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老师布置了小组作业,班里吵吵闹闹的。分组是个难题,班里就这么些人,怎么分都有意见。谁都想和施山青一个组,但凡是和他分到了一块分数总不会低到哪去。

    “老办法。”张辽站在讲台敲了敲桌子,众人才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龙午新来的不太明白,不过她无所谓。昨天一晚上没睡,她心情也不太好。把书合上,人直接就趴在那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施山青就坐在旁边,她一趴下他立刻就能察觉。看着龙午的后脑勺,施山青心中诧异:她怎么了?

    这学期快结束了,在施山青的印象里,龙午就是个典型的老古板,在部队估计也是标兵的那种。从不喝任何饮料,不吃任何零食,走路上课腰板总是挺得直直的。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颓废懒散地趴在桌上过。

    张辽拿着一个铁盒子,里面放着大小长度一致的纸条,他依次走到每个人面前,然后让他们抽出一张。

    龙午闭着眼,完全没看见张辽走到她面前。张辽还在犹豫要不要叫醒她,施山青就已经伸出一个指头去戳她了:“龙午,轮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龙午转头皱着眉看向施山青。

    按照往常,龙午这么凶的口气,施山青肯定不会再理她。但是在看到龙午眼底里的血丝,他停顿了几秒,站起来从铁盒子里把最后两张纸条拿了出来,张辽见纸条没了才回身往讲台走去。

    “给,你选一张。”施山青抿了抿唇道。

    龙午也清醒了大半,她随手抽了一张,边打开边低声道歉:“对不起,刚刚不是故意凶你。”

    施山青轻轻摇了摇头,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纸条不去看龙午:“是我不该吵醒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龙午话还没说出口,就被讲台上的张辽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我读到数字的人举手,一号。”

    班上瞬间有五个人举手,大家你看我我看你,那几个人哀叹一声,班上其他人立刻乐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着,我就那么讨人嫌吗?。”张辽也是刚刚一号组的成员。

    “没有—”那几个一组的人拖得老长的声音极不情愿地回应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这是班里其他人不给面子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好了,二组。”张辽正经地继续读着号。

    龙午这时也知道是在做什么了,她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纸条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“嗯,王照,龙午……施山青。”张辽把人的名字都读了一遍。

    班上的人见施山青被分走了,立刻哀嚎一片。

    龙午见两人分在一块,不自觉侧头去看施山青,却发现他一直微微低着头,不知在想什么。还在生气么?龙午心里愧疚。

    等把组分好了也到了下课的时间,铃声一响人就开始散了。张辽向来和班里人玩得好,他约了同组的人一起去吃饭,美曰其名促进感情。

    施山青收拾东西就往外走,到底还是因为刚才的事心里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施,施山青。”龙午从后面赶了上来,结结巴巴道:“我们也一起去吃饭好么?同组要,要促进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同组的人都走完了。”施山青冷着一张脸戳穿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那,那之前你不是请了我吃早点?我请你。”龙午扯着僵硬的脸笑道。

    都多久了现在才想起来要请他,施山青一双星眸直直地望着龙午,最后不情愿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并肩走在一块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之前怎么了?”施山青还是没忍住问道,头却扭向另一边不去看龙午。

    龙午愣了一会,稍稍落了施山青一步,“没什么,刚才在教室的事,抱歉。”

    见她不说,施山青也不再问,他不愿意再去讨人嫌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听说过七栋附近餐厅的饭菜比较好吃,所以龙午干脆去了那里。她回学校快一个学期了,上课基本上就和施山青坐在一块,但是两人说过的话双手就能数过来。

    其实她还是比较想和施山青来往的,每次看着他的黑眸,龙午都想上去摸摸施山青的头。不过听宁澄说他向来冷漠,不爱和人走近。龙午只好熄了这个想法,没有来往没关系总不能让他讨厌自己,至少开学的时候她清晰地感受到了施山青的厌恶。

    从前天开始她情绪就直线下降,到昨天更是一夜没睡,今天难免开口冲了点。但是龙午不想施山青误会,她很喜欢他。

    “你吃什么?”龙午把菜单移到施山青面前问道。

    施山青把菜单推了回去,随口报了几样,显然是在这吃惯了的。

    龙午见状只好自己打开菜单,她指了几样看起来简单的菜式。

    一般施山青来这吃饭一个人会点菜,如果是和张辽来就会点西餐,他不喜欢和别人共吃一盘菜。但是施山青刚刚一点完就后悔了,他没点西餐。等下如果她把筷子伸进自己点的菜里,他坚决不会再吃一口!施山青内心坚定地想。

    等菜全上了,两人开始吃了,施山青又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你,为什么不吃我点的?”正常人看到这种菜不是都会四处夹么,又不是西餐。

    “啊?”龙午正埋头吃饭,听到这话立刻抬头看着施山青解释:“你应该不喜欢的,你不是有洁癖么?”

    “你才……”他是有洁癖没错,但是这话从她嘴里出来,怎么感觉像是“你不是有病么?”

    “你弄错了。”施山青为了证明自己的话,不但从夹了一筷子菜给龙午,还从她面前的盘子里夹了菜到自己的碗里。

    龙午这两天心底的暗沉忽然消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们交个朋友吧?”龙午眼里都是笑意,她实在觉得施山青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施山青白皙的耳垂忽而爬上了红晕,心也猛地一跳但立刻又恢复过来了。刚刚他还以为……以为她说“交往”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施山青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,心里却在想:她长得也不是那么好看,还凶!要是她追求他,他才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两人都想着自己的心事,也都不是话多的人,一顿饭就这么默默地吃完了。

    龙午才刚一回寝室,“八卦小能手”宁澄就端着个电脑窜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姐!你和施山青一起去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你怎么知道?”龙午刚刚才把施山青的电话给存好,通过了他的好友验证,见宁澄冲到她面前就把手机给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!有人发了照片!”宁澄指着电脑兴奋道。

    龙午一眼看过去,他们是坐在三楼靠窗的位子,隔着一层玻璃,这明显是餐厅外的人拍下的。像素还挺好,不是用手机拍的。她仔细看了看发帖的人,一个摄影社团的。

    “姐,你和施山青吃饭也这么冷着脸吗?”宁澄佩服道,“这可是我们金融系的男神欸!”

    龙午也不知道自己的脸一直都是绷得这么严肃的,她明明已经改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我去睡觉了。”龙午不太自然地躲开了宁澄。

    龙午躺上床,戴上眼罩,不到三分钟她又给扯下来了。从枕边拿过手机,翻到刚才她记住的那个贴子,然后把照片给存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是对面坐的,当时她应该是在听施山青讲话,脸色似乎很冷。照片上看不清施山青的神情,但龙午甚至能回想起他嘴角微微扬起的模样。龙午想起来了,那时候她正在向施山青要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以后要和他解释,她天生脸就是这样的,不能让他误会了,龙午手戳了戳照片里施山青的脸想到,最后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下午是没有课的,施山青和张辽约好了去体育馆打网球,确切地来说是被张辽硬拉过去的。

    “你中午和龙午一起吃得饭?”张辽拎着一副网球拍随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施山青摆弄着自己的手机没怎么理会张辽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有仇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施山青皱眉看着张辽。

    “我们学校的论坛你肯定没看。”张辽在手机上找到那个帖子,然后把手机给施山青看,“里面都刷爆了,说你们俩结下梁子了。”

    这事不能怪人乱想,施山青到哪都是焦点,那次女厕所事件还清晰地留在众人脑海里。每次施山青上课都是和龙午坐在一块,但是就没人见过他们说过话,正常同学关系是这样的吗?肯定是结下了梁子。

    帖子下清一色这样的猜测,一点也不担心他们的男神会被性别女的龙午给攻略。毕竟看到龙午大家下意识把她当做男生。

    看到照片的时候,施山青愣了愣,很快就恢复了平常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他把手机还给张辽,快步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,看这脸色。”张辽在后面嘟囔,立刻跟了上去。