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言情小说 > 我养大了100个反派弟弟 > 第267章 小嘴不开窍2
    第267章小嘴不开窍2

    程武才吩咐完。

    身边的楚世鸿就拍了一下他肩,笑道:“我接的那小姑娘娇贵,不敢跑去喝茶。若耽误了时间,没把她早早接回去,我那友人今后要责怪起来,我担当不起!”

    半是玩笑的话,让程武一惊。

    何等小姑娘能让楚老爷这般相待?

    莫不是别城来的...大官家的千金?

    一想到这,他慌忙催着手下的人跟在楚老爷身后,好生去接待。

    楚世鸿正双手负在身后,回头瞥了一眼,却只见自己的司机。

    而停在外边的轿车,后排窗子里,透出一个少年懒洋洋靠在车上的剪影。

    楚世鸿脸上的笑瞬间冷下来,浓眉拧起,从鼻翼中发出一声哼响,目光睐向司机。

    “去把那混小子拽下来!”

    “是,老爷!”

    司机立刻转身去了,却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一旁的程武闻言,神色一滞,抬步走到楚世鸿身边,望着那被司机请下车的少年。

    啧,瞧瞧那桀骜不驯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这...楚少爷真是出落得一表人才!举手投足间,都有楚老爷您当年的风范!”

    程武才鼓起勇气巴结完。

    就听不远处那少年的脚步声挨近,嗓音透着几分顽劣,嗤笑道:“拍马屁怎么拍都好,可千万别说我像他,楚老爷一世英名,可不能毁在我这种不肖子孙手里。”

    程武:“......”

    瞥见楚老爷脸色怒红,好端端一个弥勒佛说变就变,怒发冲天像关公。

    作势要撸起袖子揍儿子。

    “一天不收拾你,就给你脸了是吧!”

    “哎呀,楚老爷,别动怒...”

    程武是个机灵的,立刻和楚家司机分别拦住父子俩,哄了一大段好话。

    “少爷,您少说一句,尧城就能多清静一日,气坏了老爷对您有什么好处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‘钨钨——’

    远处驶来的火车发出低沉鸣笛。

    楚家父子俩站在灰石板铺就的站台上,互相冷着脸,脸色更差的却是少年。

    楚世鸿睥了少年一眼,冷声哼道:

    “你南叔叔是我的挚友,我们楚家能有如今的家业,多亏了当年南家的提点,南叔叔的小女儿,你还是个小崽子的时候见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...南砚之的女儿?”

    少年倚在柱子上,肆意懒散,没半点正经,嗓音交杂着这个年纪男孩常有的嘶哑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还记得。”楚世鸿不再看他,转动大拇指上的玉扳指,忽然有些感慨,“一眨眼,就那么多年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当初和砚之认识,你们都还没出生,一转眼...对了,他们的女儿也只比你早一天,待会儿见到南萝,你叫她一声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她初来尧城,对一切都不熟悉,我也没法抽出工夫照拂她,你既然整日闲在家,就替我多关心关心她,等将来,说不准——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少年冷漠着脸,不耐烦地打断。

    记忆中模糊闪过一张圆润的脸,他不由厌恶地出声:“那南砚之长得平平无奇,女儿也胖得像个球,整天哭唧唧得像鼻涕虫,你让我照顾她,还不如让我去养猪来得清静。”

    “...你!”楚世鸿额间青筋抱起。

    他挚友的女儿什么情况,他这些年多次与其书信往来,还不了解么。

    一说到这就来气。

    他和南砚子几乎前脚跟着后脚抱孩子,偏偏人家生的千金是珠玉,是贴心小棉袄,他的儿子却是个混世魔王,气到他短命!

    司机见老爷又被惹得暴怒,立刻劝声道:“老爷息怒,您看火车就要停下来了,南小姐是不是就要下来了?”

    “哼!”楚世鸿怒瞪了儿子一眼,注意力暂时转移到了即将到站的火车上。

    ‘喀嚓——’

    铁轨和火车触发的声音终于停滞。

    车厢的门打开,一群提着行礼风尘仆仆,穿戴各异的人挨个涌出来。

    彼时,车厢外都站满了人,有来迎接亲友的,也有从车上下来形影单只的,立于站台前,因为太过疲惫而显得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不远处人最稀少的车厢内,一前一后下来两个人,走在前面的是穿素色长衫的仆人,面白清瘦,手里提着一只大行李箱。

    而他身后,跟着一个穿浅色阔袖长裙的少女,裙子是最时兴的样式,材质细腻轻盈,圆领口下是几颗精致的盘扣,袖口露出一截白色的花褶边,裙下露出纤细白净的脚踝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尧城到了!”

    仆人看似稳重,目光却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四周,声音里透出女孩气。

    被她唤作小姐的少女,是已经来到任务世界有一个多月的白萝。

    一个月前,她的灵魂进入原身南萝,在南家花了好些心思,才让父母主动提出,暂时让她去尧城楚家住一阵子。

    想到,很快就要见到这个世界的小反派,她心里有几分好奇。

    不过几个任务世界下来,对什么样的反派弟弟都已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她只希望,眼下这个是好对付的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好像看到楚老爷了!”

    随从阿兰是个女孩,从小留着一头男人的短发,性子大大咧咧却细心,也极为忠心,是南萝父母放在女儿身边的信赖之人。

    白萝顺着阿兰所指的方向,望去。

    可她这具身体才十四岁,个子娇小,在人群密集的火车站里,视线被大人们的身影遮挡光了,哪怕踮起脚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阿兰拉着她细细的小手腕,生怕生得白白嫩嫩的小姐,会被歹人盯上拐走了。

    一边嬉笑着安抚来到陌生环境的小姑娘,“小姐莫怕,许多年前您见过楚老爷的,他当时还送了您一个鸡蛋大的金锁呢。”

    少女任由阿兰牵着,穿过人群,见身边的阿兰突然举起手,向对面挥了挥。

    “楚老爷!”

    楚世鸿闻声,看到阿兰只觉得眼熟,很快便意识到这是南家的仆人。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笑意,要接到挚友的宝贝女儿了,脸上不自觉带了几分慈爱。

    见他抬步亲自去迎接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少年唇角扯出一笑,带着星点嘲讽的意味,黑白分明的眼里毫无波澜,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,依旧靠在柱子上。

    人群渐渐散开。

    没人敢堵在气派非凡的楚老爷面前。

    “楚叔叔,许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面容尚且还有几分稚嫩的少女,出现在楚世鸿眼前时,他不由发自内心羡慕挚友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女儿,他还要什么儿子!

    才感叹女儿就是不一样,性子温柔乖巧,就连说句话也让人心悦。

    南萝便望着他一笑,目光纯真。

    “父亲时常提起您,可惜事务繁忙,一直没机会和您叙叙旧,倒是便宜了我,父亲母亲一忙起事便回不了家,怕我一个人留在家中慌神,只好麻烦楚叔叔收留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她极有礼貌,清澈眸光下是坦诚,可那丝紧张也没躲过楚世鸿的双眼。

    大抵是害怕自己会在楚家不受欢迎,楚世鸿想。

    心不由软了几分,将南萝看成自己闺女,他轻柔下嗓,向孩子问了几句其父母的近况,又安抚她,让她在楚家安心住下。

    一老一小寒暄后。

    小姑娘明显安心了不少,脸颊浮现浅浅的梨涡,看得楚世鸿那被儿子气坏的心情,一时都如乌云被拨开,照见太阳。

    “走,你云姨听说你要来,准备了一桌子菜,她虽和你素未谋面,但一直可惜没能给我生个闺女,待会儿看到你,一定欢喜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南萝对楚老爷点头,心想着,今后她若要一直留在楚家,有楚老爷在就不难了。

    “楚洛川!”

    却听面善的楚老爷一背过她,嗓门就变得又沉又凶,喊出了让她不得不留神的名字。

    对面,靠在柱子上的少年睁开眼,见自己爹硕大的体格后,似乎站着一个不高的人影,少年不耐地抓了抓头发,正要回道:

    ‘既然人都接到了,能放我走了吧?’

    可楚老爷大步上前,站在他跟前侧过身,一顿劈头盖脸地大骂。

    此时,少年余光看清了那道娇小身影,他不自觉侧目,眼珠漆黑的狭长双眸,从原本的半阖到陡然张开,多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却又很快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脑海中还是少女那张白皙娇嫩的脸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嗤了声:

    长得好看罢了,傻愣愣的,像个呆头鹅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司机接过阿兰手中的行李箱。

    一辆车坐五个人,楚老爷身量长,依旧坐前头,楚洛川和南萝还算两个孩子,加上一个阿兰坐在后面倒也不急。

    阿兰原本想坐中间。

    毕竟楚家少虽然长得好看,但一脸凶相,不像小姐斯斯文文的,她生怕小姑娘被凶神恶煞的楚少爷咬一口就没了。

    可车门被打开时,楚少爷在那头上了车,阿兰还没来得及动,就见身边的小姑娘麻溜地坐上去了,给她腾出一个靠边的位置。

    阿兰只好上去,坐在边上。

    南萝自打一上来,就用余光打量着身边的少年,脑海中响起系统的声音:“小反派的所有信息已经载入完毕,请宿主翻阅。”

    她在心里‘嗯’了声。

    静静地消化着信息。

    靠在车上的楚洛川,烦躁着少女挨他太近了,他一睁眼,就见覆盖在她腿上的长裙,搭在膝上的袖口里是层洁白的花褶。

    那只露出的手莹白,圆润的指尖蜷缩进掌心,拇指的指甲盖下透出肉粉色。

    细皮嫩肉的,一定打一下就哭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她。

    将视线挪向窗外,却又望见玻璃上倒映着她小巧的侧脸,琼鼻微翘,眼睫纤长。

    一声不吭的,一定骂两句就哭,

    无趣。

    莫名地,他察觉到对方似乎一直在盯着自己,盯着盯着好像还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垂落的手掌,不自觉紧箍住自己的腿,皱起眉,心里的厌恶和慌乱,渐渐被一种羞赧和惶惶不安替代,悄悄红了耳尖。

    看什么看...

    他有什么好看的?

    她没见过他这么好看的男人?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火车站早已在背后逐渐渺小,小轿车离开城北,回到了荣兴大街,继续行驶向富丽的尧城中心,车窗外能望见几栋小洋楼。

    假寐了一路的少年,微睁开眼。

    懒散的目光倏然一抬。

    就从玻璃上望见,坐在身旁的少女仍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看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方才他闭眼装睡了都有十来分钟,耳尖处的红晕都快濡染到耳侧。

    楚洛川咬了咬牙,下颌线条紧绷。

    ...这痴相!就算他好看到惨绝人寰,她也不该看那么久吧?!

    他甚至有一种,自己是清纯小媳妇儿,却被流氓色胚盯上的错觉。

    少年像只隐隐发怒的小狼犬,攥着自己衣角的手指节发白,眯着眼忍耐许久。

    半晌后,终是忍不住回头,怒视少女,咬牙切齿地问了句:“你看够了没有!”

    这一声,惊动了车上所有人。

    楚老爷听自家的混小子,好端端吼起别人家的宝贝闺女,眉头瞬间拧起。

    正转身,欲好好教训他一番。

    就见端坐在后排的小姑娘,潋滟水雾的清眸弯起弧度,含笑意望向少年,轻启粉唇,用温柔中掺着一丝稚幼的嗓音,道:

    “别生气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楚洛川:“......”

    车上的其他三个大人: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...”阿兰愣了片刻,最先反应过来,哆嗦着嘴皮道:“恐怕不太妥吧?”

    楚老爷将目光,放在自己儿子和漂亮闺女之间来回看,心里冒出了句:

    他儿子不配!

    瞥见儿子那越来越红的脸,楚老爷虽然觉得稀奇好笑,但最终严肃下脸,拍了一下儿子的头。

    “傻瞪着你南萝妹妹干什么呢?!你以为人家真能看上你么?”

    少年躲开他的手,一张白皙俊秀的脸垮得比鬼还难看,眉眼间的桀骜和顽劣,此刻都被红透的脸色盖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休想觊觎我!”他半吞半吐凶出一句后,翘起二郎腿,侧过脸,不再看向那漂亮、笑眼盈盈的少女。

    ...她真不害臊!

    “你误会了呀。”少女软糯出声,用白皙指尖戳了戳他的胳膊,见他身体蓦地僵住,脸变得更黑,只好收回手,看向楚老爷。

    “洛川年纪与我相仿,我父亲母亲过去总说,要给我生个弟弟妹妹,可惜了...”

    她一番话说完,大人们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小白菜可算没看上凶悍的野猪。

    楚老爷哈哈大笑,“既然如此,以后洛川就是你的哥哥,让他陪你在尧城玩,好好照顾你,如果他敢欺负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少年脸色经过一系列复杂的变化后,察觉到自己被安排上了,不由嗤声:

    “她不是比我大么,谁给她当哥哥!”

    “那你叫我姐姐?”

    少女依旧端坐,白皙娇小的脸笑得如春日桃花,明媚含娇,好像从不会气恼。

    “...哼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