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辽和施山青是一栋楼的,两人就住在对门,经常一起来往。因为这个,从去年到今年开学就不断有女生来找他,当然不是为了他,而是各种打探施山青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可能把施山青的事全都抖出来,所以向来都是打哈哈绕过去。不过这人总有失误的时候,张辽去年就差点被套住了。

    一个大三的学姐对他展开了强烈的攻势,张辽一个刚出高中校门的嫩得出水的大一新生哪见过这阵势,立刻就要缴枪投降。不过张辽虽然嫩人却也不是那么傻,在大三学姐明里暗里想要套施山青的事,张辽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最后他一怒之下在施山青面前,发誓大学再也不准备谈恋爱了,如果做不到他就在施山青手下干十年。

    施山青看着面前神情激动的人,最后为了照顾他的自尊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这恋爱的酸臭味!”张辽皱着一张俊脸在鼻子前用力挥了挥。

    施山青暼了一眼张辽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说真的。”张辽刷开了宿舍门走了进去,又探出个手指了指外面一对对抱在一起的男女说道:“大学是多么珍贵的学习时间,怎么能浪费在这种儿女私情上?”

    施山青懒得揭穿他,抬腿跨进门。

    “那个叫龙午的在部队当什么兵的?”快进宿舍门的时候,施山青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辽一时没反应过来,本来刚开门要奔向他的电脑又把脚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龙午?”张辽重复了一遍然后才摇了摇头说:“没,我看传过来的资料上就是写了入伍三年。”他还好奇呢,没想到施山青也好奇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施山青没再说,直接进去了。

    三年?大学入伍不都是两年回来的。施山青俊美的脸上浮起一丝疑虑。

    瑜伽课没有什么大的动作,没出什么汗,但是施山青一回宿舍还是先进浴室洗澡。这里和他家比自然条件要差太多,不过聊胜于无。

    施山青打开花洒,温热的水流立刻打在他身上。一根编织过的红绳挂在他修长白皙的脖子上显得格外惹眼,红绳上绑着的是一个平安扣,成色一般。

    这成色一般的平安扣若是在其他人身上倒也没什么稀奇,不过以施山青的家境来说就是很奇怪的事了,好在平时也没人会注意。

    水流划过脸颊,打湿了他的长睫毛,顺着锁骨,一直向下。施山青也不在意,只是一只手小心地捧起平安扣,另一只手掬起一汪水清洗着它。施山青睫毛掩盖下的眸子里一片暖意,嘴角也噙着微微笑意。

    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覆着青翠的平安扣,明明一般的货色竟也变得高贵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两人都不爱坐前面,来得也算早。所以但凡是一起上得课,施山青就会发现旁边坐着龙午。不是没有女生坐在后排想靠近施山青,但龙午的气势太强了,让施山青很难忽略她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这样的人,施山青皱了皱俊眉。

    另外一位当事人是不知道施山青在想什么,她一门心思沉浸在自己的学习世界里。不过即使龙午知道了,她最多也只是会说声抱歉,因为她自己也很苦恼这件事。

    一直到当兵之前,龙午的人生就是致力于保持沉默,努力做个隐形人。不要问为什么,只是她喜欢。

    下课铃声才刚刚响,教室后门就影影绰绰的。施山青眼熟这种场景,从他入学起这样的告白就没停过。

    随意瞟过背依旧挺得笔直的人,施山青心里是有点烦的。左边挡着看好戏的张辽,右边就坐着她,他根本走不了。

    “能让让么?”施山青侧头对龙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龙午手都没停一下,刚下课教室里还是比较吵的,她以为施山青不是在和她说话。

    教室里的人也快走得七七八八了,门口不时探进一个头来张望。

    “喂,你能让一下么?”最后施山青伸出一个手指戳了戳离他还有一个位子的龙午。

    龙午刚把手里的笔记写完,有点茫然地抬头望着施山青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娇小可爱的女生已经抱着一捧花三步并成两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施山青脸已经慢慢变差了,他瞪了一眼龙午,把拿在手里的书包摔在桌上。他讨厌这套,那些女生每次被拒绝了就开始掉眼泪,好像他就必须也喜欢她们一样。

    龙午有点懵,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了。她迅速把东西收拾完,打算让开好叫施山青不要再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学……学姐!”一道软甜的女声从龙午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此时教室里只剩下看好戏的张辽还有施山青和龙午,这学姐不言而喻是龙午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龙午回头看着捧着花的女生奇怪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外语学院的丁……雪,学姐,我……喜欢你!”丁雪把那捧鲜红的玫瑰塞到龙午的怀里,一股脑的跑了。

    张辽倒吸一口气,他还以为是来找施山青告白的呢!没想到……话又说回来,这丁雪长得还挺可爱的,张辽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状。

    龙午没反应过来就被塞了这么些花,但她还挂念着刚才施山青的事,见人跑了也顾不得困惑,转身看向施山青解释道:“抱歉,刚刚没听清,以为你不是和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说着歉意地退了几步出来,好让施山青能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一脸认真,下一秒就能道歉的龙午,施山青不知为什么更气了,眉头皱得老高。

    龙午最见不得的就是这种长得好看的人皱眉了,见施山青不时瞟过自己手里的玫瑰。她原来就不通人情世故的脑子,顿时亮了,立刻抽了一支出来说道:“给你!下次我一定早点让开。”

    施山青当然不肯伸手接过来的,他冷着脸从龙午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龙午也不觉得尴尬,反而认为自己耽误了施山青的时间。自己居然没听清,她以往的警惕心去哪了?

    “呵呵,我先走了。”张辽干笑地溜走了,本来留下来看好戏,结果还真是好戏。刚刚施山青绝对也以为那女生是来找他告白的。

    张辽心里苦,得罪了施山青会有好日子过吗?不会!但是这也不能怪他,每次都是龙午造成这尴尬的局面……每次?张辽突然回忆起上次的厕所事件,大概是两人八字相冲,不能凑在一块?

    龙午拿着一大捧玫瑰花不知所措,扔掉也不是,收着也觉得不好,最后她转来转去带着回了宿舍。

    “姐,这是谁送的呀?”宁澄才刚起来,穿着棉拖一蹦一跳地到龙午面前,好奇地摸了摸花瓣。

    “一个……女孩子。”龙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宁澄手顿了下来,看了看龙午又低头看了看花,最后了然。

    “姐送给我吧,扔掉也可惜了。”见龙午点头,宁澄立刻忙上忙下地把花插在一个瓶子里养着。

    碰上这种事情,龙午不能说厌恶,只是她并不喜欢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姐吃了饭吗?”从卫生间传来宁澄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还没。”她纠结手里的花这么处理,不知不觉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!”宁澄探出一个头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龙午吃饭的时候不太爱说话,以前是因为家里的习惯,后来在部队忙着填饱肚子也不会说话。宁澄喜欢在吃饭的时候叽叽喳喳,也并不会让人讨厌。

    “学校的食堂菜都是一个味道的。”宁澄用筷子挑出了几个她不爱吃的菜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锅炒出来的就是这样。”龙午对吃的方面没什么要求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男生七栋附近的食堂有好吃的,姐你去过吗?”宁澄虽然才来不久,却对学校一些小道消息了解的不少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宁澄在家向来是过着精致的生活,吃要吃最精细的,穿要穿最舒适的。来这没出什么大问题已经是相当顽强了。她不想一直被家里照顾着,所以才提出离开家里到海市来读书。

    之前父母不让她住校,说环境太差了,还在校外买了套房。宁澄想都没想给拒绝了,她就是来体验大学生活的,不住宿舍那还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她看着埋头大口吃饭的龙午,突然又有了胃口。

    “姐,这个排骨好吃吗?”看着龙午一口一口地嚼着肉,宁澄有点馋了。

    “应该好吃吧,你尝尝?”龙午只是填饱肚子,对味道没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宁澄笑弯了眼,立刻从龙午盘子里夹了一块小排骨去。

    “好吃!”嚼了几口,宁澄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龙午看着宁澄右手放下筷子又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汤,愣了会儿,又若无其事地吃起了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