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言情小说 > 大佬的女王又来打脸了 > 第256章 286? 弱点
    第256章286弱点

    世事一场大梦,人生几度秋凉。

    ——《西江月》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事关姐姐,顾朝当然是不敢有半点怠慢。

    从君珩手中接过手机,他的目光再一次落在手机屏幕上丹尼的脸。

    脑海中,则是回忆之前与丹尼相处的每一个细节……

    最后,他只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确定!”

    毕竟,对方一直戴着面具,只是凭一双眼睛,实在是无法判断出结果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抓了他一下……”顾朝抬起脸,“咱们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看监控!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君珩已经想到他想要说的。

    转身,冲向门口。

    顾朝也跟着往门跑。

    “小珩!”

    “小朝!”

    师雅和顾寄北看在眼里,着急地也要追。

    “你们留下,我的人会负责你们的安全。”君珩在门口处收住脚步,转过脸,对上师雅和顾寄北,“我会随时和你们联系,如果你们想到什么也随时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师雅和顾寄北心里着急,却也知道自己这样去也帮不上什么忙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,就是不给君珩添乱,为顾惜祈祷。

    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君珩。”顾寄北将轮椅骑过来,扶住君珩的胳膊,“如果对方是要钱,无论多少,给他!”

    男人的手掌,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臂,君珩从那力量里已经读懂一切。

    为了顾惜,顾家可以不惜一切代价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向顾寄北点点头,君珩的目光与师雅对视几秒,转身冲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叔、妈,你们放心,我一定把姐姐找回来。”顾惜转过身也冲出去。

    “君先生!”米瑶也跟出来,拉开车门坐进后座,“我也和你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没有时间矫情了,君珩向不远处负责保护顾家安全的两人做个手势,车子轰鸣着急驰而去。

    客厅里,师雅扶在玻璃窗,眼泪就落下来。

    顾寄北注视着女人耸动的肩膀,走过来,扶住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小惜会化险为夷的!”

    这会儿,黎家几口子也都闻讯出来,看着几人的样子,都是好奇地将目光看向黎天明。

    黎天明眼底闪过一抹暗笑,人就向儿子女儿摇摇头示意他们不要多问,人也走过来,站到顾寄北身侧。

    “宇北啊,你们也别太担心了,我相信小惜一定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顾寄北垂下长睫毛,深吸口气,他转过轮椅目光扫过客厅里的众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什么消息吗?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顾老太太皱起眉毛,“又不是我们把她抓走了,你看我们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叔,您可别冤枉人。”黎初晴也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她出事,你问我们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实顾寄北并没有怀疑几人,他只是想看看,其他人有没有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毕竟黎初晴在学校与顾惜相处时间长,或者了解她得罪过什么人。

    然而,几个人都是抢着为自己辩护,没有一个人真的关心顾惜的去向,或者她发生什么,甚至都忘了装出一句关切。

    顾寄北将几人的声音听在耳朵里,心却发向下沉下去。

    他听得出来,他们没有一个人在乎顾惜的生死。

    他抬起脸,目光一一扫过众人,眼神越发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才看透他们。

    之前那所有人“为顾惜好”、“不在乎妹妹做什么”……

    不过都是假的!

    顾寄北的心,只剩下一片寒凉。

    在他们心里,恐怕是从来没有真把那孩子当成家人的,既然是这样,他们又怎么会把他当成家人。

    如果当初他死了,他们只怕也不会难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汽车一路驶向郊外,丹尼原本还担心顾惜会反抗,一路上都小心戒备。

    毕竟,别人或者不清楚,他却最了解她的厉害和可怕之处。

    出乎他的意料,一路上顾惜都很平静地坐在椅子上,甚至还看了一会儿窗外的风景。

    那样的气定神闲,以至于丹尼都有点心虚,好几次确定没有人跟踪还是有些不安心。

    车子驶进他在郊外准备好的地点,一处看林人小屋,处在一片树木之间,连个人影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,顾惜很听话地下了车,走进小屋在桌边坐下。

    除了丹尼之外,房间里还有两个都是他的手下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,正在用英文打电话。

    看到丹尼进来,他凑过来,对丹尼耳语几句。

    顾惜坐到桌边,问:“我们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丹尼抓着枪走过来,坐到她对面: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要我的宝藏吗?”顾惜笑起来,“你应该知道宝藏不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你需要一架直升机,还有必要的登山设备。”

    这里都自己的人,人数远在顾惜之上,丹尼握枪的手明显放松许多,脸上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又想玩什么花样?!”

    “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君珩胜过你吗?”顾惜直视着他的眼睛,笑得极是轻蔑,“因为你就是个懦夫,你怕死!”

    丹尼握枪的手猛地收紧:“你以为我会中你的激将法?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宝藏,我就带你去找宝藏,你又不敢去?”顾惜笑着靠到椅背上,“你让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丹尼抬起左手,向手下招了招:“纸笔。”

    手下递过纸和笔来,他伸直胳膊,将纸笔送到顾惜面前。

    “把地图画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用的,你应该知道,以我的能力肯定会在里面遍布奇门遁甲,就算我把地图画给你,你也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丹尼抿着唇,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他知道,顾惜这一句绝不是危言耸听。

    前世的顾惜,有太多的传说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人说她在战场上可以撒豆成兵,呼风唤雨,丹尼知道那是假的,但是关于她对奇门遁甲和阵法的研究,却绝对是真的。

    这座宝藏里,保存着她所有的秘密,里面肯定是机关重重。

    只是他想不通,她为什么要答应得这么干脆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在想,我为什么要答应带你去?”顾惜像是看透他想法似的,“很简单,因为我要利用那里的地形杀了你,否则以一敌四,你还有枪,我没有把握。至于你能不能活下来,拿到我的长生不老药,那就要看你这辈子运气够不够好。”

    丹尼听到“长生不老药”的时候,明显地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关于顾惜的宝藏,有太多的传说。

    有的说里面是富可敌国的金银珠宝,有的说里面是她毕生的心血研究,也有一些人推测里面是她炼制的长生不老药……

    关于这个药的传说,丹尼原本是不相信的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要她的符术,拥有这些能力之后,他就可以掌控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拥有两世的记忆,丹尼对于长生,当然有着无比的向往。

    不老不死,永远地活着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还会有谁比他更强大?!

    他的心,狂跳着。

    “可惜,我不准备上你的当,我会想到办法,让你乖乖地听话。”

    丹尼从口袋里摸出手机,“我知道,你的弱点是什么,所以……我现在就去把君将军带来。”

    君珩是顾惜的软肋。

    前世是。

    今生也是。

    可以,那个混蛋还没有记忆觉醒。

    不过,对他来说,这并不是坏处。

    前世的君珩,丹尼还是很怕的,但是现在记忆还没有清醒的君珩,丹尼并没有太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已经不记得自己的武功身手,已经不再会用那把长枪的君珩,还有什么可怕的?

    顾惜心脏纠紧,脸上却笑得越发灿烂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活了两辈子,你已经足够聪明,没想到你还是和前世一样蠢。你以为,这一世的君珩会比你差?!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真的比我强,为什么两次让我逃走?!”丹尼冷笑,“你在我手里,他便会乖乖地听我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顾惜耸耸肩膀,“随你,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,这不是一个好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?!”丹尼猛地站起身,逼近她的眼睛,“因为你害怕,你害怕我会伤到你的君大将军对不对?!我告诉你,这一次,我会让你亲眼看着,他死在我面前,生生世世,你们都不会在一起!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顾惜的两腿猛地分开,半旧的木桌根本承受不住她这强势的一击。

    两条桌腿断裂,桌面失控地向着地面摔过去,包括桌子上趴着的丹尼。

    顾惜站起身,两手如闪电般抓过来,抓向桌子上面的丹尼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丹尼猛地向旁一闪。

    她的指尖擦着他的脸掠过,丹尼只觉得脸上一疼,已经被她的指甲抓出几道红印。

    他迅速后退,手中的枪却已经脱手落到顾惜手里。

    一切说来复杂,其实不过就是两个呼吸的时间。

    以二人的身手,几个手下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两个手下端起枪来的时候,顾惜已经扣下扳机。

    嘭嘭!

    两枪两中,两下手下一下被射中肩膀,一个被射中胸口。

    丹尼冲过来,一脚踢起地上的破桌子。

    顾惜抬手护住头脸,后退一步,踩在凳子上飞身而起,脚尖在桌子角上轻轻一踩,人已经如燕子一般掠过桌子向丹尼踢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在不在的房间里斗成一团,你来我往。

    受伤的手下,端着枪不敢轻易出手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,放下枪!”

    他嘴里还在大声呼喝,顾惜已经将一个椅子踢过来。

    摔拳击退丹尼,反手又是一枪。

    受伤的家伙彻底倒地,丹尼转身一计飞踢,踢飞了顾惜手中的枪。

    一个利落地下腰,避过丹尼踢过来的脚,顾惜纤腰一拧,侧摔出去,顺手抓住墙上靠着的木质门闩。

    以门闩为棍,她舞得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对面,丹尼也抓过一根铁棍当武器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门闩击在铁棍上,断为两截。

    丹尼冷笑一声,欺身向前。

    顾惜不退反进,两截木板夹着风,狠狠砸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门外,听到枪声冲进来的第三个家伙抓着枪踢开门。

    只看到顾惜一脚踩着丹尼的小腿,一手抓着他的头发,手中锋利的木片抵在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手下抓着枪,僵在门口。

    顾惜冷笑:“可惜,你还是我的手下败将!”

    丹尼眯着眼睛听了听,也笑起来,“那可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外面,有声音渐近。

    马达的声音,有车子停在院子里,脚步声冲过来。

    “放开……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,顾惜的眉猛地皱紧。

    几个人冲过来,为首的一个怀里还抱着一个正在试图挣扎的孩子。

    孩子是江舸,男人是他的父亲简茗。

    “舟舟?!”

    “舅妈!”江舸转过脸,看到顾惜,先是惊喜,然后染上担心之色,“他们也把你抓来了?!”

    “放开他!”

    顾惜将木板又向丹尼的颈上压了压,木板上的尖刺刺入皮肤,染上血水。

    简茗抓着儿子,看着眼前有的情景也是怔了怔。

    “丹尼先生,这……”

    手下伸手过来,一把将江舸拉过去,用枪指住。

    “放了先生,否则我就杀了这个小崽子。”

    顾惜拧着眉毛:“简茗,你还是人吗,那是你儿子。”

    简茗看看还在挣扎的儿子,无奈地扬了扬眉,“你不想他有事,就放手。”

    跟着简茗一起过来的几个家伙,都已经向顾惜举起枪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顾惜一把将丹尼搡出去。

    抬手抹了抹被她刺破的颈,丹尼站起身,冷冷地转过脸,来到顾惜面前。

    “没错,你确定很厉害,但是你有一个最致命的缺点,就是你不够冷血,这些人永远都会是你的累赘。”

    顾惜冷哼。

    丹尼伸出沾着血的右手,捏住她的下巴,逼近她的脸。

    顾惜一动没动,看着对方靠近的时候,她才提起膝盖,狠狠地击在对方的双腿之间。

    丹尼吃疼地缩起身,猛地抬起胳膊,拳头狠狠地击在她的小腹。

    “舅妈!”顾惜摔出去,江舸尖叫出声,“大坏蛋,你不许打我舅妈,混蛋,我舅舅会杀了你的!”

    丹尼走过来,将顾惜从地上拉起来,按在墙上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看不起我,现在我就让你也尝尝,被羞辱的滋味!”

    他的手伸过来,抓住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顾惜抬起右手,将从地上捡起来的木片抵在自己的咽喉。

    “你敢碰我一下,我就死在你面前,这样的话你就永远也找不到我的宝藏,因为另外半块地图在我手里。”

    丹尼咬着后牙,到底还是将手缩回去。

    宝藏对他来说,远比其他的更重要。

    “丹尼!”简茗走过来,扶住丹尼的胳膊,“正事要紧。”

    一个女人而已,有钱了什么样的女人没有?

    丹尼冷哼一声,甩开他的手掌。

    将丹尼拉到一边,简茗笑着看向顾惜:“只要你带我们找到宝藏,我保证会放了你和舟舟,不管怎么说,他也是我儿子不是,虎毒不食子,我不会伤害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顾惜理理衣发,“我带你们去找宝藏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