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言情小说 > 首辅娇妻有空间 > 第87章 不知道狗吃不吃?
    第87章不知道狗吃不吃?

    陆娇并不想齐磊看到明天的手术,因为她替谢云谨做的手术,必须要用到麻醉药和抗生素,这些东西并不适宜让齐磊看到。

    她空间的麻醉药和抗生素没有多少,若是用掉了呢,所以后面得想办法弄一些做手术的药出来才行。

    陆娇一边想一边望着齐磊说道:“明天的手术很血腥,对于初次学习开刀术的人并不适宜,等后面我做小手术的时候你再看,慢慢的一步一步来,明天手术很重要,要是我做的时候你晕过去,打乱我的手术怎么办?那对我相公来说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陆娇说的确实也是个理,初次见到血腥场面,很多人把持不住,要是在手术中发生什么事,可是会影响到谢云谨的,她不敢冒险。

    齐磊一听陆娇的话,觉得她说的在理,就同意了,而且他自己想像了一下,破开人的腿露出里面骨头和血肉,他光是想到,便有些头皮发麻了。

    虽然往常他也处理过不少重病患,但也没有拿刀把人腿破开的。

    陆娇走到门口的时候,想到一件重要的事,不能让谢云谨知道是她替他做的手术,所以得让这家伙先睡着了。

    陆娇想了一下,借着袖子的掩盖,取出一瓶镇静安神的药。

    “这个等我相公来,你打开让他喝下去他会睡着,然后我进去替他做手术,这样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事掩盖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齐磊没有不答应的,陆娇总算安排完了这件事,大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因天色还早,陆娇不急着回去,便去了镇上卖碗筷的地方,痛痛快快的买了不少碗筷,又买了两三斤的糖果。

    点心她倒是没买,因为谢云谨同窗带了好几盒,虽然她今天放在背篓里带了出来,事实上又被她收进了空间里了。

    陆娇买好了碗筷和糖果又悄悄从空间取出桃子和葡萄放进背篓里。

    眼看着天色不早了,她打算就近找个地方吃点东西。

    不想刚拐弯往卖吃的小街道走去,拐角处走出几个人拦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为首的是一个身形高大粗壮的男人,男人脸上有一条刀疤,这刀疤让他看上去凶狠无比。

    他身后跟着的四五个人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善茬儿。

    陆娇微微挑眉望着这些人,她和这些人好像没什么仇和怨吧,他们拦住她去路是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陆娇微微的眯起眼睛,盯着对面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对面,为首的刀疤男凶神恶煞的开口了:“就是你这个死肥猪欺负我沈秀妹妹的,人长得丑胆儿倒是挺肥的。”

    刀疤男话落,一挥手命令身后的几个手下:“去,抓住这死肥猪,把她卖到窑子里去。”

    他身侧一个手下小心的开口道:“她长这么胖,卖不了多少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二两银子总会卖到吧。”

    刀疤男说完狠瞪向身侧的手下道:“还不去抓人。”

    几个手下闪身直奔陆娇而来,陆娇回身慢条斯便的把背篓放到地上。

    她心里并不惧怕,因为就在刚才她悄悄把迷药洒了出去,她则借着放背篓的动作,服下了解药。

    陆娇刚放下背篓,后面几个人冲了过来,她转身一拳对着冲过来的家伙挥了出去,同时一脚狠狠的对着另外一人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陆娇的力气本来就大,再加上这些人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,所以一拳一脚下去,两个人便狠狠的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受了惊,瞬间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刀疤男脸色变了,挥手命令几个人:“这死肥猪倒是有能耐,难怪欺负了沈秀妹妹呢,去,把她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几个人有了防备,小心的朝着陆娇包围了过来,陆娇笑眯眯的望着几个人拍手道。

    “倒,倒。”

    她话落,几个男人头发晕眼发黑身子发软,随之身子直直的朝地上栽去。

    后面的刀疤男脸色难看了,朝着陆娇怒喝道:“你对他们做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你说我做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话落,大步往刀疤男面前走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刀疤男已经感觉到这女人不是个善茬,下意识的往后退,转身就想跑。

    可惜他也中了药,所以身子一软往地上倒去。

    陆娇紧走几步一脚踩在他的身上,刀疤男还没有完全的昏迷,挣扎着望向陆娇:“你,你放开我,否则我不会饶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陆娇笑,眉眼说不出的阴沉:“不放过我?你说说你怎么不放过我?”

    她话落,手指一扬,手里凭空多了一把手术刀。

    刀疤男眼睛睁得有鸡蛋大,这女人手里竟能凭空多一把刀,她是人是鬼啊?

    刀疤男只觉得毛骨悚然,陆娇弯腰,手术刀轻轻的荡在刀疤男的脸上:“这脸可真丑啊,不如剥了,做成人皮鼓。”

    她话落不等刀疤男说话,又自摇头:“不,不,这么丑的人皮,做成鼓也是一张坏鼓,那就剥皮削骨跺碎了喂狗,不知道狗吃不吃?”

    刀疤男吓得汗毛都倒竖起来,他半点不觉得这女人是开玩笑的,她的样子太认真了。

    刀疤男一下子吓到了,惊恐的大叫起来:“不要杀我,是沈秀,是她让我把你卖到窑子里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答应陪我一个月,我才同意帮她这个忙的,不是我的错,不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刀疤男说完,药性上来,眼一翻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陆娇取出解药放在他的鼻子下面,一会儿的功夫,他又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陆娇手里的刀往他脖子里送,刀疤男感到了脖子传来的痛意,他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“大姐,我不敢了,你别把我剥皮碎骨喂狗,我以后再也不敢找你的麻烦了,求你了,求求你饶过我一回。”

    陆娇咧嘴,阴森森的笑:“也不是不可以,不过你得帮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刀疤男听了一迭连声的叫:“行,行。”

    陆娇把手术刀收起来,居高临下的望向刀疤男说道:“既然沈秀那么喜欢窑子,就让她去里面待着吧。”

    她话落,掉头望向刀疤男:“这件事我希望你闭嘴,若是让我听到什么,我不介意剥了你的皮。”

    后面躺在地上的刀疤男哪里敢说半个不字,这不是人是鬼啊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,我都答应。”

    ?  ?谢谢打赏留言投票的公主

    ?  

    ????  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