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龙午也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,她的书是从三楼带上来的,见位置没了就在对面坐下了,和施山青还隔着两张桌子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距离在施山青看来,几乎等于零,他甚至觉得能听到龙午的呼吸声。要严格地说,施山青平时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,他对人基本持有可有可无的态度。但是龙午不一样,不单单是害得他出丑,而是从一开始她就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,那种刺骨的,冰冷的感觉一直环绕在龙午周身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,非常不喜欢。

    那种明显的视线,龙午不可能察觉不到。她一抬头就望见施山青在看着她,或者说是瞪着她。看了看四周,龙午再次确定周围没有第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龙午用堪称温柔的语气低声问道。这里毕竟是图书馆,不好发出太大的声音,而且施山青又长得那样好,让她不自觉就收敛起冷漠。

    施山青当然不会说他讨厌看到她,但是这样直接收书走人又好像是认输了一般,他才不愿意。在心里哼了一声,施山青皱着眉继续低头看书。

    龙午也没觉得施山青不礼貌,也许他只是抬头思考。又看了一眼施山青,龙午才也埋头看起书,脑海中却依旧回忆起那一眼:带着些暖色的阳光透过半开的窗户洒在施山青白皙俊美的脸上,他轻颤的睫毛仿佛一直颤到了龙午的心里去了。

    原来这世上真的有这么好看的人,龙午回想起小学堂哥藏在她房间里的少女漫画,看来里面也不全是错的。

    本来是打算来这看书的,结果到最后书也不过是翻了几页,龙午还是第一次这么不自制。

    以她的水平,观察施山青完全可以让他发现不了,所以龙午就这么自觉不自觉地瞅了半天施山青,脑子里什么也没有,来来回回就一个想法:长得真是好看。

    要说长得好,也不只有施山青。就拿艺术学院来说,那谁谁前段时间拿了新人奖的,样貌比之施山青也不差,但是施山青通身养出来的气质却不是他能比的。

    跟个天仙似的!

    这是龙午潜意识的想法。

    施山青总觉得有道视线在肆无忌惮地打量着他,但是这里只有他和那个龙午,施山青不太确定是她。那个叫龙午应该不是这样的人,他怀疑地往龙午坐的地方看了一眼,她在低着头看书。

    这时,龙午突然抬眼,施山青正好被她看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施山青颇有些狼狈的转过头望向窗外,白玉般的耳垂红得格外明显。龙午自然看得一清二楚,不过她只是想着为什么施山青连耳垂红起来都那么好看。

    早知道就不去看她了!施山青心中懊恼,他一点儿不想在那个龙午面前失了态。

    手机的震动声在空旷的图书馆里分外明显,龙午快速从兜里拿出手机:是她爸。

    龙午没接,直接挂了。她知道父母大概是让她回家,所以龙午把电话挂了后,立刻收拾准备下楼。

    在转身要离开的时候,龙午最终还是把一直忍着没说出来的话说了:“你把窗户关了吧,等会冻坏了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你才坏了!施山青看着下楼的龙午,腮帮咬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那个龙午这么讨人厌?

    这是一直萦绕在施山青心头的问题。

    太阳已经慢慢落了下去,十一月的南方虽然还未正式入冬,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丝寒意的。最后施山青冷着一张脸把窗户关了,不是听她的话,本来就打算要关的,他在心底对自己说道。

    龙午打了辆的,在车上给她爸回了个电话。他们家住在海市东城,那里清静。龙午是本地人,她当年高考分数其实够她挑最好的大学上了,但是在龙午看到她妈背着她掉眼泪的时候,她把志愿给改了。

    D大是所相当不错的百年名校,但是也不能和A市那几个学校比。照常人,龙午这做法不是被家人打得半死就是被骂得狗血淋头,但是她父母相当开心,因为龙午竟然有自己的想法。他们也不想要龙午有多大的出息,就想她能和正常人一样开开心心地生活下去就行。

    龙午去了部队三年,除了四个月前被下了病危通知书后,她父母赶过去见到了昏迷的她,后来因为各种事被耽搁了,三人一直没法见面。

    今天才算是第一次正式的见面。

    站在熟悉的房门前,龙午罕见的露出一丝情绪,不过很快就消失了。她没有带家里的钥匙,只能站在门口按门铃。

    一如多年以前一样,开门的永远是她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爸,我回来了。”龙午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嗯,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”龙宏退开几步,让龙午进门,自己在她后面红了眼:都是他们的错!

    “妈呢?”龙午看了一圈也没看着人,转过身问道。

    龙宏立刻低下头假装用手揉眼睛,“你妈刚刚去了超市买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先坐会儿,看电视吃点东西。”龙宏端了一盘水果放在茶几上,招呼龙午过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龙午坐上沙发,看着她爸忙前忙后,然后突然生起了开玩笑的念头,说道:“爸,你怎么好像在招待客人。”

    龙宏背对着龙午,一个平时顶天立地的大个子男人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,不过龙宏也没好意思让自己女儿看见,像她妈就避开了。

    “在学校还好吗?我听你们老师说你的课都跟了上去,也不要太勉强自己。”龙宏依旧背对着龙午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大约过了一个小时,龙午她妈才回来。三人像往常一样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起吃饭,就是龙午吃饭的速度比三年前要快上几倍。

    “慢点吃,别噎着了!”陈绣稍微提高了点音量,她心疼地看着自己消瘦了许多的女儿,明明三年前她脸上还有些肉,现在全是皮包骨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龙午笑笑,慢了下来,但明显不太习惯。

    “在家住一晚,明天下午回学校。”陈绣给龙午夹了一筷子菜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陈绣也不在意了龙午话少,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女儿能健康的活下去,其他的都无所谓了,不爱说话,内向也罢了,只要龙午她自己喜欢就行。

    房间还是和三年前走得时候一样,什么都没变,但是很干净,显然是有人经常打扫。

    龙午的房间里除了书架上有些少女漫画,其他什么也没了。要让人来看这间屋子,估计也只能做出一个结论:这屋主人喜欢看少女漫画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漫画并不是龙午的,而是她远在美国的堂哥的。一般看书,龙午会去她父母的书房。

    龙午父母都是南方人,但是龙父身材却像北方人高高大大的,龙午的个子随他,不过性子却不知道像谁。陈绣虽然温柔却不失活泼气,在学校她总是和学生感情最好的一个老师;至于龙宏他也算是一个爱说话的人,只是不知道为何龙午从小就是闷嘴葫芦。

    一大早龙午就醒了,侧头看了看钟,这时候她爸妈还没起床。把双臂枕在头下,龙午睁着眼放空自己。她也懒得起来,吵醒了父母,他们又是一阵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们的想法,无外乎是觉得对不起她,让她受了苦。可是龙午不觉得,她最舒适的生活大概就是那三年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屋外就响起了零碎的脚步声,是她爸妈!

    龙午心里不太好受,以前他们不会这么早起来的。

    翻身起来,龙午打开门到客厅去了。

    “午午?这么早就起来啦!”陈绣刚把龙宏指示去菜市场买些菜,转身就看到龙午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妈,你不用这么忙活,我随便吃点就行。”龙午完全不知道自己这话是在往陈绣心窝上插。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怎么能随便呢?”陈绣忍了一天一夜的泪就这么“唰”掉了下来,颤抖道:“你回了家,爸妈都在。怎么能……你是不是在怨我们当初把你送到部队里去?”

    龙午实在应付不来这种状况,当年第一次看到她妈掉眼泪,那天夜里她就溜出门去网吧,把自己的志愿给改了。现在过去了几年她依旧不知道怎么应对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就是想让你们多睡会。”龙午拿着抽纸盒把纸递给她妈,干巴巴地安慰。

    陈绣看着自己女儿呆头鹅一样的,仿佛又找回了当年的感觉,带着泪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在家里吃好喝好了几餐,下午龙午就回学校了。她父母现在基本不呆在学校,所以也没有同去的理由。

    回到寝室的时候,两个室友都在,龙午把她爸妈塞过来的东西拿出来分了。赵真琪兴致不高,她来海市都两年多了,所谓的特产该吃过也都吃过。倒是宁澄在那兴奋地蹦来蹦去,尝一口就要夸一次。

    有那么夸张么?赵真琪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,下次去我家吃。”龙午见宁澄吃得开心,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宁澄从一堆吃的里抬起猫眼般的眼睛,倏地弯了弯,然后放下手里的东西,冲到龙午面前搂住她撒娇道:“姐,你真好!”

    “我妈应该会很喜欢你。”龙午若有所思,她妈一直希望有个乖巧软糯的漂亮女儿,可惜龙午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硬邦邦的。

    “真的嘛?那下次姐记得提前和我说好,我还得给叔叔阿姨准备礼物呢。”宁澄开心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龙午习惯负重长跑,星期一也没课,所以早上起来她就直往操场上跑。人不多,几个也都是学校附近的大爷大妈。

    她做了一会热身才开始跑,龙午身体素质比常人要好,又在部队呆了三年,这个小操场对她来说就像是过家家。

    施山青刚从校外走进来,他手里还拿着周叔在路上帮他带得早点。他没吃,只是拿着进了校门。

    那个人无论在哪都显眼的很,施山青心想。

    他远远就看到了龙午,很标准的跑姿,她头上甚至没出什么汗。

    施山青慢慢走近了,龙午已经跑到了另一头背对着他。施山青也不知道为什么停下了脚步,他走进操场,然后立在那看着龙午一步步向他靠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