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你好,1983 > 第十六章 为什么要道歉?
    跟着小护士,刘青山一路来到托马斯的病房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医院里的高干病房了,单间不说,刘青山甚至在房间里,还看到了当下非常稀罕的电冰箱。

    托马斯正站在餐桌旁,乐呵呵地看过来:“亲爱的刘,不介意我邀请你,共进一个愉快的午餐。”

    看到桌上油光可鉴的火腿,刚刚只是啃了两个馒头的刘青山又怎么会介意呢?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邀请,托马斯先生。”

    托马斯则摆摆手笑道:“患难见真友。刘,我们是真正的朋友!”

    “没错,按照我们华夏的成语,咱们也算是生死之交了!”

    刘青山一边说着,一边来到餐桌前面,熟练地把餐巾布折了下,铺在双腿上。

    托马斯也在椅子上坐下,见刘青山从容不迫的做派,微微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国家有一句谚语:餐桌礼仪从餐巾布开始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,他也和不少人一起吃过西餐,见到很多人都把餐巾布掖在胸前,他就忍不住想笑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们那儿,只有小孩子用餐,才这么干的,免得食物溅到身上。

    可是大人也这么做的话,就有点滑稽了。

    有次他接受厂里一位工程师的邀请,去家里做客。

    吃晚饭的时候,看到那位工程师的小孙子,才两三岁的样子,脖子上就围了一个类似的东西。

    问了一下,据说叫围嘴。

    托马斯明白了:原来根子在这里呢。

    而现在看刘青山的做派,显然不是第一次吃西餐喽。

    圆脸大眼的李护士开始摆放餐具和刀叉,来到刘青山前面的时候,还瞪了他一眼,眼中带着威胁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人,从来不缺乏正义感,不管从事什么工作,他们都会把自己当成真正的主人翁。

    所以,刘青山并不反感这位小护士,反倒觉得挺好玩的,忍不住想逗逗她:“李护士,你把我的餐具摆错了,应该是左叉右刀。”

    李雪梅是托马斯的专职护士,因为这所医院就她一个,能稍微听懂些英语。

    她重新拿起刀叉,用身子挡住托马斯的视线,然后用小叉子朝着刘青山比划了一下,低声说:“记得守规矩,不能在外宾面前丢脸。”

    刘青山微笑着朝她眨眨眼,而李雪梅则狠狠剜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她就搞不懂了:身上的衣服都打着补丁呢,这不是叫外宾看笑话吗?

    回到本国一嚷嚷,还以为我们国家多穷呢,丢脸都丢到国外啦!

    这时候,托马斯已经拿起一瓶醒好的红酒:“我的医生告诉我,少喝一点红酒,对心脑血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看了刘青山一眼,促狭地眨眨眼睛:“很遗憾,刘,你肯定还没有到饮酒的年龄,所以,我特意为你准备了果汁。”

    波尔多拉菲酒庄的红酒!

    刘青山很气愤:八二年的茅台没喝到,八二年的拉菲也不许俺喝,你们都是故意馋俺的是吧?

    他直接站起身,走过去,把酒瓶抢过来:“不,托马斯,无论是什么酒,只要含有酒精,就会刺激血管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作为你的朋友,为了你的健康考虑,这瓶红酒,我替你保管,请放心,我的果汁,肯定会分给你一半的。”

    托马斯当然不干,作势要回抢,然后就听到旁边一声怒喝:

    “快放下,你怎么可以抢外宾的东西!”

    两个人同时望过去,就见小护士李雪梅,脸蛋气得涨红,大眼睛正瞪着刘青山呢。

    好歹来这几个月了,简单的词语还是能听明白的。托马斯吃了一惊,吓得赶紧缩回手。

    李雪梅连忙解释着:“托马斯先生,我说他呢。”

    托马斯耸耸肩膀:“不,美丽的护士小杰,我们是朋友之间开玩笑。开玩笑你明白吗,这样可以促进我们的友谊。”

    得,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了!李雪梅觉得有点委屈,只能又愤愤地剜了刘青山一眼。

    这个小插曲过后,两个人重新落座,慢慢地品着红酒。

    刘青山也终于如愿,只是他现在十六岁的身体,还没有酒精考验,所以喝着喝着,就感觉有点飘。

    看着刘青山优雅地姿态,托马斯也忍不住称赞:“刘,你简直就是一位绅士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:就像是一位装扮成乞丐的王子,骨子里的优雅,不会因为褴褛的衣衫而改变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一个愉快的午餐,乘着酒兴,两个人的交谈,也越来越融洽,说话也越来越快,你一句我一句的,听得李雪梅脑袋好大。

    刘青山也了解到,托马斯是一位汽车工程师,隶属于AMC,这次是来打前站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所在的公司,有意与第一汽车制造厂进行合作,他是来考察设备和生产能力。

    如今,任务已经顺利完成,下个月就可以回国,和家人团聚了。

    AMC吗?

    刘青山在脑子里回忆了下:通用,福特和克莱斯特,这是米国汽车制造业的三巨头。

    至于这家AMC,印象不大深刻,只是知道也曾经辉煌过,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,后来被收购了。

    到了八十年代末期,就彻底从市场上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刘,你看看,这是我设计的小汽车,这可是我的得意之作。”

    托马斯估计也喝得有点飘了,拿出本汽车杂志,翻开其中一页,跟刘青山显摆:“瞧瞧这流线型的车型,简直就像艺术品。”

    你这样夸自己,好意思吗?

    刘青山撇撇嘴,这款小轿车的造型,在他眼里实在太丑了,还不如看看汽车旁边那个金发美女呢。

    最起码线条比汽车更有美感。

    估计是瞧出来刘青山的不在意,再加上喝得也有点上头,托马斯放下餐具:“刘,在汽车制造方面,我是内行,你是外行,外行没有资格嘲笑内行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点没错,要说发动机和线路啥的,刘青山确实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可是他有眼光啊,领先好几十年呢,只怕托马斯这辈子,拍马也赶不上喽。

    于是刘青山不慌不忙地用餐布擦擦嘴角的油腻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托马斯先生,恕我直言,这个设计在我看来,并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托马斯完全不能接受,噌一下站起来,两手拄着桌子:“刘,是我的错,不应该叫你喝酒的,你还是上床睡一觉,醒醒酒吧,Ok?”

    这下子,李雪梅可慌了手脚,刚才两个人还说的好好的,谈笑风生,怎么说急眼,就急眼了呢?

    肯定是这个不懂规矩的臭小子,把外宾给惹火的。

    于是她赶紧上前,扯了扯刘青山的衣袖嘀咕道:“还不快点给外宾道歉!”

    道歉,为什么要道歉?

    刘青山也不搭理他,把托马斯的钢笔要过来,唰唰唰,就在那本汽车杂志上画了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就勾勒出一个大致的车型,就在托马斯设计的那辆车旁边。

    然后他举起杂志,朝李雪梅晃了晃:“你瞧瞧,哪辆车好看?”

    李雪梅是个诚实的人,她抬手指了指刘青山刚画的那份草图:“这个好看点!”

    托马斯闻言也不由得凑上来,然后,眼睛就再也挪不开了,一边欣赏,嘴里还一边惊叹道:

    “哇哦,上帝啊,这样的造型,简直是划时代的设计。”

    “刘,对不起,我小看你了,你的设计太美妙了!”

    现在,托马斯彻底服气,跟人家一比,自己设计的那叫什么玩意,也就配给小孩子当玩具车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的心里就跟猫挠似的,忍不住说道:“刘,我可以使用你设计的车型吗,我可以付给你设计费?”

    刘青山摆了摆手:“我们是朋友不是吗?所以,不用谈钱。”。

    这种设计,以后可是一抓一大把,倒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朋友归朋友,财富是财富。”

    托马斯的观念和刘青山不一样,而且,他能感觉出来,这个年轻人的脑子里,一定还有更加巧妙的构思。

    倘若不是太年轻的话,他甚至怀疑对方该不会是哪个大汽车公司的首席设计师,跑到这来消遣他呢?

    “刘,简直难以置信,在你们这个汽车工业十分落后的国家,居然有你这样的设计天才。”

    托马斯还真实诚,这话不说出来,憋在心里难受啊。

    刘青山则笑笑:“我的朋友,我的国家正在飞速发展,用不上几十年,可能就会成为世界第一汽车消费大国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如果跟我们合作,绝对是个明智的选择!”

    “好的,刘,我会慎重考虑你的话,并且上报给公司的。”

    托马斯饭也不吃了,拉着刘青山,开始探讨这辆车子的设计细节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一下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。

    瞧瞧时间,刘青山摊摊手:“好了,托马斯,我还要给爷爷送晚饭呢。”

    托马斯这才恋恋不舍地放下钢笔,然后从冰箱里面取出来牛奶面包,香肠火腿之类的,全都塞到刘青山怀里。

    “刘,放心吧,等新车子造出来,我肯定送你一辆!”

    “托马斯,你先好好休息吧!”

    对于这话,刘青山根本没放在心上,抱着东西起身笑着走人了,身后还跟着气鼓鼓的李雪梅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是专程送客的,而是想要好好给这个家伙上上政治课。

    怎么可以这样呢,白吃白喝不说,最后还白拿,简直太丢脸啦!

    刚到楼梯口,刘青山胳膊就被人抓住,伴随而来的,还有一声娇喝:“你怎么可以索要外宾的东西,这样会被人家笑话的!”

    看着那张气鼓鼓的包子脸,刘青山眨眨眼:我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姐姐?

    大姐,你管得也太宽了吧?

    感觉就像小时候,家里的大姐二姐,对他管这管那似的。

    刘青山要是叛逆期的少年,肯定得叫板不可,可是以他现在的心态来说,只是觉得挺有趣的。

    于是他嘴里回道:“我和托马斯先生是好朋友,这是属于好朋友之间赠送的小礼物,你难道没收过朋友的礼物吗?”

    你……

    李雪梅有点语塞,一时间,也说不过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,毕竟,人家是能跟外宾谈笑风生的,最后只能赌气说道:“反正……反正我不允许!”

    刘青山瞟了她一眼,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我为什么要听你的,你是我什么人啊?是我姐还是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混蛋!”

    李雪梅使劲一跺脚,一甩大辫子,转身噔噔噔往楼上跑,涨得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她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,心里暗暗发着狠:你就祈祷自己别得病,要是落到我手里,不把屁股扎成筛子,我的护士专业算白学!

    刘青山才不管她呢,乐呵呵地往爷爷的病房溜达。

    这些可是好东西,正好给老爷子补充补充营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足量更新,求个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