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末晚上六点五十,D大金融学院某班大二学生稀稀拉拉到齐了。

    “同学,我可以坐这吗?”

    施山青抬头看向说话的板寸头男生,面无表情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是个老式的小教室,甚至还有单独的桌椅。

    施山青他们班总共也才二十个人,教室位置不多,除去他旁边的位置就只剩下靠讲台的一个位置。这位看起来这么面生,应该不是他们班的,估计是来追女生的。

    一阵座椅拉开的声音响起,问话的人坐下了。施山青眼神扫过旁边什么书也没带的人,心里还是烦这种人的。

    “欸,同学你是新来的?”前面的班长回头看着施山青旁边的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刚回来。”低低哑哑的声音倒不惹人生厌。

    新来的?原来是他。

    施山青回想起了自己去递交材料时,在辅导员那听来的一耳朵话。说是有个当兵的退伍回来,要插.到他们班去。因为当时辅导员和另外一位老师提到了他们班,施山青才留心听了。

    施山青把注意力放回自己摊开的书,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:退伍兵还没有他高。

    一到七点,班主任准时进来了。这是D大惯例,一个班配备一个班主任,一直到毕业。只能说D大的财力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班主任是个中年秃头男人,脸上红光满面,在专业课上也总是激情满满。

    “好了,安静!”班主任用手上的点名册敲了敲桌子,“那些老生常谈的话我也不说了,点个名,人到齐了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底下一阵欢呼,甚至有些混不吝的男生还对着班主任来了个飞吻。

    因为是开学又赶在周末,学校是要晚点名的。

    因为都想着早点散,所以点名的时候大家都安静的不得了。这名单还是大一入学时按高考分数来排的,施山青被第一个点到。他应了一声后,自顾自看起了书。

    人不多,二十来个人很快就点完了,班主任不慌不忙地把后面加上去的名字也点了出来:“龙午。”

    没人应。

    “龙午?”这是第二遍。

    还是没人应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班主任的脸上的笑淡了下来,他把名单放在桌上,用手摸了摸自己油光的脑袋,最后又喊了一声:“龙午!”

    这时,“啪”的一声,施山青旁边的人动了!

    只见他猛地站了起来,站得笔直。但由于速度太快椅子被带翻倒在地。

    然后他大声嘶喊:“到!”

    众人哗然,就连施山青也被吓一跳,甚至还差点一颤把手中的书给吓掉了。

    椅子发出的清脆刺耳的响声似乎还久久回荡在这间老教室里,众人皆回过头看着那个叫龙午的人,班主任也瞪着眼愣在那。

    这一声“到”仿佛响在了所有人的心上,如果有人能在这里就会发现大家都是一脸被吓懵的样子。

    施山青最先反应过来,他垂眼继续看着自己的书,只是看没看进去只有他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班主任咽了咽口水,然后点了点头,佯装无事道:“好了,大家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班里这时气氛才渐渐化开,该拎包走人的走人,该去约会的约会。

    至于当事人……自然也是尴尬到不行。

    龙午将一切的情绪掩藏在自己寡淡的脸下,慢慢往寝室走回去。

    她刚从部队回来,在那里她有代号,其他人一般不叫她这个名字,所以在被叫到名字的时候老半天都没反应过来。再加上在部队里是必须要中气十足的回:“到!”不然会受罚的。

    她习惯了。

    要学会压制,压制自己……龙午冷着脸在心里一路默念回去。

    宿舍是昨天才分到的,加上龙午自己,里面一共住三个人。她听说还有一个大一新生要来,不知道到了没。另一个人是大三的,都是一个专业的。

    “同学,你干什么的?”龙午一开门,宿管阿姨就跑出来问了。

    阿姨看到龙午手里的卡,又看看了龙午,最后怒了:“你们这些男生成天在想什么?上次拿女朋友卡开门的,好歹知道戴个假发混进来。你就这样?”

    宿管阿姨愤愤地上下指了指龙午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当阿姨傻的?你们这些小年轻不知天高地厚,你女朋友哪个?”阿姨抢过龙午手里的卡眯起眼睛看了起来,试图看清是哪个班的学生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只是当个兵回来,龙午感觉自己好像去变了性。

    她脸本身就长得寡淡,没有明显特征,当初留齐耳的短发还好。现在直接板寸、大长腿,再加上通身历练出来的气势,很难让人往女生方面想。

    “经济管理学院……龙午……”宿管阿姨边读着手里卡上的信息边抬头看向龙午,试图看出这名男生惊慌要认错的表情。结果看到卡上的照片愣了会,又从兜里拿出一副老花眼镜挂在耳朵上仔细地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龙午……性别……女。”阿姨突然眉目和善了点:“小伙子是来找你姐姐还是妹妹吧?”

    最近大一新生刚到,宿管阿姨以为是龙午是哪个女生的弟弟。

    “以后可不能这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姨,我就是龙午。”龙午指了指阿姨手上的卡打断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小姑娘长得挺精神”宿管阿姨也不好意思了,这凶神恶煞的一通说,结果是个误会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阿姨我先回宿舍了。”龙午想要拿回校园卡。

    “哦,哦,你拿好,看阿姨这记性!”宿管阿姨连忙把校园卡递给龙午。

    等龙午走后,宿管阿姨才小声嘀咕:“这长相,这名字……不能怪我认错了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个前车之鉴,龙午在打开门看到新室友的时候,先自我介绍了。

    “龙午,女生。”然后伸出一只手严肃地看着蹲在地上宁澄。

    宁澄下午被家里人送过来的时候,没让他们帮自己整理行李。她第一次住宿舍,好奇心居多,来的时候室友都不在。她就慢悠悠地在这里一件件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放好,龙午打开门的时候,她正蹲在地上和自己行李箱里的娃娃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室友?我叫宁澄,宁静的宁,澄清的澄。”宁澄站了起来,大眼睛骨碌转。本来她想问龙午是谁,想想刚才龙午后半个词,突然福灵心至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龙午松了口气,转身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其实她是今天下午到的,之前返校的手续都是父母帮着办的。下午一下飞机接过她妈给她的报到文件,立刻就赶到学校把行李都放进了宿舍,那时候阿姨大概去散步了也没看到她。

    D大不仅学风自由,在其他方面也是比较注重学生的意愿。宿舍分了好几种,实在不愿和人一起住,就多加钱住单人间,也省去了产生各种矛盾。至于所谓的多人寝室能促进同学之间的感情,D大的领导们表示:随他们去。

    施山青住得就是单人间,他倒不是不愿和人交流,只是他有点洁癖。

    一回来,施山青也没心思看书了。把刚刚带回来的书扔在桌上,施山青眉头皱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他向来接受的是精英教育,母亲是个舞蹈家。这让施山青对自己的要求也比较高,不管在人前人后他都维持着一副优雅波澜不惊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是,今天晚上他居然被一个人给吓得颤抖!虽然只是一下,虽然应该不会有人看见。

    不,那个叫龙午的人离他那么近一定发现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施山青对新转来的所谓“退伍兵”彻底无感了。他不是个心胸狭隘的人,但是同样也不大方。

    等施山青洗完澡出来,已经很晚了。他划开手机回了几个消息,仔细地把头发吹干才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这整栋楼都是单人间,建造的像外面的小区房,平时也没有大爷阿姨之类的人守着。住在这的学生可以自由来去,只是价格不菲。

    施山青住在六楼,窗户是开着的。九月份天还是有点闷的,但是开空调显然也不是个好的选择,好在还有点风。

    凌晨一点,整个校园的灯光都熄了,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风吹开六楼的帘子,皎洁月光轻巧地洒了进来,洒向熟睡在深灰色床单上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俊秀的脸庞,因为月光的照耀,在右侧的脸颊上投映了高挺鼻子的阴影。看着像个天使,纯洁无私。

    而在女生宿舍,龙午依旧没有闭上眼睛,她不太习惯这安静的,毫无危险的环境。这两年一直呆在一个高度紧张的环境下,突然回来让她非常不适应。

    当初她被父母要求去当兵,上面的人挑中了她,其实一直到后来是不会再回学校的。但是因为出了一些事,她父母强烈要求她回来。

    以后大概不会再回去了吧,龙午第一次有一种怅然的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