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你好,1983 > 第十章 卖花风波
    古董?

    刘青山脑子里面灵光一闪,心脏很不争气地砰砰使劲跳了几下。

    眼下,古董热还没有兴起,填饱肚皮依然是第一要务,所以,古董的价值,相对来说,简直就是白菜价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个白菜价也是相对而言,动则几十块几百块一件的古董,一般人也不敢动心思,还过不过日子啦?

    目光扫了扫,刘青山眼前忽然一亮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落在那整整一版红彤彤金灿灿的邮票上。

    邮票是大红的底子,十分喜庆,中间蹲着只金猴,毛发都纤毫毕现。

    整版的猴票啊,后世要是有这么一版的话,够养老钱喽。

    “老板,这些邮票怎么卖啊?”

    刘青山忍不住扬手问道。

    摊主是个相貌憨厚的中年男子,他扫了刘青山一眼,笑呵呵地竖起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一百,您这也太贵了吧!”

    摊主依旧憨笑着摇摇头:“小伙子,我说的是一千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啥,一千?这么贵?”

    刘青山使劲眨巴两下眼睛:这可是相当于一个工人好几年的工资!

    反正也没有其他客人,摊主就打开话匣子:“小同志,你应该认识这庚申猴吧,别的邮票且不说,这猴票呢,面值虽然是八分钱,但是现在每一枚已经涨到三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整版的呢,价格至少还要翻倍,你算算是多少钱?”

    刘青山暗暗算了算,生肖邮票,第一轮每版是八十张,三块钱一枚的话,那就是240块。

    整版的翻一倍很正常,再加上集邮册里,那些特殊年代珍贵的邮票,一千块真是良心价。

    要是入手的话,存个十几二十年,几百万妥妥的。

    刘青山是真想拿下,可兜里真没钱啊。

    “君子兰,小同志,你这君子兰咋卖?”身后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。

    扭过头,刘青山发现,自己遮挡得严严实实的花篓,已经被掀开。正有一个小青年,蹲在那瞧呢。

    这家伙穿着大背心,下身一件大裤衩子子,手里摇着一把破扑扇。

    长得瘦巴巴,尖嘴猴腮的,还没刘青山刚才看到的庚申猴招人稀罕呢。

    他嘴里还嚷嚷着:“我侯三果然生了一副火眼金睛,从这花筐的缝隙瞄了一眼,就知道里面是一株君子兰。”

    叫喊声很快就招来几位溜达的路人,也都围着背篓看稀奇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退休干部模样的老爷子还嘟囔一句:“咦,这个品种,市面上好像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看到侯三一边说,一边伸手去捏君子兰的叶子,刘青山立马挡在了前面:“只许看,不许摸!”

    侯三咧嘴一笑:“小同志,别紧张,我买。”

    跟着,他从兜里掏出一张绿油油的五十块,显摆地晃了晃道:“小同志,在你们村儿里,没见过这种大票吧?”

    “这花卖我,这张就归你!”

    侯三瞅着眼前这个半大小子,穿得破衣喽嗖的,就存心想捡个便宜。

    要真是普通的农家小子,没准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不过,刘青山都没正眼瞧他,朗声说道:“幽兰出空谷,绝世独自开。只有俺们那山清水秀的山沟沟,才能长出这么好的君子兰,五十块钱可买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嗯,说得好,说得好。”刚才那位退休老干部一个劲点头。

    旁边也有人附和:“这个小同志有点水平。我听说,咱们春城马上就要把君子兰定为市花了,还不就是稀罕君子兰这花,就像是遗世独立的君子。”

    刘青山也跟着扯了几句,然后又朝侯三笑笑:“猴儿同志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侯三眨巴几下小眼睛,刚才大伙说的那些,他通通不懂,他就懂得一点:君子兰值钱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个半大小子,好像也是懂行的,只怕不大好糊弄。

    琢磨一番之后,他决定再出价试试:“小同志,你大老远的,进城卖花也不容易,我再给你加点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掏出一张大团结。

    刘青山依然摇头。

    “再加十块!”

    刘青山没搭理他

    “再加十块!”

    侯三也急了,嗓门比猴子还尖呢。

    “我再加……”

    侯三一掏兜,把兜都翻过来了,也没再翻到钱。

    他不甘心,又凑到刚才那个摊主身边,嘀咕一阵,借了点钱,然后跟着说道:“小同志,咱们市政府去年刚下发12号文件,规定君子兰的售价,最高不许超过二百块,哥哥我出一百八,这可是良心价啦。”

    刘青山当然不会被对方这些小手段迷惑,文件他当然知道,而且还知道,越是下文件禁制的东西,就越是噌噌涨。

    就好比放开商品房后,年年都说控制房价,还不是年年往上涨?

    看到这个半大小子愣是经受住一百八十块钱的诱惑,侯三也没辙了,再高的价钱,他也出不起啊。

    旁边那位中年摊主不由得劝道:“我说三儿啊,人家小同志也是懂行的,要不你就赚点手续费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帮着介绍生意,赚点好处费的事儿,侯三以前也不是没干过。

    侯三愣在那,心里开始犹豫不定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忽然有人叫了一嗓子:“快看,洋人,公园出来个洋人!”

    这年头,外国人可不多见,到哪都跟大熊猫似的被围观。

    还是那位退休老干部有见识,瞥了一眼说:“啥洋人,那是旧社会的叫法,现在都叫外宾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老头也点头:“这个外宾天天都来公园遛弯儿的,听说是机械厂请来安装设备的外国专家。”

    那位摊主也跟着符合:“可不是嘛,见天儿都能瞧见,往天还跟着个司机。瞅见公园门口那辆小轿车没,就是专门给人家外宾坐的。”

    刘青山也望过去,那是一个中年老外,头顶有点秃,穿着一身运动服,慢悠悠地小跑着。

    然后,话题就开始跑偏了,大伙七嘴八舌地讨论起外国人的生活,什么楼上楼下电灯电话,出门就是小轿车之类。

    刘青山听得心里直乐:大伙不用羡慕啊,再过几十年,咱们也能过上这样的生活。

    正琢磨着呢,就听侯三一声尖叫:“哈哈,这老外也是属猴子的,还翻跟头呢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就见那老外身子往后一仰,然后又向前扑倒在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