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大校内有一个大型超市,里面的东西还算齐全,基本上学生需要的都能在那买得到。一下课龙午被张辽拉住,说是不如一起去买瑜伽垫。龙午自然不会拒绝,她不善言辞却也不是孤僻的人。

    施山青本来就是和张辽一起来的,买瑜伽垫自然是要一起去买的。只是他对叫龙午的实在感官不好。

    他母亲是个舞蹈家,通身优雅知性的女性美在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。施山青对女性的印象就是从他母亲那得来的,且一直以来围在他身边的女生也都是美丽透彻的,至少长相上是。

    而这个叫龙午的,从一开始身上的气息就是带攻击性的,即使她站在那不说话。这也是为什么施山青下意识把他当成男生的缘由,更不要说她还害得他出了两次丑。

    “在部队都要剪成你这样的头发吗?”张辽好奇地问道,他以前看电视剧的时候,里面的女兵也没有剃成板寸。

    “不是,只是方便。”龙午下意识摸了摸她的板寸头。

    “挺好……挺好,呵呵。”张辽觉得刚刚那刹那他被龙午帅了一脸。

    那一摸充满了雄性荷尔蒙!

    三个人直奔生活区,最后找到了买瑜伽的地方。

    练瑜伽这事本来就是女孩子偏多,所以瑜伽垫的颜色也全是粉、紫色为主。

    施山青皱着眉试图在货架里面找到一个顺眼的,最后在一片粉色里看到了一卷蓝色的瑜伽垫。

    才刚伸出手,施山青就看到那卷蓝色的瑜伽垫上已经被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辽在另一边的货架旁和社团的学弟说话,完全没注意到这里的硝烟,或者说单方面的硝烟。

    这时,龙午也看到了施山青伸出了手。她立刻把瑜伽垫递了过去,说道:“施同……学,给。”

    他好像不喜欢“同志”这个称呼,龙午回想起上次施山青不太高兴的脸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施山青心里多少有点郁闷,到底还是伸手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龙午却高兴起来。她其实还没见过像施山青这么好看的男孩子,倒也不是有什么想法,只是不想看到这么好看的人不开心罢了。

    张辽也和学弟说完了话,他一过来,看到这些粉嫩的颜色,顿时就咋呼开了:“这是歧视!赤.裸裸的歧视!谁规定了瑜伽只有女生可以练了?就不能有个酷炫的颜色?”

    龙午只是笑笑,又从货架上拿了一个粉色的下来,顺带递给了一个紫色的给张辽。

    “班长,这个紫色的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基佬紫?我不要!”张辽惊恐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佬?”龙午没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也要这个粉色的好了。”张辽立刻转移话题,把龙午手上的紫色瑜伽垫放回原处,把旁边粉色的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施山青率先出去结账了。

    龙午背着瑜伽垫走回寝室,一进去发现室友都在,和她们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赵真琪正看着电脑屏幕,转头看到龙午背后的瑜伽垫,不禁笑道:“你选了瑜伽课?对柔软度要求很高的,你行吗?”她瞄了眼屏幕又说:“不会是冲着某个人去的吧。”

    龙午不太清楚她什么意思,还没等她问出来,宁澄就开口说道:“姐是当兵的,这点程度肯定难不倒她的!真琪姐就别担心啦。”

    “兵也分很多种,要看是什么兵了。”赵真琪耸耸肩说完,转身又去看她的电脑了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向我借的那本书,我从家里拿过来了。”龙午放下垫子,从桌上拿起一本书给宁澄。

    “谢谢姐!”宁澄接过来,大大的眼睛笑成月牙状。

    瑜伽课是在星期五的下午,龙午把瑜伽垫带去了练习室,还未走到门口就发现外面站了不少女生。推门进去之前,她才听清原来是来看施山青的。里面的女生也早早到齐了,龙午竟莫名地理解她们。

    毕竟他长得那样好看。

    只是外面的那些人还未等到主角过来,就被李烟暮温柔又强硬的赶走了,所以施山青来的时候并未发现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到了上课的时间,李烟暮先让人把垫子展开,然后说了一些动作要点,最后示范了一下,主要是让他们活动一下筋骨。

    虽说女生柔软度较男生要好,但是突然要来个劈叉,还是有难度的。

    有个女生没有一点舞蹈基础,这样来一下还是疼的。偏偏李烟暮微笑着走了过来,然后猛地抓住那女生小腿往外压了压。

    “这样慢慢适应就好了呢。”

    女生本来是疼得想要直叫唤,但是看到老师温柔的笑脸竟吓回去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张辽看得是心惊肉跳,他正打算回头问施山青怎么办,结果施山青缓缓劈了下去。非常直,整个人就像一只高傲的天鹅,却没有一丝女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感情是自己被骗了,亏得他还以为坑了施山青。

    李烟暮显然看到了施山青的标准动作,满意地点了点头。其他角落里的女生看到此景不由失落,这原本是多好的亲密接触机会。不过施山青在她们心中的地位反而更高了,不愧是金融系第一人,就没有他做不到的事。

    似乎是看到了什么,向来挂着温柔笑脸的李烟暮脸上的表情有点扭曲,她径直往龙午走去。

    施山青也看了过去,她劈叉劈得还挺好,双腿笔直成一条线。没想到她长得虽然像男生,骨子里大概还是有女生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这位同学你叫什么?”李烟暮温柔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龙午。”

    “龙午……”李烟暮拿出名单,最后在名单上找到了龙午的名字,顺带看到了性别栏里写得是:女。

    “同学你起来再来一次。”李烟暮勉强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龙午用左手往地上一撑,整个人“唰”地一下起来了,李烟暮被她这干脆利落的动作吓一跳,险些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“你,你慢点,我们瑜伽讲究的是身心合一,不求速度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龙午听懂了,就是要放慢速度。

    然后龙午眼睛看着李烟暮,缓缓地缓缓地……“啪”一声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噗!”施山青侧过头看着墙角,好掩饰自己不让自己笑出声。他高估了龙午,她连骨子里都是男的。

    她是放慢了速度,不过是张开腿的速度,劈下去的时候还是那么直挺挺的就下去了,李烟暮看着都腿疼。

    “同学,你这上面性别是不是打印错了?”李烟暮思来想去还是问了出来,这么硬邦邦的不应该是女生。

    “没有错,是女生。”龙午瘫着脸解释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李烟暮也无奈了,这同学的气质就不像是学瑜伽的人,去选修隔壁散打的还差不多,不过既然选都选了她也不能放弃。

    李烟暮转身看了看四周,最后把目光定格在施山青身上,“那位同学我看你基础不错,你来指正一下这位同学行吗?”

    本身这就是选修课,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训练,不用这么严肃。再加上学生和学生比较好沟通,而且……李烟暮看来看去没觉得有哪个女生能镇得住这个叫龙午的同学。

    施山青没想到突然一个这样的任务会落在他头上,本想拒绝却见李烟暮已经转身去指导其他学生了。

    最后张辽半张着腿,眼里含着泪水看着他的假“难友”拎起瑜伽垫离他而去。

    龙午也听到了老师的吩咐,客气地起来把瑜伽垫往旁边拉了拉,好让施山青能把他的瑜伽垫放下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还真不客气,施山青瞟了一眼某女生男相的人。

    “看好了,不要忽然下去。”施山青把瑜伽垫铺平,然后动作优雅地慢慢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果然好看的人做什么都好看么,龙午愣愣地想。

    “喂,你看清了没有。”施山青皱着眉看着明显是走神了的人。

    “看清了,我会慢一点的。”龙午点头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只不过说是一回事,做又是一回事了。龙午在部队太习惯了,有些东西几乎刻进了骨头里去。一开腿“唰”就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疼么?”施山青简直服了,她好像感觉不到痛觉一样。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龙午也知道自己没学会,有点惭愧。

    “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了,我不会再说第三次了。”施山青这会才仔细看龙午,发现她眼睛还挺大,不过估计也是配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施山青看着一如既往的龙午,愤怒了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放慢了速度!”龙午连忙解释,只是你们看不清而已。

    施山青也是气晕了头,他直接站在龙午的身后,用手按住她两边腰侧,然后带着龙午一起劈下去。

    龙午为了克制住把施山青甩出去的**,整个人都僵硬了,这也让施山青成功带着龙午缓缓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啧啧……”张辽盘腿坐在瑜伽垫上,看着那两个人“四肢交缠”,不禁感叹世风日下、人情淡薄。两个人都劈得那么好,放在他一个“残疾人”不管,还要精益求精?

    “我,我已经会了。”龙午背挺得直直的,手握得紧紧的,她的背后是不能有人靠近的,再这样下去她可能真的要把施山青给甩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行。”施山青冷着脸起开了,他还不愿碰着她呢,她那不情愿的声音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施山青重新回到了张辽的旁边,一节课也快下课了。李烟暮拍拍手,说今天就到此为止,大家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张辽本来想叫上龙午一起吃饭的,他对龙午的兴趣还是蛮大的,想知道她在部队的事。不过龙午总觉得施山青不太欢迎她,还是拒绝了。

    路上,张辽一直抱怨施山青,说他骗他来选瑜伽这门坑爹的课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拉我选的,怎么成我骗你来的了?”

    张辽不平道:“是我拉你来的,但是我不知道你还会这个啊!”男人的猥琐小心思毕现无疑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母亲教过我一点。”施山青懒懒解释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不会的么?”张辽忿忿道:“你是没看见刚才那些女生看你的眼神,都快把你吃下去了!”

    “没注意。”施山青向来是大众的焦点,对这些目光早就免疫了。

    两人边说边往宿舍走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