操场说大不大,龙午很快就看见了施山青。他拎着早点站在那的样子,就像是龙午以前看到过男生在等自己女朋友的模样。

    龙午下意识看了看周围,没看到有其他女生,大概是还没来吧,她心想。

    经过施山青的时候,龙午犹豫半分最终还是没有和施山青打招呼。虽然大家都是同学,但龙午也是知道女生一般比较在意自己男朋友和其他女生说话的,更何况像施山青这样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还是不要说话的好,龙午目不斜视地跑了过去。心里默默地想:要是她,估计也不希望看到施山青和其他女生说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此时此刻施山青觉得自己像个傻子,他本来还想着如果两人借着这次机会冰释前嫌也是可以的,他也不是个小心眼的人,毕竟大家都是同学。

    现在倒好,他把她当同学,她却连个眼神都不给他!

    “喂!”施山青脸绷得紧紧的,忍不住把前面跑步的人叫住。

    龙午诧异地回头:“叫我吗?”

    龙午负重一直跑呼吸都没有乱过,不知为何回过头看着施山青好看的眉眼,她心脏忽然跳得有点快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突然停了下来吧,龙午在心里为这个异常解释道。

    施山青愣了,他把她叫住了,然后呢?总不能说:你没理我,我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吃早饭吗?”施山青把手里的早点往上提了提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龙午莫名,不过还是回道:“还没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我吃不下,扔掉浪费了,你要吃吗?”施山青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,一说完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正常人哪会吃别人吃剩的东西,何况……何况他们还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龙午往前走了两步,然后把早点给接了过来,“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从部队里带出来的习惯之一:见不得浪费。

    施山青觉得脸上有点燥,眼神也胡乱地往四周看。她,她怎么就可以这么轻易地就接过别人的东西,一点也不没有女生的矜持。

    手里的早点还是热乎的,龙午干脆也不再跑了,打开袋子就开始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,很好吃。”龙午笑着对施山青说道。

    施山青把头扭到一边没说话,明明之前他在生气龙午装作没看见他的样子,现在竟然还把自己的早点给了她,他明明那么讨厌她!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一直讨厌我。”

    施山青看着对面人一向凌厉的眼睛里划过淡淡的笑意愣住了,刚刚她在说什么?

    “从开始你好像就不太喜欢我。”龙午有点无奈道。

    施山青的喉结动了动,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哪做得不好,你可以告诉我。”龙午也不想被他讨厌的,打从第一眼见施山青,她就对他颇有好感。

    人长得好看,通身的气质干干净净的,就像……个小王子。

    “没有,你误会了。”施山青被人挑破了心事有点无措,干巴巴道。

    龙午自然不可能继续说这件事,她扯了扯脸上僵硬的纹路,试图露出一个和善的笑。可惜她天生不爱笑,那笑不但不和善,还像是在嘲笑施山青苍白无力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。”施山青看着龙午这敷衍的笑又不高兴了,冷冷丢下一句话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等龙午在后面迟钝的回了一句,人早就走到老远去了。

    手里的早点热乎乎的,一直暖到了龙午的心里。施山青他不仅长得好看,心地也好,下次也要买份早点还他才行,龙午心想。

    施山青不知道龙午想的什么,他只知道自己莫名其妙把早点给了龙午吃,结果还受了一肚子气回去。

    讨厌她,讨厌那个叫龙午的人!

    整整一天施山青在脑子里不断循环这句话。

    七栋单人间的宿舍就像是外面的小区房,空间也比较大。施山青在里面放了一个跑步机,他实在不愿意去健身房,里面鱼龙混杂,汗味浓重。即使是高级的健身房他也不太愿意去,首先心理上过不去。

    在家里他有自己的健身房,不过现在待在学校能放下一个跑步机也还不错。至少不用像那个龙午一样,冬天大早上的跑到室外去锻炼。

    平时施山青一般一周会锻炼三次,他其实还是比较懒的,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跑跑了。

    换上衣服,施山青开始跑步。他中和了他父母的优点,相貌俊秀但是轮廓英挺,皮肤天生白皙,却一点不女气。

    没有像其他的男人一样只穿裤子,即使在自己的房间内,施山青的健身服依旧是一整套穿得整整齐齐的。不过随着跑步时间的推移,衣服的拉链慢慢往下滑了一些,领口微微敞开,光洁精致的锁骨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在这的话,就能看到汗一滴滴顺着锁骨往下,掉入男人的衣领中。

    南方没有暖气,施山青也不喜欢开着空调的那个味道,窗户又是半开着的,所以他呼出来的气甚至冒着些白汽。

    平时挂在脖子上的平安扣被他拿了下来,放在左侧的桌上。跑步的时候施山青时不时就要用眼睛去确认一下,但他未察觉每次他望着平安扣的暖意有多浓,只一个眼神若是被人看到怕是会化在他的眼神里头。

    宁澄还是大一,课多活动也多。龙午看了她的课表,见下午两人的时间刚好都空了,干脆去等她下课一起去吃饭。

    宁澄一下课看到龙午当然开心的不得了,一路上蹦蹦跳跳的。龙午在后面跟着,手里还拿着宁澄的包。

    “姐,你特别像我姐!”宁澄转身双手虚做喇叭状喊道。

    嗯,你也像我姐。龙午在心里默默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!”宁澄跳到龙午面前,笑得眼睛弯弯的,说道:“以前我姐就是这样,跟在我后面帮我拎着包,那时候他们都说我姐像我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龙午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要是姐你是男生,我肯定要追求你,让姐做我男朋友。”宁澄一点也不害臊,乐乎乎道。

    龙午暼了她一眼,然后说:“我是女生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!”宁澄伸出一只手挽住龙午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打打闹闹,或者说宁澄单方面打闹,往食堂走去。

    照例宁澄对食堂的饭菜抱怨一通,不过在龙午沉默不语的压迫下,她还算是把饭给吃光了。宁澄只加了一个青年志愿者社团,上完了课基本就没事了。龙午拎着她的包,两人一起往宿舍走去。

    这次依旧是被阿姨堵在门口,不过是堵宁澄。

    “同学,我正要去找你。”阿姨笑了笑,然后让宁澄去校宿管主任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陪你去。”龙午脸色冷冷的。

    宁澄不太明白怎么了,她迷迷糊糊地跟在龙午后面。

    “姐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你被子的事,你最近有和谁闹矛盾么?”龙午走在前面,脸色不太好,若是以前遇到这种事,她是不会在乎的,但是现在她知道有时候嫉妒会要人的命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一个红眼病会做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宁澄不是傻子,听到龙午问的话也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离家这么远,没有家人的庇护是有点不适。平时虽然和龙午亲近,但也不会谁都走得近,他们这种身份的人多多少少会一些识人的基本常识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等下看看。”龙午停下脚步等宁澄跟上,既然阿姨让她们去主任办公室,应该是发现了什么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是微带紧的,里面应该是开了空调。宁澄抬手敲了敲门,等里面的人说了“请进”才推门而入。龙午见宁澄背挺得直直的,率先走在前面,眼底突然划过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杨主任抬头看着进来的人,然后扶了扶眼镜笑眯眯道:“同学叫宁澄吧?过来。”

    宁澄又上前几步,最后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龙午,见龙午点了点头才走到杨主任面前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们把那周围的摄像头都调出来了。宁澄同学的被子的确是被人给拿走扔了,我们对这件事很关注,对于这些人绝不姑息。同时学生心理健康问题一向是我们学校看重的,我们会借此机会成立一个心理指导课。”杨主任严肃道。

    他把电脑里的视频给放了出来,上面很清晰地看到两个女生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抱走了宁澄的被子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这两个女生吗?”杨主任问道,其实这事不算是大事,女生中的龌龊事比这个多多了,但是有时候就是少那么一个杀鸡儆猴的例子。他们可是个一流名校,学生的脑子也这么拎不清,该治治了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虽然视频里看得清两个女生的脸,但宁澄对她们一点印象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杨主任看着宁澄乖巧漂亮的脸,心道怕是那两个女生嫉妒这位宁澄同学,所以犯昏。唉,现在的孩子!

    最后杨主任沉吟片刻,拍拍宁澄的肩安慰道。“学校会帮着处理的,宁澄同学也不要放在心上,好好学习,早日找到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前面的话还听着顺耳,后面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龙午带着宁澄出去,既然学校表明了态度就不会坐视不管。

    “姐,刚刚你听到了吗?”宁澄睁着大大的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。”龙午扯了扯嘴角,“你早点有主了,她们估计就会消停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逻辑!”宁澄不满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