,终于回响在耳边。

    拉起手就是一辈子,这就是眼前这个瘦弱男人的承诺。

    “文学啊,俺家金凤,现在就交给你啦,以后,你们小两口,一定要和和美美的。”

    林芝也抹着眼角,女儿出嫁,最难受的当然是娘,女儿是娘身上掉下的肉啊。

    欸!

    高文学重重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刘金凤的眼泪,也吧嗒吧嗒掉下来,离娘泪,出嫁的女儿,谁不流呢?

    欢快的气氛,一时间被离别的悲伤取代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小老四从人群中探出小脑瓜,望望大姐,瞧瞧高文学,头上的朝天辫也跟着摇摆:

    “大姐,别哭啦,一会儿,姐夫驮着你转一圈,还得回咱家呢,嘻嘻!”

    小孩嘴里吐真言,本来嘛,结婚就在刘青山家里,所以这话一点毛病都没有。

    哈哈!屋子里的人全都大笑起来,那一点点悲伤,也被喜气冲散。

    下边就该看刘青山的了,他是娘家兄弟,要把背着姐姐出门子。

    这种关键时刻,刘青山当然不含糊,站到炕沿边,半蹲下去,刘金凤趴在他的背上,被他轻飘飘地背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呢,脚下却装出一副沉重的模样,嘴里还唠唠叨叨的:“大姐,你好沉,感觉有千斤……”

    别人听不出来,可是刘金凤心里明白啊,于是,一双手,就熟练地摸上了弟弟的大耳朵。

    “大姐,这么多人瞧着呢?”

    刘青山一点都不害怕,继续嘟囔道:“这种光荣而伟大的仪式,以后就转交给俺姐夫好啦!”

    咝——

    嘴欠的结果就是耳朵遭罪,估计他的耳朵都冤死了:是嘴巴得罪人,跟俺俩耳朵有啥关系?

    总算是把大姐放到高文学的自行车驮货架上,刘青山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,赶紧坐到第二辆自行车上,他是压轿的。

    出发!

    自行车队,浩浩荡荡启程,他们将要绕夹皮沟一圈,然后再回到这里。

    高文学一车当先,两条腿就跟踩了风火轮似的,别说平道了,就算前面是珠穆朗玛峰,他也能骑着自行车冲上峰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